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我所怜爱的
    .630book.la ,最快更新燃钢之魂最新章节!

    死亡的来临如同冬天的雨,冰冷麻痹感知,令身体僵硬沉重,最后意识仿若铁块,急速坠入深渊。

    乔修亚平静的感受着这最沉重,最强烈的眩晕和沉眠感,他看着自己的生命之火一点一点的熄灭,无尽记忆画面在眼前回现。

    但他主动掐灭了自己记忆的回放,而是继续感知着与死亡接触的味道。

    由于双眼已经烧毁,浑身上下所有的神经都变成焦炭,所以一切通常的感知荡然无存――声音,味道,触觉,画面,一切都早已远去,但这种状态反而令战士能够轻而易举的察觉一些平日察觉不到的东西。

    乔修亚能看见,自己只余一团仿佛燃烧的灵魂在黑暗中闪烁着炽烈的光芒。

    在这团灵魂的光芒照耀下,战士隐约看到,听到了什么。

    “这样不行!圣光能再生血肉,但……”

    一位慈祥老女士急迫的忧虑。

    “这个时候需要纯粹的生命能量……”

    一位老者冷静的叙述。

    灵魂状态的感知正在迅速扩大,乔修亚已经能够察觉,自己的身侧有着四位极意强者,他们正在使用强劲无比的圣光维持着自己**的生命活性,乔修亚能够察觉,被摆在这庄严大殿中央,如同焦炭一般的躯体就是自己的身体,此时他正以第三者的角度去观察他自己。

    在大殿的另一侧,银发少女和黑发少年眼角有水光,似乎想要来到他的身边,

    却被面色沉重的洛兰达拦住,而不远处的走廊中,传来了黑龙少女急促的步伐和初号沉重的脚步声。

    物质并不能阻隔战士的视野,他只要愿意,视野就能够随时的穿透这些平凡的石木,看见几百米,几千米外的景色。

    原来这就是灵魂的感知。

    乔修亚心中恍然。这就是鬼魂们的视角吗,果真奇特,和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死亡并没有令战士产生一分一毫的恐惧,如同这种情绪天生就不存在于他的灵魂中。

    挺新奇。乔修亚如此想到,强大的灵魂在大殿中泛起无形的波纹,在场的众人却无一察觉,神机姐弟在为战士祈福,极意强者在为战士疗伤,远方地表之上的战斗已经停止,熔岩的大雨已经停息,圣山上的战斗暂时告一段落。

    乔修亚感觉自己在这个状态下,其实也能够说话,就如同传说故事中的那些幽魂一样。这事并不难,只需要做一点准备,而就在他准备尝试这么做,去和莹和凛打打招呼的时候,大殿的另一侧,传来了强大而圣洁的能量波动。

    伊格尔教皇和一名浑身自然气息的女士投影至此。苍老的教皇先是慎重无比的凝视着大殿中央乔修亚的躯体,但随后,他似乎便察觉了什么,开始环视整个大殿。

    当然,教皇冕下迅速的看见了一旁的乔修亚,而此时乔修亚的灵魂已经逐渐变成了他人类时期时的模样,他正准备开口和老教皇打招呼,而伊格尔的精神传讯打断了战士的行为。

    “别这样,乔修亚,你……”

    教皇的声音好气又好笑,似乎还带着一丝惊讶与无奈:“我特意从战场上分神,带自然导师阁下过来为你重塑躯体,不是让你变成一个亡灵幽魂的――你快点回你的躯体。”

    传奇强者们一直关注着圣山的战场,无论是乔修亚的突然袭击,还是埃维昂的决绝反击,都在三头传奇巨龙和三位传奇强者的注视之下,在红龙差点被直接杀死的那一瞬间,三头传奇巨龙甚至有脱离虚空,回到圣山战场的趋势,但伊格尔等人拦住了它们。

    接下来,便是埃维昂催动神器长剑,将整个灰岛西部打的下降近五米,劈开了沿海十几公里大陆架的一击。

    到这个时候,三头传奇巨龙几乎已经没有什么继续战斗的心思了,它们一心想要回到主物质位面,而伊格尔也立刻分神,说服自然导师将投影降临于圣山神殿。

    他知道乔修亚没死,也知道,想要救战士,只能依靠这位美丽而强大的精灵女士。

    但老教皇却想不到,乔修亚的灵魂居然如此活跃,在濒死的这短短几分钟内,居然就整理好了记忆和意识,有了完整的思维能力――假如不是他来得快,战士说不定能重生为一个强大的灵体。

