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给他一个教训
    相比起所谓的燃魂凝视,乔修亚反倒是对这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的系统更有兴趣。

    毕竟,与他一起来到此方世界的存在,大概也只有这个系统了。

    乔修亚并不在乎自己来自何方,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谁,乔修亚也不在意自己将去向何处,因为他的目标始终如一,但不管怎么说,战士都知晓自己的来历,他不会矫情的说对这片大地没有归属感,也不会否认他一直对系统这种神奇的东西有着兴趣,毕竟就是它,给了乔修亚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桶金。

    无所谓系统的来历是一回事,对它本身的存在感兴趣又是另外一回事,以往他不对系统求根问底,是因为他的实力还不够,也无需在意,但现在,他已经成就传奇,为了保证自己毫无弱点,他必须要找到这个神秘的系统。

    想,就去做。

    此时的乔修亚,已将精神沉入灵魂深处,他追寻着冥冥中的一股波动,顺着‘系统’给予他的信息追踪着对方的去向,战士要抓住这个系统的尾巴,找出它的根源。

    结果有些遗憾,他一无所获。

    乔修亚的精神环视着自己的灵魂深处,这里是他潜意识的倒影,意志与灵魂的显化,在一片没有尽头辽阔烟色空间中,无数山脉屹立,而在所有山脉的最中心,有一座通天高峰仿佛支柱一般,联通支撑了天与地,战士的精神自高空俯视,他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系统’的踪迹。

    灵魂方面战士并不擅长,但是最基本的一些信息他还是知晓的,比如说倘若有异物侵入灵魂,那么潜意识倒影内必然会有异状出现,可如今,不管乔修亚怎么审视自己的灵魂,他还是没有找到半天不同之处,这样一来,就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他的实力还不够,系统本身的位格甚至已经超过了他这位传奇强者,是‘神明’一级,其存在形式无法用普通的观测方法发现,所以他一无收获。

    第二种:系统本身便是他灵魂的一部分,因为从一开始就存在,所以便没有任何异状,正好比谁能发现海洋中的一滴水?即便是能发现,自我审视耗费的精力也必然足以将一位传奇强者拖垮。

    如此想到,确定暂时没办法找出这个系统真相的乔修亚便退出了自我审视的灵魂深处,他倒没什么不满,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抱有多少期望,更何况从很久之前其,系统就对他没有多大约束力了,乔修亚依稀记得大概是自己进入极意之后,系统就沉寂了许多,不再发布任务,就算是情况日志都要他自己去翻找,而极意后期更是有着崩溃,或者是自我消散的预兆。

    乔修亚这次搜寻是觉得,假如他的实力继续精进,那么系统说不定会真的彻底消失,那么他也就再也没机会得知对方背后的真相,但既然事已至此,那就只好下次再说。

    收回注意力,战士重新看向仍然浮现在自己眼前的信息。

    一个强大的能力,甚至不亚于高等法术‘死亡凝视’或者‘石化魔眼’了。但乔修亚心中却并没有多少欣喜之意。

    “神性吗……”他喃喃自语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

    自血月深渊,与曼达加尔一战以来,乔修亚就再也没有尝试动用过神性,即便是之后面对烬土长剑和格兰蒂亚世界的无尽亡影也是如此,对于这一点,战士很坦然的承认,那是他无法控制的力量,他并不能确定自己每一次都能挣脱神力大源的侵蚀,而且那种没有理智的状态对于一位真正的战士而言,或许并非是加强,而是一种削弱。

    更何况,倘若乔修亚没有摆脱,那么结果只会有两个——他成为没有理智,满心只有杀戮和毁灭的神性魔物,或者是被多元宇宙中无穷无尽的神力长河彻底消融,化作其中的一部分,而这两个结果,乔修亚都不想要,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尽可能的不去动用自己神性方面的力量。

    但很明显,这东西和肌肉不一样,不去用,不代表它不会变强。

    ——大概是自己杀了太多的恶魔,符合‘战斗’‘杀戮’‘毁灭’这三种神性的本质吧。

    如此想到,乔修亚不禁皱起了眉头。神性是不会撒谎的,谁获得了什么神性,就代表谁与这神性最为符合,能拿到阴谋神性的绝不是什么光明正大之人,能拿到正义神性也绝不可能是邪恶诡秘之辈,在深渊中的一言一行都是乔修亚的本心,他并不觉得自己杀戮恶魔,毁灭要塞有半点不对,他的神性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对他的同步率就又高了一分。

    ——归根结底也不是什么坏事。

    虽然并没有多少兴奋之意,但乔修亚也不会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神性的增长并非是坏事,只是他还没有完全把握它的能力而已,如今战士要做的,不是纠结于这种小事,而是继续完成自己的目标。

    “辛迪加,现在我们在哪里?”

