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差一点
    第五百二十一章   差一点

    牛郎和牛二出自两湖交界的张家界大山里面,算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每年大多时候都在外面打工,除过农忙或者村里有事的时候才会回去。他们那个村子并不是很大,丧嫁婚娶都靠村里人帮忙,所以除过那些小事,只要是丧嫁婚娶大事,不管你在哪里打工,都得提前赶回来。

    曾经有位村民在外面混的特别好,很瞧不起山里这些村民,村里有什么大事也不会回来,更不用说随礼等等,但是他的父母都还在村里,所以当他父亲去世后,没有一位村民愿意帮忙,纵然是他重金求人也无人应答,还是老村长苦口婆心的说了很多事,他这才明白过来,于是挨家挨户的登门道歉求情,最终才让父亲顺利下葬。从那以后,不管村里大小事情,这位在市里当老板的村民都会第一时间回来,还会忙前忙后从无怨言,等到他母亲去世的时候,再没发生先前的事情。不过从此,这位大老板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这个故事成了很多人的谈资,但这其中的谁对谁错也说不清楚。

    至于牛郎和牛二所说学的弯刀,则是师从村里一位上了年纪的长辈,那位长辈打小就在外面漂泊,谁也不知道他在外面经历过什么,然后花甲之年瘸着腿回到了村里,他的父母亲戚所剩无几。刚开始他什么话都不说,每天就是抽旱烟喝土茶遛狗发呆晒太阳,这日子过了差不多两年,可能有一天这位长辈觉得一身的本事就这么带进土里有些不甘心。于是就告诉村民,要教孩子们功夫,村民们半信半疑,这前辈于是耍了套刀法,将村民们给镇住了,然后村民们就将孩子们送来学艺,大多数抱着可以强身健体的目的。不过前辈挑选徒弟是特别的严格,整个村里同龄的孩子能被选中的也不过十之一二,还有些是父母后来不让跟着那长辈学艺,总觉得他神神叨叨的。

    牛郎和牛二就是被选中的孩子,也是仅剩的能一直坚持到最后的孩子,那位长辈活到九十岁的高龄,死的时候无病无痛,是牛郎和牛二招呼着村民们埋的他。后来,牛二和牛郎就出去打工了,再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他们才走上了这条路,这些都是后话。

    不过现在,似乎牛二这辈子要到头了,技不如人最终败给了一个厨子,这让牛二很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要知道干完这一票他就可以回老家了。

    现在,前功尽弃。

    牛二艰难的站了起来,依旧紧握着弯刀,那位师父说过,就算是最后一刻,也不要放下手中的刀,因为只有握紧了弯刀,你才有活命的机会,显然牛二比牛郎更相信这个道理。

    不过虽说站了起来,但是牛二俨然不再是卢哥的对手了,以卢哥的实力此刻可以轻易的要了牛二的命。

    卢哥手握着跟随了他很多年的主厨刀,刀身垂直刀尖朝地,刀刃上的鲜血滴答滴答落在地上,无声胜有声。

    浑身是血的牛二已经准备好了最后的生死挣扎,没有认输只有战死,卢哥也准备好了最后一击,这么多年死在他刀下的冤魂不少,多牛二一个不算多,何况他也不想知道牛二的故事。

    可就在这最后时刻,卢哥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猛然转身看向了隐舍方向,只见刚才一直站在二楼窗前观战的陆姐不知什么时候却站在了隐舍的院子里,此刻她看向卢哥的眼神很是复杂,像是在诉说些什么。

    卢哥突然惊醒过来,浑身全是冷汗,因为就差那么一点,他就回到了过去的自己,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卢哥对着陆姐默默点头,随后回过了头,对着牛二叹了口气道“你走吧”

    已经抱着必死之心的牛二愣了下,但是他根本没多想什么,毫不犹豫的从卢哥面前冲了过去。他也丝毫没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故弄玄虚,因为根本没必要,只要他想杀他,他今晚必死在这里。

    那边,正和常八极玩命纠缠的牛郎都快要把牛二的十八代祖宗骂完了,殊不知那也是骂他的十八代祖宗,瞅见那大傻子终于回过神跑路了,牛郎也不再和常八极纠缠了,不然再下去可能牛二没死他就得死了。

    所以,牛郎对着常八极嘿嘿一笑,转身撒丫子就跑了,打的时候很玩命,这跑路的时候也玩命,废话,不跑等死啊。

    常八极再三犹豫,最终还是没有追出去,如果想要追的话,他保证能拿下这个男人,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保护秦升等人的安全,所以常八极才没追。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前一秒还无比热闹和危险的弄巷,下一秒就重新回归了安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常八极快速返回到了众人身边,秦冉这时候才松开了秦婧,让夏鼎先照顾着秦婧,她急忙跑向了秦升和林素,此刻她最担心的就是秦升,没有什么比秦升更重要的。

