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不欢而散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不欢而散

    朱清文如今在朱家的地位很高,不管是老太太那边,还是这些晚辈们,都特别的喜欢朱清文,很多事情都愿意询问朱清文或者找她。首先朱清文本就是大学教授出身,对于很多事情会有独特的见解,而且为人处世也比较圆滑公正。其次朱清文对亲情看的特别重,朱家的家庭聚会基本都是由朱清文负责张罗,大家也很信任她。

    朱清文很重视朱家的这些孩子们,所以她首先在乎的是秦升和秦冉的利益,其次才是去关心其他事。

    所以朱清文对于赵安之突然回国而且还打算不走了很诧异,多少有些怀疑她的动机,而且还带回来了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女儿。都这么多年了,以前怎么不回来啊,如今这么特殊的时期突然回来,特别是在秦升回来后才回来。

    朱清文和赵安之只是见过几面,又没什么交集和感情,所以说话自然无所谓,这两个孩子可能会被你蒙蔽,毕竟你是秦长兴名义上的妻子,也是他们所谓的大妈。但是我朱清可不会把你当回事,何况我本就对秦家其他人没有什么好印象,要不是为了给升儿和冉冉站台,你以为我愿意来这秦家?

    朱清文这句话明显来者不善,任谁都能听出来火药味,秦升的脸色多少有些尴尬,没想到小姨突然会说这样的话,这会多少有些为难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会连丫丫都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同时也听出了朱清文话里更生层次的意思,更不用说见惯世面的赵安之了。

    赵安之是秦家的大媳妇,也是老赵家的大女儿,何况以前的脾气也是没几个人能管得住,纵然如今赵家地位不行,她也远离这个权利中心很多年了,可并没打算息事宁人,很是直接的问道“妹妹,你这话我就有点听不懂了,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赵姐还能听不懂我的话,我的话应该没那么高深吧,您应该明白”朱清文轻笑道,只是这笑容却有些嘲讽的意思。

    谁都没想到刚才还融洽的气氛瞬间就有点剑拔弩张了,站在门口那位薛姨是秦家四合院的内务总管,基本上只要公孙不在,秦家四合院里面的大小事务都由她负责,薛姨在秦家待了很多年了,为人处世察言观色那是游刃有余,所以感觉到气氛的不不对劲后,立刻就让上菜的佣人们退出去,然后她亲自负责上菜。

    赵安之冷笑道“清文啊,看来你今天这趟是来者不善啊,我就说这么多年了,你一次都没进过这秦家四合院的大门,怎么今天突然来访,原来是冲我来的”

    秦升这时候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说什么都会尴尬,帮小姨的话那大妈肯定不高兴,这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何况还有丫丫这边呢,可要是帮大妈的话,那么疼他的小姨就要伤心了,小姨对他和姐姐是真心好。

    所以秦升什么也不管了,反正说什么都不对,索性什么都不说,任由两位女人去针锋相对吧,他对着丫丫使了使眼色,示意丫丫也不要管了,他们只管低头吃饭吧。

    “赵姐,要不是今天见到你,我还真不知道您回来了啊。说实话,要不是为了升儿和冉冉,这秦家四合院我宁可一辈子都不来,不过至少这么多年,我一直惦记着这两个孩子,冉冉我就不说了,我姐去世以后,秦长安那么忙,基本都是我们老朱家在照顾着。升儿就更不用说了,我们朱家为了找到升儿,付出了多大的努力。那您呢?”朱清文这番话可谓是不留面子啊,直接摆事实讲道理,让赵安之无言以对了。

    说完这番话以后,朱清文低头喝了口茶,赵安之有脾气,她难道就没脾气了,只是到了这个年龄,脾气啊性格啊什么的早都收了起来,平日里和外面那些人接触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在亲人面前又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和快乐,所以就很少发火。

    赵安之当然不会就这么认输,她也不是认输的人,不过还没等她开口,朱清文就再次咄咄逼人道“二十多年前,秦家最危难的时候,你远走了加拿大。你倒是一走了之什么也不管了,可这秦家的烂摊子怎么收拾的,还不是秦长安一点点的重新张罗起来。后来啊,秦家有点起色了,你这才重新和秦家接触,那几年你怕是连一个电话都没打吧,再后来吧,秦家越来越好了,你和秦家接触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多了,这本来也无可厚非。可是在如今这个特殊时期,你带着女儿回来,难道不让人怀疑么?升儿已经回来了,秦长安倒了,那还有他去接班,似乎还轮不到任何外姓插手吧”打蛇打七寸,朱清文知道赵安之理亏,所以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些话可能有些伤人,可是这关系到升儿和冉冉,所以再伤人朱清文也无所顾忌了。

    朱清文话音刚落,赵安之就直接反驳道“那似乎也轮不到你这个外姓插手吧?”

