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赌一次
    第七百零四章  赌一次

    米娜不过只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而已,突然见到秦升当然有些震惊,可曹达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男人,这点事(情qing)还不至于太过惊讶,只是如此的突然稍显意外而已。狂沙文学网

    曹达应该是最早知道秦升没有死的,毕竟当初秦升来杭州这件事,就是他和庄周谈好的,秦升在杭州那段时间的任何动静,曹达也会第一时间告诉庄周,因为他知道庄周代表的就是秦长安了。

    秦升当时遇到的那个死局,他比谁都清楚怎么回事,也知道秦家在背后放任自由,却又同时暗中盯着,所以曹达一直都没有插手,任由秦升离开杭州。

    后来,那段追杀与逃亡的过程,曹达也是知道的,这都是庄周最后告诉他的,所以他第一时间就知道秦升没死。

    再后来,庄周又告诉曹达,秦家已经接秦升回到了秦家,秦升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秦升了,从今往后秦升就是秦家的大少爷了,也是秦长安以及秦家的唯一继承人了。

    对于这个消息,曹达很是高兴,那代表秦升在杭州那段时间他的付出,终将会得到回报。

    只是,让曹达有些意外的是,再后来就没有了秦升的消息,秦升也一直都没有再联系他,更不用说回杭州看他了,他相信以秦升目前的(身shen)份地位,杭州那些仇家根本不可能对秦升动手,不然等来的将是秦家的滔天怒火。

    不知不觉,如今已经到了五月底了,大半年时间都已经过去了,秦升依旧没有联系他,这让曹达猜测秦升对于他是否有什么误解,还是有其他事(情qing)?

    特别是这段时间里,杭州那帮势力对他的打压,让他不得不选择退出江湖,变卖了几乎所有生意,只留下了当时秦升负责的餐饮和一家livehoe。

    曹达相信秦家肯定知道他的遭遇,可是秦家却没选择出手帮忙,这让曹达有些意外也有些怨气,但是曹达并没有主动寻找秦家帮忙。因为曹达相信的是,只要秦升回来以后,曹家肯定能再次崛起,不过到时候就是他儿子的事(情qing),跟他没多大关系,他已经老了。

    前段时间,安琪和于凤至吕远集体辞职回上海,曹达就知道可能秦升已经到了上海了,虽然她们用的是别的理由和借口。曹达一直没有刻意的去打听秦升的消息,他相信当初的付出必然有回报,秦家一直没有帮忙,秦升也一直没有联系,肯定都有他们的原因,可这些都是迟早的事(情qing),所以曹达就这么的随遇而安。

    现在,秦升总算是出现了,曹达一直惦记的事(情qing),也终于尘埃落定了。

    “回来了”对于曹达的平静,这都在秦升的意料当中,谁让他已经知道了曹达不过是秦家的棋子而已,当初他在杭州的一切,都是秦家授意的。

    曹达缓缓起(身shen)走了过来道“那就坐吧,你也不是外人,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秦升笑呵呵的坐在了曹达旁边,同时吩咐保姆给秦升倒茶,这时候米娜带着羽儿进来了,她终于回过神了,也恢复正常了,很是客气的打招呼道“秦升啊,什么时候回杭州的,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你联系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米娜比较平易近人,以前和秦升相处的就很融洽,彼此像是朋友般对待,毕竟年龄相差不大,没有什么代沟。秦升和曹达大老婆相处,就得当做长辈对待,比较规矩和谨慎。

    “昨天刚回来,今天就过来看看曹叔,不知不觉大半年已经过去了,也不知道你们过的怎么样”秦升笑着回道。

    米娜虽然知道曹达在事业上黯然离场,可也不能当着外人说这话,只是回道“我们还是老样子么,什么都好着,不愁吃穿的,就是不知道这段时间,你过的怎么样?”

    秦升看眼曹达才说道“二姨,我一切都好着,当初确实遇到点事,不过都已经解决了,这些曹叔都知道的”

    “哦哦哦,那就好,那就好”米娜浅笑道。

    米娜在这里,曹达不好和秦升谈事,就挥手道“你带羽儿出去玩吧,我和秦升说点事(情qing)”

    米娜点点头,跟秦升打过招呼后,就带着女儿离开了。

    “你这么久才回杭州,估计以前那些事(情qing)你都知道了,是不是对我有怨气,怪我瞒着你?”曹达开门见山道,他已经无(欲yu)无求了,所以也没必要藏着捏着,这样反而会让秦升不舒服。

    曹达如此直接,也正和秦升心意,秦升笑道“说实话,刚开始是有点怨气,不过这怨气也不是对曹叔你,只是对老头子的怨气而已,再后来很多事(情qing)都想明白了,也就没什么怨气了,毕竟这事不是曹叔说了算,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感谢曹叔当初对我的照顾,之所以这么久才回来看曹叔,只是因为一直被各种事(情qing)缠(身shen),所以才回来晚了”

    “真没怨气?”曹达再次问道。

    秦升呵呵笑道“真没怨气,曹叔不用怀疑这点,真要有怨气的话,我也就不会见曹叔,毕竟那是曹叔你和老头子之间的事(情qing),追根究底和我没什么关系”

