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直到冬天过去,春天来临
    ,!

    我所行之处,满是鲜血和死亡。

    因为战斗本身,就意味着一方的败亡。

    ……但是,无法停下。

    无论是什么都能作为战斗的理由——守护喜欢的人、保护所爱的世界之类的什么东西,只要想的话,无论多么崇高的理由都能随意找出。

    但那也只是理由。

    我有一名友人说过,对战斗的渴望使我陷入疯狂……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只有战斗,才能满足我的渴求;唯有敌人的血,才能抑制住我的愤怒——

    已成白骨的手臂紧握长枪,神力震荡,使得周围的光线泛起波澜,乔修亚昂首站立于半空之中,维持着那条通天彻地的烟色光柱。

    此时,他便是传导神力的一个零件,无论是手,脚,身体还是大脑,任何一个器官都化作了冰冷的机器,为了更好的将神力化作破坏的光柱而坚持运作,哪怕是快要磨损殆尽,也要顶住那天上那颗巨大无比的陨石。

    战士就这样纹丝不动的站立着,任由魂光的长河涌入自己的身体,渗透到四肢百骸,他并非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是已经无力去对此事做出任何反应。

    但就在魂光贯穿全身之时,乔修亚感到了一丝温暖。

    那是来自心脏的一丝脉动和温热。

    原本早已停止跳动,变为神力周转核心的心脏微微震动了一瞬,这让战士浑身一颤,他原本已经已经无法掌控自己快被神力完全摧毁的身体,但现在突然就有了一丝力气。

    心脏脉动,传导着奇迹一般的力量,这力量洋溢着生命的热情和坚定,使得冰冷的机器再次化作为人的躯体。

    这力量原本微弱,犹如潺潺小河,但很快,无穷魂光汇聚,化作一条浩荡的江河,乔修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早已被神力蒸腾的热气顺着喉管涌入肺部,带来了异常灼热的痛楚,但这痛楚反而刺激了他的精神,使得战士彻底清醒了过来。

    在这一瞬间,他便理解了一切的缘由和起因。

    “是吗……原来如此,你们也不想死去的如此毫无价值。”

    轻声喃喃道,刚刚从死亡的边境被拉回的乔修亚吐出了一口满是血腥味的热气,转头,战士看着自己身侧汹涌澎湃的灵魂浪潮,它们的魂光甚至盖过了神力的光辉,如同星辰一般汇聚在他身侧。

    感受着亡者们的坚持,乔修亚眼底深处倒映着无数精灵的身影,千百万灵魂鼓舞着他继续前进,感受着这份期许和希望,战士的嘴角逐渐带起一丝狂放的笑意——抬头看向天空,他的目光似乎可以贯穿岩层,直视邪神的本体,乔修亚肆意的大笑:“事已至此,我怎能辜负你们!”

    愤怒,仇恨,毁灭,总是如此,这样的生活太过乏味——

    由铁锻的剑,由钢锻的甲,冰冷触碰皮肤的感觉,总是令人不适,一直接触血和火,如今就连花香的味道都辨识不出。

    所以,哪怕是为战而生的男人,偶尔也想要换一种方法,换一种理由去战斗!

    古朴的猎龙剑枪微微晃动,以其为核心的烟色光柱也颤动不已,巨大无比的陨石立刻向下压去,恐怖的威压伴随着疾风,将地表的泥土生生刮去一层,洛兰达和烟都扭过头,抵抗着这强大的压力,哪怕是自然之父的树冠也剧烈晃动,枝头飘下无数落叶。

    要落下来了!