    这不是开玩笑,伊格尔甚至看见了,乔修亚的灵魂上有着神性的纹路蔓延,在这种力量的支持下,战士成为灵体后一样有着强大的力量,甚至未必会比生前弱多少,但这样一来他就没办法复活了,所以老教皇也只能让乔修亚的灵魂快点回到自己的躯体中,不要以灵魂形态到处走来走去。

    不管怎么说,这次战士都帮了七神教会一个大忙,如果不是他牵制了红龙的力量,恐怕会有一整个方向的防线被神器长剑之力轰击的灰飞烟灭,以被分开的大海和大陆架为证,这并不是惊悚之谈,而是事实。单单就是为了这点,伊格尔就必须全力帮助乔修亚复活,即便是请求‘神降’也在所不惜。

    现在还没到最后那一步,自然导师正朝着乔修亚躯体走去,她能够治好他的伤势。

    奇特的是,战士的灵魂外层,有着一圈秩序之力的光纹闪动,这似乎屏蔽了自然导师的感知,让这位传奇强者没有察觉乔修亚的灵魂和伊格尔的传讯,不过乔修亚自己也没发现这一点,他听从老教皇的话,干脆利落的回到了自己的躯体之中。

    在灵魂重新投入于那化作焦炭的躯体的瞬间,战士似乎看见了,一个满溢着生命之力的绿色结晶被按在了自己的心口。

    随后,温润的触感传来,心跳重新开始搏动。

    而就在他感觉自己能够睁开双眼,重新以人类的视野看看这个世界的瞬间,乔修亚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大殿之中,自然导师女士惊讶的看着战士的心口――在她将生命树树心按在了对方的能量中枢,并以秘法将其中蕴含的强大生命力扩散至全身,催动血肉重生的那一刻,乔修亚的心脏突然亮起一道明亮无比的青色光芒。

    这光芒混杂着生命树树心那能令人死而复生的生命力,急速的修复着乔修亚的躯体。仅仅是数秒,便能看见焦炭籁籁而落,新生的红色血肉和各种筋脉神经急速重生,五脏六腑甚至是眼珠都以令人惊悚的速度重新长出。

    而此时,乔修亚的精神却在某一处幻境中苏醒。

    这是一片辽阔的草原,

    一望无际,茵茵绿草遍布山丘,一条小河在草原的边缘,山脉和森林旁蜿蜒流淌,一个平静祥和的小村庄坐落于河流旁,水车磨坊运作的声音传来,发出吱嘎的响声。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明媚的阳光落下。

    “我第一次令家中养的小羊复活时,我的母亲用恐惧的眼神注视着我,我的父亲则是尽可能的安抚母亲,并温和要求我不在众人面前施展这种力量,但我知道,他也在恐惧,并且迷茫我的来历,仿佛我并不是他们的孩子。”

    乔修亚浑身微微一顿,然后转过头,他看到自己的身后有一个人正坐在青绿色的山丘上,那是一位白发白眼,容貌清秀俊美的少年。

    这个少年有着一头仿佛不像是凡世之色的纯白长发,他脸庞柔和,容貌没有一丝缺憾,仿佛就是完美的化身。美丽,英俊只能形容他的一部分,但此时最为显眼的,却是对方嘴角处微微的一丝笑意。

    他就这样静静的微笑着,坐在山丘之上,朴实的亚麻布长袍在风中飘动,发出轻微的响动声。

    “……圣贤?”

    乔修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并非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圣贤童年时居住的小村庄,这甚至也不是圣贤第一次说话,但这却是对方第一次,主动的和他交流。

    但是白发少年并没有回复战士的话,他只是微微站起身,然后抬头看向阳光。

    清脆的少年声线继续传来:“对于未知的恐惧只是暂时的,他们最后接受了我的能力,但我却不满足,我的力量究竟代表着什么?背后又有着怎样的秘密?我想知道这一切,因为人类的好奇心。”

    面对太阳,少年展开双臂,金色的阳光落入他的眼中,倒映出一种迷离的色彩:“所以我离开了家乡,在世界各地游历,探寻自然背后的真实,一切现象背后的真理。”

    祥和的河边小村开始变幻,时间开始急速流动,高山,密林,精灵的村落,矮人的巢穴,半身人的村庄,蜥蜴人的部落,人类的城市,居住于天空上翼人们的浮岛,半人马在草原上奔腾,狂野的兽人在蛮荒之地茹毛饮血,而如同石头一般呆愣,却比魔兽更加强壮的欧格尔在自己双头的同族带领下狩猎巨大的龙兽。

