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帝都密谈
    深夜。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突如其来的大雨混着冰晶,从高天之上落下,而阴云遮蔽星光,将群山大地笼罩。倾盆的雨水混杂着冰雪充斥于天地,让视野所能及的巨大范围之内,都是灰蒙蒙的一片雨雾。

    浓厚的乌云间,紫蓝色的雷霆闪烁,沉闷的雷声一阵阵的传来,如巨鼓锤击。

    ——突然,一声巨大的雷鸣猛地响起,而闪电破开长空,如白昼的太阳一般照亮四周。

    透过这光亮,隐约能在雨雾的遮蔽下,看见一座建立在三座山峰之间的雄伟巨城。

    星坠831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八点三十五分,北方帝国,帝都。

    三座黑色的山峰如同隔断天地的屏障一般,将此方和彼方的世界切断,而在这坚岩壁垒的后方,是一座有着洁白城墙的巨大城市,它坐落于山脉之间,岩石之上,而在这巨城的周围,三座山峰的顶部各有一座堡垒和法师塔,它们高耸入云,如最坚固的贯天犄角般,保护着这个人类帝国最重要的城市。

    夜晚的黑暗中,白色辉石灯照耀街道,如雾冻雨落下,将街道上渡上一层薄冰,街道上的行人们面色匆匆,似乎想要尽早赶回家,但为了不摔倒,他们依旧要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冰层上。

    一个全身被笼罩在白色兜帽长袍中的人缓缓行走在街道上,他身材高大,外露的双手上戴着三个宝石戒指,皮肤上有些许皱纹,看得出年龄不小。

    这个人注意到了周围行人的困境,便摇头轻笑,低声自言自语道:“这天气,路真难走”

    他嘴中念过几个词汇,然后朝着虚空轻轻一点,魔力顿时就开始波动,无名的法术在一瞬间就绕过了遍布全城的警戒法阵,覆盖了周围数千米内的大地,将冰层溶解,顿时,周围所有的行人便惊奇的现自己已不必束手束脚的前行,而是可以安心的踏步前进。

    解决了这困扰许多人的难题后,兜帽下的人影微微点头,然后他便继续迈步走向这巨大城市的中央,一座由玄武岩铸造而成的壮丽宫殿。

    那是帝国皇帝的居所——莫尔莱宫。

    皇宫莫尔莱宫犹如一座城中之城,由坚固的城墙包围,入口处有着无数黑甲骑士来回巡守,他们身上的铠甲和武器全都是精品一级,上面雕纹着代表皇家的纹章,威武至极。.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而且无论是卫兵的举止还是神态,体格还是气势,都无一不表明这是一只百战之师,精锐中的精锐。

    穿着白色兜帽长袍的人来到了皇宫的门口,雨水和冰雪在一股莫名力量的影响下绕开了他的身体,滑落在地,看见这违反常理的一幕,守卫骑士们自然会走上去询问。

    带头一位,似乎是小队长的黑甲骑士走到了这人的身前,他严肃而又不失礼仪的对着这个面容被遮挡在兜帽后的人说道:“这位先生,此处是皇家重地,如无要事,请回避。”

    说着,他还用手指了一个方向:“而且帝都中最好不要使用法术,先生,如为避雨,你可以去街道管理中心,那里有免费的雨伞赠送。”

    听到这极有礼仪的劝诫,兜帽后的人似乎有些惊讶,他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骑士,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伊斯雷尔的手下倒是越来越有骑士风范了……和他父亲真是不一样。”

    略显苍老的声音从帽后的影子传来,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头上的兜帽摘下,然后露出了满头的白和长长的胡须,微笑着看着站在他身前的骑士们。

    黑甲的骑士看见这人的脸后,居然呆住了两秒钟,冰凉的雨水落在他的脸上,这才把他惊醒——有些慌乱的退开,这个骑士立刻的恭敬的弯下腰,低声道:“不知是您前来……非常抱歉!大师,请进,皇帝陛下正在书房等着你!”

