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给我个解释
    第六百零八章给我个解释

    外面的动静确实很大,薛清妍坐在包厢里面都能听见,可是她心如止水,对此也见怪不怪,由着秦升今晚去折腾,她就等着接叶老板的电话,或者给秦升擦屁股,也或许都不用她出面。

    倒是坐在那里弹古筝的宋瑶心境受到了影响,今晚的曲子弹的确实不怎么样,和往日是天壤之别啊。

    薛清妍也不生气,多少能理解。

    接到叶老板的电话后,薛清妍才让宋瑶停下,不紧不慢的接通电话,没有主动打招呼,等着叶老板发难。

    “清妍,这样合适么?”那边正坐在车里赶过来的叶老板沉声问道,虽说语气看似很平淡,可是谁都能感觉到他的怒火,毕竟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如此的挑衅他了。

    薛清妍喝了口茶轻笑道“叶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对于上善若水的具体情况,叶老板目前还不是很清楚,韩正东只是告诉上善若水被人砸了,连儿子也被人打了,这个始作俑者就是当年在上善若水待过的秦升,而且点名要亲自跟他谈谈,如果报警的话后果自负。

    上善若水就算是被人烧了,叶老板也不在乎,可要是儿子出了事,叶老板可就不能忍了。

    就在他想问这个秦升怎么如此大的胆子时,韩正东才说了,今晚薛清妍陪着秦升来的,这会还在包厢里面喝茶呢,叶老板这才会打这个电话。

    当年的事情,叶老板确实一点都不清楚,当时秦升只是一个小喽喽而已,唯一让叶老板有印象的就是,姜显邦临走时让他照顾秦升。再后来他几乎和秦升没什么交集了,连上善若水的事情他都不管,更何况是秦升这么一个小角色呢,毕竟他做的都是大生意,能在一起谈笑风生的也都是大人物,秦升确实入不得法眼。

    所以当时秦升出事离开上善若水,他还是过了半年后才知道,韩正东的解释是秦升主动辞职了,已经离开半年了,叶老板这才知道,也没追问什么。

    现在,秦升突然闹出这么一出,叶老板怎能不生气,不管怎么样,他当初对秦升都不薄,所以叶老板能亲自赶过来,一来在乎的是儿子的安危,二来是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如果秦升就是纯粹想要闹事,一个薛清妍,说实话还真挡不住他,他肯定会让秦升付出惨重的代价。

    叶老板冷哼道“清妍,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没必要藏着捏着吧,有什么就说什么,总不能让我去问薛副市长吧”

    薛清妍好笑道“叶哥,你真没必要拿我哥压我,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今天晚上只是来看戏的,你要真想弄清楚怎么回事,就亲自走一趟吧,到时候你再问问你那宝贝儿子,这些都是他欠下的债,人家如今回来找他报仇,他就得受着,你想要保你儿子,我也不拦着,那你就和那边掰掰手腕吧,看到时候是你这地头蛇厉害,还是那过江龙厉害”

    听完薛清妍的话,叶老板更觉得今晚的事情很不简单,应该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不然那个秦升也不会如此肆无忌惮,而且薛清妍已经告诉他了,秦升背景强大,更是来者不善啊。

    这时候薛清妍更不忘补充了句道“噢噢噢,差点忘了说,真要论地头蛇,他这过江龙,可比你这地头蛇更地头蛇啊”

    薛清妍这句话,直接让叶老板没了底气,可他偏偏就不信邪了,当初这个只是跟着姜显邦混的年轻人,过了两年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或者说当初他就是一个扮猪吃虎深藏不露的主?

    薛清妍该说的都说过了,叶老板也不好再追问什么,挂了电话以后,他就让司机开快点。

    那边,薛清妍放下手机看向宋瑶道“静静心,好好弹一曲”

    话音刚落,韩正东就推门而入了,他多少有些担心叶沐阳,毕竟大老板现在还没赶过来,他必须得保证叶沐阳没有事。

    可是,他不敢去找秦升,谁让秦升谁的面子都不给,保不准进去又被打,上善若水的保镖都是废物,根本不是那些保镖的对手,又不能报警,所以只能找薛清妍了。

    由于太过着急,韩正东都忘了敲门,直接就进来了,径直开口道“薛小姐,叶老板的儿子还在里面呢,您能出面劝劝秦升么,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事啊”

    果不其然,瞅见韩正东进来,薛清妍脸色很不悦,她质问道“我好像说过,不准任何人进来的”

    韩正东哪顾得上这些,继续道“薛小姐,求求您了,二公子不能有事啊”

    薛清妍这么一说,薛清妍就更生气了,直接发火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来求我,滚出去”

    韩正东听到这句话,愣了片刻,知道薛清妍是真的生气了,他也不敢说什么,连忙赔罪道“对不起薛小姐,我知道错了,我这就滚”

