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各自的小心思
    丁香微微尴尬了一笑。

    她总不能说,是昨晚被田园打伤了吧。

    “没事,就是有些没睡好,夫人可是起来了?康大娘说,早饭已经做好了!”

    “嗯,那就起床吧!”

    顾欢喜换了衣裳,那厢田园已经穿好衣裳走来。

    轻描淡写的看了丁香一眼,才上前去抱起冬瑜,“饿了吗?”

    冬瑜摇摇头。

    一起去了饭厅,四副碗筷,有骨头粥,小包子,还有几个开胃小菜,瞧着便让人十分有胃口。

    康大娘笑道,“也不知道老爷、夫人和两位小姐的口味,就多做了几样!”

    “康大娘,瞧着很香呢,你辛苦了,你们也下去吃饭吧,我们自己来就好,不用伺候!”顾欢喜说着,便把冬瑜的碗往她面前放,冬瑜拿了调羹小口小口吃着。

    顾欢喜觉得这早饭味道还是十分不错的,清淡又好吃,小菜也不错。

    这元婶、康大娘没买错。

    吃了早饭,田园便出去了,顾欢喜则带着冬瑜、不不去串门。

    丁香、末香要跟着,顾欢喜想了想才说道,“两个一起去,不太好,要不跟一个吧!”

    最后是丁香跟着去。

    丁香长得好看,一路上就有些招人。

    小田村的人才明白,田园这是买下人了。

    可是这下人也太好看了些。

    顾欢喜是直接到族长家,恰好田园也在,顾欢喜笑道,“你怎么也在,不是说去村长家吗?”

    田园上前接过冬瑜,“村长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过来和族长商量建学堂的事情,一会村长也会过来,你一起听听,给点意见,毕竟这银子可是你来出!”

    族长错愕的看着顾欢喜。

    这银子不是田园出吗?

    “什么你啊我的,我们家你才是当家做主的人,这银子可是你出的,族长你别听他胡说!”

    族长笑了出声,“不管你们谁出,都是做大好事儿!”

    族长招呼顾欢喜坐,又见田园坐在一边不说话,才问顾欢喜道,“你打算拿出多少银子来办这个学堂?”

    “一千两吧,三百两拿来买青砖、瓦,另外七百两拿来买书本,笔墨纸砚之类,今年还有两个月,请夫子的银子便由我来出,但是开年了,若是大家还要送孩子来读书,这笔墨纸砚,束脩就得他们自己来了!”顾欢喜一字一句说的认真,又说着自己的打算。

    “这些孩子,不单单要学读书认字,还得学武功,这教武功的人,我已经想好,老族长,您觉得,我家老爷的师父如何?”

    “田师父?”老族长问。

    顾欢喜点头。

    “这,这可真是太好,若是他愿意来教孩子们武功,说不定多年后,咱们小田村还能出个武状元呢!”老族长连连点头。

    慢慢的站起身,抱拳朝顾欢喜行礼,“夫人,请受我一拜!”

    “老族长!”顾欢喜吓了一跳,“您是长辈,我受不起啊!”

    “不,你受得起,先前田园和我说到办学堂,也说了是你的嫁妆银子,我没想到,你一个妇人,竟有这么宽阔的胸怀!”老族长说着,深深的感慨,“是我们小田村的幸运,你们搬来我们小田村,老天爷待我们小田村不薄啊……”

    老族长说着,微微泛红了眼眶。

    颇为激动。

    他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能看到小田村有所改变。

    “老族长……”

    “好孩子,你不必说,你虽是妇道人家,可是我这个老骨头并没有看不起妇道人家,我知道,这个世道,巾帼英雄也很多的,如开国的那两位女将军,如大长公主,都是巾帼奇女子,还有很多很多各行各业的奇女子,我这个老头子居住在这深山之中不得知,你是好的,很好很好!”老族长慢慢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一边抱着冬瑜玩耍的田园。“你也是个有福气的,竟找了这么好的媳妇,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万莫辜负了她!”

