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谁不想争一争?
    (今天第二章还不确定,在赶回西安的路上,先更一章再说)

    老赵家底蕴颇深,不然当初能和老秦家联姻?只不过很是低调而已,低调到大多数人都以为他们没落了,赵安之这次敢强势摊牌,就是觉得她为老赵家付出了太多,老赵家也该补偿补偿她了。

    赵安之的父母已经去世多年,她前几次回国也正是因为两位老人身体不太好,按道理来说赵安之父亲的级别并不是很高,但是那个位置却很重要,所以后来老爷子出了不少执牛耳者的学生,这也是老赵家在赵老爷子去世以后还能继续保持地位的重要原因。再加上赵安之的大哥和小妹都善于经营,懂得利用这些资源和关系,赵家才没有被踢出上层序列。

    父母去世以后,赵安之的娘家就只有大哥了,小妹那是嫁出去的,自然早已是别人家的媳妇了,所以赵安之自然是向大哥摊牌了。

    赵安之的大哥叫赵振军,前些年就已经退下来,也没去二线继续发挥余热,更不用说抛头露面了,就安静的在家养猫带孙子,他觉得这才是属于他的生活,一辈子都奉献给了事业,如今也该休息休息了。

    赵振军很纳闷有些人不愿意腾位置,占着茅坑不拉屎,也不给年轻人让路,生怕人走茶凉了。赵振军对此却根本不在意,在位的时候没做好事没做好人才会有所担忧,要是问心无愧桃李天下,就算十年二十年后依旧会被人惦记着,这都是老爷子留下来的至理名言,赵振军一直受用至今。

    “你呀你呀,好好待在加拿大不就行了么,非要回来趟这趟浑水,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赵振军略微有点驼背,头发早已经花白了,毕竟是年近七十的老人了,不过这气场却依旧那么强大,这是侵染官场多年的官威。

    这花园里就只有他们兄妹两人,赵振军的两个儿子都在体制内工作,如今也算是小有成就了,至少都算是领导吧,平日里这里也就只有他和妻子以及小孙子,偶尔会有三五好友或者学生来访,反正从来不会寂寞。

    赵安之逗着躺在不远处的那只懒猫,嫂子带着小孙子出去遛弯了,也给了他们兄妹聊天的空间,嫂子那人一辈子从来不关心外面琐事,但是却操劳着有关家庭的所有事情,最大的成就就是将两个儿子抚养长大,毕竟赵振军几乎没有时间带孩子,而且如今这两个儿子都很优秀,所以她很欣慰。

    “我可是老秦家的媳妇啊,怎么可能这个时候隔岸观火啊,那有点太不地道了,以后要是被丫丫知道了,肯定要骂我这个当妈的了”赵安之不以为然的说道。

    赵振军冷哼两声道“老秦家的媳妇?这些年你和老秦家还有什么关系啊,早都名存实亡了,当初你就不该嫁给秦长兴那个懦夫”

    就像老朱家和老秦家形同陌路一样,老赵家和老秦家的关系也差不多,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秦长兴避世出家的决定,这完全就是抛弃了赵安之,更何况赵安之当时还怀孕着,老赵家怎能没有怨言?

    这些年,赵安之带着丫丫独自在加拿大生活,还不是因为被秦长兴彻底伤了心,以至于他们兄妹都见面次数不多,如果不是赵安之几次苦求,他打死都不会帮秦长安的忙,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一说到这件事,赵安之就很是生气的质问道“我也想知道啊,好像你当初也没拦着,还说这是一桩好姻缘,或者你在梦里问问咱们,让他给你解释解释”

    赵振军知道这是气话,连忙赔笑道“说的这都是什么话,你不就是想让我帮秦长安么,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想见我外甥女都不让”

    赵安之没好气道“你还知道有外甥女啊,你外甥女不是秦家的人么,秦长安可给你外甥女不少嫁妆啊,她后半辈子就靠这嫁妆了,你说你帮不帮”

    这件事赵振军已经知道了,刚才赵安之也全盘托出了,他叹口气道“安之,这时候入局可不算是什么好事啊,赢了你能得到什么,无非就是那点利益而已,输了却要付出太多,不管输赢,你这辈子攒下的人情就要全部用完了,何苦呢?”