    朱清文冷哼道“赵姐这话真是幽默啊,我们朱家才懒得管你们秦家的这些琐事,只要升儿和冉冉平平安安,一切都好说,可要是有人敢欺负升儿和冉冉,那还真得问问我们朱家,我不信还有人不把我们朱家放在眼里”

    朱清文这话说的是底气十足,那种大家族的气场瞬间扑面而来,纵然你再怎么不爽,事实就是事实,无可辩驳也无能为力。

    赵安之心里有些没落,可嘴上依旧坚定道“真是好大的口气啊,今时不同往日了,老朱家就是财大气粗啊,可怜我们赵家没落了,这连说话的份都没有了”

    “赵姐,这话可有点酸啊,我可不敢不让您说话啊”朱清文眯着眼睛打量着赵安之道,她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赵安之冷哼道“清文啊,听你这意思,你是想说我这次回国是要和升儿冉冉争抢秦家的家产?”

    “虽说您没这个资格,升儿和冉冉可能也不会多想,但我这个当小姨的就不得不防着了”朱清文不加掩饰的承认道。

    赵安之很释然的说道“既然清文你是这么想的,怕是我说什么也解释不了,那你就这么想吧,我也没办法了”

    朱清文摇头苦笑道“那我也没办法了”

    说完朱清文就直接起身,对着一直只顾着吃饭的秦升说道“升儿啊,小姨还有些事要去忙,就不陪你吃饭了,等这两天忙完了,改天去你舅舅家聚聚,小姨就先走了”

    不欢而散,这让秦升有些懵逼,小姨这也太直接了吧,这显然是不给大妈面子吧,不至于吧,这才说了几句话而已。

    秦升不知所措道“小姨,还是先吃完饭吧”

    “改天吧”说完朱清文就起身离开。

    赵安之端起茶杯不冷不热的说道“清文,那我就不送了啊,让升儿替我送你吧”

    朱清文和赵安之都是骄傲的女人,也都有自己的立场,赵安之觉得她能亲自出门迎接朱清文,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朱清文现在扬长而去这明显不给她面子,她当然不会迁就着朱清文,更不会迎合着朱清文。

    朱清文嘴角不屑一笑,随后径直离开,聊不下去继续吃饭还有什么意思,只剩下彼此尴尬了,这是人家秦家四合院,总不能让赵安之走吧,所以她还是识趣点。

    秦升连忙跟着出去,不忘回头尴尬的看眼大妈。

    走到院子外面后,也没什么外人了,秦升这时候才开口道“小姨,我觉得大妈不是那样的人,她也是为了秦家好,不然也不会这个时候趟这趟浑水”

    朱清文不介意秦升为赵安之说话,只是拉着秦升的手道“升儿啊,人心隔肚皮,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任谁都会铤而走险的,你这么多年不在,根本不知道四九城的水有多么深,不然会让你父亲深陷泥潭。何况,你这个大妈本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可别真把她想的太好了”

    “小姨,你是不是和大妈有误会啊?”秦升不解的问道。

    朱清文轻笑道“我们能有什么误会,我只是为你和你姐考虑,别到时候被人里应外合了都不知道,不过你放心,咱们朱家可不会任由外人乱来。本来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聊聊,不想让你搅和在里面,不过看你这意思怕事说服不了你,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为你保驾护航,或许是另一番景象吧”

    “小姨……”秦升突然有很多话想说。

    朱清文却打住道“什么也别说了,回去吃饭吧,我就先走了,改天等你舅舅回来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秦升也只能将想说的话咽进了肚子,目送着小姨上车离开,然后在门口发了会呆,过会才转身往回走。

    重新回到餐厅的时候,赵安之已经让薛姨继续上菜了,她和丫丫吃的是津津有味,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大妈,我小姨刚才可能说话有点太直接,您别忘心里去,小姨其实挺好的,可能对您有误解而已”秦升主动替小姨解释道,想来也是不愿两人有过节。

    赵安之轻笑道“升儿啊,快坐下吃饭吧,大妈不是小气的人,我知道你小姨也是为了你和你姐好,看得出来她很疼你们,所以我都能理解,这些误会以后再慢慢解开吧”

    秦升半信半疑的点头,然后坐下准备吃饭,喝了杯果汁后,赵安之却突然抬头问道“升儿,大妈这么多年不在,没有照顾你姐,也没想办法去找你,更是没有为这个秦家付出一丁半点,你对大妈有意见么?”

    秦升被大妈的话问的有些懵,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得痴痴的看着大妈。

    赵安之叹了口道“没事,吃饭吧”

    她觉得这话不该问秦升,而是应该问秦冉,毕竟秦升才回到秦家没多久,对于很多事并不了解,秦冉却不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