    就在他们心头一阵冰凉,觉得一切无可挽回的时候,烟色的光柱中,却突然出现了一丝淡金色的光丝,和充满着破坏气息的烟色神力光线不同,这金色的光丝虽然微弱,却坚韧无比,仿佛能够抵御一切危害。

    而在光柱的最核心处,乔修亚双手紧握住长枪,由银色大剑和烟色巨斧融合而成灰色长枪上流转着金色的纹路,而他额头处的青色冠冕印记彻底没入了战士的身体中,消失不见。

    战斗——并非是因愤怒,而是为了承载,并非是因为破坏,而是为了守护。

    所以我愿意接过神的力量,使用圣贤的传承,为世界和众生,与混沌和邪神战斗——

    至此,吾枪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大笑着,男人举起长枪,天空上亮起一点金光,随后便绽放,璀璨如星辰。

    原本快要压下的灭世陨石顿时止住了势头,原本摇摇欲坠,烟金掺杂的光柱变得凝实无比,甚至反将它向上顶回天空,一层层神圣的符文在其周边依次浮现。

    “啪嚓——”

    一声脆响,无数裂痕开始在陨石的表层蔓延,在越来越强势的光柱冲击下,巨大无比的岩块开始逐步碎裂,一点一点崩散,化作漫天火星和混沌的烟气。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圣骑士和半龙抬起头,他们震惊的凝视着那颗坠下的星辰,坚固的岩层接连不断的发出一连串碎裂的响动,而就在密密麻麻的裂痕贯穿了整个陨石的时候,时间仿佛于此时静止,在无尽光芒的冲击之下,伴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悬挂在伊尔格纳世界上空的灭世大星轰然炸裂。

    无数星辰的碎片划着弧度坠落大地,伴随着密集的爆炸声,无数光点在群山间亮起,它们带起朵朵尘云,点起大火,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毁灭性的冲击波扫荡过小半个世界,摧毁了沿途的一切,可相比起十灾大星整个坠落,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而就在击破陨石的同时,乔修亚当场喷出一口鲜血,闪烁着淡金色光辉的血液在瞬间便被高热的神力蒸发,无穷无尽的魂光泉涌般从他的背部飞出,重新化做一条光之长河回到了自然之父的树冠中,而战士整个人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随着陨石的碎片一齐跌落大地。

    而半空中,魔力的光辉闪动,猎龙剑枪先是分解为银色的大剑和烟色的巨斧,然后变回了银发的少女和烟发少年,两人接住了战士的躯体,然后小心翼翼的降落大地。

    “主人的身体?!”

    因为平时经常接触,所以莹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原本乔修亚的身体异常沉重,那是经历无数锤炼,如钢铁般的躯体,那种重量和结实的程度只要接触过就绝不会忘记,可如今,战士的躯体却是如此的轻盈,仿佛被燃尽的木柴,只剩下了轻飘飘的灰烬。

    而凛立刻将乔修亚的身体翻过,两人顿时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何等可怖的景象,战士的躯体上闪烁着神力的迷离光芒,而他的两条手臂和半个胸膛都化作了彻底的白骨,没有一丝血肉,透过白森森的肋骨,甚至能看见其后缓缓跃动的心脏。

    倘若不是心脏还能跳动,作为契约神机的他们还活着,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乔修亚已经死了。

    而位于不远处的洛兰达和烟也迅速的赶来,圣骑士在看到战士躯体的那一瞬间就睁大了双眼,如此恐怖的伤势他不是没见过,但有了这种伤势还活着的人却是闻所未闻,顾不上紧张和不可思议,他立刻让莹和凛将乔修亚平放在烟的背上,自己则是操控圣光,准备给乔修亚治疗。

    但是圣白色的治愈光芒闪烁,却不见乔修亚的伤口有任何反应,一圈迷离的光晕隔绝了圣光,覆盖在战士的伤口处,残存的神力阻止了乔修亚的血液流出,生命力流逝,暂时的维持住了战士快要消耗殆尽的生命,但却也阻碍了他人的治疗。

    “可恶,怎么一点用处都没有?!”

    半跪在烟的背上,洛兰达的头上流淌着紧张的冷汗,他的眼中满是不安和恐惧,圣骑士的手中的圣光来回变动着形态,符文闪烁,各种不同的神术和圣光秘技被使用出,可一切都入泥牛入海,消融无踪。

    直到最后,他才咬牙不甘道:“不行,我完全没办法!”

