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回忆与建造
    星坠841年,四月十五日,北地摩尔达维亚,大埃阿斯山脉。

    原本的大埃阿斯山脉,被茂盛的寒带黑森林包围,里面有无数魔物与龙兽栖息,那里是冒险者和探险家的乐园,也是周围所有领地都需要戒备的黑潮起源之地,拉德克里夫家的黑森林要塞就位于摩尔达维亚领与山脉的边缘,那里曾经是文明与蛮荒的分界线。

    但是现在,自从摩尔达维亚的领主进阶传奇,剿灭魔兽,净化中央黑森林后,这远在北地的黑森林也开始逐渐萎靡,只剩下山脉中心处还有一片已经不再异化,但依然茂盛无比,可以孕育众多魔兽的原始密林,而山脉边缘区的黑森林要塞更是再也不用防备以往的黑潮,它几乎成为了一个大型贸易城市,日夜吞吐众多冒险者从山脉中带出的珍贵矿石和魔兽素材。

    而拉德克里夫家的家族墓地,就位于边缘区的一座山峰之上,那位传奇领主完成了家族传承已久的使命,他将先祖们从不见天日的异时空中请出,让他们能够再一次的注视这个令他们付出了生命来守护的世界。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拉德克里夫家的家族墓地所在的山峰下方,渐渐的变成了一片公墓,许多意外死去的冒险者,以及之前因为黑潮而死去的士兵都被埋葬在了此处,而更多的人也以死后可以埋葬在此处为荣……很快,这里就变成了一大片绵延的坟茔目的,当地的市政局更是开始修建围墙,派遣守墓人巡视,俨然默认了这一点。

    呼——

    风吹过低矮的山坡,荡起一片松木的涟漪,伊万·马卡洛夫抬头仰视着不远处高大的针叶树木,然后无声的低下头,看向自己身前的墓碑。

    墓碑由黑色的铁岩磨制,而在这块墓碑的旁边,有着两块造型一模一样的墓碑。

    而在伊万的身侧,阿米拉·马卡洛夫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礼服,她正在墓碑前闭眼祈祷。自然,作为法师的二人并不特意的去信神,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除了祈祷,也没什么可做的了。

    简略的祭拜很快就结束,伊万缓缓蹲在自己父亲,母亲,以及爷爷的墓碑前,他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一时发不出声音,过了许久,这位有着白金色头发的黄金级法师才悠悠的说道:“爷爷,爸妈,九年过去了,我已经成为皇家法师协会的一员,在‘巨型魔能铠甲设计部’工作,比起你们一开始想要我成为的猎人和法师,我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

    “爷爷,真可惜你没有熬过那个冬天,没有看见我的毕业,也没有看见我在考核时的大放异彩……你甚至特意嘱咐德妮夫人隐瞒自己的死讯,避免自己死打搅我们……这真不应该,没有见到你最后一面,是我最大的遗憾。”

    话毕,伊万有些失神,但很快,这位早就穿梭过复数异世界,心灵无比坚定的施法者便恢复过来,他转过头,看向旁边那两个墓碑,伊万用带着一丝笑意的语气道:“父亲,母亲,摩尔达维亚……不,整个迈克罗夫世界,都已经没有五色龙了。而摩尔达维亚周边的龙首,不是被清剿一空,就是成为了奴兽。”

    “虽然说,前面一件事,是领主大人干的,算不上我为你们报仇,但是后面一件事,却是我,阿米拉和菲娜与尼克他们一起干的,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杀掉了所有危险的龙首,啊,对了,我们小队甚至养了一头白龙作为坐骑,那正是当年谋划龙祸,杀死你们的罪魁祸首的种族!

    “事到如今,我终于可以说,我为你们报仇了。”

    说这话的时候,伊万的语气没有任何颤抖,因为没有必要。他是一位成功者,他成功的为父母报仇,达成了爷爷的心愿,作为从龙祸中幸存的儿童,这位昔日的猎人之子知道自己已经将一切做到了最好,他没有道理怯懦,没有道理自卑,他就应该平静而骄傲的对逝去的亲人讲述自己的成就,而他们比也必然会为他而骄傲。

    而另一侧,正在祈祷的阿米拉睁开眼睛,她同样站起身,挽住哥哥的手,女法师凝视着眼前的墓碑,她同样充满了骄傲的对他们轻声道:“明天,我和伊万,还有小队的其他成员,就要作为‘随舰法师’,入驻帝国第一艘‘无畏级虚空战列舰’了。”