    说完就连忙退出去了,多少有些后悔急病乱投医,现在只能等大老板了。

    其实韩正东多少还有些私心,当初的事情不是叶沐阳一个做的,他也出了不少力,所以秦升能找叶沐阳报仇,也肯定不会放过他,他这才有些慌。

    那边包厢里面,秦升无所事事的等着叶老板大驾光临,角落里的叶沐阳已经平静下来,就躺在那里闭目养神,这件事情过后,足够让他安静一段时间了。

    二十分钟后,叶老板的车队终于抵达了上善若水,三辆车直接开到了主楼下面,众多保镖迅速护送叶老板上楼,韩正东在大厅也等候多时了。

    见到叶老板以后,韩正东终于踏实了,连忙迎上来道“叶总,你快上去看看吧,二少爷太惨了”

    叶老板没说太多废话,只是问在几楼后,然后带着保镖们急急忙忙往楼上走,进入走廊以后就远远看见走廊尽头的秦家保镖,叶家的保镖们已经蠢蠢欲动,只要叶老板一个吩咐,立刻就会冲上去。

    包厢门口的保镖看见走廊里的动静,立刻走进包厢道“少爷,他们来了,还带了不少人”

    “不用管他们,他们不敢动手的”秦升不以为然的笑道。

    叶老板被众多保镖前簇后拥着往里面走,他的气场很是强大,谁都能感觉到他现在的怒火。

    当走到一半的时候,叶老板却突然问道“薛清妍在哪个包厢?”

    韩正东连忙指着不远处的包厢道“她在那个包厢,一直在喝茶听曲”

    于是叶老板缓缓走了过去,示意其他人都留在外面,然后独自推门进去。

    薛清妍下意识抬头,看见是叶老板到了,缓缓起身道“叶哥,你这是不相信我么?”

    叶老板轻笑道“没有不相信你,每件事情的发生必然会有缘由,我相信秦升不是那种无理取闹之人,我既然能过来,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

    “那叶哥就快过去吧”薛清妍还算客气道,毕竟叶老板还真算是位大人物。

    叶老板皱眉问道“既然你在,那就陪我一起过去吧,到时候别说我仗势欺人”

    薛清妍呵呵笑起来道“我知道叶哥是讲道理的人,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我只是怕我过去了,到时候叶哥没有面子,毕竟我只是个外人”

    叶老板眯着眼睛道“好,那我就去会会秦升,我就不信我叶天明在上海混了这么多年,还斗不过一个年轻人?”

    薛清妍耸耸肩,倒也能理解叶老板为何如此大的火气,如果今天不是她在这里,怕是这会已经懒得和秦升去讲道理了。

    叶老板走出了包厢,继续向着前面的包厢而去,薛清妍也没了听曲的意思,何况宋瑶今天晚上弹的曲子确实不怎么样,于是就让宋瑶离开了。

    当宋瑶离开包厢以后,薛清妍犹豫片刻,随后拨通了秦升那位小姨朱清文的意思,她跟着秦升今晚胡闹,终归要给朱清文说声吧,省的到时候真出了什么意外,这位姐姐埋怨她。

    对于叶老板,薛清妍多少有些吃不准,所以才要打这个电话,叶老板真要和秦升斗起来,不是没有那个资格和实力,只是最后肯定会输,但是秦升这边也会相应的付出代价。

    就看叶老板怎么选择了……

    当叶老板走到最里面的包厢门口时,没等叶家的保镖们动手,秦家门口的几位保镖就已经主动让开了门,叶老板带着众人推门而入。

    走进包厢以后,当看见一片狼藉的包厢后,叶老板的脸色就很难看,当看见角落里面满头是血惨不忍睹的儿子时,叶老板的双拳下意识握紧,整个人都有些阴暗,随时有可能爆发。

    叶沐阳听见包厢里面的动静后,这时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但看见亲爹终于来了,叶沐阳终于满血复活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径直爬了起来跑了过去抱住老爹的大腿哭喊道“爸,爸,你要给我做主啊,给我做主啊”

    当叶老板进来的时候,秦升就已经站起来了,突然涌进这么多人,秦家的所有保镖都严阵以待,随时都准备动手,绝对会保护秦升不出意外。

    秦升并没有上来就激怒叶老板,他还没想把叶老板得罪死的意思,何况本就很尊重他,今天只是来算账的,但真正的对手不是叶沐阳和韩正东,而是叶老板。

    “叶叔叔,好久不见了,您还是这么精神”秦升很是客气的打招呼道。

    谁知道,叶老板却根本不买账,开门见山道“秦升,给我一个解释,不然今晚谁都别想离开这里”

    叶老板就是叶老板,开场白很是霸气。

    秦家的众多保镖听到这话,瞬间满脸怒气,大有动手的意思,那边的叶家保镖也蠢蠢欲动。

    气氛瞬间就剑拔弩张了,远不是刚才的一边倒。

    秦升挥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冲动,而是看向叶老板缓缓笑道“好,那我就给叶老板一个解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