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开导不不有客来访
    不不知道自己这种心思不对,可是看着顾欢喜对冬瑜那么好,她忍不住心生嫉妒。

    顾欢喜逗弄冬瑜的时候,也关注着不不,见她这个样子,心里顿时明白了些。

    不不、冬瑜都不是她生的,但是对两个孩子,她几乎也做到了一视同仁。

    冬瑜还小,关注难免多了一些。

    不不小时候过的很苦很苦,她知道后也心疼,所以多给了不不许多相信和怜爱。

    她希望不不是健康成长,长成一个心胸开阔的美少女,而不是只会拈酸吃醋,斤斤计较小家子气。

    “采菊!”顾欢喜喊了一声。

    在外面打络子的采菊立即进了屋子,“夫人?”

    “把冬瑜抱下去玩一会,我和不不有话说!”

    采菊错愕的看了一眼面色发红的不不,又看看顾欢喜,抱着冬瑜离开了主院。

    临走时还回头看了一眼不不。

    心里有些担忧!

    屋子里,就顾欢喜和不不,顾欢喜朝不不招手,“不不,你过来!”

    “……”

    不不心里害怕,慢慢吞吞的走到顾欢喜面前。

    小手紧紧抓住书包的带子。

    站在顾欢喜面前,有些站立难安。

    顾欢喜伸手,拉着她坐在炕上,“心里有事儿?”

    “娘…”不不轻轻喊了一声。

    心里挣扎纠结着,要不要说实话。

    顾欢喜抬手给不不整理一下头发,“我知道你心里有事,一直想和你好好说说,却一直没机会,今儿咱们娘俩好好说说!”

    不不低垂着头,不敢看顾欢喜,却微微点了点头。

    “你先前都开开心心的,为什么忽然间又不开心了呢?是觉得我对冬瑜比对你好吗?”

    “……”

    不不闻言抬眸,惊愕的看着顾欢喜。

    “你们都是我的女儿,不管是对你,还是冬瑜,我都是一样的,你或许不知道,那日在破庙中醒来,看着你那般贴心,我真的好开心,感激上苍给一个如你这般乖巧懂事的女儿,又给了我一个如冬瑜那般可爱甜美的女儿,你或许觉得我对冬瑜更好,因为她是我亲生的,而你不是,但是不不啊,其实冬瑜她……”

    顾欢喜收拾微微一顿,靠近不不,小声说道,“这个秘密,知道的也就我和你爹,再没第三个人知道,就是冬瑜,我目前也没打算告诉她,不不,如果我告诉你,你是否会保密,不再告诉第四个人?”

    不不屏息静气。

    她觉得顾欢喜一定要告诉她一个天大的事情。

    吞了吞口水,才认真点头,“娘,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一个人!”

    “有些话、有些事情,本应该烂在心中,但是不不,你一直很在意,在意你不是我亲生的孩子,在意我对冬瑜这个亲生的比较好,但其实,冬瑜和你一样,也是不知道父母是谁,是我和你爹爹捡来的!”

    “吸……”不不倒吸一口气。

    震惊、错愕、懊悔。

    她一直以为,一直以为。

    原来是她错了。

    “不不,所以你还不懂吗?对你,对冬瑜,我都是一样的,不论你们是不是我亲生,我都待你们一样好,把你们当心肝肝疼爱!”

    “娘,我错了!”不不喊了一声,扑在顾欢喜怀中,哭了出声。

    顾欢喜轻轻拍着她的背。

    不不哭了好一会才说道,“娘,我其实之前还做了一件错事,我一直没有承认,那天的院门是我开的,我忘记关了,你问起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说了慌,后来好几次我想要解释,可是我都开不了口!”

    不不把心里的秘密说出来,心里顿时见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加上得知冬瑜和她一样,也是捡来的,心中的嫉妒在那瞬间消失无踪。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不,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这些年,在田家你过的不好,你却依旧有一颗善良的心,这让我很欣慰!”顾欢喜拿了手绢轻轻的给不不擦拭眼泪,“女孩子,要自立自强自爱,要做到任你富贵繁荣,我依旧笑如春风,不嫉不妒,不骄不躁,品味快乐滋味,胸怀坦荡接受一切现实,学会欣赏别人的美好,亦热爱自己的生活,——这样,你就拥有了人生最大的幸福。因为,你有一颗丰富强大、坚韧得无与伦比的内心!”

    “娘……”不不唤了一声。

    她不太懂这几句话的意思。

    “你不懂没关系,我一会写下来给你,等你去了学堂,读了书,认得了字,就会明白!”顾欢喜轻轻摸着不不的头,想了想又道,“像冬瑜,笑起来的时候可爱吧!”

