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 苦肉计么?
    第五百七十一章苦肉计么?

    人生更多的是平平淡淡和小插曲,只有那么几次大起大落,往往却决定了人生的走向。

    对于秦升来说,今天所遇到的事情不过是小插曲而已,但对于今晚要来赴约的谭张两家长辈来说,最近的事情却是决定人生的大起大落。

    秦升如今所站的高度不同,所以没必要和六叔刘强他们一般见识,他真正需要面对的则是今晚那两只老狐狸。

    从中午出发忙到现在,众人都还没有吃饭,于是就在回去的路上随便找了家烧烤摊子,这个季节正是烧烤开始热闹的旺季,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烧烤摊子。秦升走过了大江南北,最喜欢吃的烧烤,依旧是大西安的夜市,那味道配上青岛九度啤酒,足以让他到哪都念念不忘。

    不过在这之前,秦升先询问了闫盼的意见,作为唯一的女性,又跟着秦升跑到西北来出差,秦升当然要在乎她的感受,她可不是什么压榨劳工的吸血鬼老板。

    何况,闫盼未必能吃得惯这种大排档,这要看她从小的生活习惯,如果是富贵家庭,那养尊处优惯了,这个味道未必能接受,毕竟胃不一定能接受。还好,闫盼对此没有任何意见,也正好想尝尝这种地方特色。

    这会时间还充足,刘长兮那边已经吃过晚饭,所以就不用等他了。约的地方是茶馆,而不是酒店或者餐厅,毕竟这种气氛,怕是吃不了几口饭。

    因为晚上有事,所以大家都没有喝酒,要了几瓶西安特色饮料冰峰,这个饮料在西安是无冕之王,任你什么百事可口可乐,用尽各种办法,也进不了西安的市场。

    “这个汽水挺好喝的”闫盼吃的很少,就尝了几口烤肉和烤菜,然后小口喝着饮料。

    几乎所有的女孩都会喊着减肥,何况是闫盼这样的美女,从她的身材就可以看出来,饮食规律肯定很节制,而且应该还经常健身锻炼。

    郝磊笑着回道“你没看上面写着,从小就喝它,我们小时候最喜欢喝这个,不过感觉味道没有以前好喝了,也或许是如今选择的种类太多”

    秦升想到明天忙完就得赶到甘肃那边,随口道“闫盼啊,明天下午忙完以后,你就直接回北京吧,或者你想在西安玩几天也行,就当给你带薪休假,肖总那边我会说的”

    闫盼有些诧异,愣在了那里,以为有什么地方让秦升不满,她如今对这份工作可很是上心,毕竟不是谁都能成为集团未来太子爷的助理的,而且可以看得出来,和卫小夏相比,秦升对她更看重。

    “秦董,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闫盼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升哭笑不得道“别乱想什么,明天傍晚我可能要去趟甘肃那边处理点私事,什么时候回去还不知道,所以你就先回去了”

    听到这话,闫盼才彻底放心,仔细想想确实是她多想了,如果秦升对她不满意,也不会让她带薪休假啊。

    郝磊疑惑道“怎么,突然去甘肃那边干什么?”

    “有点急事需要处理,你和老常陪我一起去,要不是林叔的事情,我们现在可能已经在那边了”秦升眉头微皱道,也希望在他没敢过去前,南宫那边不会出什么意外。

    郝磊和常八极相视两眼,说明事情有点严重啊……

    吃过晚饭以后,他们就赶到了曲江那边的茶楼,也是上次刘长兮约秦升喝茶的地方,这会他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今天的事情多谢刘哥了”见到刘长兮后,秦升随口说道,他也有很多办法处理这事,但是要欠别人的人生,如今的他又不是以前,欠的人情可得拿其他还。刘长兮这边他就不用忌讳了,反正欠了那么多,两家又是合作关系,总有办法补偿。

    刘长兮好笑道“一点小事而已,谢什么谢的”

    “他们什么时候过来?”秦升转移话题问道。

    他是通过刘长兮通知那边的,那边也已经答应了,至于到底来不来,秦升也懒得管,要是不来的话那更好,等到林叔明天出来后,就是他报复这两家的开始。

    这件事情,刘长兮已经控制不了了,完全由秦升主导,他当初让谭峰和张金磊见秦升,已经是卖了面子了,还好秦升并不生气。

    “爱来不来,八点一过,我们就直接走人”刘长兮蛮不在乎的说道。

    秦升笑而不语,有时候想想,像刘家这种土皇帝其实挺好的,深耕地方关系,外加朝中有人,只要不是故意作死,那完全悠哉悠哉。

    像秦家这种扎根在四九城的家族,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就是退,而且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牵扯着太多的利益和关系,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