    田园闻言,看了看老族长,又深深的看着顾欢喜,用力点头,“嗯!”应下。

    有些事情,不必别人说,田园心中有数。

    但是今日,他莫名的想说点什么,许诺点什么。

    顾欢喜闻声,看想田园,四目相视。

    彼此间似乎懂了些什么,又快速的移开视线。

    两个人的心口都剧烈的跳动着。

    他们,或许,可以有另外一种相处方式。

    不是这般虚情假意的夫人,而是恩爱缠绵的真夫妻。

    顾欢喜又和老族长说起这学堂的规格,要修建在什么地方,然后其实,她还有一个打算,那就是修建很多房子,一排一排的,然后卖给小田村的村民。

    小田村的村民马上就要砍树,砍了树就有钱买房子,到时候可以让他们分期,分期的同时,还可以有点利息。

    总之银子最后都到了她的口袋里。

    不过这些都急不得,第一步得先修建学堂,再收购番薯,做番薯粉。

    别小看这个事业,做的好,那也是可以赚很多很多银子的。

    老族长越听,越觉得顾欢喜言之有物,规划学堂也头头是道。

    “那修建在村口吗?”

    “嗯,我觉得修建在村口好,这不单单是为了小田村,其它村子的孩子也可以带读书,到时候在村口修建起屋子来,渐渐的小田村会越来越热闹!”

    “……”老族长有些犹豫。

    但是修建在村口,确实可以。

    做人不能自私,只为了自己村子,其它村子能关照也要关照着。

    顾欢喜都想好了,在学堂边上修建一个屋子,拿来卖点东西,就让唐小山一家子去看,由唐小山的爹娘在铺子里守着,唐小山驾驶马车进货,送货。

    到时候来来往往的人多,还可以煮点熟食去卖。

    顾欢喜心里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不过她都规定好了。

    “那村口的田地……”

    “买下来吧,我们买下来,到时候可以多给出点银子,而且村民们去山里砍树,未必都会留下来种田,所以那里的田地,应该有人愿意卖的!”

    族长想了想,微微颔首,“到时候你们选地址,我来和他们说!”

    “多谢族长!”

    又和族长说了一会,村长就急急忙忙的赶来,满头大汗。

    族长的媳妇立即给他端了凉白开赶来。

    村长接过,喝了一口才说道,“今年这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时候还热的很,稻谷也比往年熟的晚,好在这两天天气好,把稻谷一晒,去镇上上了税,余下的就可以留着自己吃了!”村长说着,看向田园,“田园,你那个砍树的活什么时候开始?需要多少人?”

    “三五几百人都没事,还需要一些人做别的,比如砍掉的树,需要挖了树根,重新种苗子下去,这些都需要人,还有树根要抬到山下来,这些有力气就好,倒是不必年轻人,年纪稍微大些也可以,种树的活年纪大的也可以!”田园认真说道。

    “我打算弄个牌子挂在村口,招收砍树的人,五日后就开始吧!”

    村长颔首。

    只要田园这边开始砍树,他家三个儿子就能赚钱,他可以去挖树根,几个孙子可以去种树,无论如何今年得苦过去,明年几个孙子才去学堂读书。

    族长也觉得如此甚好。

    那个时候,小田村的稻谷早已经收好,都可以进山去砍树。

    如今田园还要去收尾,田家村那边砍掉的树,还没有挖掉树根,把树苗种下去。

    所需这里又需要一些人。

    田园顿时觉得手里的银子很吃紧。

    心中顿时有了打算。

    族长和村长说起田园打算在村口盖学堂的事情,村长一听,忽地站起身,“真的吗?”

    “嗯!”田园颔首。

    “这好事,好事,只是那边是田,这可有些难办……”村长蹙眉道。

    “问他们买下来!”