    而其他的骑士再看见这位老人的脸后,也都瞬间面色一变,一齐恭敬的鞠躬致敬。

    拍了拍领头骑士的肩膀,老人示意他们起身,然后便继续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进了皇宫。

    跨过长长的过道和庭园,途径数座气势恢宏的历代先帝雕像,白老人在所有遇到他的人恭敬的问候下,终于到达了这壮丽皇宫的最深处,一间有着金色大门的房间前。

    “小伊斯雷尔,我进来了。”

    没有敲门,这位老人口中还说着话,手里便直接打开了门,整个人就这样直接走了进去。

    房间之中,金碧辉煌,数颗巨大而被雕琢过的萤石悬挂在厅顶,如太阳一般出璀璨光芒,照耀整个房间,地板则是纯白色的水晶大理石铸成,而四壁都是巨大的金属书柜,在这奢华无比的房间中央,摆放着由一整根飞云木雕成的书桌,一个有着暗金色齐肩长的男人正坐在书桌后的座椅上,默默的翻阅着一本古籍。

    这男人身材高大,体格健壮,俊美而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表情,却并不给人冷漠的感觉,他穿着一件红色的奢华兽皮长袍,长袍的边缘有一圈貂皮的毛边,而看那兽皮和鳞片的材质,赫然是取自一头红龙胸口中央,最强韧的那张皮。

    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古籍关上,早就知道房外有人走来的男人抬头看向房门,有些无奈的说道:“诺查丹玛斯老师,进房前要敲门可是你教我的礼仪。”

    说话之间,声音携裹着莫名的力量鼓荡,一阵风刮起,便将书房那张金色的大门关上。

    “可我也教过你——熟人之间不必太过讲究礼仪。”

    一点也没有将眼前男人的身份当做一回事,白苍苍的老人呵呵笑着便走到了书桌的对面,他一挥手,便凭空变出一把有软羊皮垫子,看上去就很舒服的座椅,然后便径直坐了上去:“太过生分可不是什么好事,我的皇帝陛下。”

    伊斯雷尔·戴尔蒙德,这位北方帝国最高的统治者苦笑着摇了摇头,面对眼前的老人,自己多年以来的导师和指引者,他可展露不出什么皇帝陛下的威严——这个有着暗金色头的中年男人将桌上的古籍扫到一旁,然后便开门见山道:“好吧,我的皇家法师协会会长,帝国席师阁下,你在四个小时之前就通知我说有一件大事相告,结果现在才来我这……不觉得需要给出一个解释吗?”

    名为诺查丹玛斯的老人皱起了眉头,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奇怪:“陛下,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我最近可没时间关心其他消息。”

    伊斯雷尔摇了摇头,他拍了拍手,顿时书桌之上便浮现两道法阵,一阵闪光后,两杯热茶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随手将一杯茶水递给眼前的白老者,这位皇帝陛下自己喝了一口茶,然后叹气道:“三大军团包围兽人王庭却久攻不下,我甚至都打算御驾亲征,加上境内突然掀起了这么多黑潮,哪有什么精力关心其他事情。”

    “陛下,你并没有关心黑潮。”

    干脆的否认了眼前男人的说辞,诺查丹玛斯正了正自己白色的兜帽长袍,严肃的说道:“掀起黑潮的黑龙到达北地,你却不闻不问,甚至没派出一个人去剿灭它。”

    被人质疑自己的决策,哪怕对方是自己的老师也会生气,更何况伊斯雷尔作为帝国皇帝,本来也不喜欢别人质疑他的意志,他当即便冷声道:“老师,你这样的指责是完全错误的,早在数个星期前,我便下令让审查官蒙斯特携带一块皇室珍藏的灭龙石赠予拉德克里夫卿,有了这东西的帮助,以拉德克里夫卿的实力,莫说是黑潮和那最多只有黄金中阶的龙了,哪怕是一头黄金巅峰的巨龙也要陨落在那。”

    “倘若那玩意的确是条巨龙的话,的确如此——但谁告诉你那是龙了?”