    “那就好”秦升已经这么说了,曹达这才放心道。

    再次相见,地位早已不可同(日ri)而语,不过就算是当时,曹达对于秦升也很尊重,如果外人看在眼里,这完全不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态度,更像是朋友之间的相处方式,至于为什么,当时肯定也只有曹达自己知道。

    现在,曹达再面对秦升,那就真得客客气气了,这位可是秦家大少爷了,秦长安的接班人。

    “那么,你这次回杭州是因为有事,还是随便回来看看?”曹达随口问道。

    秦升若有所思道“好久没有回来了,正好也有点事,就顺便回来看看,故地故人故事,有些要善始善终有个交代,有些则至少要做个了断”

    曹达听完这话,就很清楚秦升回来是干什么的,显然这是要报仇的节奏啊。只是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曹达都不知道而已,同时也不关心,充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是喝茶养花。

    “我如今是帮不上你什么忙了,你万事小心行事,那些人可不是什么普通角色,都是老江湖啊”曹达善意的提醒道。

    秦升饶有兴趣的问道“曹叔,这些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这边有所准备,不过听说曹叔在几方势力的打压下,变卖了几乎所有生意,如今我已经回来了,肯定会帮曹叔出气,到时候再分曹叔一份蛋糕,也不需要曹叔干什么,就当是我还曹叔这份人(情qing)”

    秦升这话已经说的很直白了,曹达好歹是混了很多年的老狐狸了,怎么不明白秦升的意思?

    这意思就是在说,他回来确实是报仇的,至于怎么报仇曹达不知道,但是秦升如此的自信,说明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那么到时候肯定就会有人倒下,不是吴三爷就是老和尚,或者两个都有可能,他们倒下以后,这么大的利益蛋糕,估计眼馋的有很多啊。然后秦升问他愿不愿意吃一块,只要他点头愿意,那秦升肯定会给他留一块,估摸着这一块蛋糕也不小,肯定会比他这些年失去的要更多,谁让秦升说了这是还他的人(情qing)。

    可是,曹达已经老了,早就没有那份心气了,如今也算是彻底退潮上岸了,也就没必要再下海折腾了,省的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的寄托只有儿子,同时想让儿子走一条不同的路线。

    所以,曹达委婉的拒绝道“算了算了,我都金盆洗手了,就不掺和这些琐事了,还是让给那些有实力的大佬们吧。”

    曹达的拒绝让秦升很意外,不过既然他已经这么说了,秦升也就不强求了,但是他欠曹家这份人(情qing)怎么还?

    “秦升啊,我知道你想还这个人(情qing),可我真的老了,没必要再去折腾那些事了,你要真的想还,以后就替我多帮帮曹彰吧,我这个老头子已经没有能力了”曹达很是直接的说道。

    秦升立刻明白意思,问道“不知道曹叔对曹彰什么安排?”

    “说安排倒也没有,不过我现在别的没有,就剩下一堆躺在银行账户里的钱,以后他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只要他喜欢就行,反正我都会支持的,不过我相信他只要跟在你的(屁pi)股后面,那肯定是稳赚不赔的”曹达这次说的就比较委婉了。

    秦升瞬间就明白了,曹达这是要用这份人(情qing),让他儿子曹彰以后绑在秦家和长安系的大船上,这样似乎才是长久之计,毕竟他可是长安系和秦家未来的掌舵人,不得不说曹达看的很远。

    可是,现在长安系和秦家本就已经风雨飘摇了,如果是以前的话秦升到能理解,但是这个时候选择秦家和长安系,似乎不是明智之举啊。

    秦升很直接的问道“曹叔,我们家这段时间的(情qing)况,我想你应该知道的,你这么选择,真不怕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曹达很坦然的回道“秦升啊,我怎能不知道呢,哪个酒局饭桌你聊点你们家的事(情qing)?可是大多数人的成功,无非就是在最关键的几次节点上赌赢了,我这些年也是这样过来的,所以这次为什么不再赌一次呢?赌赢了,以后我们曹家跟着你们秦家就真的飞黄腾达了,赌输了也无所谓啊,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给他留这么多钱,他能成什么事业那是他的事,成不了的话,那就坐吃等死吧”

    “看来曹叔早就想好了,只是等我而已”秦升摇头苦笑道,不然曹达今天怎么可能说的如此自然呢?

    曹达并不否认,笑道“这份人(情qing),不是谁都能有的,我当然得好好想想怎么用啊,你别怪我现实”

    “人之常(情qing),我能理解,不过我还是希望曹叔再考虑一次”秦升善意的提醒道。

    曹达直接拒绝道“都说是在赌,要是还考虑的话,那就不是赌了”

    曹达心意已决,秦升也不好再说什么,至于所谓的利益,他到无所谓,这些年跟着秦家和长安系吃(肉rou)喝汤的还少么,给谁那不都是给么?

    “既然曹叔如此坚决,那我就答应了,如果秦家和长安系能够侥幸过关,那我绝对不会亏待曹家”秦升掷地有声的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情qing)今天算是彻底还了。

    曹达一脸笑意,给儿子这条路算是铺好了,这是他作为父亲最后的能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