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她是谁?
    ,。

    第三百九十四章她是谁?

    秦家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目前秦升还不敢确定,他也从来没问过姐姐秦冉,更没有问过秦长安或者公孙叔叔,只是从侧面或者只言片语去猜测。毕竟他已经开始接手秦家的资源,正在一点点的揭开这个神秘的面纱,本想着这个春节过完就可以确定了。

    但是,他没想到今天踏出这第一步,就已经彻底的震惊了他,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过朱家那边他已经可以确定了,这从见到舅舅那刻就清楚了,毕竟舅舅的身份就在那里摆着,只需要稍微查查就一清二楚,这也是秦升为什么有底气去面对严朝宗那帮死敌的根本原因。

    此刻,秦冉根本没注意旁边秦升的异样,而是缓缓走向坐在主座慈眉善目的老人,老人脚下放着两个大红色的蒲团,秦冉娇笑着跪下道“冉冉给宋爷爷拜年了,祝宋爷爷新年快乐,事事顺心,健康长寿”

    秦升正很没有礼貌的盯着不远处的老人,宋家的其他人并没有什么意见,完全能理解眼前这孩子的反应,显然秦家那位并没有告诉这孩子宋家的背景,不然他也不会在见到老爷子后如此模样。

    坐在最下面的那个年轻男人微微不悦,多多少少有些失望,这就是那个未来的妹夫么?唉,年轻男人下意识叹了口气,那眼高于顶的堂妹,怎么可能瞧上秦家这男人,就是不知道爷爷怎么想了。

    秦升本来有些出神,在听到姐姐熟悉的声音后,这才回过神,他同样也察觉到年轻人对他的不满,不禁心里暗骂自己没半点出息,关键时候掉链子,现在他代表的可是秦家啊。

    “丫头,快起来,地上凉,你这都有些日子没来看爷爷了”老爷子微微弯腰伸手示意道,他的身材特别的消瘦,脸上满是皱纹和老年斑,不过却给人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气势,完全和普通老人是两样。

    秦冉哪敢让老人弯腰扶她,赶紧站了起来扶住老人道“宋爷爷,我这不是怕有些人不欢迎么?”

    秦冉说完故意撇了眼下面的那位年轻人,其他人在听到这句话后,都不约而同的笑出声,真是一对冤家啊,可惜有缘无分啊。

    “哦,呵呵呵,你们这两孩子啊,每次见面都要斗嘴”老爷子显然清楚孙子和秦家丫头的关系,忍不住笑出声道。

    下面那年轻人却面不改色的回瞪着秦冉,好像故意在挑衅,秦冉却根本不理会他,看向了后面已经回过神正走过来的秦升道“秦升,快过来,快给宋爷爷拜年”

    众人这才收回眼神,重新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好像要看穿秦升的灵魂,这让秦升很不适应。

    老爷子再次看向秦升后,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莫名的叹了口气,眼神里有些忧伤。秦家的这些往事他当然比谁都清楚,当年的那场风波他不敢说评价,但是确实差点毁了秦家。

    前段时间秦长安给他打电话说这事的时候,他听完后良久都没有回过神,一来感慨秦升这孩子命苦啊,他本是无辜的,却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不过让人感到欣慰的就是,如今总算是回来了。二来,他也知道了那位老伙计几年前已经驾鹤西归了,等了这么多年最终等来这样的消息,让他心里多少有些难受,毕竟那位老伙计有恩于他,这也是他为什么如此照顾秦长安的重要原因,只是还秦家当年的人情罢了。

    一别已是二十多年,再闻却是阴阳两隔,终归没有相见一面,老爷子看到秦升后,又想起了故人故事,所以才叹气。

    秦升学着秦冉刚才的样子,缓缓跪在蒲团上低声道“秦升给宋爷爷拜年了”

    没有太过的客套话,只是简简单单的祝福,毕竟他不像姐姐那样和宋家如此熟络,何况他还没从刚才的震惊当中缓过神,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曾经神居高位老人。

    “孩子,快起来,快起来”老人下意识要去扶秦升,秦冉连忙示意秦升起身,毕竟老爷子年龄这么大了,稍有闪失可是他们担当不起的。

    秦升不紧不慢的起身,微微躬身面带微笑的看着老人,老人伸手想要握住秦升的手道“小家伙都长这么大了,你肯定记不起,小时候我抱你,你还尿了我一身”

    秦升连忙往前走了两步,主动握住了老人的手,他能感受到老人手上的力度,虽说已经记不起小时候的那些故事,但是能感觉到老人对他的重视。

    “爸,让两个孩子坐下说吧”下面左手边的中年男人笑着打着圆场道,也是怕老爷子太过激动。

    老爷子这才回过神说道“我这高兴的,小何啊,快拿椅子过来,让孩子坐我身边,我和他们好好聊聊”

    小何自然是那位被秦冉叫做何叔叔的秘书,他笑着点头从后面拿了两把椅子过来,那位年轻人起身接过其中一把送了过来,在走到秦冉身边时,用只有他们能听见的声音道“你弟弟也不过如此么”

    秦冉听到这句话后眼神很是不悦,在接过椅子的时候,趁着没有人注意,毫不犹豫的一脚踩在了男人的脚尖,男人疼的差点惊呼出声,想要质问的时候,秦冉已经和老爷子在聊天了,他无奈只能吃了这个闷亏。

    “见过你外婆了?”老爷子等秦冉秦升坐下后随口问道,他和朱家那位老太太的关系很熟络,毕竟多少年的老朋友了,只是老太太如今大多时间都住在上海,很少回北京,这才有些日子没见了,毕竟老太太出身于上海大户人家,习惯了上海的生活。

    秦冉笑着回道“回宋爷爷的话,还没有呢,我和弟弟准备初三再去上海,外婆还不知道弟弟回来了”

    “哦,那你们藏得可够深啊,老太太现在都不知道啊。不过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高兴的不得了,我记得以前我每次过去,老太太都没少夸秦升啊”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的说道。

    秦冉看眼秦升笑着点头道“宋爷爷说的是啊,外婆最疼他了”

    这时候老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右边的那位中年男人眯着眼睛道“行文啊,怎么没见玉儿呢?刚才不是还在这里么?”

    中年男人脸色微变,该来的终归要来,于是对着下面的年轻男人吩咐道“和生,去叫玉儿过来”

    宋和生点点头,再次看了眼不远处的秦升,若有所思的起身走出了客厅。除过小时候,这也是他第一次见秦升,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男人有种自然而然的抵触,也或许是因为那件婚事吧,他觉得没有谁能配得上他这个堂妹,也包括眼前这个男人。

    不过他倒是对秦冉并不陌生,毕竟他们差点就走到一起,可惜有些人的从中作梗,也或许真是缘分不够,以至于至今圈子里的朋友,还依旧拿这件事开玩笑。

    就在宋和生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客厅的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只听见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道“爷爷,我在呢”

    秦升下意识看向这个女人,瞬间失神,他没想到世间居然有如此气质的女人,她是谁?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