    一亩水田二十多两,好的三十两,一般出三十两,应该都会卖,毕竟这是修学堂,为了整个村子。

    村长寻思片刻,“行,到时候你们选了位置,谁家的田地,我去说!”

    如此这事情便算定下来了。

    等各家各户把稻谷收了,就修学堂。

    为此,村长、族长决定晚上各家各户来一个人,开个会,把这个事情研究一下,也要问一问大家的意思,万一选到自家的地,能不能答应下来?

    回家的路上。

    采菊抱着冬瑜和不不、丁香她们走在前面,顾欢喜、田园走在后面,两个人并排着走,走的很慢,也不说话,但是都有种,想要一直走下去的想法。

    顾欢喜扭头去看田园,见田园目不斜视,看着前面,顾欢喜咬了咬唇。

    扭开头。

    田园也悄悄的看顾欢喜,见她似乎不太高兴,眨了眨眼睛,暗想是他哪里做的不好,惹她生气了吗?

    可是他似乎没做什么坏事……

    莫非是她知道,他昨天晚上把丁香、末香打了?

    是,男人不能打女人,但是这两个丫环有些过分,半夜三更潜入欢喜房间,还拿顾城来压他。

    他惧怕顾城,可顾城现在远在帝都,是不能拿他如何。

    这两个丫环狐假虎威,该打。

    其二,欢喜睡眠不好,万一吵到或者惊到顾欢喜如何是好?更该打!

    回到家里,顾欢喜便进了主院。

    田园犹豫了一会,跟了上去。

    见顾欢喜在书房里,找了笔墨写写画画,上前给她研墨,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在做什么呢?”

    “画学堂的草图,我想既然这学堂修在路边,那就要稍微往后移一些,可以停放马车!”顾欢喜说着,头也没抬,继续说道,“这学堂要修的稍微大些,那样子有个地方给孩子们练武,得修两个屋子,男孩子一个屋子,女孩子一个屋子……”

    顾欢喜微微一顿。

    这乡下有几户人家愿意把闺女送来学堂呢?

    除非来学堂既能学到东西,又能给家里赚钱……

    “嗯,我觉得很好!”田园应和。

    顾欢喜抬眸去看他。

    这个家伙,说他有心吧,他确实有心,可她都给出那么多信号,他怎么就不能大胆一点?难道要她再主动一些?

    “真的很好吗?”

    “嗯!”田园认真点头。

    顾欢喜笑笑,没有再说什么,认真的把图纸画出来。

    不单单要图纸,还要找人打桌子椅子,需要的东西不少。

    更要保证来读书的孩子,每一个人都能有一本书。

    笔墨纸砚也要准备,不说多,这练字的纸得发一些下去,虽然只有短暂的两个月,但是两个月要用的东西也不少,尤其是来的孩子如果多,费用就是无底洞。

    田园站在一边想了想才说道,“要不你给我写个牌子吧!”

    “写在什么地方?宣纸上,还是白纸上?”顾欢喜问。

    “写在木板上吧,我去拿块木板来!”

    田园说完立即去找木板,顾欢喜坐在椅子上发呆。

    “夫人?”丁香轻轻的唤了一声,怕声音太大吵到了顾欢喜。

    “嗯,有事?”

    丁香微微颔首,小声的把昨夜的事情说了一遍。

    “……”顾欢喜错愕,“也就是说,你们两个人都没打赢他?”

    “没有!”丁香说着,惭愧的很。

    两个人都没打赢田园……

    看丁香、末香也算是有本事的,居然两个人联手都输了?田园竟这般厉害?

    说起来,她还没见过田园出手。

    怕丁香、末香伤心,顾欢喜又道,“你们伤的严重吗?要不要请大夫?”说着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忘记了末香便懂医术,让末香好好给你们看看,这几天你们好好休息,等一会他回来,我好好说说他,让他以后别对你们出手了!”

