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背叛者
    ,更新快,,免费读!

    “这里就是阿诺斯之渊背后的那个深渊世界?”

    罗布泽克率先恢复过来,他和洛兰达在此之前使用圣光化作两个巨轮,帮助方舟迫降在这片大地,这种力量消耗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大事,可十分考验精神凝聚和控制力。

    他和战士一样,谨慎而严肃的扫视四周,很明显,他也在半空中看到过这个深渊位面的全貌,所以不由得沉声道:“这种深渊,我可从来没见过。”

    “的确,很不一样。”

    乔修亚点了点头,他当初也是去过许多次深渊的,那些地方和这里完全不同。

    普通的深渊位面,和正常的世界相差不大,不过它的空气中充斥着恐怖的腐朽毁灭气息,而众多恶魔在其中生存,互相杀戮——仅此而已,除却某些特殊的环境外,深渊位面其实没什么特殊的,只是其中生活的种族和环境不同。

    但这个位面……他却感应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不同与深渊,不同于混沌,那是一种奇特的圣洁感。

    不管罗布泽克和战士怎么想,其他人也接连不断的从之前的颠簸冲击中恢复过来。

    而正是这个时候,忽然一阵犹如雷霆震鸣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脚下大地的震动,这巨音传遍整个空寂的浮空山世界,就连血月的释放出的光芒也忽明忽暗,闪烁不定。

    包括乔修亚在内,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被吸引了注意力,众人循声望去,却发现声音源于地下。

    地底的声音如同雷霆轰鸣般连绵不断,还伴随着大地被撕裂的咔嚓巨响,仿佛有什么庞然巨物要从中冲出,他们在一瞬之间就做好了全部战斗准备,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敌人。

    但一切和所有人想象的并不一样——并非是有什么正在从地底破土而出,而是整个巨大的浮空岛都在剧烈震动。

    伴随着可怖的摇晃,这座寂静的悬浮在半空,通体由黑色岩石组成的巨大石岛开始缓缓位移,它一点一点的上升,朝着天上——那轮深红的血月直飞而去!

    巨大无比,半径就至少有近百公里的浮空岛如同被什么庞然巨力推动,如同倒坠天空的陨星般,在血月的光芒下不停朝着它靠近,仅仅是不到半分钟,整个浮空岛就已经上升了近数千米的距离。

    这速度已经超过每秒百米,接近音速,汹涌的风压从上而下压制而来,而峡谷的底部正是无数狂风汇聚的所在,众人在抵御这冲击之余无暇多想,菲娜甚至化作巨龙的本体,它匍匐在地,保护着实力较弱的希尔,顺便稳定残破的方舟不被这股飓风吹走。

    “这是什么情况?!”才刚刚苏醒的精灵少年倒吸一口凉气:“我们现在在哪里?”

    “深渊。”金发圣骑士好心的回答道:“我们正在被牵引向那颗红月?鬼知道,反正就这么一回事。”

    红月和浮空岛的之间的距离意外的短,在众人短暂的交流中,仅仅是数分钟,石岛便靠近了血月的表面,它倒转一百八十度,然后缓缓的降落在其上,因为月亮的引力,石岛上的众人并没有因此掉落进这个位面底物的无尽虚空。

    乔修亚皱起眉头,他和罗布泽克对视一眼,然后便飞上天空,他飞跃出大峡谷,居高临下的俯视整个血月的表面。

    然后,战士看见了一片黑红色的海洋。

    这海洋一望无际,没有尽头,在这血月的表面,没有环形山,没有凹陷,没有陆地和山川,也没有生命与人烟,这里只有一片污浊不堪,仿佛无数浑浊血液汇聚而成的黑红色海水在微微起伏,它发出晦暗的光芒,照亮半空中那一块块残缺不全的大地。

    黑色石岛降落在血月上后,在这片血海上泛起了无尽波澜,它缓缓沉没,被这片血海所吞噬,不久之后,便能看见三股圣光合力,将一艘巨大的方舟从这已经快要被血海吞没的石岛上抬起,放置在海水之上。

    虽然外表已经残破不堪,但是失去了大部分外部结构的时光号却仍然漂浮在水面上,一层淡淡的光膜笼罩在它的外壳,使深渊的气息不能侵蚀到它的内部。

    就在洛兰达和罗布泽克正准备飞起,和乔修亚商讨一下这究竟是什么情况的时候,又是一声轰然巨响从不远处血海的内部响起。

    “怎么回事?!”

