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我必杀他
    小÷说◎网】,♂小÷说◎网】,

    第六百二十八章我必杀他

    吴三爷突然来到上海,对于秦升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吴三爷为什么突然驾临上海?那是因为严朝宗给他抛出了一个让他无法拒绝的理由,同是一条船上的难兄难弟,吴三爷已经走到这个位置了,绝对不可能束手就擒,可是面对这场风波,盟友足够强大,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才是吴三爷来上海的原因。

    吴三爷不是没有来过上海,只是次数并不多,当年他初入上海,就被这座繁华的大都市所吸引,和大多数怀揣着梦想和野心的男人差不多,吴三爷想要在上海这座大城市出人头地。于是他步步为营如履薄冰,在几位贵人的帮助下一骑绝尘,可惜后来遇到了人生最大的挫折,最终在上海折戟沉沙,不得不低头认怂,更是狼狈离开上海。

    不过人生就是如此,福祸相依,离开上海的吴三爷不死心,更是不安于平庸,于是在浙江打算卷土重来,依托在上海当年积累的人脉,没曾想到居然成了整个浙江可以翻云覆雨的大人物了,如今在上海也颇有实力。

    这或许就是命,是金子到哪都能发光,是石头到哪都是石头。

    此次来上海,吴三爷只带着杨登这唯一的贴身人物,其他都是普通保镖,他对于杨登是完全信任,这个义子不同于其他义子,杨登所接手的都是他最核心的资源,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后来,秦升怎么逃出黄梅县的,吴三爷这边自查过,最终查出来是杨登通风报信了,不过事情到了吴三爷这里被压住了,吴三爷知道如果传出去的话,杨登的后果会是什么?

    杨登重情重义,他把秦升当兄弟,自然不想让秦升死,因为秦升当初饶过他一命,他这算是还那个人情。

    吴三爷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愈发的重视杨登,这让他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但是外人不管这些,所以吴三爷才会保护杨登,这些杨登都不知道。

    所以这次带杨登来上海,其实也是多了一层保护符,如果秦升真敢把他怎么样,以杨登和秦升交情,特别是杨登救了秦升一命这个人情,到时候杨登肯定会力保他。

    姜还是老的辣啊。

    吴三爷的几位义子里面,老大吴永川一直在上海搭理着吴三爷的事情,算是吴三爷在上海的代理人,不过吴三爷似乎对上海的事务并没有太多的野心,所以这些年基本都是平稳状态,吴永川也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

    其实当年吴永川本来是吴三爷最器重的接班人,已经开始让他负责很多东西,可是人心这东西,就是喂不饱。

    吴永川自认为已经掌控在足够的全力和吴三爷对抗,特别是在一帮元老和外部势力的支持下,吴永川准备逼吴三爷退位,让他彻底负责所有事情。

    可是,吴三爷毕竟是吴三爷,几十年的沉淀在那里摆着,最终给吴永川设了一个局,让他全军覆没,同时也清理了一大批的元老,也才有了后面这些少壮派的上位。

    吴三爷念在和吴永川的那些渊源上,把他发配到了上海,负责上海的这些事务,毕竟吴三爷这么多义子里面,也就老大吴永川姓吴,因为他们是同脉同系的叔侄,只不过并不是直系而已。

    刚开始,吴永川在上海还挺努力的,想要重新获得吴三爷的信任,可是后来愈发的失望,就再也不去努力什么了,事情基本都是下面人在做,他算是彻底的释然了。

    今天,吴三爷突然驾临上海,吴永川再怎么样,也得乖乖的提前等着,毕竟他能有今天都是因为吴三爷这个义父,这个义父也随时能毁了他的所有。

    这里是静安区最早的别墅区,小区看起来有些年纪了,可是地理位置却是最繁华的地方,所以外面都说这里住着新海滩时期最早的有钱人。

    吴三爷在这里有套大别墅,是他当年在上海辉煌时期买的,可是这些年很有有人住,也就每次他来上海才会住几天,但是一直都有人打扫护理。

    吴三爷的座驾刚刚停稳,吴永川就已经快步上前拉开车门,恭恭敬敬道“义父,您来了”

    吴永川像是老牌的上海绅士,还有点混血儿,西装革履很是潇洒,当年他父亲就在上海滩比较有名的商人,吴三爷初来上海的时候,还是依靠着他父亲的资源才有了原始积累。

    所以,这也是吴三爷后来没有杀他的原因,就当是还吴永川父亲的人情吧。

    吴三爷在吴永川的搀扶下缓缓下车道“老大啊,听说你最近还生病住院了,你这才多大的年级,要注意身体啊”

