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 继续活下去
    第六百九十四章   继续活下去

    顾小波还算有良心,没有让谷青阳就那么死在异地他乡的荒郊野外,最后给谷青阳收了尸,将他带回了杭州下葬,落叶归根入

    土为安。

    秦升本应该早点去杭州祭拜谷青阳,奈何太多的事情让他身不由己,一直没时间回杭州,如今终于回来了,秦升自然选择第一

    时间就去看谷青阳。何况,当时秦升还没有给谷青阳报仇,也觉得没脸去见谷青阳,现在顾小波已经死了,秦升也可以给谷青

    阳一个交代,至于其他人则慢慢还这笔账。

    对于谷青阳,秦升的印象特别深,评价也特别高,特别是出事那天晚上,谷青阳拼死给他拖延时间,然后让他逃离了黄梅县,

    而他自己最终死在了那里。

    秦升当时特别难受,可以说是心如死灰,唯有这种选择最让人煎熬,留下可能一起死,走了以后虽然他活着了,可却很难渡过

    心里那道坎,总觉得这是抛弃了兄弟苟且偷生。

    可是他如果不走,谷青阳会更加的伤心,那时候陷入绝望的谷青阳以死相逼,感觉如果秦升不走的话,他真的当场就会死在那

    里。

    谷青阳把义气和承诺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他本来的任务就是保护秦升,所以只要秦升活着离开,对他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回报

    ,至于他结果怎么样,他从来没有考虑过。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可惜就这么死了,秦升怎能不伤心呢?他时常后悔,当初谷青阳还在身边的时候,没有跟他好好聊聊,没

    跟他多喝几次酒,可惜这样的机会再也没有了。

    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杭州,秦升心里喃喃道“青阳,我回来了,回来看你了,秦哥不会让你失望的,你看不到的风景,以后我替

    你看,我一定会站的更高走的更远,不然对不起你给我的这条命”

    “秦哥,你怎么了?”杨大牛看见秦升在发呆,有点纳闷道。

    秦升这时候才回过神道“没事,我们先去看青阳,他应该已经等了很久了”

    谷青阳被顾小波葬在杭州郊区一处风水不错的陵园,最开始的时候他把谷青阳的骨灰盒放在殡仪馆,直到从严家拿到钱以后才

    给谷青阳买了墓地,所以说顾小波还算有点良心的。

    常八极先前已经去看过谷青阳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直到的地址,所以秦升才会知道谷青阳葬在哪里。

    杨大牛听到秦升的决定后,对秦升多少有些钦佩,这个男人能在回杭州的第一时间就去看秦升,说明很重情重义,真的把谷青

    阳当回事,也难怪常师叔这几年会一直跟着他。

    “嗯”杨大牛默默点头,随后询问了具体的地址,向着那边而去。

    谷青阳的死,杨大牛早就已经知道了,他很喜欢这位沉默寡言的师弟,话不多却很聪明,不管让他做什么都没有怨言,师父也

    很喜欢谷青阳,所以才会让常师叔带着离开天目山。只是估计谁也没想到,这一出去,就再也没回不去了,多少让人有些惋惜

    。

    生活就是如此,充满了惊喜和意外。

    一个多小时以后,他们终于到了杭州西郊的那处陵园,在路上的时候秦升买了些水果和鲜花,进入陵园以后又买了祭拜的东西

    ,按照常八极所说的位置询问了工作人员以后,顺利的找到了谷青阳的墓地。

    当秦升和杨大牛站在谷青阳墓碑前的时候,两人心情都有些沉重,墓碑很简单很简单,只有谷青阳之墓几个字,那张黑白照片

    则是一张生活照,估计是顾小波手机里面存着的。

    墓碑前面什么都没有,可能也很久没有人来祭拜了,也或许除过顾小波和常八极,也没人会知道这个英年早逝的年轻人是谁,

    他孤零零的就一个人待在这里,多少有些可怜,让人很是心疼。

    秦升和杨大牛将水果鲜花摆好以后,就开始了祭拜的流程,杨大牛蹲在地上烧香点纸,秦升盯着墓碑在发呆。

    “值得么?”秦升喃喃自语道,又像是在问谷青阳,也注定不会有答案。

    对于如今这个社会来说,大多数人都是自私的,更别说为了别人真的去卖命,而谷青阳却恰恰相反就是这样的人,以命换命,

    他悍然赴死,秦升侥幸活着继续走下去。

    “青阳啊,回来看你了,原谅我这么久才来看你,太多的话想和你说,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感觉说了都是废话,毕竟这些话也

