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光球的异变
    与摩尔达维亚领因迎回自己的主人而欣喜不同,远方帝国中央,帝都莫尔莱宫中,令人不安的暗潮汹涌。

    受戴尔蒙德家族统治的赫尔迦莫斯帝国历经近八百年风雨,是迈克罗夫大陆最古老的政权之一,这被所有人简称为北方帝国的庞大国度其实并非一直稳固,在它漫长的生命中,有数次摇摇欲坠,接近分裂甚至是灭国的时刻,而最近的那一次,正是二十多年前,帝国与兽人的战争白热化之时。

    那时,先帝驾崩,当今皇帝刚刚继位,前线兽人数度大捷,萨满军团焚烧城市的点起的烟烟甚至能在三山圣城看到,数位皇子皇女窥视这无上宝座而心怀恶念,超过十位东部实权贵族冷漠的坐视西北贵族与皇室力量被削弱,期待着取而代之的一天。对于那时的人而言,北方帝国的崩溃已经是时间问题——底层人民因连年重税怨声载道,近乎一半的实力贵族意图反叛,即便是皇室中也有众多叛徒,他们打算割让土地与兽人和谈,只为了自己坐上那个位置。

    只要有一次失败,这一切就不再是猜测,而是历史上的事实。然而伊斯雷尔没给他们机会。

    莫尔莱宫后方,安静皇家园林之中,有飞禽振翅的声音传来,随着数十只通体洁白的鸽子上下翻飞,能够看见,在这些鸟儿的中间有一位看上去异常年轻的年轻的青年男子正手提一袋鸟食,微笑着为这些白鸽喂食。

    六皇子艾德里安站在这独属于戴尔蒙德家族的园林中心,他认真的从手中的袋内取出自己精心调配,以玉米粒和风羽草为主材的鸟食,然后分给这些咕咕不停的鸟儿,他有一双仿佛宝石一般的紫色眸子,一头偏长的暗金色长发被整齐的理好,垂至腰间,艾德里安的长相有些偏向阴柔,有些像他那曾是帝国第一美人的母妃,但却不至于令人觉得女性化。

    他毫无疑问继承了自己父亲伊斯雷尔与母亲最好的血脉,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对政治的敏感程度,这位六皇子的表现向来优异,如果不是因为他一直都在辅佐自己姐姐,从不独自与外臣见面的话,说不定许多贵族都会打算尝试投资一下这位看似名声不显的皇子。实际上,艾德里安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因为他是在太小,有不少人认为,倘若他与自己姐姐的年龄互换,皇室扑朔迷离的局势将会明朗许多。

    对此,艾德里安当然知晓,但他从不在意这些绝对是刻意扩散出去的流言,他只是平静站在园林的空地中心喂喂鸽子,仿佛一切暗潮都不存在那般。

    这种悠闲时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一边洒下大把鸟粮,这位六皇子一边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忆着过去,那些在过去十几年内为数不多的安稳时光。

    艾德里安出生之时,正好是北方帝国与兽人之间在西北平原的第二次大规模会战,那时作为皇帝的父亲不在,作为西部第一实权贵族的外祖父也不在,甚至整个莫尔莱宫都没有几个男人,所有的禁卫军人与护卫骑士都已经追随自己的主上前往前线,是他的姐姐,也就是三皇女帮助医生,使难产的母亲生下了他。

    那时皇室艰难,失去母亲了的他与姐姐生活拮据,互相相依为命。前线兽人来势汹汹,在新一代金帐大汗领导下,已经实现军队正规化的王庭兽人大军横扫塔塔罗斯高原上的所有不和部落,携裹一族之力打算冲开帝国于西北托马斯大峡谷的镇守要塞,长驱直入帝国腹地,为兽人在迈克罗夫大陆打下一个正式的根据地。而后方野心勃勃的贵族手握重兵,他们对此乐见其成,只等皇室战败就立刻掀起后方动荡。

    然而一切都没有。大帝伊斯雷尔战无不胜,传奇强者苍穹龙骑之名震撼整个世界,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下沉寂,和平迅速的到来。

    当然,现实不是童话,战争结束后大家就能幸福的生活。实际上,对于某些人而言,战争才刚刚开始,兽人留下的广袤土地,十二个大型矿点,能培养数以十万计牛马与魔兽的草原和有着石犀这种战争猛兽的塔塔罗斯高原,谁能拥有这些,谁的家族就能在后几个百年占据优势,现在,帝国已经在数年的和平发展中稍微恢复了些许元气,而清算与帝国财富的再整理,也即将开始。

