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六章 凭什么管我?
    第七百零六章  凭什么管我?

    曹彰从小就被曹达有意培养,比如高中开始就参加公司管理层会议,就像当初林希想要培养秦升那样,让他早早的就开始接触公司的事情,熟悉这样的环境以后,以后进入公司就会事半功倍。『→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不过,曹达对曹彰的培养自然没有像独孤家那么的疯狂,所以大学以后曹彰的生活就比较轻松,除过基础的学习以外,更多的是吃喝玩乐和交际,谁让大学本来就比较惬意呢?

    不过,曹达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的严肃,直接给曹彰下了命令,让他怎么怎么样?连他大学以后干什么都已经直接安排好了,这让曹彰很是震惊,难道就是因为秦升么?

    不过,曹彰也能感觉到曹家的危机,这要从老爸卖掉公司以后说起,如果没有出什么事的话,老爸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因此这段时间曹彰相对来说还算努力,如果再不努力的话,就真的会让老爸寒心的。

    “爸,不用这么夸张吧,从你卖掉公司开始,我就知道咱们家肯定出什么事了,我这段时间也很努力的,但是我以后还是想留在杭州发展,这样也能照顾你们啊”曹彰有些不太情愿道。

    曹达很是不悦的说道“我和你妈都还年轻着,何况还有你二妈照顾着,不需要你操心。还有,你知不知道,不是谁都能坐上秦家这条大船的?多少人挤破脑袋费尽心思连张船票都买不到?你能有这样的机会,还不是因为秦升欠我们曹家人情,我才用了这个人情换你的前途?五年时间,你在 北京五年时间,比你在杭州待二十年更有用,有些门槛不是你再怎么努力就能跨过去的”

    曹彰被老爸说的有些无话可说,他很不适应老爸这样的态度,很是霸道和强权,容不得他说半个不字,只要他敢反驳,老板紧跟着估计就回劈头盖脸的训斥他了。

    可是曹彰也不是什么废物,从老爸这些话里面已经捋出来了逻辑,那就是如今的秦升很牛逼,秦升背后的秦家很强大,曹家现在处于低谷,以后想要再次崛起,那就只能抱紧秦家这条大腿。

    只是,老爸年纪已经大了,心气也都已经没了,所以曹家的未来都交给他了,曹彰没有拒绝的余地,因为他还有两个妹妹。

    老爸正等着他表态,显然没给他考虑的时间,而且似乎不管他答不答应都这么定了,曹彰不想让他伤心,直接点头道“爸,我答应你,我也不会让你失望,你已经让我们曹家走到了今天,曹家的未来就交给我吧”

    这一刻,曹达终于正视这个儿子了,觉得这才是曹家男人该有的担当。

    曹彰心里暗暗发誓,不就是五年时间么,他不信以他的能力还混不出来个人模狗样。

    秦升从九溪玫瑰园离开后,就回到了那边的独院,下午要跟那位大舅子谈谈心,这么折腾下去,秦升真怕连他的人都丢了,毕竟林素以后是要嫁给他的。

    秦升本来打算过几天再找林泽,谁知道他却主动联系了秦升,这倒让秦升有些意外,勇气可嘉啊,也不怕他揍丫的。

    依旧是独院的后花园里,林泽驱车独自来到这里,谁也没带,相比于以前的飞扬跋扈,如今还算低调吧,当然偶尔也会低调,但是比以前好多了。

    乌哥带着林泽走到了后花园,对于这位男人的身份已经了解,不过跟他并没什么关系,这都是秦升的私事。

    “你这地方不错么”林泽见到秦升以后,故意调侃道。

    秦升微微皱眉,如果以前林泽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秦升一点都不意外,那会林泽从来没把他当回事啊,可是后来经过宁波的事情以后,林泽见了他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哪敢还像以前那样,见面恭恭敬敬规规矩矩的,半点造次都不敢的,今天这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有意思啊。

    秦升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很是平静的招呼道“坐”

    林泽今天敢主动来找秦升,就没打算怕秦升,他心里很清楚的是,如果一直这样的话,这位妹夫才会真的打心底瞧不起他,所以他必须先自己瞧得起自己,这样以后才能继续相处下去。

    独院的佣人给林泽泡好茶,桌上还摆着很多水果茶点,林泽随意拿起一个香蕉,直接剥皮开吃,根本没在意秦升等人的眼神,毫不顾忌。

    乌哥有些坐不住了,同样是纨绔子弟出身,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秦升倒是一点都不生气,随意挥挥手示意他们淡定,让林泽继续表演下去。

