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怎么回应?
    第四百八十一章 怎么回应?

    林家的对手是谁,当初陷害林家的都有哪些人,秦升早就摸的一清二楚,只是他并没有选择直接出手,而是打算等到林叔出来以后,再和他们好好算账。

    这次回西安处理林叔的事情,秦升知道迟早都会和他们交手,所以他一直都谨慎小心提防着,就算事情再顺利,秦升都不相信这些人会无动于衷,毕竟他们并不知道背后的推手是秦家。

    当那位辩护律师拒绝见面时,秦升就知道那边已经开始动手了,但是他对此不以为然。可是接到欣欣的电话说他们出车祸了,秦升却有些自责,因为他没想到那边上来出手就如此的狠辣。

    这是针对秦升的下马威,更是对秦升以及林家**裸的威胁,秦升怎能不发火,如果王姨和欣欣有个三长两短,他该如何给林叔交代,肯定会自责一辈子。

    “老秦,你这是怎么了?”郝磊轻拍了把秦升询问道,因为他听见了电话里面欣欣在那边喊着秦升。

    秦升这才回过了神,连忙问道“欣欣,你别急,你们现在在哪,我这就赶过去”

    “我们正在去曲江医院的路上”欣欣红着眼睛说道。

    秦升挂了电话就对着常八极吩咐道“老常,快,曲江医院”

    常八极导航确定位置,直接冲向了曲江医院,这会他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要王姨和欣欣没事那就好。

    四十分钟的路程常八极二十分钟赶到,自然闯了好几个红灯,基本更是走的公交车道,这些对于秦升来说自然都是小事。

    医院里面,秦升终于见到了欣欣,欣欣并没有多大的事,只是小腿和额头擦伤了,医生已经给她包扎好了,但是开车的王姨似乎有些严重,这会还在急救室里。

    欣欣见到秦升后,终于找到了主心骨,直接抱住了秦升哭的很是伤心道“哥,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照顾好妈妈,都是我不好”

    欣欣越是哭的伤心,秦升心里的怒火也越旺,他强压着怒火安慰道“没事了,妈妈一定没事的,你就别自责了,这和你们关系了,一切都有哥呢”

    不远处的常八极和郝磊都有些愤怒,郝磊见到欣欣的腿上和额头都缠着绷带,气的更是紧咬着牙关双拳紧握,大有知道凶手是谁以后,直接弄死那边的冲动。

    秦升安慰好欣欣以后,并没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而是对着郝磊吩咐道“磊哥,你现在去交警大队,先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这边忙完再去找你”

    常八极留下来保护秦升等人,郝磊立刻出发前往曲江交警大队,因为欣欣说肇事的司机弃车逃逸了,当时她只顾着妈妈的安危,根本没功夫注意其他事,最后在路过的好心司机帮助下,才把妈妈送到了医院。

    高新区中大国际九号,这可以说西安最高端的小区了,目前西安均价只是一万出头的,而中大国际九号已经到了五万一平的高价了,当然这不能和北上广相提并论。中大国际九号都是三百平起步的大平层,顶层还有带游泳池的大平层,可惜只有那么几套而已,何况也不是有多少人能买得起的,毕竟西部地区并没有那么多土豪。

    在中大国际九号的某栋豪宅里,两个男人相对而坐,穿着短袖短裤约莫三十出头的男人玩味道“表哥,这么做,确定没有什么事?”

    “谭峰,小打小闹而已,至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在挑战谁的底线,不然真有人觉得我们如今已经到了谁都可以欺负的地步了”被叫谭峰的男人称呼为表哥的男人冷哼道。

    谭峰看起来有些不耐烦,当小女儿跑出来的时候,直接喊道“刘庆,连个孩子都看不好,你说你还能干什么,每天除了逛街就是逛街,信不信我明天就去和你离婚”

    那位表哥微微皱眉不满道“这是干什么,孩子还在呢,一点小事而已,别自乱了阵脚”

    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只穿着瑜伽服的少妇将小女儿抱起来道“离婚啊?谁不去谁是孙子怎么样?明天我就在民政局门口等着你”

    说完,这位少妇就转身走进了里面的主卧,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谭家就是当初瓜分林家最大的敌人,当然还有其他两位盟友,其中这位表哥他们家算是一个,还有另外一个在这次的浪潮当中已经倒下的家族。