    “怎么样,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秦冉抱着秦升心急如焚的问道。

    秦升当然表现的很精神道“姐,别担心,一点事都没有,都是小伤”

    秦冉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不管过程再怎么危险,还好结果比较乐观。

    陆姐这时候已经走到了卢哥的面前,缓缓伸手拿掉了卢哥手中的主厨刀,叹口气道“今晚难为你了”

    卢哥也知道刚才差点发生了什么,这个女人用了好几年时间才让他放下那段噩梦,刚才他差点就回到了过去,想到这些他就有些后怕,如果真那样的话,今晚出手就很不值得了,卢哥苦笑道“还好有你”

    陆姐淡淡一笑,这或许就是她存在的价值吧,只有她在的话,这个男人才能收住自己,不然怕是林素他们都要受到伤害了,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那边的众人相互安慰了会后,这才不紧不慢的走向了陆姐和卢哥,秦升主动开口道“陆姐,卢哥,多谢了,这个人情秦升记在心里”

    秦冉也由衷的说道“今晚多亏了卢哥,要是没有卢哥出手相救,我们真不知道会怎么样,说太多的谢谢都不足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陆姐淡淡摇头道“先别说这些了,还是进去再说吧,他们应该都受了伤,别被感染了”

    众人默默点头,随后跟着卢哥和陆姐重新走进了隐舍,在秦家的保镖们还没赶来前,他们也不敢轻易离开这里。

    隐舍里面,几位女人在外面聊天,常八极和秦升以及卢哥在里面包扎伤口,隐舍里面该有的都有,也算是有备无患吧。

    常八极和卢哥都是些轻伤,只需用酒精擦拭伤口然后缠上绷带就行,秦升的几处伤口就有些严重,还需要消毒上药缝线等等。不过这里有没有医生,所以这个任务就交给了早已习惯受伤的卢哥,他的技术还真不简单,不输于他做菜的手艺。

    “以前在英国学过医,还在医院工作过几年,所以我的技术你可以完全放心”此刻表情比较冷漠的卢哥随口说道,就算是没有学过医,这些年他光是给自己包扎就已经出师了。

    秦升低声说道“看的出来,比很多普通医生都要专业”

    “你不打算问点什么?”卢哥很是好奇道,也并不忌讳旁边的常八极,从常八极走进隐舍的时候,他就知道常八极是位真正的高手,毕竟这些年交过手的高手不在少数,这点观察力和判断还是有的。

    秦升没那么的八卦,他最开始见到卢哥的时候就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后来想想人家毕竟是厨神级别的大佬,跟大多数人自然有很多不同,现在想想不止如此。

    “每个人都有过去,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也都有选择,这些东西都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没必要所有人都知道”秦升如实说道,他和常八极不也是如此么。

    卢哥并没有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转而道“那你不打算问我,为什么放走那个男人?”

    秦升苦笑道“我没有资格问,他是败在卢哥你的手里,怎么处置他是卢哥的自由”

    “你很有意思”卢哥如此评价秦升道,不再用最开始的眼神来看秦升,而是把秦升当做了同类人。毕竟刚才他也目睹了秦升和牛二交手的过程,也知道秦升是个不简单的男人,只是秦升忌讳太多分了心,再加上有点大意才吃了亏。

    秦升若有所思道“几个月前的我并不是现在的样子,应该过着和卢哥差不多的生活,颠沛流离躲避各种仇敌,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也就明白卢哥的选择”

    卢哥给秦升继续包扎着伤口道“我不杀他,并不是不敢杀他,这么多年杀了很多人,有所谓的好人也有所谓的坏人,多这么一个也不算什么。杀了,无非就是离开上海,再重现选择一个地方。可是我并不想再回到以前的生活了,那种生活太煎熬,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就很好,有酒有肉有女人,毕竟现在的我不仅仅要为自己负责,也要为心爱的女人负责。”

    秦升下意识猜测道“卢哥难道有心魔?”

    心魔,看似玄而又玄的两个字,但是很多人可能都会有心魔。卢哥的心魔就是杀戒,当然不是杀鸡杀鱼,毕竟他当了这么多年厨子了,早就习惯了这些。他一旦破了杀戒,就动了心魔,心魔比什么都可怕,他可以控制一个人,然后各种的折磨着他。

    “嗯”卢哥淡淡点头道“差一点”

    秦升也算是明白最后时刻,卢哥为什么回头要看陆姐呢,或许克制心魔的唯一办法就是陆姐了。

    卢哥没有说太多,因为秦升既然能问这个问题,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了。

    给秦升包扎好伤口以后,将陆姐早已准备好的衣服递给秦升,卢哥叹了口气道“唉,以后你们就没口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