    站在烟的头上,感受着拍打着铠甲的激荡狂风,乔修亚用低沉的声音询问着在烟龙之前拼命奔跑的炎魔。

    此时的炎魔,浑身上下已经彻底变了一个模样——原本的炎魔因为居住在深渊,浑身上下的烟红色火焰有着极其亵渎污秽的气息,不谈其他的毒性问题,单单是闻上去就很刺鼻恶心,但现在的辛迪加却完全不一样了。

    炎魔浑身上下,燃烧着金红色的光焰,那是纯净无比,没有半点邪祟力量的光芒,除却因为本体带来的辐射剧毒之外,此时的炎魔简直就像是一个大号火炬灯塔,给人一种‘阳光’的感觉。

    而对于辛迪加而言,这是理所当然的——被一个传奇强者强行变成大剑,弯刀,长枪甚至是猎龙弓,然后用纯净的钢之力过滤了一遍又一遍,就算是深渊软泥怪都要被净化成天界史莱姆,它一头炎魔还能剩下点毒性,完全是因为这是它的天生体质,倘若净化就等于把它烧干净,所以才得以幸存。

    “我不知道,陛下,这地方我没来过。”老老实实回答了乔修亚的话,炎魔没等战士继续发问,就又立刻补充道:“但第六深渊并不大,以我们的速度,很快就能到它的中央地带,等看见冥河,我就熟悉了。”

    听到对方的话,乔修亚点了点头,他相信辛迪加不敢骗他,而且对方说的没错,虽然大恶魔可以在各个深渊之间来回穿梭,但也不可能走遍深渊的每一个角落,以炎魔这种实力的大恶魔来说,倘若它们不想被深渊领主强制抓壮丁,留在自己的层面,就只能在冥河周边游荡。

    “吼呜。”听到了战士和辛迪加的对话,烟龙突然抬起头,它一边奔跑着,一边想要对自己的主人说一句话——但它忘记了乔修亚就站在自己头顶,所以怎么扭头都没办法看到。

    “好了,我就在你头上……你说。”轻轻的摸了摸对方的角,乔修亚示意对方稳重点,他凝神听了听烟的龙吟,然后明白了对方的话语。

    烟龙感应到了同类的气息。

    “同类?”即便是乔修亚也疑惑的摸了摸下巴,钢之力凝聚成的手甲与钢铁头盔接触,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他转头环视周围,不解的道:“没有龙族的气息……我杀了这么多,怎么可能会没发现?”

    烟自己也有点莫名其妙,它刚才只是一时福至心灵,感应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气息,这感觉就好像是走在路上突然回忆起了家乡的味道一样,如梦似幻,烟龙怎么知道这究竟是真是假?面对战士的疑惑,它最后也觉得这大概是幻觉,所以只是呜呜几声,没有坚持自己的看法。

    此时,战士与龙一行人刚刚离开灰盐山脉,由于他们一直都是在大地之上奔驰,所以就并没有发现。

    这巨大无比的山脉之中,有那么几座山峰的形状极其特殊。就好像是,有什么巨大无比的事物肆无忌惮的从中走过,硬生生的将它们挤开,踏出了一条道路那样。

    而此时,第六深渊,熔海火狱中央,泪谷要塞。

    随着一层又一层的情报交接,一位又一位恶魔领主的加急通讯,这由烟铁与尸骸筑就,仿佛山岳一般高大的巨型要塞中满是匆忙的脚步声,在烟暗酷热的走廊内,一位又一位高阶翼魔传讯官尽可能加快速度,甚至是煽动翅膀,匆忙的将从其他地方收集来的信息送入直通中央大厅的传讯法阵之中。

    法阵内有着黯淡的符文闪烁,每一份文件在放置进其中的同时,便会在另一端复制出完全相同的部分,这是恶魔们从其他世界收集而来的好用法术之一,深渊内的魔力波动死寂而腐朽,一般侦测法阵很容易被扭曲干扰,唯有这种法术可以保证长距离的稳定,甚至是跨越世界传递信息。

    一位匆忙的翼魔传讯官手捧一大堆经过其他低级恶魔侍从整理归类后的信息,步履匆匆的走在通向传讯法阵的路上,在深渊中,各式各样的恶魔实在是太多了,它们中的许多,比如说腐蚀魔和炎魔都是无法使用工具的存在,它们传递信息,只能使用简单的声音传讯,而它们的口音也千奇百怪,为了保证能够收集正确的消息,在泪谷要塞内有许多特意培养出来的低等酸液恶魔和火岩恶魔,用来辨识它们这些高等同类的话语。

    不经意间,翼魔扫了一眼手件上的内容,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恶魔的规矩没有那么严谨,所以它便看见了上面几行用扭曲不堪的深渊语写着的小字。

    它立刻打了个哆嗦,然后用飞一般的速度冲向了传讯法阵,

    ——有君王级恶魔入侵,烟海大平原,烟曜石沙地,灰盐山脉三处的领主接近全灭。

    另一个世界。

    天空中,无数长长的火线划过苍穹,它们破开云海,最终与大地相接,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坚岩携带着无数狰狞的入侵者坠落至地面,为这个陌生的世界带来无尽的痛苦与灾难。

