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出车祸了
    第四百八十章  出车祸了

    欣欣对丫丫所谓的敌意不过是吃醋而已,别说秦升能看出来,就连赵安之和王丽也都看出来了,不过这只是孩子们间的小趣味,她们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再者也由此看得出来,欣欣对秦升的感情那是特别的深。

    秦升和欣欣出来后,明显看得出来欣欣眼圈有些微红,再加上态度不再像刚才那么的冰冷,开始主动和丫丫聊天,两位长辈就知道秦升已经解决了这个小矛盾。

    虽说是两家初次见面,不过气氛还算融洽,在秦升的穿针引线下,几位女人越聊越尽兴,最后丫丫居然打算留在西安,要让欣欣带着她好好逛下这座有几千年历史的古都。不过赵安之这次回来有很多事情要做,还不能让丫丫自由活动,所以最终打消了她这个念头,何况秦冉已经在回北京的路上了。

    午饭结束以后,双方就此告别,赵安之和丫丫已经订好回北京的机票,同时主动邀请王丽和欣欣等到事情忙完以后,大家在北京再见。秦升亲自送大妈和丫丫前往机场,这路上丫丫又开始问秦升有关欣欣的很多问题,秦升不知道丫丫工作时候什么样子,但是生活中的这种样子他很喜欢,不是谁都能都这个世界充满希望。

    机场安检口,赵安之有些依依不舍的拉着秦升的手道“升儿,忙完了早点回北京,我们在北京等着你,还有很多话都没来得及和你说”

    二十多年没见,短短几个小时怎么可能缓解多年的相思,秦升多少理解这种感情,就像远在上海的外婆每天都要和他视频一样,老太太等了那么多年,远不是秦升陪几天就能让老太太放下那段往事的。

    秦升这才想起差点忘了问大妈她们这次回来待多久,谁让他在西安的事情还不知道得多久才能忙完,毕竟很多事情要走程序等等个,所以连忙道“大妈,你们什么时候回加拿大啊?”

    赵安之浅笑道“这次待的时间可能会长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不过就算中途有事回加拿大,我也会忙完就回来的”

    “那就好”秦升淡淡笑道。

    这时候秦升看向了丫丫,这个初次见面就让秦升很喜欢的妹妹,她的脸上总是带着灿烂的笑容,眼神里满是纯真。

    丫丫直接抱住秦升道“哥哥,我舍不得你”

    说实话,丫丫不过是第一次见秦升,却看起来和秦升认识了多年似的,这主要归功于赵安之对丫丫的教育。很多事情赵安之看的很清楚,不管丫丫有多少朋友,一旦有天她不在了,真正能帮扶丫丫的也只有秦家的兄弟姐妹了。

    秦升轻拍着丫丫的后背道“丫丫,哥哥过几天就回北京了,到时候带你好好逛逛北京城”

    “好,那我等着哥哥回来”丫丫高兴的说道。

    送走了大妈和丫丫,秦升莫名的有些失落,或许刚刚重逢就要离别让人有些伤感,但是秦升仔细想想,他的亲人越来越多,这应该感到高兴。

    回到市区以后,秦升开始忙正事了,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处理完林叔的事情,因为秦升感到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好像总有一种莫名的东西在推着他,告诉着他时间不够了,时间不够了。

    凯悦酒店里,秦升见到了从北京而来的郑律师,他是北京有名的金牌大律师,也是长安集团的合作伙伴,这次也是因为秦长安开口,他才从北京赶到西安处理这件案子。王丽和欣欣已经在酒店里等着了,秦升专门租了凯悦酒店的一个小会议室让郑律师的团队办公,同时也从刘长兮那里请了专业的安保团队负责他们的行程,这样也不会出什么意外。

    “郑律师,总算等到你们了,辛苦了”见到郑律师后,秦升很是客气的打招呼道。

    郑律师刚刚步入不惑之年,业内的名气却越来越大,这几年打过不少大案子,所以秦升对他很放心。郑律师他们都穿的很职业,带着眼镜透着精光,有种雷厉风行的气势。

    “小秦啊,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咱们还是直接聊案子吧,很多具体的问题我还想好好了解下”郑律师很直接的说道。

    秦升和郑律师的团队打过招呼后,就开始聊起了案子,郑律师问的都是很专业的问题,秦升对于案子知道的并不是很详细,其他的就只能是王姨回答了。

    两个小时,时间过去的很快,郑律师几乎没有停下,他的团队也在旁边记录着他们所需要的东西。

    两个小时的问答结束以后,郑律师微微皱眉道“小秦啊,看来你们的知道的也并不多,所以我还得见见当事人以及当初你们的辩护律师,想来他们知道更多的东西,不知道你能安排么?”

