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 算算账
    第六百零一章算算账

    (剧情开始加快,快速解决完以前的遗留问题)

    其实在秦升下车以后,老管家就已经注意到了秦升,不过秦升立刻给老管家示意不要出声,老管家这才默不作声,但是心里已经彻底放心了。因为他对这位年轻人很信任,他的信任则是来自于姜显邦的信任,因为姜显邦给他说过有关秦升的事情,前段时间还叮嘱他如果有什么事,可以联系秦升帮忙。

    这段时间,这个叫惠涛的男人一直在骚扰清儿,老管家还提醒过用不用联系秦升,奈何清儿直接拒绝了,她说不想麻烦秦升,老管家也没办法,总不能直接给姜显邦打电话吧,那样只会让他很担心。

    现在,秦升终于出现了,老管家相信秦升能处理好,以后这个男人肯定不敢再骚扰清儿了。

    惠涛和清儿都没注意到秦升走过来,毕竟惠涛的注意力放在清儿身上,清儿则在想着关于叔叔的事情,直到秦升抓住了惠涛的肩膀。

    听到这句话,惠涛下意识转身,眯着眼睛好笑道“你女朋友?兄弟,你不吹牛能死啊”

    清儿这时候已经回过身了,当她看见站在眼前的男人后,脸色很是复杂,有些激动有些失望还有些心虚。

    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毕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秦升也不好直接动粗吧,那就讲道理摆事实啊,所以他笑道“你要是不信,可以问清儿”

    说完,秦升直面清儿道“清儿,你是不是我女朋友?”

    这句话直接把清儿给问住了,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虽然她答应过秦升只要秦升能让叔叔回来,她就自愿成为秦升的女人,可是秦升毕竟还没有实现承诺。

    可是,听秦升的语气,显然这不适合她商量,而是她必须点头,不然秦升怕是很不高兴。但是,惠涛说了,他可以让叔叔回来,清儿虽然半信半疑,却也想试试。

    所以,她犹豫了。

    秦升并不意外,知道清儿肯定被这男人给忽悠住了,他再次开口道“清儿,我知道你有些生气,我这不是回来给你道歉了么?”

    惠涛轻轻拍掉秦升的手道“兄弟,别逗比了,我知道你也在追清儿,咱们各凭本事,你这样逼着清儿干什么?”

    这时候,权衡利弊良久的清儿最终还是点头道“嗯,我是他女朋友”

    听到这句话,秦升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道“兄弟,听见了么?”

    惠涛脸色阴晴不定,这可是**裸的打脸啊,他没有让清儿给个解释,因为他知道清儿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他死死的盯着清儿,又看了几眼秦升道“清儿,你真的没让我失望,我记住了”

    “你这是威胁我女朋友?”秦升冷哼道。

    惠涛没有和秦升争风吃醋,他冷笑道“兄弟,你厉害,咱们走着瞧”

    说完惠涛就准备离开,秦升没把他的狠话放在心里,他自然不害怕惠涛,毕竟如今的他根本不把这样的对手放在眼里,只是怕给清儿带来什么意外。

    所以秦升已经打定主意,回头就让人去查这个惠涛的底线,到时候找人敲打敲打,省得他自寻死路。

    “兄弟,我劝你一句,不要挑战我,不然后果自负”秦升沉声道,这是他给惠涛的忠告,至于惠涛会不会听,那他就不管了。

    惠涛开着他那骚红色的法拉利扬长而去以后,清儿转身就往回走,根本没有搭理秦升的意思,秦升连忙跟上去,拉了拉清儿的胳膊道“这是怎么了,又生我气了?”

    清儿很是冰冷道“你来干什么?”

    秦升哭笑不得,谁让从最开始就没给清儿留下什么好印象,后来的关系也就越来越复杂了,他无奈求饶道“我昨晚刚到上海,今天就过来看你,当然是想你了啊”

    清儿停下脚步,瞪了眼秦升,显然没想到秦升会说出这样的话,随后就继续往里面走。

    秦升无奈,只能乖乖的跟在后面,老管家笑呵呵的不说话,他已经习惯了这两个年轻人的相处方式。

    走进老洋房以后,老管家招呼着常八极,给他倒了杯茶,也没管秦升和清儿,清儿坐在古筝前面,随意的拨弄着古筝弦,可怎么拨弄,都是那么的好听。

    秦升主动解释道“你是在埋怨我这段时间没有联系你?还是埋怨我在姜叔的事情上没有半点动静?”