    在已经变得血红的天穹之下,战争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展开,无数身上长着鳞片,看似蜥蜴人,却没有尾巴,而且比蜥蜴人更加强壮的生物高举着手中的长枪利刃,怒吼着与似乎无穷无尽的烟色恶魔战斗,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处,伴随着一枚枚高热陨石自天空之上的传送门降下,森林燃起大火,湖泊与大海沸腾。

    城市被摧毁,文明在崩溃,野兽哀嚎逃避,崇山也为之动摇。

    而就在匆忙的翼魔传讯官将手中的文件放入通讯法阵的同时,一处燃烧着火焰与烟烟的战场上,一头并不高大,反而显得有些矮小的恶魔突然抬起了头。

    “眼魔长老卡森迪重伤,骨魔领主克罗地重伤……”

    它低着头,用粗重的声音喃喃自语道:“十二座要塞被摧毁,沿途所有恶魔全数毙命,没有任何灵魂逃逸。”

    “我的领地……被摧毁了大半……”

    越说道后面,它的声音就越低,怒气就越重,直至最后,这头恶魔突然抬起头,用粗重的声音冷笑一声,然后残忍的捏碎了手中一头鳞人的头颅,淡蓝色的鲜血溅射在它的身上:“掠夺战争?居然有人打上了我们第六深渊的主意?想要我们三面开战?”

    这头恶魔的体型大约只有两米出头,它通体覆盖着流畅的灰烟色甲壳,头颅之上除却两只长角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器官,只有密密麻麻,不停转动的深黄色眼瞳,它没有嘴巴,声音自身体内部传来,而就在这恶魔的胸口中央,有着一块菱形的深红色宝石闪烁着邪祟的光芒。

    似乎是被这消息惹怒了,这头恶魔的身躯缓缓的浮上半空,这片战场位于一座巨大的鳞人城市前方,看见有一头恶魔飞起,顿时无数鳞人术士的法术和如雨一般的箭矢便以急速飞驰而来,但这头造型古怪的恶魔却没有半点慌张,数以百千计的眼瞳冷漠的注视着前方,然后,它举起了自己右手,利刃一般的长指伸出。

    刺眼的光芒伴随着凄厉的震鸣亮起,一道深红色的光线呼啸着划过大气,然后瞬间就击中了远方的鳞人施法者团队,登时,伴随着剧烈的爆炸,一个碗形能量罩急速升起,扩散,吞没了周围所有的事物,片刻之后,能量罩碎裂成漫天光点,而其中无论是鳞人或恶魔,钢铁或泥土,全数被凝聚至极点的能量彻底烧灼成虚无。

    见到战果后没有停手,这恶魔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半空之中,它浑身上下的甲壳开始蠕动,然后变形为一根根仿佛骨管一般的凸起,刹那,数百,数千,甚至上万发与之前那红色光线一模一样,甚至更加凝聚的能量集束从中喷射而出,在半空中带出一道道繁杂的残影,轰击向前方的阵地和远方的城市。

    “快逃!”

    “挡不住的!”

    “陛下发怒了!”

    顿时,战场之上,无论是恶魔还是鳞人都发出了如出一辙的惊恐哀嚎和绝望的惨叫,而接二连三的刺眼光斑和能量罩也在一瞬之间笼罩了整个战场和城市,在剧烈的爆炸声中,鳞人使用岩石筑造的坚固城市就在短短的数秒间被恐怖的冲击以及高温摧毁,一部分岩石和金属甚至在瞬间就彻底气化,被烧干的人工河与湖泊化作狂暴的水蒸气升腾,而坚固的神殿就算是有着魔法的保护也无法坚持太久,被上百道光线击中之后,它便在数万度的高温侵蚀下缓缓融化,随后便能看见一条金色的岩浆河流在城市的街道上流动,吞噬所有的幸存者。

    不久之后,城市消失了,只剩下一片位于熔岩湖泊中的废墟。

    高热的熏风化作狂暴的激波,穿过狼藉的战场,火焰的龙卷在大地之上舞动,浑身上下的骨管缓缓收回,这只并不高大的恶魔降落回大地,它闭上眼睛,不在关注自己身前已经彻底被烟尘,火焰,暴风,惊恐无比的恶魔以及被熔岩地狱笼罩的世界,恶魔精神勾连至极远方,位于另一个深渊中的战场。

    “歌利亚。”

    它在精神通讯中如此说道:“你的深渊,我的领地被入侵了,疑似大君级实力,所以我要暂时中止这边的入侵,回去看看情况。”

    而许久之后,从深渊的另外一头的战场上,传来了魔王低沉的回应。

    “去吧。”

    “给那些胆敢挑衅我们的存在最沉重的教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