    林泽吃完一根香蕉才说道“我知道你瞧不起我,如果不是林素的话,像我这种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你估计连正眼也都不会瞧,可没办法的是,我就是林素的哥哥,林家的长子,你再恶心也没办法,还是得要面对”

    秦升眯着眼睛道“同父异母而已”

    “同父异母也是有血缘关系的,说实话,自从宁波的事情以后,我见到你确实有些害怕,可是昨天晚上我想通了,我为什么要怕你啊,你看得起看不起我,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我们以后不见面就是了,你是高高在上的秦家大少爷,我当我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就行了,各走各的路”林泽很是底气十足道。

    秦升好笑道“怎么?昨天晚上当着那么多人让你很没面子啊,今天过来找我摊牌了?你也就这么点出息么?”

    秦升这话让林泽脸色阴晴不定,他鼓起勇气道“我做什么,和你有关系么?你凭什么管我?”

    “凭什么?凭你也姓林啊,你要是不姓林,要不是素素的哥哥,我当然懒得管你,不然我绝不会让你在外面丢林家的脸。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真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无视你么?行,想让我把你当个屁放了也行,要么你换个名字,别姓林了,要么你移民国外,我眼不见心不烦,要么你就争口气,别特么再丢林家的脸”秦升很不给面子的说道,他还不信林泽能折腾出什么花样,还有资格跟他摊牌谈条件,搞笑呢吧。

    林泽气的差点暴走,喊道“你……”

    “怎么?生气了啊,想揍我啊,那你可以试试,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啊?信不信我打断你两条腿,让你后半辈子在轮椅上渡过,我看你在外面还怎么折腾?”秦升威胁道。

    这句话,直接浇灭了林泽好不容易鼓起的所有勇气,他没想到秦升做事会这么的霸道,而且他也相信秦升是真敢这么做的,林松浩最后怎么进去的,他比谁都清楚。

    秦升懒得跟他再讲什么,回道“说吧,你这次来杭州干什么的,要是吃喝玩乐的话,就赶紧回宁波去,实在没事干的话,就去上海帮忙,上海那么多事,你还真把素素当职业经理人了啊?”

    秦升这已经算是给林泽台阶下了,所以林泽听完以后不敢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连忙道“我来杭州不是吃喝玩乐的,二叔让我来杭州谈事情”

    “谈事情?你昨晚在皇后什么样子,真以为我没看见么,狐朋狗友一堆,左拥右抱不亦乐乎的,这就是你谈事情的样子?”秦升冷哼道。

    林泽继续解释道“秦升,你管的也太宽了吧,我难道就不能有几个朋友,你还不是一样啊”

    “好,那这事不算,你给我酒吧门口的事情?”秦升这次给林泽留了面子,并没有继续追问。

    林泽微微皱眉道“我们林家在杭州有家公司出了问题,二叔让我代表林家跟对面交涉,准备收回我们林家在里面的投资,所以我昨晚才找了几个朋友帮我疏通关系牵线搭桥,谁知道对面背景比较强硬,直接派人找我麻烦,我喝的迷迷糊糊,哪是对手?最后就遇到了你,不管怎么样,昨晚的事情,我都得谢你,你认不认那是你的事”

    秦升微微皱眉道“哦,那看来是我冤枉你了?”

    “我懒得解释什么,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林泽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林泽了,我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林泽很是理直气壮的说道,好像要给秦升证明什么。

    秦升不以为然道“别给我说这些废话,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就行了”

    不管怎么说,林泽都是秦升的大舅子,被妹夫如此指着鼻子训来训去的,林泽就算是脾气再好也忍不了,何况他以前本来就心高气傲的,只是所有的骄傲最终都被秦升按在地上彻底摩擦了。

    林泽也不说话了,说什么都没用了,他现在心里就是憋着口气,一定要证明自己,证明他林泽绝不是什么不争气的废物,他一定要做出一番成就,到时候让秦升刮目相看。

    秦升思索片刻,最终还是问道“说吧,对方什么来头,听你这么说,那些人不是善茬啊,昨晚的事情估计是不会善罢甘休,别到时候跌了跟头”

    听到秦升这句话,林泽心中大喜,只要秦升愿意出面的话,那这事情说不定就好谈了,毕竟秦升可是认识韦礼和独孤青宁的,他们到时候说两句话,这事保不准就搞定了。

    “我也是才弄清楚的,那边的靠山是老和尚”林泽直言不讳的说道。

    秦升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微变道“老和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