    原本在一旁观看者的莹和凛在圣骑士不停的治疗过程中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在洛兰达话毕的同时,他们立刻转头看向巨树,也即是自然之父所在的方向。

    “……过来。”

    给予出了自己所有的神力,又再次收回了精灵们的灵魂,疲惫无比的精灵之神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的用精神沟通,祂的意志中蕴含着复杂的情绪:“靠近一点,不然我没办法观察透彻。”

    而烟立刻迈步朝着自然之父靠近,它的步伐在平稳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快捷,半龙小心翼翼的注意着自己背部的主人,希望自己的行动不要影响到他的情况。

    而就在烟来到自然之父周围数千米内的时候,它便察觉有一股庞大而不可抵御的力量将其整个抬起,半龙迅速的意识到这是神明伟力的显现,便任由对方施为。

    而一股宏大的意志扫过,自然之父陷入了沉思。

    “……神力的纠缠。”

    思考了一会后,祂缓缓的说道:“之前众生的灵魂汇聚,产生了连我也无法理解的奇迹,这奇迹改变了神力的性质,使得乔修亚得以击碎邪神降下的陨石,但如今,这些神力已经不再是我借给他的那些了。”

    这名远古的神明谨慎的叙述着自己的判断:“人身无法承载神力,即便觉醒力之极意也不过是多忍耐片刻,所以他的躯体被烧毁,只剩下最为坚韧的骨骼,但这些骨骼如今已经因为神力纠缠拥有了些许神性,所以凡间的力量无法将其之上的伤口治愈。”

    “那么自然之父陛下——”

    凛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巨树,他的声音中满是恳求:“您能治好主人吗?”

    一旁,其他人也都抬头看向巨树。

    而自然之父的枝干微微摇晃,祂严肃而肯定的说道:“能。”

    但不等众人欢呼,巨树又道:“但并非现在。”

    顿时场面就安静了下来,似乎察觉到了这气氛,自然之父随即解释道:“看看你们的周围吧。”

    闻言,众人随之环顾周围。

    十灾大星被光柱击碎,化作无数碎片坠落大地,它点燃了森林,在大地上带出一道道恐怖的创伤,而满载着混沌气息的烟尘也在四处飘散,杀死着所有之前侥幸存活的一切。

    天上的时空裂痕已经彻底封闭,那个满溢着扭曲烟暗的混沌世界似乎已经远离,在降下大星后,天灾邪神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但它留下的创伤仍存,假如不立刻净化这些烟尘和陨石碎片,那么这个世界依旧会变的死寂,不再适合生物生存。

    哪怕是莹和凛也没办法对自然之父的做法提出意见。

    “人类的可能性,真是令我震撼。”

    自然之父看着乔修亚的躯体,感慨的说道:“对伤痛毫不畏惧的勇气,对信念毫不动摇的坚持,这个人类哪怕是在光耀纪元,也是称得上是伟大的战士。”

    银发少女虽然心中还在为战士的伤势而担忧,但是听见了神明毫不吝啬的夸赞,她还是忍不住为自己的主人感到骄傲,可看着乔修亚已经化作白骨的手臂,莹的心中仍是止不住的涌起一阵难过。

    倘若夸赞需要如此的代价,她宁愿不要,而且作为武器的他们因战士有意的保护而毫发无损,这令少女感到尤其羞愧。

    让主人代替自己受到伤害,这简直就是最大的耻辱。

    没有让众人多等待,自然之父的树冠处再次涌起一道绿色的光芒,神圣的符文呈现,激活了覆盖整个世界的净化网络,伴随着光芒弥漫,混沌的气息逐渐消退,原本已经开始变得死寂的世界也开始重现生机。

    隐藏在地下避难所最深处的精灵感应到了外界的变化,一些勇敢的人搬开挡在出口碎石,小心翼翼的出去观察外界,他们震惊的看着一座座化作毫无气息的石雕的石魔,随后便发出一阵阵欢呼。