    白的老者摇了摇头,他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张白色的报告,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一大串公式和文字,还印着一个鲜红的印章:“法师协会的研究证明,最近帝国境内黑潮中的狂化现象并不仅仅是那头黑龙的鳞粉造成的——其中,有着明显至极的混沌力量存在!”

    说到这里,诺查丹玛斯用确凿无疑的声调说道:“那是一只混沌魔物!想一想吧,一只混沌魔物前去北地,是为了干什么?”

    伊斯雷尔皱起了眉头,这位皇帝陛下用手指敲打着飞云木书桌桌面,出有节奏的响声:“镇封之地,守门者拉德克里夫家……它要袭击摩尔达维亚,打开时空通道?”

    “不,它已经打开了时空通道。”

    嗤笑一声,白老人看上去很是无奈:“我的陛下,因为你父亲的原因,你太过关心和兽人的战争了,可实际上这是毫无必要的,兽人至今为止还未从上次的大战中恢复过来,而我们却已经修养了多年,哪怕是拖,它们也必败无疑!”

    “唯有混沌,只有混沌才是所有人类世界唯一值得忌惮的大敌!”

    “……你说得对,老师,兽人不值一提,是我太过执着了……等等,时空门已经被打开?”

    帝国的皇帝陛下并没有因这些话而生气,他知道自己的老师说的都是实话,但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老师刚刚说了什么,伊斯雷尔的表情就立马严肃起来。

    他并没有怀疑自己老师说的话,而是恼怒的说道:“时空门开启?!该死,的那群人,还有审查官,他们到底在干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算是作为帝国皇帝,一名传奇强者,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关注这个帝国境内所有的事情,所以伊斯雷尔上位登基之后,便立刻组建了黯影这个情报组织,并且立刻控制住了贵族法庭这个体系为他收集情报……如今,因自己手下的无能和渎职,这位算得上是和善的皇帝真的愤怒起来了。

    “不行,北地四领中只有五位黄金阶,而威尔森家的那一位已经被拉德克里夫家的那位年轻继承者斩杀——以他们的实力完全挡不住混沌之潮!”

    也不是生气的时候,想到这里,这位有着暗金色头的皇帝陛下便站起了身,恐怖的意志之力汹涌而出,甚至化作实质,将整个书房内的所有物体全部静止在了原处,哪怕是灰尘也如同被凝固在琥珀之中一样纹丝不动,他沉声道:“大祸级的最高级天灾,我需要立刻调动精锐部队前去镇压!”

    “你错了,伊斯雷尔,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人是乎常理的。”

    并没有被眼前的传奇强者,自己学生的意志所压迫,帝国皇家法师协会的席师阁下,诺查丹玛斯站了起身,这位白的老者沉声说道:“就如同我当年率领法师团连续击败兽人的三只萨满军团一样,就如同你当年一人一骑斩兽人皇帝于万军之中,成功突破传奇一样,总是有人能办到寻常人办不到的事情——时空门已经被人关闭了!”

    在皇帝陛下质疑的注视中,白老者感慨道:“今天上午十点二十分,法师协会的时空巡查仪侦测到了三个多小时前,有巨大的时空波动以北地摩尔多瓦领为为中心鼓荡,就差不多四十分钟后,我准备通知你时,巡查仪又表示时空波动已经停止,时空门彻底关闭。”

    “由于仪器偶尔会有延迟的情况,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出现了误报,可多次验证后,才确定真的有时空门开启,并且被人强行击碎了所有的节点而被迫关闭。”

    “……这可真是了不得的大事。”

    坐回了座椅上,伊斯雷尔叹了口气:“时空门开启后的第四个小时就被毁灭……真是了不得功绩……那么老师,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异界时空门总要有人去封印。”

    老者回复时,露出了一个笑容:“但这种大事,派谁去我都不放心,所以我准备干脆自己走一趟。”

    “能在兽潮之中突入黑森林,并且强行关闭时空门……干出这种大事的小家伙,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见识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