    “哥哥是为了确认战列舰上能负载多少‘巨型魔能战斗单元’,并设计出一种可以和战列舰搭配的魔能铠甲,而我则是负责能源系统的运转,虽然说,作为刚毕业没多久的我们能够进入这么重要的部门,肯定是因为我们是领主大人的弟子,但倘若我们的水平不够,也是绝不可能登舰的。”

    九年过去了。

    曾经的猎人之子与猎人子女,成为了整个世界最为精锐的黄金法师。他们可以登上代表着星坠纪元文明技术结晶的无畏级战列舰,为文明的未来奉上自己的一份力——而支撑他们跨越重重艰难险阻,走到如今这一步的,便是亲人的期待,以及最为严厉的自我督促。

    轻柔的山风掠过,弥漫着清香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兄妹二人齐齐低头,对着自己所有亲人的墓碑闭上眼睛。

    “请一定要为我们骄傲。”

    而类似的一幕,发生在柯洛诺斯世界。

    龙人少女莉莎站在世界之外的监控站内,凝视着自己的故乡,而在她的身后,炎魔辛迪加与小一号的初号分身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说,莉莎,你真的不会去看一眼吗?”

    酝酿了许久,辛迪加才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明天就是我们作为测试人员,登上无畏级战列舰的时候了——倘若现在不回去看看,那么估计要过好久才能再过来一趟。”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初号也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发出了赞同的声音。

    对此,龙人少女回头,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小,莉莎表情轻松的说道:“不用啦,谢谢你们。”

    “我啊,不想回去的原因,只是单纯的有些害怕……我有些害怕,倘若自己回去了,就很难在规定的时间内返回传送法阵了。这可是我们好不容易争取到的随舰测试名额,浪费真可惜呢。”

    “……”

    辛迪加即便是不用眼睛,只用耳朵听都能听出少女笑意之后的孤独。他当然理解,理解为什么……莉莎不愿意回去,原因自然有她自己之前说的那一部分,害怕耽误时间,但是更多的,恐怕是她不想再次面对那个熟悉,但却没有父母与认识的人的世界。

    每一次回到柯洛诺斯世界,莉莎在故乡停留的时间就越短,这并非是因为她讨厌故乡,而是因为太过喜欢,她太过贪恋故乡的风,故乡的味道,以及故乡愈发倾盆的大雨,所以有着更远大目标的莉莎,就必须更坚定的对抗这份**。

    直到成功之前,直到自己能够如同老师与龙神那样,改变整个世界,令愚昧的同族彻底化作文明之前,她都必须要忍耐,然后怀着这份忍耐的心,变得更强。

    但是,辛迪加却上前,抓住了似乎打算回头的莉莎的手。

    第十九章 回忆与建造-->>(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是,辛迪加却上前,抓住了似乎打算回头的莉莎的手。

    “好了,别在这里啰嗦了。”

    前炎魔颇为强硬的说道,他带着有些不知所措的莉莎走向通向柯洛诺斯世界的传送通道:“那么想要回去看看,那就回去看看,明明登上无畏级战列舰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为什么不回去和父亲母亲汇报一下?”

    “而且,莉莎,倘若你害怕你忍不住想要留下,害怕输给自己的**……这不是还有我吗?”

    与龙人少女一齐站在传送阵中,辛迪加无所谓的笑了笑:“不用担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提醒你的。”

    “……嗯。”

    ……

    星坠841年,四月十五日,班尔特高原,虚空战舰船坞东南方,一片极其宽阔的平整高原上。

    大队大队的帝国法师正在绘满了符文与钢铁基建的高原上奔走,他们三五成群,紧张的注视一个个光幕,似乎正在分析数据,模拟实验,而穿戴者建筑用魔能铠甲的施工大队正在紧锣密鼓的在辽阔的高原上挖掘渠道,重新绘制符文。

    不过此时,巨大部分工程都结束了,法师和工程队只是在对已经准备完毕的法阵进行一次检测和修正,所以气氛虽然紧张,但却并不怎么忙碌。

    “觉得怎么样,诺查丹玛斯?”

    而在所有法师和施工队的中央,传奇法师巴尼尔一边处理着眼前光幕中如同瀑布一般飞泻的符文,一边对着另外一旁光幕中,某位传奇法师眉头紧皱的脸笑道:“是不是感觉很紧张?明天就是你们筹划已久的超级战舰升空的日子,心中是不是有点忐忑?”