    “夫人……”丁香犹豫,“夫人,不关老爷的事情,老爷昨晚已经手下留情了,我和末香已经吃了药,不用刻意休息的!”

    看着懂事的丁香,顾欢喜让她下去休息。

    坐在椅子上发呆。

    田园拿着板子回来,见顾欢喜发呆,“是不是觉得无聊?”

    顾欢喜摇摇头,看着田园笑。

    笑的田园心里发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可是我脸上有脏东西?”

    “不是,刚刚丁香来和我说,昨晚你们动手了!”

    “……”

    田园沉默,微微颔首,“嗯,动手了,我一人踢了她们一脚,不过我已经手下留情了,若不然,她们怕是今日起不来!”

    “……”

    顾欢喜错愕的看着田园。

    看来丁香没说错,田园真对她们手下留情。

    “她们是女孩子!”

    “我知道,但如果她们以后再半夜三更潜这个院子来,我便不会手下留情了!”田园说的认真笃定。

    顾欢喜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

    “我帮你写牌子吧!”顾欢喜说着,拿了毛笔在木牌上写道,“写砍树的人,要年轻、力壮,没有身体疾病,在找挖树根的人,要能吃苦耐劳,还有种树苗的人……”

    顾欢喜看向田园,“现在这个天种下去,会不会不能成活?”

    “树苗要明天才种,今年把树根挖出来,你不是说要做根雕,就算不能做根雕,咱们拿来烧火也不错,一个冬天要用不少柴火呢!”

    “……”

    顾欢喜点头。

    她是知道根雕的,难道原身也知道?

    认真的把木牌写好,等干了才递给田园。

    “我去立在村口!”

    来来往往的人一旦知道了,应该有很多人来报名。

    至于田家村的人。

    田园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继续用田家村的人。

    田家村那些人,干活确实是有力气的,砍树也没出什么乱子,用起来也省心。

    用吧,心里膈应。

    不用吧……

    他需要很多人来砍树,所以田园思来想去,若是田家村的人来,他还是用,那么这些人自然会远离田家人,他要一点一点的隔离了田家,让他们成为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到最后在田家村也尝试一下,何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有些仇恨,他并没有忘记,而是一直记在了心里,不是不算,而是在等待时机。

    朝田家村方向看了一眼,田园咚咚咚的把木牌钉下去。

    等他回到家,小田村的人便已经知道,田园要找砍树的人,立即有人收拾了一番,去岳父母家,去舅舅家,去顾爷家说这事情,一传十十传百,这才第二天,便已经有不少人知道田园要招砍树的人。

    田家村的人,也在犹豫,他们想来,又不敢。

    惭愧的同时,心里也害怕,来了之后田园压根不搭理他们,不让他们砍树怎么办?

    可是不砍树,去哪里找这么赚钱的活计?

    一个月十几两银子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元婶、康大娘的厨艺确实没话说,顾欢喜吃她们做的饭菜,胃口极好,田园瞧着心里高兴,对两人客气的很。

    唐家一家三口却有些紧张和担忧。

    一来两夫妻要吃药,吃药要花钱,二来唐小山也没什么活干。

    人都有点会比较的心思,唐家一家三口,也知道田园、顾欢喜是极好的主家,怕自己不努力表现,让田园、顾欢喜觉得他们好吃懒做。

    毕竟五年后,就能拿回卖身契,成为自由的良民,这般恩赐那是少之又少的。

    小山娘过来的时候,顾欢喜拿着书,歪在摇椅上,边上放在一盘剥好的柚子,小山娘抿了抿唇,先前她来的时候,看见老爷在剥柚子,感情是为夫人薄的。

    “夫人!”

    顾欢喜歪头,看向小山娘,“唐婶子,来坐,吃柚子!”

    小山娘忙摇头。

    老爷给夫人剥的,她可不敢吃。

    “夫人,柚子我就不吃了,我过来就是想问问夫人,有没有什么事情让我们一家子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