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我们不能以无知面对未来
    弱者没有存在的必要。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文明的历史,就是强者不断战胜弱者的过程。

    弱者是史前冰河时代,被低温灭绝的泰坦巨蜥;弱者是被长矛杀死,并被狩猎殆尽的洪荒巨兽;弱者是被驯化的牲畜,是被栽种的庄稼,弱者是那些曾经与王庭的先祖敌对,并被连皮带骨,连血也被吞咽的一干二净的异族。

    只有强者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会被环境击败的,会被狩猎围捕的,会被智慧驯服的,会被武力灭绝的,全部都是弱者——而强者痛饮弱者的鲜血,用它们的尸骨铸造阶梯,爬向文明之路的更高处,强者唾弃一切软弱的,包括不够强壮的幼崽,不够聪慧的个体,天生残疾者,王庭的法律禁止这些弱者存在,它们在出生后就会被杀死,扔进深渊。

    王庭——我们,我们斩除自我身上任何的软弱点,我们改造躯体,让原本能杀死我们的剧毒变成体内的化合原料,我们改造思维,让神与信仰,还有灵能者的攻击成为一种玩笑,我们在自己的大气和土壤中引爆魔能裂变弹,让狂暴的魔法辐射充斥整个世界,所有不能承受高剂量辐射照耀的个体全部都是失败的弱者。

    我们锤炼躯体,磨砺精神,学习一切可以学习的知识,我们强大,聪慧,冷静,残酷,我们中的最强者甚至能够摧毁一个世界,它战胜了孕育我们的天空与大地,所以它成为了我们的王,带领我们去征服彼方的万界——正如同数万年前,我们杀死了那些巨兽与异族一样。

    然后,我们发现了更多的弱者。

    那些被信仰所奴役的独眼怪胎,到处收集知识的强迫症,骑着虚空巨兽四处跑的多动儿,什么都吃,仿佛饿死鬼转生的无聊虫子,肯定是程序出错的失控机械……名为多元宇宙的广大舞台上,每个地方都充满了莫名奇妙的异界生物,到处都是进化出错才能诞生的弱者,它们蜗居在星河的每一处,浪费着资源和食物。

    这些可耻异种的存在就是个错误,承担了强者责任的我们,必须将它们修正。

    “这个消息必须通报大帝。”

    一个辽阔的星河中,被塔库尔湮灭教团所控制的的星域之内,在接近‘十二圣所’的核心疆域中,一个生物隐藏在类似于彗星那样的世界残骸中。它将自己的生命信号降低至最低,然后顺着世界残骸漂流的轨迹穿过一个个世界星域。

    来自阿摩司王庭,被其他文明敬畏的称呼为鲜血王庭的潜伏者安静的收集着信息,它强大的能量感应器官能够令它跨越世界屏障,感知世界内部的种种大规模能量起落,所以,潜伏者察觉,自己的老敌人如今似乎正在筹划什么大新闻,在它们的十二圣所中,有着远超往日的能量波动正在起伏,凭借丰富的经验,潜伏者能够感知到,那些能量波动传递的方向是遥远时空的彼端。

    “它们正在对失落星河进行广域侦测……它们肯定在那里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必须将这个消息传回王庭。”

    如此想到,潜伏者毫不犹豫的开始解除自己躯体的冬眠——能够看出,它的躯体是一个如同植物根系一般的繁杂须球,每一个触须都能灵敏的感知到一个星域内的所有能量波动,这也是它为什么能够寄宿在世界残骸中,也能顺利感知到周围世界之内信息的原因。

    自然,这种特殊的形态,并非是王庭种族原本的形态。

    实际上,每一个阿摩司王庭的成员,都是独一无二的改造生命,它们从出生开始就要承受高能魔能辐射的照射,其中产生良性异变,并觉醒基因中汲取辐射为能源的天赋本能的个体,会被视为成功者,它们将会在自己父母的手中迎来第一次改造,强化对辐射的耐性,加强生命力,摒除各种天生的生物缺陷,并且可以以泥土金属等无机物为食,以*短时间存在于虚空中。

    这是王庭成员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由其他人对自我进行生命改造,而在未来的一次次学习和考察中,王庭成员将会遵循自己的意志,将自我变成自我最渴求的形态,而在中途的失败者,要不是沦为实验素材,要不就是死,王庭不会接受任何软弱的失败者,它们宁缺毋滥。

    正是因为如此,阿摩司王庭才能以自己不到塔库尔湮灭教团十分之一的人口数,对抗这同为超级虚空文明的庞然大物,甚至偶尔还占据上风。

    所有王庭成功个体的躯体,就是它们自己的刀剑,自己的铠甲,自己前往虚空的战舰,但这并不意味着王庭的成员就不使用工具,它们会为刀剑附魔,在铠甲之外再套一层铠甲,它们追求的是强大,而并非是单纯的*进化,除却生物科技之外,王庭在机械构造方面也极其先进,它们能够制造出人工半位面,以及堪比山峰一般的巨型战舰,它们的技术并非来自于掠夺,而是来自于选择将自己进化成思维机器的王庭成员最深邃的思考。

    潜伏者,就是在‘感知搜索信息’这一方面,进化到了极致的成员,而如今,它要展现自己的另一面——只见潜伏者的根须全部都从休眠中苏醒,而这个古怪的生命将这些触须全部抬起,构筑成了一个类似发信器的形状。