    滤过所有无关紧要的信息,这才是所有一切暗潮背后的真相。看穿这一切的艾德里安并没有掺和进去的意思,那是属于他父亲的复仇和革命。

    嗒,嗒,嗒。平缓而规律的脚步声自园林小道中传来,令原本悠闲啄食的鸽子都警惕的四散开来,六皇子有些无奈的抬头看向小道的方向,在那里,金发碧眼的少年也正一脸惊奇的抬起头,与自己的兄长对视、

    “阿尔瓦。”点了点头,直呼皇室中唯一比自己小的人的名字,艾德里安的语调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如既往的平静:“是来锻炼的吗。”

    “……是的。”有些意外的在一向只有自己来的园林看见又一位皇兄,阿尔瓦谨慎的开口回答。他并不打算与这位向来寡言的兄弟多交流,而是扭开一个岔道,朝着园林的其他方向走去。

    而艾德里安沉默的注视着对方离去。他能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看到缠绕在阿尔瓦身上的气息线条。他知道,那是父皇的味道,六皇子能够闻出来,自己的这个弟弟刚刚从皇家书房出来。

    人各有优势。倘若说大皇子的优势是因为有一位公爵外祖父,那么二皇子和五皇女就是因为自身的实力。四皇子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失败,因为母族几乎在兽人战争中全灭的他从一开始就立于‘没有敌人’的制高点,只要他不作死,谁都没办法动他。

    而七皇子,自己的这位弟弟,或许正是因为年龄小。

    稍微叹息了一声,艾德里安挥了挥手,顿时原本散去的鸟儿全都从树林中飞至他身前,重归之前的喧闹。

    并非是因为父亲的宠爱,而是因为选择的余地。

    现在的莫尔莱宫中,充斥着阴谋诡计与勾心斗角,军队,贵族和法师协会中林立的派系数不胜数,简直令人厌烦,地方贵族势力虽然因为皇帝的实力而不敢不遵从皇权,但阳奉阴违却也是常事,原本在去年就下令要建设的大型水利工程和配套的魔能水车等种种政策直至如今都没有开始实施,其中虽然有着一定的客观因素,但地方贵族从一开始就不配合才是核心原因。之前为了维持国家稳定,即便是传奇强者也没办法随意发号施令,因为每个小贵族的背后都有靠山,追查到最后,谁知道会不会令半个帝国都陷入动荡。

    但现在却不同了。以前一位传奇无法压平所有反对意见,那么现在三位又如何?

    想到宫中传言的那些有关于拜师和弟子的消息,即便是艾德里安也心生艳羡,无论是诺查丹玛斯大师还是那位北地伯爵,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大的靠山,完全不亚于皇帝的靠山,与这些强者打好关系,比什么家族出身都要来的重要,这三个人联手别说改造一个帝国,即便是改造整个世界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诺查丹玛斯大师好见,艾德里安随便找个机会就能去皇家法师协会上门拜访,而那位北地伯爵,却需要特意挑选时机去拜见一下,不过正好,他背后势力有一份产业想要与对方合作,现在正好有了机会。

    一旁,园林的另一头,**击打空气的声音接连传来,艾德里安知晓,那是阿尔瓦正在努力磨炼自己。自从和父皇与二皇兄游历归来之后,他锻炼的就更加刻苦了,或许他是真心实意想要成为拉德克里夫伯爵的弟子。

    真是可惜,如果不是自己早就有了一位身份超然的导师,不然也一定要去试一试。

    虽然这么想着,但艾德里安却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互相争夺优势,为未来继承大统铺路的事情和他从来没有任何关系,想要与那位北地伯爵见面,也只是单纯的因为好奇心与有个产业可以尝试合作而已。

    倘若说,诸位皇子皇女的优势都十分明显,是堂皇正道的话,那么他和他姐姐的优势便十分奇特,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就是抱着‘输了也没关系’的心态去参加这场决定未来的竞争。

    “你说是吗,‘长风’老师。”

    轻声对着周身轻微流动着的空气自言自语道,艾德里安眯起了自己深紫色的眼睛,而就在此时,伴随着轻微的魔力闪光,一只通体淡青色的娇小半青色人形便出现在了他的肩头,风元素妖精‘长风’似乎很是喜欢这位看似有些阴柔,实际内心却有着自己想法的青年,她站在六皇子的肩膀上,用自己的小手拍了拍对方的脸颊,自信满满的道:“当然!只要有我们在,你就算再怎么落魄,也可以去妖精乡和我们玩呀!”

    “对了对了,你说要去见那位年轻的传奇战士?”一边说着,这位妖精的想法又转了一个圈,长风兴致勃勃的点着自己的小脑袋,自言自语道:“正好,有关于他的卡牌还没设计出来呢……你可一定要去呀!”