    谭家也不好过啊,他们牵扯到了前任的一些官商交易当中,如今算是壮士断臂以某退路,如果不是这些年积累下的人脉保住了他们,恐怕会和那家差不多。不过纵然如此,也是被折腾的很惨,本来都已经开始退居幕后的老爷子,如今只能出山,厚着脸皮开始重新经营谭家。

    谭峰的表哥姓张,叫张金磊,相比于谭峰要更加的心狠手辣。当初的事情,谭家这边是老爷子和他大哥出面,谭峰一直都只是负责公司事务,张家那边张金磊可没少掺和啊。他在灰色边缘地带的人脉不少,所以林家没少吃他的苦头。

    要论公司经营,谭峰绝对比张金磊高几个级别,可是要论阴谋手段,张金磊才是真正的行家。这次针对林家的事情,就是张金磊谋划的,谭峰只是无奈配合而已。

    “表哥,那个秦升到底什么来头,当初林家被我们整的时候都没有出现,如今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突然冒出头了?”谭峰有些不明所以道。

    张金磊黑眼圈很重,手臂上还纹着纹身,社会气息很浓,谭峰多少不喜欢和这位表哥接触,但是大哥最近不在西安,老爷子那边就把这些琐事交给他了。

    “以前我们调查过,这位秦升是林家的养子,林家出事的时候并不在西安,也查不到他干什么去了,不过就算他在,也没什么威胁,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而已。但是这次的事情可不能掉以轻心,我怕他的背后有人在推动这件事,目的是以此为借口向我们两家落井下石”张金磊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如果上面真有人要这么整,以他们两家今天的地位,还真有可能出问题。

    谭峰继续问道“那你查到了没有?”

    “还没有,正在查,反正高院那边的朋友说,这次对方是来者不善啊。首先这件案子是最高法推动重审的,你想想什么关系才能到那个地步?其次,对方请的律师可是北京四大律师事务所的王牌律师,把整个高院都给惊动了,光是那律师费就不是林家如今能付得起的,所以说这背后可不简单啊”张金磊还算有些头脑,得知案子重启以后,就打听到了不少消息。

    谭峰皱眉道“那这么说,这次我们有危险了”

    “别担心,想要翻案没那么简单,一来他们得过我们这关,二来只要我们推动,政法系统的阻力可不小,谁愿意被打脸呢?一旦翻案了,那必然有人要为当年的案子负责,又有谁愿意乌纱帽落地?”张金磊乐呵道,不得不说他的脑子还不是一般的聪明啊,很多事情都看的一清二楚。

    想明白这些事情以后,谭峰还是有些不放心道“表哥,那今晚的事情不会有问题吧,可别出人命了,到时候我怕惹祸上身”

    “哈哈哈,放心吧,我做事不会出差错的,他们查不到是谁的。这次只是威胁而已,让他们知道后果,如果他们不知死活,那到时候我再来点狠的”张金磊咬牙说道。

    秦升说他们不知死活,他们说秦升不知死活,真不知道谁是在吹牛逼,谁又是底气十足?

    秦升在医院焦急的等待着,虽然今晚喝了点酒,但是秦升的头脑还算清醒,也并没有为此给谁谁打电话抱怨,这么点事都处理不好,他直接回北京算逑了。

    王姨还没从急救室出来,秦升却被曲江交警给惹火了,因为郝磊过去处理这件事,那边的态度却有些敷衍。秦升直接在电话里将那位负责人骂了一顿,然后给刘长兮打电话说了今晚的事,刘长兮先是确认秦升没有出事后,立刻安排了下去。果然刘长兮一个电话,那边的态度立马就变了,开始调取监控视频联系分局公安,总能找到肇事逃逸的那位司机。

    秦升等了约莫一个多小时,王姨总算是被从急救室里面送出来了,秦升连忙扶着欣欣跑了过去,医生给出的结果是,生命没有什么威胁,就是中度脑震荡加左胳膊骨折,其他都是些皮外伤,接下来只要静心修养一段时间,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

    这让秦升长舒了一口气,至少没有生命危险,不然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王丽这会正在昏迷状态,欣欣看见瘦弱的妈妈如此模样,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哭声有些撕心裂肺,秦升听的很不是滋味,只能连忙抱着欣欣安慰着。

    将王姨送回病房,安慰好欣欣以后,秦升开始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回应,这口怨气不出,他心里真的不舒服。

    以前他没有能力,可以任人欺负林家,但是今天他已经如此背景,如果还任人欺负林家的话,那就真说不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