    换不来你那条命。我这辈子算是欠你的了,而且你也没给我机会还,遗憾的是这辈子认识你太晚,没能做成几天兄弟,如果有

    下辈子的话,咱们两早点认识,欠你的这条命,只能下辈子慢慢还给你了”秦升有感而发道,看起来很是伤感,这注定是会让他

    愧疚一辈子的事,谷青阳用这样的方式,让秦升把他记一辈子。

    杨大牛也缓缓说道“青阳,二师兄也来看你了,没想到我们再见面,已经是阴阳两隔了,早知道当初二师兄就对你好点,不欺负

    你干那么多重活,你这小子啊不管再苦再累也从来不说,注定是个苦命的孩子,也或许早点解脱好点,省的你后半生继续吃苦

    ,说实话,二师兄想你了”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和谷青阳的点点滴滴,照片上的谷青阳笑的很开心,这应该是他为数不多会笑的照片吧。

    有些人表面上笑的再开心,说不定心里比谁都阴暗,有些人再木讷沉默寡言,可内心却如同阳光,任谁在他身边都无比的温暖

    和舒服,谷青阳就属于这种吧。

    秦升继续说道“青阳啊,你的仇我已经报了,顾小波已经死了,说不定这会你们已经见到了,他或许正在给你道歉吧。我不知道

    你会不会原谅他,或许你会原谅,但我是原谅不了的,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被兄弟背后捅一刀更疼了”

    那边,杨大牛却说道“青阳啊,别原谅那小子,这世界上就是烂好人太多了,你们以善意去拥抱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还给你们的

    却是满满的恶意,所以最终大多数人都活成了连他们自己都讨厌的样子”

    杨大牛这话说的,秦升都想给一百二十个赞,经历过人生百态世态炎凉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秦升下意识看了眼杨大牛,投以欣赏的眼光,杨大牛摇头笑道“唉,我就是胡说八道,我也还没活明白呢”

    秦升没说话,转身看向杨大牛继续道“顾小波已经死了,接下来就是其他人还债了,严朝宗、吴三爷以及老和尚这边,一个都少

    不了的”

    杨大牛也表态道“青阳,你放心,没有给你报完仇,我是不会离开的,欺负咱们师门的人,老子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纸已经烧完了,秦升和杨大牛该说的话也说完了,两人缓缓起身,秦升有时候会想想,如果谷青阳还活着多好啊,以他在黄梅

    县那晚所表现出来的忠勇,以秦升如今的身份和背景,谷青阳的下半辈子绝对会很精彩,更会让顾小波羡慕一辈子。

    本来,如果他们两都还跟着自己,如今的舞台会很广阔,什么都不会缺的。

    “青阳,太多的话不说了,我们也该走了,下次再来看你,就是你这里太冷清了,总得有人陪你说说话吧”秦升若有所思的说道

    。

    他已经打定主意以谷青阳的名字建立一个慈善基金会,资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儿童妇女老人等等,这样就会有人经常来祭拜谷青

    阳,他也就不会那么孤独了,也会被人记着惦记着。

    或许,这是换种方式,让谷青阳继续活下去吧。

    “青阳,走了,想师父了就给师父托梦,他老人家肯定也想你了”杨大牛最后如此说道。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人死注定不能复生,所以还是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点痕迹,这样至少证明你来过这个世界。

    秦升和杨大牛就这么走了,当他们往出走的时候,一只鸽子缓缓的落在了谷青阳的墓碑上,叽叽喳喳的叫喊着,秦升下意识回

    头看了眼,那鸽子也正在看着他,秦升呵呵的笑了起来,那也许就是谷青阳吧。

    当秦升他们再次回到市区的时候,这会已经是傍晚了时刻,夕阳染红了半边天,让整个杭城像是洒满了各种不同的颜料,路人

    纷纷伫足观看着天边的夕阳,却不知道谁正在看着他。

    乌哥和巴赫等人已经知道秦升今天来杭州,随时待命等着迎接杭州,韦礼那边也已经知道了,今晚更是给秦升摆下宴席接风洗

    尘。

    晚饭就在西湖边上,韦礼找的一个地方,说是某个朋友开的餐厅,环境和菜品都还算不错,秦升对此没有什么要求,由着韦礼

    安排就行。

    毕竟在杭州待了那么久,秦升对这座城市还是有感情的,看着这座熟悉的城市,秦升多少有点感触,那个时候他人生最大的动

    力就是林素了,如今他的动力更多了。

    半小时后,秦升终于到了晚饭的位置,韦礼早已经等候多时,乌哥巴赫等人也已经到了,众人就在门口等着秦升。

    当看见秦升下车的时候,韦礼瞬间喜笑颜开,不知不觉,他就已经坐上了秦家这艘大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