    虽然残存的精灵已经十不存一,而且绝大部分都在保存最完好的海湾中央区,可毕竟文明的种子仍在,千百年后,这里或许又会成为一个繁荣的世界。

    而做完了净化工作的自然之父将注意力转移到战士的身上。

    击碎十灾大星的神力基本都来自于祂,战士不过是将其转换为更适合破坏的力量,所以自然之父如今异常疲惫,在勉强净化掉着整个世界的混沌气息后,它也快要抵达自己极限。

    但不管怎么说,最后的任务也要做好。

    再一次,翠绿,充满了生命力的神力在战士的周身浮现,这次并非是灌输力量,而是一名神明施展治愈的权能。

    伴随着洛兰达的惊叹,莹和凛欣喜的欢呼,还有烟兴奋的嘶鸣,乔修亚的身躯之上,原本缺失的血肉正在一点一点从闪烁着迷离光辉的骨骼上长出,没过多长时间,仿佛是奇迹再现,一副称得上是完美的强健躯体便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顾不得去听众人的欢呼,自然之父仿佛耗尽了残存的力量,似乎是因为天青宝珠彻底融入战士躯体的缘故,治愈乔修亚的身体耗费的能量比祂想象的要大很多。

    祂重归沉眠的时间近了。

    ——或许又要沉睡几十上百年了。

    它想着那些从废墟间走出的精灵,心中满是遗憾。

    不能陪伴那些孩子走出困境,作为神明,自己真是失职啊……

    如此想着,祂便使用出了自己最后的力量,在众人的面前打开了一道传送门。

    幽蓝色的光芒闪烁,时空通道张开了自己的大门,在其之后,便是大埃阿斯山脉熟悉的风景。

    “我按照你们来到这个世界的坐标,打开了一扇传送门。”

    宏大的意志已经开始有些迷离,自然之父用越来越微弱的声音说道:“快过去吧,回到你们的世界,回到故乡……”

    “烟,快!”

    察觉到了不对,洛兰达知道此时也不是客气的时候,在乔修亚不在的时候,他便肩负起了指挥的责任,对自然之父道谢后,他也来不及多说些什么,便让烟快步穿过时空通道,回到了迈克罗夫大陆。

    而就在他们离开伊尔格纳世界之后,自然之父就立刻关闭了时空通道,祂沉默了许久,然后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满足还是遗憾的叹息。

    “吾友啊,这一次,我没有逃避……”

    话毕,原本覆盖整个世界的翠绿网络顿时失去了光芒,无穷青色光点随着疾风传遍世界,带来生命的气息,而巨大树冠上悬挂的翠绿树叶却都全数变灰,化作石片,灰色在巨树的枝干和主杆上蔓延,形成了大片大片的岩层。

    没过多久,自然之父的身躯便化作了原本地底那样的岩石巨树,耸立在大地之上。

    神明,再一次陷入了沉眠。

    但只要精灵陷入危机,那么无论是怎样的情况,祂都会再次苏醒。

    ……

    ……

    牵着父母的双手,一名精灵孩童懵懂的走出了地下避难所的通道。

    这孩子茫然的看向四周,熟悉的街道消失不见,房屋化作满地碎片,岩石和泥土便是他所能看见的一切。

    家乡在石魔和陨石的破坏下成为了一片残破的废墟,年纪尚幼的他并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不过他却能从突然紧握的父母双手中感受到一丝不安。

    可为什么呢?

    他们还活着呀——虽然不理解死亡是什么,可任何精灵都明白,即便草叶被拔出,只要根须依在,那么无需多久,翠绿将会再次出现在泥土之上。

    一点青色的光芒,从天空中飘下,幼小的精灵情不禁的将手从父母的掌中抽出,接住了这个光点。

    就像冬天终将度过,而后便是充满希望的春天。

    这便是长存不灭,希望的光。

    ——第五卷,星坠之灾·末

    阴天神隐说最后一章,五千四百字,虽然迟了一点,但我写完了无论诸位觉得是好是坏,这一卷终于磕磕绊绊结束了我想要写一个称得上是燃和感动的故事,但不知道有没有将心中的情感传达给你们,或许我的功力还不足但不管怎么说,下一卷,我会尽力将更好的故事带给大家。希望大家能够给出意见,无论是好是坏,我都会尽力去体会,修改,让自己有所进步。谢谢诸位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