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二章 顺水推舟
    :

    第五百九十二章顺水推舟

    别说是这些在场的同学不清楚秦升的身份,就连那些老师教授也不清楚,唯一知道秦升具体身份背景的也就那位老教授了,毕竟他可是长安系的独立董事,跟秦长安以及秦家的关系不简单。

    当然,这其中也有那么一两个知道秦升身份的同学,一个是主动接触秦升的韦礼,他和他父亲都知道。还有位女同学,也是北京人,开学的时候和秦升打过招呼,后来这几个月没有更深入的接触,只是每次和秦升聊天的时候都很客气,但是每次也总是点到为止,没有太过的热情。

    她之所以知道秦升,只是因为她们家和秦家有交集,她父亲和秦长安关系还算不错,所以才能知道。

    在秦升走向秦长安那边的时候,不少人都盯着秦升小声议论,至于内心活动是什么,那就只有他们彼此知道了。

    秦升过去以后,秦长安就轻拍着秦升的肩膀主动介绍,这是他的儿子。秦长安如今并不忌讳什么,毕竟秦升的身份已经对外公布了,所以不管是在任何场合,他都会主动介绍秦升。

    因为,从秦升回来的那天开始,秦升就要继承他的资源了。

    这个消息无异于一个重磅炸弹,当初秦升进入这个研修班的时候,秦长安只是直接给校领导打招呼安排个人,校领导也没询问要安排的是谁,以为不过是秦长安的亲戚朋友家的孩子,毕竟秦长安就只有一个女儿,没想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是秦长安的儿子。

    秦升顺势客气的跟校院领导们打着招呼,这些领导们回过神以后则称赞夸奖了秦升几句,那位副院长看向秦升的眼神有些耐人寻味,可能是没想到这位班里最低调的学生居然是秦长安的儿子。

    其中有两位学生的家长,笑着调侃了秦长安几句,就说你秦长安今天怎么会跑来参加这个研修班的结业典礼,原来外界的那个传闻是真的,你秦长安还真有位私生子啊,更没想到也参加了这个研修班,总算是让我们见到真人了。

    秦长安和这两位还算熟悉,不然他们也不可能和秦长安开玩笑,都是民营企业家里的翘楚,他笑着说什么传闻不传闻的,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老北京这些兄弟朋友都知道我当年有个儿子,只是后来失踪了而已,如今他不过是回来了而已,可决不是什么私生子啊。

    秦长安这么一解释,大家就更疑惑了,毕竟他们可都不是秦长安的死党,自然不知道秦长安的那些故事。

    秦升跟诸位领导叔叔伯伯打过招呼后,就笑着站在旁边,偶尔回应他们的抛来的问题,然后也认识了那两位叔叔的儿子,都算是班里比较低调的,一个叫孙思哲,一个叫朱志远。

    可见这个进修班里面,真正低调的才是背景深不见底的,并不刻意的去钻营圈子,背景不怎么样的才会活跃。

    结业典礼很快就开始了,校领导们坐在最前排,家长们则和学生坐在后面,清华的领导邀请秦长安坐在最前排,秦长安却笑着委婉的拒绝了,说可不能搞什么特殊啊,就跟大家一样吧。

    结业典礼程序很简单,校院领导致辞讲话,优秀学生代表发言,最后是给优秀学生代表发证书,然后就结束了。

    今天出席结业典礼的这位副校长,可是兼着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副主席的身份,所以才会出席这个典礼,除此之外都是经管学院的领导们。

    副校长在上面讲话的时候,坐在第二排的秦长安和秦升低声聊着天道“这次清华之行,有没有认识比较不错的朋友?”

    秦升如实回道“有一位,叫韩旭,家里是天津的,跟我玩的很不错”

    “韩正河的儿子?我看到今天他也来了,那应该就是他了,他可不是省油的灯,只是如今天津那个地方比较尴尬,怕是他的处境也不太好”秦长安随口说道,他的消息可比在场任何人都要灵通。

    秦升微微皱眉,他刚才已经见到了韩旭的老爹,但是没时间过去打招呼,一个略显发福总是笑呵呵的中年男人,见谁都比较客气。可是没想到,韩家的处境似乎有些艰难啊,不知道韩旭知不知道。

    秦升发呆的时候,秦长安继续道“一会结业典礼结束,你带我过去认识下你那位新朋友,你别担心什么,韩家的事情并不大,无非是换了新的领导,要重新梳理资源”

    秦升笑着点点头,有这句话他也就放心了,毕竟秦升可不希望韩旭家里突然出什么事。

    秦长安又低声问道“你和韦庄的儿子熟么?”