    “我有什么可紧张的。”

    对此,正坐在观测王座上,控制天网系统的诺查丹玛斯却是不屑一顾:“我又不负责它,这完全是当初伊斯雷尔下令要研究,建造的东西。”

    “哼,那只能说,那位未来的强权与正义之神陛下,实在是有点太过目光长远了。”

    对此,巴尼尔只是嗤笑一声,他看着眼前的光幕,摇头说道:“全舰不算那个舰首,总长度也超过千米,即便是运行了能量悬浮系统,总重也超过三百万吨,这种匪夷所思级的庞然大物,足够造出几十艘正常的虚空战舰了——而你们设计的这个舰队总旗舰,甚至连世界内巡航飞行的功能都没考虑安装,从头到尾,完全就是用来争夺虚空权的。”

    “说真的,这个东西只能在先锋要塞那种本来就位于虚空的地方建,倘若没有乔修亚,这个无畏级战列舰就连世界屏障都飞不过去,这样一来,即便是号称有着超越寻常传奇级的破坏力,没办法‘下水’,那也没有任何用处啊。”

    而屏幕的另一端,老法师却无所谓的耸耸肩:“但是巴尼尔,我们毕竟有乔修亚,不是吗?”

    “你说的对。”没有反驳,巴尼尔继续操控着自己眼前的符文,他笑着说道:“所以我说,这样一来,这就不是一个失败的设计,而是目光长远了。”

    “啊,他来了!”

    伴随着这位符文掌控者的声音响起,他关闭了自己眼前的光幕,而似乎正是因为这一举动,这片辽阔的平整高原上,突然亮起了一道道七色的魔力虹光。

    所有之前在高原上奔走,检测法阵和符文情况的法师与工程大队,在看见演习中出现过的这片虹光后,便立刻急速撤离,而随着他们的撤离,一道道流光溢彩的闪耀符文便开始在七彩虹光的最外层出现。

    能够看见,这笼罩了几乎小半个班尔特高原的七彩虹光,在大地上组成了一个无比规律的‘圆’,而闪耀符文的出现,就如同圆形法阵的最外侧出现了一块多米诺骨牌——很快,多米诺骨牌就充斥了圆的所有区域。

    然后,多米诺骨牌倒塌,一个又一个闪耀符文被巴尼尔的力量激活,串联,顿时,一股无比庞大的能量,被这巨大的符文法阵从地心深处牵引而出,汇入阵中,而就在此刻,一道明亮到耀眼地步的白色光柱突然暴起,它就如同倒飞的流星一般,急速朝着世界的尽头,苍穹的最顶层飞驰而去!

    巴尼尔抬起头,笑着注视这一条明亮的牵引光柱——所有的符文都已经设定完毕,所有的地基都已经打好,甚至就连能源系统,都被他引动世界根基的地心能量填充,老法师的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接下来,就需要等待这个世界上最强,最快,也是最‘大’的施工队员入场了。

    实际上,并没有让巴尼尔等多久。

    轰——轰——

    随着什么无比沉重的存在,慢步接近的声音响起,天穹之上,突然浮现出一片阴影。

    云层开始不自然的向上移动,地面上的尘土砂石也开始违背重力的向上飞起。

    看见这阴影,所有在场的法师和施工队员,除却巴尼尔之外,所有人都齐齐咽了一口口水——这当然不是因为恐惧,只是因为对那阴影背后的存在感到敬畏,正是因为知晓那阴影并非是敌方,所以他们才会钦佩这力量的伟大。

    片刻过后,阴影停止了。

    这个时候,似乎就连太阳的光芒都黯淡了些许,似乎更多的光芒都被那巨大的阴影所吸收。

    而下一瞬,伴随着一声令所有人心脏骤停,无比沉重的敲击声在高天的最上方响起,巨大的冲击波以圆环状扩散,令苍穹晃动,云层四散。

    此时,无论是巴尼尔还是诺查丹玛斯,所有正在关注班尔特高原的传奇强者与神祇,都看见了发生在天空尽头处的那一幕。

    ——世界屏障,裂开了一道口子。

    而一条完全又钢铁铸造,无比巨大,无比修长,与其说是手臂,倒不如说是某种金属长条的骨感巨手,就这样顺着巴尼尔发出的牵引光束,探入了迈克罗夫世界之内。

    然后,就这样。

    轻柔地,‘按’在了班尔特高原的巨型法阵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