    “可爱!”

    想到冬瑜甜滋滋的笑着时,她虽嫉妒,却还是疼着冬瑜,小声问,“这便是冬瑜的美好吗?”

    “对,她小,单纯、善良、可爱,这便是冬瑜的美好,像采菊,她憨厚、老实、勤快,从来不抱怨不埋怨,做事情认认真真,勤勤恳恳,这是采菊的美好!”

    不不沉默。

    好一会后才说道,“娘,我会弄明白的!”

    “好!”

    不不知道了冬瑜的秘密。

    她恍惚间才明白,为什么娘没有和田园睡在一起,为什么这屋子里,炕上也有枕头、被子,为什么娘的床上一股子香香的味道,没有田园身上的味道。

    她在田家的时候,见过田东明和他媳妇睡在一起,光溜溜的两个人,后来他们就有了孩子。

    原来是这样子的。

    不不想着。

    “娘,我出去一下!”

    “去吧!”

    不不蹬蹬蹬跑了出去,找到采菊和冬瑜,把冬瑜抱在怀中,“冬瑜,我以后一定会你好,一定对你好!”

    她们是一样的人,被爹娘抛弃,如今她有了娘,还有妹妹。

    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生活了。

    冬瑜抱着不不的脖子,笑眯眯的不说话。

    想来,娘把她的身世告诉这个傻大姐了。

    这样子也好,明白其实她们是一样的,都是没人要的孩子,被好心的娘疼爱着,这辈子也算是值得了。

    学堂上了大梁,盖了瓦,把桌子椅子搬进去,文老先生便表示愿意留在这学堂教学生,今年的束脩免了,明年春天才开始交束脩。

    文老先生是好意,只是他年纪大了,来去也不方便,田园委婉的婉拒了文老先生。

    “这倒也是!”文老先生感叹道。

    田园想到自家后院还有几个空院子,又道,“文老先生,若是您不嫌弃,我家客院还空着,您带个人来照顾您,吃喝我府中有厨娘,衣裳也有人洗,就是日程您出行,有人照顾一二就行!”

    文老先生点头。

    他身边有小厮,这人手倒是有了。

    当下又有几个举人老爷愿意来教书,和文老先生一样,今年不要束脩,等开年春天再收束脩。

    如此便只差一个田师父。

    田师父笑着,“我先住自己家中,田家村过来,一会子的路,不会耽误了孩子们练武!”

    一把年纪,他本不想来的,但这田园修建的学堂,为了田园,他也得来。

    学堂的事情办好,就是学生的事情。

    “一会子你们便来报名,三日后再来领取书本、一人一支毛笔,一刀纸,墨水、砚台属于学堂,不能带回家,等到明年,你们自己准备了,便可以把东西都带回去了!”田园沉沉出声。

    村民们还是理解的。

    这东西带回去,第二天肯定不会带到学堂来。

    田园修这学堂已经花了不少钱,不能让田园再花更多的银子。

    学堂边上还有几间屋子,一个小两进的院子。

    “田园,那小院你打算做什么?”田师父忍不住问。

    “欢喜说要开个杂货铺子,卖点东西,村民们想要卖点什么,来杂货铺卖,也不求赚多少钱,能赚就好!”

    “……”田师父错愕了一下,好一会才说道,“杂货铺开在学堂边上,倒是一个好想法!”

    学生每天都要来学堂,而且田园家也在这个小田村,来来往往的人肯定不少,谁家里不缺点这个,缺点哪个,去镇上太远,尤其是没有马车的情况下,去镇上不方便,马车还要付钱。

    孩子在这边读书,顺带就买回去了。

    倒是省了不少事情。

    学堂这边修建好,也不用摆什么酒,大家心中也清楚,孩子有地方读书,不用去镇上,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可不敢有别的奢求。

    也不用田园给工钱,都约好,由田家村那边的人带着大家进山去砍树。

    就是孩子们的东西,也有书肆的人送来,连带还有顾欢喜的书。

    学堂开学这天,那是真的热闹。

    能来读书的,多数是儿子,女孩儿就七八个,其中还加上了冬瑜和采菊。

    冬瑜死活要去,顾欢喜没得办法,只能让采菊陪着一起去,让采菊也有机会读书认字。

    两个孩子一走,顾欢喜是彻底空闲下来,无所事事。

    看书吧,看多了眼睛酸疼。

    田园又去山里,便带了丁香、末香去了后山。

    顾欢喜慢慢的往上走,这里田园让人修建了石头路,走起来倒是好走。

    到了山顶,顾欢喜累的气喘吁吁,看着那两间石屋,顾欢喜愣了愣。

    “他竟修建好了,也没跟我说一声!”