    众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远方黑浊的血海中,翻腾着粘稠的浪潮,仿佛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其下涌动,并即将破海而出,而十秒后,一个庞大无比,扭曲不堪的混沌符文便从这黑红色的海水中凝聚而起,就这样径直的朝着上方悬浮而去。

    这符文是如此巨大,以至于数千米之外的众人都能清晰的看见它的每一处细节——符文由血色的海水混杂着无数奇特水晶纹路组成,上面流转着污秽无比的诡异气息,它正在不停的流动变化,却又给人一种奇特的静止感。

    一边上升,这符文渐渐淡化,仿佛要穿梭至另一个世界,但没有人会坐视它就这样消失——乔修亚和罗布泽克又不是傻子,他们在一瞬之间就想到了阿诺斯之渊上突兀浮现的混沌符文究竟是从何而来。

    有什么存在,正在以这个深渊世界的物质为基础,制造出庞大的混沌符文,然后投射到迈克罗夫大陆,将彼方世界的一处,逐渐转化成这个深渊的模样!

    化身为原型的海剑龙率先发起了攻击,菲娜那青色的龙瞳闪过一道电光,庞大的雷霆魔力汇聚在她那独角之上,形成了一个青蓝色的电球,伴随巨龙一层层磁力,一层层电流加速,这凝聚到极致的青蓝色电球猛地射出,在瞬间抵达十几倍音速,立刻就要命中混沌符文。

    作为海剑龙的绝招,假如这雷球切实击中,哪怕是一座山峰都要因此而崩塌,狂暴的雷霆魔力混合强大的冲击,足以将石质的山基轰碎,这是能在刹那抹平一座小城,产生海啸的猛击,是黄金巅峰级的力量。

    但前提是,能够击中。

    就在这雷球将要命中混沌符文的前万分之一秒,一层半透明的网格状护盾骤然浮现,它坚不可摧,抵挡住了雷球的突进,而数秒后,雷霆的魔力无法继续维持那凝实的结构,崩溃成数百颗青色的电浆球,最后在空气里释放出大片大片的电弧。

    混沌符文至此消失,在某股力量下投射至另一个世界,让接踵而至的圣光和赤色斗气打了个空。

    “没想到,你们居然真的能够来到这里。”

    符文消失之后,一个苍老而淡薄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血海上回荡:“我留在外界的布置居然没有一个能够拦住你们,真是了不起。”

    这声音说的是龙语,有着复杂而特殊的音调,绝无可能用人类的发声器官发出,但在场的所有人却全都能听懂,因为这声音并不仅仅在物质世界传递,还在精神世界回响。

    “海兽,巨浪,暴风雨。”

    这声音仍在回荡,其中不蕴含丝毫情绪,仿佛金属产生的回音般冷漠:“邪龙,魔物,大漩涡。”

    “七神教会仅仅是一个探索队就能轻易的击破这么多阻拦,无愧于大陆最强势力之名……”

    “它在拖延时间。”

    出声打断,乔修亚没有听这个声音废话的心思,他已经注意到又有一座浮空岛屿正在迅速的上浮,接近这血月,战士寒声道:“刚才那是第十三个符文,仪式已经完成过半,我们需要尽快找出对方的真身所在!”

    虽然对目前的状态并不是很了解,但毫无疑问,阻止仪式才是重中之重,就连摧毁深渊裂缝都变成次要的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精锐,得到乔修亚的提醒后,他们立刻反应过来,然后各施手段,对这片血海进行探索。

    脾气耿直的菲娜甚至嘲讽了一句:“这种老套的讲解拖延时间套路,几十年前就没人用了!”

    自然神术,圣光,龙语魔法产生的波动瞬间扩散,方圆数十公里都被精细到毫米级的探索法术翻查了个遍。

    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除却浑浊的血海外,没人发现任何这个声音的踪迹。

    不过萨雅却除外,有着能够看见能量脉络,甚至是情绪,心灵等特殊痕迹双眼的她眉头紧皱,大修女似乎通过那个冷漠声音中传递出来的一丝信息抓住了对方尾巴。

    片刻之后,她立刻抬手,指向血月上空,数千米外的无尽虚空:“乔修亚,罗布泽克,在那里!它躲在这个破碎位面的空间缝隙中!”

