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归乡和疗伤
    彻骨寒风吹拂,冰冷的空气浸透铠甲,冬日的阳光照射在骑士们银白色的甲胄上,闪亮无比。

    在联通摩尔多瓦和摩尔达维亚的大道上,一大队骑士沉默的驾驭着战马奔腾而过,马蹄交错踏下,溅起冰渣雪尘,在阵列的末尾带起一片灰色的尘雾。

    由于不用赶路,骑士们的度比驰援摩尔多瓦时要慢上一些,数日的奔波并没有让这群白银级感到疲累,反倒正好舒缓了一下节奏。

    不过就算再怎么慢,现在也快抵达目的地了。

    乔修亚单手拉着黑马的缰绳,目光没有看向前方,而是无神的看着天上云层变动,在他的身后,萤抱住战士的腰,精致的小脸一脸昏昏欲睡的样子。

    和去驰援的路上不同,那个时候还有一点零散的魔兽需要消灭,而这一路归乡,除却冰雪和树林外没有半点其他风景,更别说需要剿灭的怪物了……偶尔倒是能看见单独行走在雪原中的冒险者和驾着雪橇的猎人,不过数量不多,龙车商队因为之前的黑潮完全绝迹,大概需要一两个星期后才会有新的商队出或者到来。

    重复的景色和行为总是令人心生厌烦和疲惫。

    “诸位,快要抵达目的地了,打起精神,主城就在前方。”

    “是!”

    稍微鼓舞了一下士气,乔修亚心中也是泛起了一丝波动。

    虽然自十月份穿越到现在,一共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有一半多的时间都在赶路和战斗,而且也没有在主城待多久,但战士还是把这座建立在冰原之中的城市视作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据点。

    能回家休息,自然是值得期待的事情。

    视野的远方,黑色花岗岩铸造而成的巨大城墙已经能看见了,耸立在白色天地间的黑色城市是如此显眼,受到激励,整个阵列的度又快了一些。

    星坠831年,十二月二十八号,下午三点四十七分,奔波多日的骑士们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摩尔达维亚主城并没有因为它的主人离开了一个月,就有多大的变化,塔楼上的侦察兵远远的就现了那显眼的旗帜和领头的战士,于是沉重的城门缓缓升起,骑士的阵列放缓步伐通过城门,在居民的瞩目下来缓慢而有秩序的度步到主城北部的军营中。

    在全员报数后,乔修亚宣布解散,只要登记好姓名,那么所有人都能得到三十日的假期。

    这次驰援摩尔多瓦,虽然最重要的一系列行动都是战士一个人干的,但突破兽潮前去要塞,也真是多亏了这些骑士融为一体的军势之力,不然的话,就以乔修亚一个人的力量,想要在二十多万的全盛兽潮中杀进杀出还是有些困难,尤其是那个时候兽潮还没有被混沌侵袭,杀死它们无法得到天青宝珠的体力回馈。

    得到假期的骑士们自然是欢喜非常,尤其是最近快要临近年末新年,虽然因为北地的天气,这地方不像是帝都或者其他大城市会搞什么大型的新年庆典,但在这种时候和家里人一起度过,自然是再好不过了。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不过,由于他们是从黑森林要塞出,并没有带上自己的东西,而有些骑士的家人也在要塞中,所以一部分人打算在主城休息一天左右,然后就赶回要塞,乔修亚自然不会拒绝这合理的要求。

    拿起笔,在登记了数位仍需使用战马的骑士姓名后,战士看着自己那有些无法入目的字迹,想了想,就随便点了一位白银高阶的骑士,让他负责这一系列的人员变动,而自己则是拉着还在揉眼睛的银少女小手,走向市中心的教堂。

    “主人要干什么……”

    “疗伤。”

    一问一答间,乔修亚尝试让自己的左手动一下——然而还未愈合的伤口,还有肩膀处才刚刚开始生长的骨头,让‘抬手’这个行为,变成了手掌微微一动,战士不由得为此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摩尔多瓦要塞的牧师虽然已经非常努力了,但他们还是太年轻,对伤口处理的水平差得远啊,而作为白银高阶,差一步就能成为黄金的阿坦尼斯老牧师,不知道比这群里人高哪里去了。

    为了尽早让自己的伤口完全恢复,乔修亚没有浪费半点时间,直接就来到了市中心,强权与正义之神的神殿,圣劳伦大教堂门口。

    钟楼顶端,黑色圆环形的圣徽此时正在闪闪光,释放出圣洁的光辉,不少信徒来来往往,进出教堂。

    “现在应该是圣歌会,或者是聚餐时间。”

    心中闪过这样一丝念头,乔修亚点头回应旁边认出他的人敬畏的致敬,然后便跨过阶梯,走过门口巨大的石碑,进入其中。

    走过走廊,他抬头一看,顿时就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白的牧师阿坦尼斯似乎早已知晓战士会前来此处,他带着一副木质框架的眼睛,手拿书籍,站在大厅之前,等待着乔修亚的靠近。

    “要塞一别,好久不见。”

    老牧师的身后跟着他的两位学徒,两位白银牧师有些拘束的看着黑战士,目光似乎不敢在他的身上凝聚,而察觉了这一点,阿坦尼斯摇了摇头:“没想到实力这么快又变强了,但还是领主大人,您收敛一下自己的气势吧,会吓到周围的信徒的。”

    “大概吧,的确是好久不见。”

    稍微尝试着收敛了一下自己多日血战而下意识放出来的气势,但乔修亚无奈的现,这玩意似乎并不以人的力量而转移——单从周围往来信徒那尊敬而畏惧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的行动毫无意义。

    阿坦尼斯也是无语的摇了摇头,作为熟人,他和乔修亚倒也没那么多客套,直接道:“来疗伤的?”

    “没错,左臂受伤很严重,肩部骨骼被……”

    稍稍叙述了一下自己的伤情和受伤的过程,乔修亚只见老牧师的眼神愈吓人,到最后完全就成了恨铁不成钢。

    “说了多少次了,注意左臂的伤势!你上次和威尔森家的那个黄金战士战斗留下的暗伤还没完全痊愈,就凭借斗气奥义强行和黑龙玩肉搏——你又不是野蛮人的天神战卫,也不是血脉德鲁伊能变身龙兽,你是使用武器和技巧来战斗的战士!不用自己的优势非要凭蛮力来莽,受这么重的伤完全活该!”

    听到对方毫不留情的斥责,不说对方的确是长辈一级,在加上出于对医生……对治疗职业的尊敬,乔修亚心中完全没什么生气的念头,毕竟对方说的都是实话,自己的确是打上头玩嗨了才出现了那么多失误,让自己受了重伤,更何况现在正是有求于对方的时候,让他多说几句有什么了不得。

    又絮絮叨叨了一会,阿坦尼斯着重提出‘假如下次还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让左手继续出了意外,暗伤积累,下次想要痊愈就需要静休一年不能动手了!’,乔修亚连连点头称是。

    “至于现在,由于摩尔多瓦的那群人处理及时,加上你的生命力的确强大,只需要一个多月就能恢复完毕。”

    摸了摸乔修亚的左手,用圣光探知了一下情况,白的老牧师沉吟一声,摇头道:“算了,跟我来静室吧,我再给你处理一下。”

    “记住,这次要收费,我会把账单寄给城主府的。”

    “没问题,虽然我都不知道我有多少钱,但肯定够。”

    战士耸了耸肩,然后转头,对身后的银少女说道:“萤,你是打算呆在这里,还是进去看我怎么治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