    然后,它便没有丝毫犹豫,将自己目前得到的所有信息,朝着王庭边界的方向发送。

    庞大的信息流无形无状,除却潜伏者爆发的那一瞬产生了些许能量波动外,几乎没有任何征兆,但潜伏者知道,自己必死无疑,那些独眼的狂热信徒将会在第一时间找到异常能量源的所在地,并且将自己撕成碎片,战争的双方不需要任何俘虏,它们能够从灵魂中得到任何它们想知道的信息。

    所以在发送完信息的那一瞬,潜伏者就干脆利落的自杀,无数根须逆转反向,倒着插入潜伏者的核心,然后湮灭自己的灵魂——强者的死亡也是由自己选择,不假弱者之手,这就是王庭的信条。

    很快,十几秒之后,正如同潜伏者预想的那样,伴随着时空法术的波动传来,一共二十四位教团的巡逻兵出现在世界残骸的附近,其中一位队长率先冲入世界残骸中,找到了已经死去的潜伏者的尸体。

    “又是自杀……这些阿摩司人……它已经把信息传递回去了。”

    察觉到这点后,独眼的队长沉声道:“必须禀告给诸位先知,我们针对失落星河的侦查行为已经被察觉……王庭绝对不会容忍我们在这方面抢先一步,它们肯定也会立刻展开对失落星河的探索。”

    而就在潜伏者传递出信息,巡逻兵小队长发现对方尸体的同时。

    十二圣所世界,第一圣所中。

    塔库尔湮灭教团的圣殿中,一个穿着朴素的独眼老者正在圣殿的深处冥思,而在它的对面,两位穿着华丽先知长袍的祭司同样正在冥思。

    灵能,精神与神力混杂的世界中,它们正在用纯粹的意志进行交流。

    “阿摩司人不会怀疑的,它们向来如此,在看见我们对失落星河进行探索的时候,它们就会毫不犹豫的跟上,并企图超越我们。”

    老者的意念冷漠又沉稳,它占据精神世界的主导,而两位有着先知名义的强者,在它的面前也如同幼童一般脆弱,它冷静的叙述接下来的计划:“在阿摩司人展开对失落星河的探索时,我们就中止探索——第三先知说得对,失落星河的确非常危险,刚才我们的侦测,差点就引动了彼方强者的反击。”

    听到这里,那两位穿着先知长袍的人都微微点头,它们在精神世界中应和,因为之前主持仪式的人中,也有它们两个。

    两位先知的记忆还很清晰,它们还记得,那从时空裂隙彼端传来的恐怖波动——那比光还要快,比世界还要沉重的气息连携而至,似乎想要跨越遥远的时空,逆向观测它们所在的世界。如果不是眼前这个穿着朴素的老者第一时间斩断了时空裂隙的联系,恐怕塔库尔人的存在就已经被彼方的强大存在知晓。

    “我们针对失落星河中,那些单独行动,并有着强大,但算不上极强生命气息的存在进行逐一侦测,在没有被彼方真正的强者察觉之时,我们已经获取了很多情报。”

    一位穿着先知长袍的塔库尔人,也正是前一段时间,对失落星河展开预言的第三先知开口,它严肃的说道:“发现很惊人——失落星河中,绝大部分出现的强大生命个体,都属于同一个种族,而且他们位于星河的每一处,无论再怎么偏僻都能出现。”

    “大牧首,我们有理由相信,失落星河其实已经被一个异常强大的虚空文明占据,他们的疆域就是整个世界星河——我之前预言得到的种种预兆,都是已经被它们击败,封印起来的强大异族。”

    “是的。”另外一位穿着先知长袍的教团先知寡言少语,直到现在,他才开口,低声说道:“所以让阿摩司人去探索吧,我们只需要静观等待。”

    被第三先知称呼为大牧首的老人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它的*早已衰老,穿着打扮也像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但无论是谁,但凡是修行过精神方面超凡力量的存在都能知晓,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独眼老人有着何等恐怖的灵魂力量。

    如今,它们所在的圣殿,圣城,这片天空,无数塔库尔人正在工作,耕耘的大地与城市,与无数生命栖息的海洋与森林,乃至于整个第一圣所,整个世界——都不过是眼前这个老者用灵魂构造而出的,‘真实的梦境’。

    现实,虚幻,灵能,梦境……所有一切的界限,在灵能与神力的终极成就‘天幕世界’面前,都将烟消云散。

    而这样的世界,一共有十二个。

    历代塔库尔湮灭教团的大牧首,依次以自己的灵魂为原料,建造了十二个天幕世界,这些介于现实和梦境的世界,是所有塔库尔人永恒的故乡与庇护,也是它们对昔日虚空圣者的‘末日预言’,做出的回应与反抗。

    ——这就是塔库尔湮灭教团奉为真理的信条,所有不信者,都是阻挡唯一真实到来的敌人,教团将会毫不犹豫的将它们践踏进泥土,化作虚无缥缈的灵能烟尘。

    “不要轻视任何种族——它们固然无法理解多元宇宙的终极真相,但我们也不过是先它们一步而已。”

    精神的世界中,大牧首微微抬起头,它的灵魂早已超脱凡物极限之外的极限,哪怕是世界的意志也已经被它超越,这位老者低声说道:“借失落星河中强大存在的手,削弱阿摩司王庭的力量,这是我们的计划,但是计划可能会出错,倘若阿摩司王庭真的联系上了对方,哪怕是嗜血如它们,恐怕都会暂时按下那破坏的*,并企图利用对方的手来打击我们。”

    “做好两手准备吧——我们暂时停止对失落星河强者们的观察,但不要放弃对星河本身的探索——第三先知,你回去之后,继续保持对世界本身的观测。”

    “我们不能以无知面对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