    “韦礼?”秦升有些诧异,不知道秦长安突然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秦长安若有所思的说道“刚才在邱校长办公室我碰见了他,先前见过几次,但没什么深交,他说他儿子和你关系挺不错的,我就问问你”

    “怎么说呢,我跟他算熟,但不是那种朋友之间的熟,更像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彼此对于对方的目的心知肚明”秦升如实解释道。

    秦长安不经意间瞥了眼坐在右后方的那位留着山羊胡的男人道“有其父必有其子啊,看来这小子和他爹一样,善于钻营,等的利用人脉资源。不过能用这种优势走到如今的位置,不得不说也是一种实力啊”

    “他对我还有用,我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秦升低声说道。

    秦长安笑呵呵道“那就好,一会我也过去打个招呼,帮你顺水推舟”

    说有其父必有其子,秦长安和秦升这对父子也差不多。接下来的时间里,秦长安就和旁边的那位老教授,也就是长安系的独立董事低声聊着天。

    校院领导很快就致辞完了,接下来是优秀学生代表发言,正是那位孙伯伯的儿子孙思哲,当初徐副院长还找过他,但是秦升委婉的拒绝了,他自然不知道这是校院领导们的意思,觉得他在班里又没什么存在感,最后这个时候摘桃子,似乎有点不厚道。

    不过没想到,这位孙思哲倒是一点不客气,直接就答应了这件事。

    孙思哲的发言没有太多的营养,中规中矩心灵鸡汤偏多,自然是领导们喜欢的发言,大家也没当回事,就当是走个程序。

    最后,优秀学生代表上台,韦礼自然而然的在这其中,他不仅和同学们混的很熟,和老师们也很熟啊。那位朱志远也在里面,这并不意外,秦升依旧没有掺和,韩旭则是没资格。

    结业典礼就这样结束,清华的这段生活也彻底告一段落,秦升接下来就要去上海了,显然会比清华的生活更有趣。

    清华校领导们安排了简单的午饭,毕竟这是待客之道,可是这些身居高位的大佬们并没有去,谁也不耽误彼此的事情,校院领导们估计也忙着,何况他们有的是别的机会。

    散场的时候,秦升和秦长安缓缓走向了韩旭和他父亲那边,秦升客气的打招呼道“韩叔叔好”

    韩正河笑眯眯道“你就是秦升吧,我可没少听我家这兔崽子说起你,说在清华这段时间,你可没少照顾他啊,我在这里先谢谢你了,让我省心了不少”

    秦升乐呵道“韩叔叔客气了”

    “这位是我的父亲”秦升紧跟着像韩正河介绍道。

    韩正河怎么不认识秦长安,他早就看见了秦长安,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多少有些受宠若惊。

    “哎呦,秦爷”韩正河并不忌讳其他人在场,直接如此称呼道,这倒把韩旭给吓了跳。

    他并不笨,从这一声秦爷立刻就判断出来,秦升的父亲背景很深啊,至于什么背景,他倒是并不关心,如果关心的话,早就去查了。

    所以韩旭也礼貌的和秦长安打招呼,叫了声秦叔叔。

    秦长安早已习惯别人如此称呼他,乐呵道“以前去天津的时候,总听别人说起韩老弟,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也没想到两个孩子关系这么好,以后再去天津,一定去叨扰韩老弟,希望倒时韩老哥可别嫌麻烦啊”

    “哎呦,秦爷这就客气了,怎么会嫌麻烦,到时候韩某人一定好生招待”韩正河满脸堆笑道。

    秦长安点到为止,轻声道“那我们天津见”

    说完,秦长安和秦升给韩家父子打过招呼就离开了,韩正河目送着秦长安离开后,猛的拍了把旁边儿子韩旭的肩膀道“你个臭小子,这次从算是没白来,你不是看上那辆车么,明天就去买”

    “老爹英明神武”韩旭连忙拍着马屁道,他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收获,显然这得归功于秦升啊。

    紧跟着,秦长安走向了韦家父子,他们并没有着急着离开,在韦礼的介绍下,韦庄认识了不少儿子同学的父辈,彼此也留了联系方式等等。

    其实以韦庄如今在浙江的地位,似乎并不用刻意的再去钻营这些东西,可他本就是这样的人,已经形成了习惯。何况,他还有更大的野心,当然希望有更多的机会。

    秦长安走过来直接打招呼道“老韦啊,还不走啊?”

    穿着一身正装的韦庄看起来很是年轻,听说他在杭州的花花新闻可不少,让不少美女投怀送抱。

    韦庄连忙回应道“哎呦,秦爷,不知道秦爷中午有没安排?”

    这算是主动邀请了。

    可是秦长安委婉拒绝道“约了一位老朋友”

    “哈哈哈,那只能下次再约秦爷了”韦庄并不觉得丢了面子,毕竟他和秦长安还不在一个级别。

    秦长安继续说道“刚听我家这小子说,他和你家公子关系不错啊”

    “哈哈哈,我也听说了,年轻人们,志同道合”韦庄顺势说道。

    秦升和韦礼相识两眼后,异口同声的向彼此的父亲打招呼。

    秦长安看向秦升道“那以后你们多联系啊,彼此互相帮衬点”

    “秦伯伯,这次在清华学习,秦升没少帮我”韦礼很自然的说道,想要给秦长安留下印象。

    秦长安轻拍了韦礼的肩膀道“小伙子挺精神的”

    “行,老韦,改日再约,我们就先走了”秦长安依旧是三言两语解决问题,说完就直接离开了,并没有寒暄客套太多,也没那个必要。

    这时候,清华的几位领导教授也都过来了,秦长安笑着走向了他们,随后在他们的陪同下离开了体育馆。

    离开体院馆的时候,秦升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几眼里面的同学和家长,他们并不着急离开,还在扩大着战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