    “那是当然。”微微笑道。艾德里安知晓,这便是他无惧一切变动的底气,有着这位在童年时意外认识的活泼妖精导师的帮助,他和自己的姐姐就算再怎么失败,也绝不至于输掉一切。

    倒不如说,输了更好。

    深沉的心思在心底最深处酝酿。六皇子闭上了眼睛,他手中的鸟食袋已经空了,但那些飞舞的白鸽却并没有离去,而是继续在他身侧飞舞,在众多鸟儿的环绕下,艾德里安握紧了拳头,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有些阴柔的笑容。

    因为只有输了,自己那位天真又开朗,有些时候真是蠢得可爱的傻姐姐才会放弃当女皇的梦想,才会失去一切的支持与助力,才会不得不与自己相依为命,甚至是远走天涯。

    只有这样,她才会永远没办法逃出他的手心。

    而帝国的另一端,北地摩尔达维亚领主府内,一场小型会议已经开始。

    “不能一直叫光球。”

    坐在大厅舒适的大椅之上,乔修亚感受身后天鹅绒靠垫的柔软,然后用一句简洁的话定下了这次讨论的基调:“说了很多次,‘它’是智慧生命,你们不能老拿它当玩具。”

    “咦!”此时正站在大厅中,抱着米黄色光球的银发少女下意识的发出一生惊呼,萤低下头,看着被她抱在胸前的温暖球体,震惊的眨眼道:“你居然有智慧?!”

    “铃叮叮铃!”

    光球发出了抗议一般的声音,但无论怎么听都只是风铃,可乔修亚却似乎能听懂,他点头赞同道:“光球说的对。”

    萤:“?!”

    “主人来定个名字不就好了。”

    一旁,正在安慰因为光球被抢走而闷闷不乐的烟的凛提出了一个建设性的建议,他轻声道:“毕竟它是您带回来的……顺带光球刚刚说了什么?”

    “我来取名?”没回答凛的问题,乔修亚的态度有些无所谓,他自言自语道:“我个人觉得白比较好——正好和烟当……”但这句话刚刚刚刚说到一半,光球就发出了一连串的叮铃声,似乎正在表达强烈的反对。

    “那么叫做铃的话,总感觉和凛有些重复。”并没有在意光球的反对,战士仍在继续思考:“你说叮当如何?虽然重名的比较多。”

    光球似乎彻底愤怒了——顿时一道半透明的纯净光柱被它射出,照在了乔修亚的身上。不过,这光柱虽然气势十足,但实际上没有半点杀伤力,不谈一脸笑意看上去很是舒服的战士,受到余波的波及,整个木质大椅似乎都有重焕生机,发芽扎根的趋势,而一旁的少年少女们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就在一会后,乔修亚摇摇头,打算让光球稍微停一下,别真的让椅子发芽之时,他突然眉头一皱,然后缓缓从椅子上坐起,面色严肃。

    见状,顿时萤和凛还有烟都心中一惊,齐齐抬头看向自己的主人,光球似乎也有点震惊,射出的光柱开始时断时续,对此,乔修亚认真的下令道:“别停下,继续。”

    得到了指令,光球这才继续射出光线,而与此同时,乔修亚抬起自己的右手,他凝神注视着自己的右手掌心,仿佛雕刻而出的掌纹清晰,并没有任何异变,但片刻之后,在光球光芒的照耀下,另一道银色的璀璨光辉扩散开来,照耀着整个领主府大厅中的存在,感受到了剧烈的能量波动,3号的投影也立刻出现在了领主府大厅中,而她也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

    大厅的中央,战士举起自己的右手,在他的手心,有一小片释放着纯净银辉的小小碎片正在半空中旋转,它看上去像是钢铁的残片,但通体流动着令人心惊的能量光芒,凝尘,长风,光焰与霜露等等元素魔力在它的周围汇聚成各式各样的虹光,令它显得比星辰还要夺目。

    “钢之碎片——”

    一瞬间,乔修亚就立刻明白了过来,卡尔利斯的好意虽然被他拒绝,但还是在暗中给出了报酬,一枚蕴含着世界权柄的钢之碎片不知何时依附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不是有着近似位格的光球光芒照耀,他要发现或许需要好几个月。

    那个时候,说不定什么意外都发生了!

    但就在乔修亚正在皱眉思考,应该怎么处理这一枚钢之碎片的时候,突然,意外发生,不知为何,原本一直都懒洋洋,被萤抱在怀中的光球不知为何来了精神,它猛地一跃,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就这样扑向正释放着银色光辉的钢之碎片,将其彻底纳入自己体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