    秦升如实道“郑律师,明天你就能见到当事人,这个我已经约好了,至于当初的辩护律师,这个我得重新联系下”

    “不着急,明天我先陪你们去高院提交东西,顺便再调取当年的案卷看看,然后下午去见当事人,辩护律师那边你联系好了再通知我”郑律师淡淡笑道,很是有职业素养。

    秦升笑着点头,听从郑律师的安排,毕竟术业有专攻。

    “行了,那我们今天就到这吧”郑律师欣然起身,然后主动和秦升以及王丽等人握手。

    秦升先让郝磊送王姨和欣欣他们回去,同时让王姨联系当初那位辩护律师,然后让郝磊到时候和那边约时间见面。郑律师则留下了秦升,两人跑到酒店的花园里面抽烟聊天。

    郑律师给秦升扔了根烟道“小秦啊,这件案子其实并不难,只要有点实力的律师都能打赢,但是关键是背后的阻力,这是最大的变数。来北京前我给秦爷打过电话,他说什么事情都可以问你,所以我得问清楚你这边,不然我这边再怎么努力都徒劳无功,除非你们不介意将事情扩大化,那我自然有办法推动这件案子继续往前,可是那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秦升没有再喊郑律师,而是笑道“郑叔,首先真得谢谢您这次屈尊来西安,至少有你坐镇我心里比较踏实,其次我也不敢给你保证完全没问题,但我会全力以赴。所以,您这边尽管去做,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行,老头子那边都有安排”

    郑律师听到这话稍显放心道“那就好,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本来秦升晚上要请郑律师的团队吃饭,郑律师委婉拒绝了,他们得抓紧时间整理案件材料,毕竟他们可不止这一件案子,忙完这阶段后就会回北京,到时候再电话联系,等到开庭的时候再来西安。

    秦升傍晚由常八极开车送到了雁塔路的一处政府大院,秦升昨天就已经联系好了,这位封疆大吏是老头子的朋友,关系虽说不是推心致腹,但这种事情还是会帮忙的。

    对于秦升的到来,这位大佬也很高兴,先不说秦家目前已经打算了加大在陕的投资力度,这会给他带来最直接的政绩,其次,朱家那边的面子他多少都得给,这才是关键。

    一场家宴,没有外人,只有这位大佬和他的妻子以及秦升,都是些家常菜,秦升陪着大佬喝了一瓶白酒,期间聊了不少家常,秦升更主动说起外婆那边的事情等等,当然最关键的自然是林叔的案子。

    秦升从大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晕乎乎的,但是事情的结果还算满意,大佬虽然没有绝对的点头,可是话里的意思秦升听明白了。不过大佬也叮嘱了秦升,这件事情不能闹的太大,更不能在舆论端有任何风波。谁让西安刚刚成为国家中心城市,而且是一带一路的关键城市,这从主政陕西以及西安的各方大员换了一批就能知道这座城市的重要性,这是国家战略和大局。

    回来的时候,郝磊那边告诉秦升,当初给林家辩护的那位律师已经联系到了,具体时间等秦升吩咐,秦升说那就明天晚上吧。

    第二天,秦升陪着郑律师和王姨等人去省高院提交了材料,郑律师也调阅了卷宗,似乎在高院这边没有任何阻力,这个秦升能想明白,谁让这件案子是最高法那边推动的,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下午秦升又陪着郑律师去了林叔那边,不过这次他只是打过招呼就出来了,将时间完全交给了郑律师和林叔。

    晚上,秦升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前往约定的地点去见那位当初给林家辩护的律师,可是郝磊却突然接到那位律师的电话,说他有事然后就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再打那边连接都不接了,这让秦升很是不悦。

    “怎么办?”郝磊有些恼火道。

    秦升眯着眼睛冷笑道“终于出手了啊,我就说不可能这么顺利啊,磊哥,你直接找人把那位律师带过来,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

    “嗯,我这就去办”郝磊点头道,常八极已经从以前那位老板那里借了人手,以备随时之需。

    常八极开车还没走几分钟,秦升又接到欣欣的电话,电话里欣欣着急的哭喊道“哥,我们出车祸了”

    秦升听到这个消息,吓的瞬间有些失神,真是不知死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