    八点未到,七点四十刚过,刘长兮的心腹就已经推门进来道“刘哥,他们来了”

    秦升和刘长兮脸色同时微变,终于来了。

    这是整个茶馆最大的包厢,此刻除过刘长兮,就是常八极和郝磊了,闫盼已经回金地芙蓉世家,秦升让她过去照顾着王姨和欣欣,就当陪她们解闷,毕竟这种场合不是她。

    没过多久,包厢的门就被再次推开了,谭张两家六个男人缓缓走进了包厢,走在前面的则是两位年过半百的男人,看起来都有些疲惫,他们正是谭洪平和张德顺,后面则跟着秦升已经见过的谭峰谭震和张金磊吴淞,都是两家如今主事的年轻人。

    排场挺大。

    除此,再无其他人。

    秦升面带微笑,很是玩味的盯着谭张两家这些人,丝毫也没起身的意思,如今的他完全有这个底气,再说了他为什么要在乎谭张两家的感受?当初,他们在乎过林家的感受么?

    刘长兮作为地头蛇,见过谭张两家长辈几次,他笑呵呵的打圆场道“谭叔,张叔,来了啊,请坐吧”

    谭峰谭震,张金磊吴淞,都已经见过了秦升,更知道这个年轻人什么脾气,眼神复杂的看着秦升。

    谭洪平和张德顺脸色平静,如果是放在以前,他们当然不会把秦升这样的年轻人当回事,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可是今天在现实面前,他们不得不低头啊。

    这个叫秦升的年轻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背景,他们不得不重视,毕竟他们连见人家长辈的资格都没有。

    谭洪平客气道“麻烦刘少了”

    这声刘少,也算是给足了刘长兮的面子。

    谭张两家长辈这才顺势坐下,其他人都站在后面,今天他们是带着满满的诚意而来,至于能不能谈拢,那就要看秦升的心情了。如果秦升是想羞辱他们两家的父辈,那他们绝对不会忍。

    秦升以前就见过谭洪平和张德顺,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现在早已经忘记了,毕竟那时候这两家和林家都是合作关系。

    等到他们坐下以后,秦升主动开口道“两位老爷子,总算是见到你们了,我还以为你们根本不打算见我啊”

    秦升这样的开场,本就带着挑衅。

    “如果不是最近太忙了,前几天就去北京拜访秦少了,最终拖到了今天,还希望秦少别怪罪”张德顺客气的说道,姿态放的很低,他本想称呼秦升一声小秦,算是拉拉关系,毕竟他也记得林家这个养子,可又怕太突兀了。

    秦升冷笑道“真是这样么?”

    谭洪平赔笑道“我们确实想见见秦少,可是又怕打扰秦少,所以今天还得感谢刘少,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

    谭洪平说这话,也是想让刘长兮能替他们说几句话,可惜刘长兮并不想趟这次的浑水,好像没听见似的,笑呵呵的喝着茶。

    秦升乐呵道“谭叔说话就是不一样了,怕是你们根本都不想见我啊”

    “这怎么可能?”张德顺连忙否认道。

    秦升有些轻蔑道“我记得小时候见过两位叔叔,那会也没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见面,当然我也没想到,会有后来那些事,我记得那会林叔很重视两位叔叔啊”

    谭洪平和张德顺有些尴尬,当初那件事情他们做的很漂亮,但从来没想到会给今天埋下隐患,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们肯定不会坑林家。

    这种气氛,让脾气不好的谭峰很难受,毕竟看着一个比他还要小的年轻人,随意的欺负着他的父亲。

    所以谭峰冷哼道“秦少,现在说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用,您要见我们的父辈,今天他们也都来了,您就直接说吧,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两家?”

    谭峰刚说完,秦升就面露怒色,今天能轮到你这个晚辈来说话?

    所以秦升很不客气道“哦,看来谭家是你拿事啊?好啊,那我就直说,放过,我什么时候说过放过你们两家啊?”

    如此直接,如此跋扈,谭洪平和张德顺脸色瞬变。

    谭洪平径直起身,转身毫不犹豫一巴掌甩在了大儿子谭峰的脸上,这一巴掌可是鼓足了力气,同时怒骂道“闭嘴,我还没死呢,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谭峰目瞪口呆,没想到父亲居然会当着众人的面打他,可他却根本不敢生气,只得咬牙道“对不起爸,我错了”

    谭洪平继续道“快给秦升道歉”

    谭峰没有犹豫,低着头道“秦少,对不起,您别生气”

    秦升笑眯眯的盯着他们,这是演苦肉计么?

    搜索书旗吧,看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