    赵安之眯着眼睛说道“人情这东西要是不用,难道要带进棺材里么?哥,咱们老赵家可是把这个人情用的是炉火纯青,你怕是想藏着捏着留给你那两位儿子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野心啊”

    赵振军悻悻一笑,不在这件事上争执,他对那两位儿子可是寄予厚望,而且今天他们还没有让他失望,老赵家懂的低调,如果没到一定层次,高调必然要付出代价,这些年来太多的例子在那里摆着,赵振军不得不小心谨镇。

    赵振军突然一脸严肃道“安之,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认这个命,秦长安不认我也不认,无非就是二十年前的事情再重来一次,当年我没有能力阻止那些事情的发生,如今我绝不退缩”赵安之掷地有声的说道“哥,你说吧,这一次你帮不帮,老头子当年选择不帮,你难道也是如此?”

    关系到家族命运和太多人的前途时,赵振军绝不会只顾兄妹之情,所以他思索片刻后道“你让我考虑考虑,这件事不是儿戏,牵扯太多太多了,我得好好推演推演”

    “唉,那你慢慢考虑吧”赵安之缓缓起身道。

    她多少有些失望,但也绝对理解,都不是意气用事的年轻人,都在这个环境里待了这么多年,做任何事的时候也都会权衡利弊,毕竟一个人的决定牵扯到太多人的命运。

    老赵家花园里的结果虽说让人不太如意,但是气氛还算融洽。可是秦长安那边的气氛就不怎么和谐了,看起来有些剑拔弩张。

    “您总算是愿意见我了”秦长安心平气和道,可是谁都能听出这话里的怨言。

    这是一处公园的湖边,两位男人相对而站,可是却看不清楚彼此的容貌,周围没有任何人打扰他们,因为在十米开外就已经被封锁了,全都穿着黑衣的保镖,怕是常八极来了也未必能近身。

    那位看不清楚容貌的男人对于秦长安的怨气并不意外,只是浅笑道“有怨气啊,看来这段时间很是焦头烂额吧”

    “我说轻松你信么?”秦长安冷笑道,看得出来两人关系不错,可是似乎又有些矛盾。

    那位男人眺望着远处的灯火阑珊道“都这么大把年纪了,有些事情还想不明白么?大家避着你,未必是真的不愿意帮忙,只是这个关键节点要是跳出来,无非就是把你往火坑里再推一步,你越是折腾的欢快,也就死的越难看,这个道理还不懂么?”

    秦长安陷入沉思,过会还是摇头道“不懂”

    “该帮的时候肯定会帮,不该帮的时候决不能帮,这个不该帮怎么掂量,谁心里都有谱,你折腾了这么多年,比谁都清楚,所以真到了那时候,别怨别人”男人苦口婆心的说道,也是希望秦长安想明白这些事。

    秦长安冷哼道“有些道理很简单,没必要说的这么云里雾里,其实就是想帮还是不想帮,都到了这个层面了,说其他都没用的,帮和不帮是天壤之别,也许你们这些人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所有的命运”

    秦长安这话说的份量很重,让男人微微皱眉,眼神里有些失望和不悦,他淡淡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要慎重。长安啊长安,其实每一次的分蛋糕都是在赌国运,你们这批人无非就是在上次分蛋糕的时候赌对了,如今再一次分蛋糕的时候,你们若是没选择好,就会成了别人的蛋糕”

    “现在说这些有用么?”秦长安不以为然道,大道理他都懂,可是这些事情,不是说说而已更不是做做就行,又有谁每次都能赌对呢?

    今天的秦长安多少有些不太稳重,也或许是因为事情越来越棘手了,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避而不见,他怎能没有压力?

    男人背着手看着远方,不经意点想起了某位伟人的一句话,只是他并没给秦长安说而已,他笑道“有用没用,那就是你的事了”

    “那你今天为什么选择见我?”秦长安好奇道,他不相信没有原因,这男人做事不会没有原因。

    男人若有所思道“退一步,或许会有好点的结果,争一步,可能满盘皆输,赢了也还是输,可你赢的概率越来越小了”

    一句话,如同五雷轰顶,让秦长安瞬间失神,久久无语。好像,这个男人的一句话,就对所有事情盖棺定论了。

    男人没有理会震惊当中的秦长安,叹了口气,然后缓缓离开了。在某些人眼里,秦长安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算,因为有些人的征途真的是星辰大海,谁也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秦长安俨然成了弃子。

    弃子,就该有弃子的觉悟,早一点觉悟,也许还能得到更多的补偿,可是谁又愿意当弃子呢?

    谁不想争一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