    清儿停顿片刻,可也没有回答秦升。

    秦升自问自答道“可能,两种都有吧”

    清儿抬头又瞪了眼秦升,态度却也没了刚才在门外面那么的冰冷,却有些幽怨。

    秦升缓缓走在清儿旁边道“刚才那个男人给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大概意思是就是,只要你成为他的女朋友,他就可以帮你解决姜叔的麻烦,我也看得出来,你已经动摇了。清儿,什么时候,你的爱情成了交易品,可以任意和其他人交换?”

    秦升只是说了句事实而已,可是这句话听在清儿那里,似乎秦升这是在羞辱她,本来就很委屈的她,瞬间就红了眼睛,却坚强的没有哭出声。

    秦升并没有安慰清儿,多少有些不懂的怜香惜玉,他继续道“先不管他是不是骗你,难道任何人给你说这样的话,你都要答应么?再说了,他要是四九城手眼通天的顶级纨绔子弟,我倒相信他有这几份能力,可他不过是蜗居在上海的一个小角色,也敢大言不惭,我都不敢给你拍着胸脯保证,他说他能办到,你说他是在骗你还是在骗你啊?”

    清儿虽然还在流泪,可是经过秦升这么一说,这时候她才明白过来,刚才确实有点动摇了,差点就被那个男人给骗了。

    秦升继续道“以后别再相信任何骗子了,这件事不是谁都能办成的,再说了,我答应过你会让姜叔回来,自然不会食言,都等了这么久了,还在乎这么点时间么?”

    “你真的能让叔叔回来,不骗我?”刚才还很生气的清儿在听到秦升这句话后,立刻转身盯着秦升质问道,好像也不那么的生气了。

    秦升沉声道“骗你有什么意义,就因为你长的漂亮?前段时间我已经给我们家老头子说过这件事,姜叔帮过我很多,所以老头子答应帮忙了,只是那段时间家里事情比较多,一直腾不出时间而已,最近老头子已经打听过这件事了,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我们静等消息就行了”

    “真的?”清儿再次激动道,然后有些后悔刚才对秦升的态度不好,虽说她对秦升没什么好印象,但这个男人在心里还是挺靠谱的。

    秦升没有回答她,只是继续道“至于那个男人,我会找人处理的,以后不会再骚扰你了。还有,这次回来我会待很久,你如果有什么事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

    “嗯”清儿低声细语道。

    秦升该说的都说了,于是主动告辞道“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了”

    清儿听到秦升这还没坐多久就要走,连忙起身道“这么快就要走么?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秦升愣了下,没想到清儿的反应会这么大,他好笑道“我又不是你,生什么气呢?”

    清儿小声嘀咕道“还说没生气”

    说完清儿生怕秦升听见了又多想,又说道“你不是喜欢喝茶么,我给你煮壶茶吧”

    秦升想想这会也没什么事,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姜显邦离开上海以后,清儿的生活就比较枯燥乏味,除过上课大多时间都待在老洋房里,偶尔才会和朋友出门。

    清儿给秦升煮了壶茶,常八极跟着沾光,秦升又让清儿弹曲古筝,也好久没听她弹古筝了,清儿犹豫片刻就答应了。

    秦升从老洋房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因为他接到了乌哥打来的电话,说秦升交代的那件事已经办妥了,很凑巧的是,那个男人今晚正好要去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这是秦升前年刚回上海时候的落脚地,常八极也在那里待了短时间,可惜姜显邦后来出了事,他被叶家给抛弃了,特别是被叶家老二给算计了,这件事秦升可不会忘记,今晚就先和叶家老二算算账。

    不过秦升这么去,肯定会被认出来的,所以他已经想好了对策,反正这回来还没给旗袍姐姐报道呢,于是秦升出门后就给薛清妍打电话,说刚回上海请她吃饭。

    薛清妍接到电话就很是惊喜,当然没有拒绝了,不过秦升说要去上善若水,薛清妍就知道秦升想干什么。

    跟薛清妍约定好时间,秦升就先回陆家嘴公寓了,早上林素办完离职手续回去以后就忙着搬家,秦升让郝磊带人帮忙,这会应该已经忙完了,所以秦升直接去陆家嘴公寓。

    回到陆家嘴公寓,秦升独自上楼,郝磊已经忙其他事情去了,常八极也离开了,今晚乌哥和巴赫会陪着秦升过去,毕竟常八极要是去了,肯定会被认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