    “义父说的是,我会注意的,不过义父也别担心,没多大的事情,就是酒喝的有点多”吴永川笑呵呵的说道。

    吴永川和吴三爷其实每年见不了几次,基本上也就三五次,吴三爷不来上海,也只有吴永川偶尔去普陀了,所以他们的关系很微妙,外界也都知道。

    吴三爷长叹了口气,一个男人的精气神要是没有了,这生活无非就是坐吃等死,吴永川当年就是如此,他多少有些后悔,当年是否太过凶狠了,才让吴永川失去了野心。

    可是那个时候,他如果不那么做的话,这个队伍就不好带了,任何人以后都得造反了。

    杨登这时候已经下车了,看见吴永川客气道“大哥”

    吴永川很喜欢这个小弟弟,拍着杨登的肩膀道“臭小子,又壮实了,你说多久没来上海了,改天陪我喝几杯”

    对于吴永川,杨登很感激,因为这位大哥很照顾他,所以相比于其他人,他要和吴永川更亲近点,也或许是吴永川已经孤立于这个圈子了。

    杨登浅笑道“听大哥安排”

    吴永川扶着吴三爷进入别墅以后,吴三爷就直接挥手送客道“老大啊,不早了,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去看看你母亲”

    吴永川也没多说什么,他知道留在这里彼此尴尬,顺势说道“义父,那您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杨登叹口气道“大哥,我送您”

    兄弟两人并肩走出别墅,在别墅外面,吴永川点燃了根烟道“臭小子,你知道义父这次来上海什么事情么?”

    吴永川很意外义父突然来上海,他生怕义父是为他而来,毕竟他这些年懒得做事,在其位不谋其事,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义父现在已经开始安排接班的事情了,保不准是为了后面的接班者清理障碍,他肯定是最大的障碍之一。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义父当年对于离开上海一直颇有怨念,一直想染指上海,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一些布局。一开始他被发配到上海,以为这是义父给他的机会,没想到他做出了很多成绩,义父依旧对他爱理不理,他这才彻底伤了心,从此自暴自弃。

    如今,新的接班人要是接手了这个利益集团,肯定要深耕上海,他自然就要出局了。

    杨登沉思片刻道“大哥,你别多想了,义父对你真没有别的想法,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真的过去了么?如果过去的话,他为什么这些年还是如此待我,呵呵”吴永川不以为然道。

    杨登没办法解释,只得道“大哥,别的我不敢确定,但这次义父来上海,绝对不是为你而来,而是要见几位大人物,听说是北京过来的”

    吴永川听到这话,终于长舒口气,乐呵道“行了,你进去吧,我就先走了,改天我再约你”

    杨登苦笑道“大哥慢走”

    杨登重新回到别墅的时候,佣人告诉他义父已经去了书房,他上了二楼敲了敲书房的门,听见进来后才推门而入。

    “老大走了?”吴三爷坐在紫檀椅上随口问道。

    杨登点点头,咬牙问道“义父,您这次来,真的不是为了大哥?”

    杨登多少有些不放心,所以才会这么问,他不想再让大哥和义父的关系恶化,当年的事情到今天都还没修复过来。

    吴三爷冷哼道“是不是他也是这么问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点小家子气,我要是想收拾他,用来上海?”

    杨登想想也是。

    吴三爷紧跟着说道“其实这次来上海,和你还有些关系啊”

    杨登有些诧异道“我?”

    吴三爷并没有隐瞒,选择这个时候告诉杨登,也是有原因的,他缓缓道“想来有些事情你已经知道了,那就是秦升还活着,毕竟宁波的事情闹的很大,你要是不知道,那才是意外”

    杨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得如实道“嗯,我知道”

    吴三爷那边自查出来以后,和杨登开诚布公的谈过一次,让他做出一个选择,选择秦升或者选择他,如果选择了秦升,他不会杀杨登,只会让他离开,但是后面的事情他不管,如果选择了他,那么他会继续培养杨登。

    不过,这些话他都没告诉杨登,还好杨登最终选择了他,并未让他失望。

    “他如今就在上海,所以我是为了他来的”吴三爷很直接的告诉了杨登。

    杨登听到这话有些震惊,没想到此行上海是为了秦升,他的眼神有些复杂,脸色阴晴不定,在注意到义父已经看向他的时候,杨登咬牙道“义父,你放心,我们已经两不相欠,如果再见,我必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