    话毕,她便立刻使用精神沟通,将具体的坐标传递到了两名极意强者的脑海。

    七神教会派出的这个探索队,在高端战力方面异常完善,在海中有着极强战斗力的海洋德鲁伊以及海剑龙,能轻易侦查出一切蛛丝马迹的大修女,无论是防御还是进攻都一应俱全的两名圣骑士,这种队伍能够轻易的解决绝大部分传奇之下的特殊事件,再加上战士,用于进攻的矛便更加锋利。

    “好!”

    得到信息,半空中,战士果断的屈膝,下一瞬间,摧山毁岳般的力量在他足下汇聚,爆发。

    轰轰!!!

    以自身的斗气为板,战士如同一颗炮弹般刹那就消失不见,只能看见一股白色气流带出明显轨迹,朝着萨雅指向的虚空急速靠近,深渊位面高空中稀薄的空气无法为乔修亚带来太大阻力,只能在他破开空气时震荡出巨大轰鸣。

    面对躲藏在空间裂缝中,完全不可见的敌人,战士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早就知晓如何和这种对手战斗的他调整着体内斗气的运转,让这股生命能量和外界的游离能量共振,缠绕在手中,然后,乔修亚便举起这只缠绕着黑红色光焰的铁拳,对准那片虚空自上而下,猛然砸落。

    啪嚓!

    这狂野粗暴的一拳,在这破碎的深渊位面上击打出一层涟漪,响起清脆的碎裂声,以乔修亚空挥的那一处为起始,一片片黑色的纹路蔓延,空间开始崩坏。

    ——这地方的空间意外地脆弱!

    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随后,战士便看见了因空间裂痕崩坏而显露出真身的那个存在。

    这是一只狰狞无比的恐怖魔物,它有着类似龙的躯体,全身上下覆盖着幽暗的水晶质外骨骼甲壳,锋锐无比的晶体碎片如同鳞片一般层层交叠,覆盖在它的要害部位,而他头部则是被一层苍白的骨质外甲包裹,只能看见其后闪烁着灰色光芒的一对龙瞳。

    这黑色水晶龙的尾巴如同一条蜈蚣,由数之不尽的体节组成,幽暗的晶体中流动着磅礴的混沌力量,释放着极意级的气息。

    但乔修亚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他趁着空间破碎的这一瞬间,一拳便印在了对方的头上。

    轰,轰轰!!!!

    半空中,出现了一声雷鸣,伴随着层层气爆,这头水晶巨龙的整个身躯被打的旋转着倒飞而出,如流星一般坠向血海。

    但还没等它落下,一灰一银两道圣光轨迹直升而上,罗布泽克和洛兰达腾空而起,两人在空中凝聚出两柄圣光十字锤,他们紧握住手中武器,然后对准这头水晶龙,自下而上倒撩锤出。

    这个时候,可不讲究什么单打独斗,夹带着一丝银色余辉的气浪轰然爆发,登时便将这头水晶龙打的再次浮空而起,蕴含着圣光之力的重锤一击便击碎了这魔物的外骨骼甲壳,无数蛛网一般的裂缝沿着两个深深的锤印扩散。

    这头水晶龙的躯体庞大,不算尾巴至少有六十米高,如此巨大的魔物按照一般的物理而言,绝无可能被战士和圣骑士这种体型的存在打苍蝇一样打上打下,但斗气和圣光就是这么方便的东西,能够形成无形立场的超凡力量并不仅仅是普通‘力’,它可以凝聚成无比微小的一点,也能扩散为广大的一面。

    接下来便是萨雅和菲娜两者的联手攻击,黑也重新化作龙躯,使用龙息配合进攻,只见圣光,雷霆和焰光的三段连击正面轰中水晶龙,强大的能流甚至贯穿了它的躯体,透过它的背部爆发而出。

    水晶龙在遭遇接连不断的攻击后,在半空中就爆炸,化作一团烟火,无数水晶碎屑如同雨水一般落下,可所有人心中的警戒却没有消失,他们并没有感到对方的死亡,而且一头极意级的魔物就这么轻松就被干掉,哪怕是傻子用膝盖想都不信。