    悬崖的边缘,有鹰身女妖们居住,深邃的海渊,有原始的鱼人驯养海兽,即便是极北处的冰海中心,西部大陆的高山顶端,也同样有着众多奇异的种族繁衍,一切是如此的生机勃勃,以至于令人感慨万千。

    但最后,幻象停留在了一处战场。

    这是数千年的一处战场,众多种族混杂而成的军队为了争夺一片肥沃的平原而互相厮杀,刀剑相交,血液流淌,尸骨遍布大地,红色的液体染红了河流和湖泊。

    白发少年站在战场的最中心,血液和尸骨就在他的身边,他平静的抚摸着一位人类战士的脸颊,将其仍然怒睁的双目合上,血腥和他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可他却没有半点不愉之色。

    “知晓真理,拥有力量,所以看得更高更远,想的就越深越重。”

    他轻轻的说道,仿佛是在自言自语:“这个世界充满了纷争和苦难,战争和贫穷席卷着七个大陆,列国纷争不断,诸族互相杀戮,我想改变这一切,我能改变这一切,所以我改变了一切。”

    幻象再次开始变动,而白发的少年站在一切混沌的最中心,他转过头,看向沉默的战士,在少年的身侧,一个个人影浮现,最后有着十三个人影站在了他的身侧,坚定的拱卫在少年身旁。

    “我带领人类进步,用战争带来和平,世界在我和我追随者的力量下重归平静,我让人类脱离城邦,合并为帝国,我让精灵离开密林,组合成联盟,我让矮人们头一次团结在一个领袖的手下,绝大部分纷争都被消除,秩序被建立,所有种族携手迈向新的时代。”

    他平静的说道:“所以他们尊称我为圣贤。”

    时间最后定格在数千年前的一个秋日,在大理石塑造的洁白神殿之中,圣贤的表情从严肃重新回归了童年时那温和的微笑,他的目光能够扫遍整个世界,虽然偶有纷争,仍有杀戮,战争和苦难,贫穷与愚昧还在某些角落悄悄地发生,延续,但这已经足够了,他很满足。

    矮人们在山岭间打造着能够移动的钢铁城市,精灵在天空上建造出能够远航虚空的太阳船,人类的探索队穿梭时空,找到了十几个新世界,一切都不能更好了,所有的一切都在平稳的发展,即便生命的本质就是在战争中成长进化,在残杀中前进求生,但在这个时代,任何人都不需要这么做。

    看到这一幕,乔修亚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深渊入侵,邪神降临,一切的平和与繁荣都被击碎,如同窑户中的瓦罐那般。

    战士因此沉默不语。

    而白发少年自然知晓,所以他只是用怀念和惋惜的表情看了眼周围繁荣的一切,然后万物溃散为虚无,一切幻象重归黑暗,只剩下他和战士站在这虚空的黑暗之中,互相对视。

    “秩序总是会被破坏,但新的秩序也总会建立,多元宇宙循环着万物的覆灭和重生,我想我们的世界也是如此。”

    他轻轻的说道,然后走到了战士的身前,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摸一摸乔修亚的脸,但因为身高的问题只能碰到胸膛处,白发少年并不在意这点,他只是平静的说道:“我的继承者,你能替我爱着这个世界吗?”

    虽然看上去只是少年,但他说的话却又充满着慈爱与怀念,仿佛是一名长者看着自己久违的后辈,然后发出衷心的感慨。

    没有等待乔修亚做出回答,‘圣贤’便微微一笑,然后化作虚无,黑色的幻象空间也急速变动,重新还原成了正常,因闭着双眼而产生的黑暗。

    战士缓缓睁开双眼,这是一间七神教会神殿中的独立房间,他身披一身病号才穿的宽松长袍,而在他的身侧,神机姐弟,黑龙少女都紧张的站在旁边,巨大的钢元素初号因为体型问题站在门口,没有进来,但它也同样弯着腰,用自己的独眼注视着战士的床铺。

    看见乔修亚苏醒之后,萤率先扑进战士的怀中,他能感觉到胸膛处有湿润的液体流动,也能听到微微的哽咽声,黑则是舒了口气,然后整个人趴在了床上,压住了战士的腿,凛倒是最为冷静,可也仿佛是放下了心中大石,身体一软,似乎就要跪倒在地。

    摸着怀中少女的脑袋,乔修亚露出了和他以往形象完全不一样的温和微笑,他开口宽慰着众人的心思,表达自己安然无恙。

    但不知道为什么,战士却总是能隐约听见一个似乎正在叹息,又似乎是在祝福的声音在耳畔回荡。

    ――这一切。

    ――我所怜爱的众生。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