    而事实也的确如他们所想,在被众人联手,一套打成漫天花火的水晶龙并没有死亡,无数晶体碎片如同活物一样,自发的凝聚,转瞬之间,一个由幽暗晶体组成的龙首凝聚完毕,而如同钢铁回响般的淡薄声音再次出现。

    “你们果然很强,一轮攻击就摧毁了我百分之九点二五的躯体。”

    它重凝躯体的时间很短,而且距离众人极远,就连乔修亚一时之间都赶不到,只能听它用龙语继续道:“假如再继续这样下去,仪式完成之前我就会被你们彻底毁灭。”

    躯体重组完毕,此时的水晶龙的确比之前微微缩水了一圈,灰色的光芒自龙瞳中射出,那是毫无感情的色彩:“我为数不多的那名朋友也是一名极意巨龙,它应该死在你们手上,我的力量虽比它要强,可一样无法正面同你们对抗。”

    “所以。”

    面对正以数倍音速呼啸而来的战士和圣骑士们,它冷漠的说道:“只能请你们死在这里了。”

    话音刚落,一股剧痛便出现在众人大脑中,无论是罗布泽克,洛兰达和萨雅,还是菲娜,希尔和黑,哪怕是乔修亚也面露痛苦之色,精神完全无法集中,他维持自身前进速度的斗气迅速消散,无法继续攻击。

    啪!

    战士从天空跌落红海,他双足踩踏在粘稠的血水之上,残存的斗气隔绝这些污浊的液体。

    但令乔修亚感觉到疑惑的是,这些血水并不像它们的外表,有着腥臭的味道,它们基本没有气味,连海水常见的盐腥都闻不到,甚至还有一点诡异的清香。

    但现在不是感知这些东西的时候。

    剧烈的痛苦贯穿全身,但源头是来自头部,战士单手按住自己的额头,一阵阵轻微的蠕动感传出,他震惊发现,自己的头颅内有什么东西正在蚕食自己的大脑和神经,并释放出大量的神经麻痹毒素。

    这种毒素,他也非常熟悉,它有着一定的兴奋剂作用,还能隔绝痛楚,正和在两年前黑森林要塞中,他所杀死的那头巨猛犸体内发现的毒素一样。

    那是海渊衍生物的毒素!但是什么……时候……

    思维能力急速下降,头颈处开始坚硬,眼前甚至开始浮现无穷无尽的幻觉,乔修亚只能提起斗气,凝聚在头部,压制住那个疑似海渊衍生物的存在——这效果倒是立竿见影,剧痛和幻觉在瞬间消失,只余下一种轻微的麻痹感,可这样一来,他也无法进攻,只能停在原地。

    其他人也都如此,罗布泽克,洛兰达和萨雅三人的额头处都出现了显眼的圣光纹路,他们或是镇定,或是严肃的使用神术镇压自己脑内的莫名寄生生物。

    但菲娜,希尔和黑这三人,分别因为没有有效压制体内异物的手段和实力较低,导致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沦陷了,他们因为剧痛和幻觉昏迷在粘稠的血海之上,身体随着波澜漂浮。

    幸亏血海的密度很大,浮力足够,不然以巨龙的体型和重量,很难不沉底。

    “……怎么回事?”

    这次轮到乔修亚一行人拖延时间了,战士紧皱眉头,使用斗气压制自己脑内异物的蠕动,他沉声问向不远处的水晶龙:“这玩意什么时候寄生在我们体内的?”

    由幽暗水晶组成的狰狞龙首没有丝毫变动,水晶龙只是漠然的看着停在原地,再也无法向它靠近一行人,眼神无悲无喜,没有激动也没有愤怒,它只是再次的施展法术,潜入空间裂痕,操控仪式。

    血月之下,巨大的浮空山峰带着隆隆轰鸣牵引至血海之上,然后被吞没,吸纳了众多深渊物质,巨大的符文从血海浮出,然后被投射到世界的彼端。

    而就在这时,一声声轻微的脚步从时光号残破的船舱中传出,这声音几近于无,可在残存的四名强者耳中是如此的清晰,他们即便是分出大量力量,压制头部的寄生生物,也有着超乎寻常的感官。

    众人齐齐回头,看向船舱。

    而萨雅率先发出一声惊呼:“诺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