    顾欢喜上前,轻轻的推开木门。

    屋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一个大大的炕,边上还有两个衣柜,桌子板凳一类,另外一间是灶房,锅碗瓢盆一应俱全。

    “……”

    顾欢喜抿了抿唇。

    田园一点都没告诉她,莫非是想给她一个惊喜?

    边上还有些地方还没收拾好。

    顾欢喜顿时明白了什么。

    喊了丁香、末香下山。

    临走时,顾欢喜又看了一眼,如果,如果田园在这里跟她求婚,她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嫁给他。

    回到家里

    顾欢喜喊了唐小山过来,“你去一趟村里石匠家,问问看,我要的石臼做好了没有!”

    “是,夫人!”唐小山立即便去了。

    这些日子,吃得好,睡得好,爹娘身体也好了起来,唐小山瞧着长高了些,还健硕了,这走起路来都带风。

    唐小山很快到石匠家,询问石臼的事情,得知已经做好,喊了石匠家的人,把大石臼推到板车上,推回了田府。

    “好了?”顾欢喜看着那大石臼。

    “田夫人,这石臼好了,和你跟我说的一样,放在什么地方?”田石匠问。

    “放在那边的空院子去,小心些!”

    两边有个石桥,石桥很宽,是从一块大石头中开采出来的石条子,当时还花了不少力气,才把这石条弄来。

    把石臼放在了院子里,顾欢喜看了一下,石臼很宽大,到她腰的位置。

    石臼内打磨的还算圆滑,伸手去摸了摸,也不会膈手。

    顾欢喜觉得不错,“到时候如果需要,可能还要帮我打几个!:”

    “夫人尽管开口就是!”田石匠笑眯了眼。

    这一个石臼就一两银子,他年纪大了些,不能去砍树,但是在家打石臼也不错,夫人需要几个,他就打几个,到时候给孙子交束脩,若是有余再买点宣纸。

    顾欢喜颔首。

    让田石匠先回去。

    “小山,你去把我让你准备的盖子拿来,还有那些洗干净的番薯!”

    “是!”

    唐小山力气是真的有。

    一下子把一篮子番薯拎过来,又打了水把石臼洗干净,石臼的地段还有一个空,拿来放水正好。

    正把石臼洗干净,把出水口堵住。

    把番薯倒在石臼之中,盖上了一个木盖子,免得到时候番薯被敲碎的时候溅的到处都是。

    又从屋子里脱出了一个锤子,这个锤子是铁锤,很大的一个,一头可以吊在一边的柱子上,拉扯的时候,铁锤在石臼内,不会跑出来,而且又不用太使力就能用铁锤把番薯锤碎。

    唐小山在这边锤番薯,他爹唐大山就在一边帮忙。

    元婶、康大娘、小山娘也过来帮忙,把一会要用来沥番薯渣渣的架子撑起来,再把纱布套上去。

    等到唐家父子把番薯敲碎成渣渣,才舀在桶子里提过来。

    顾欢喜舀了一勺子倒在纱布上,“元婶,康大娘,你们用力摇晃,唐婶子,你往里面倒水,务必把番薯渣渣冲洗干净!”

    “夫人,那要很多水!”小山娘说道。

    “确实要很多水,因为等把番薯渣渣冲洗干净,下面的就是番薯粉!”

    元婶、康大娘,唐家一家子都觉得实在是神奇,不过还是很听话的按照顾欢喜说的做。

    等到一石臼里的番薯渣渣都清洗完毕,大木桶里,已经满满的一桶,看着有些黄幽幽的。

    元婶、康大娘、小山娘都十分好奇,这样子的的水,最终真能成为番薯粉吗?

    她们很好奇,也很期待。

    “夫人,这水都放在这里吗?”

    “嗯,放在这里,等到明日早上,就会沉淀下来,到时候倒掉上面的水,留在下面的就是番薯粉,明日咱们应该能吃上番薯粉做的东西!”顾欢喜说着,笑了起来。

    又问道,“你们知道咱们做麦芽糖吗?”

    “夫人,我知道!”康大娘连忙应声。

    “康大娘,那你发一点麦子,咱们做点麦芽糖,给不不、冬瑜打打牙祭,村里孩子们来,也能分点麦芽糖给他们!”

    顾欢喜想到不不、冬瑜都喜欢吃甜的,外面虽然也有糖果卖,但总是自己做的比较干净。

    刚好想到了。

    如果没人会,她就亲自动手。

    她也会做麦芽糖的。

    用米浆和番薯都能做。

    番薯做出来的,还有一个名字,叫麻汤,如果再麻汤上面裹上一层芝麻,那就是麻糖。

    麻糖吃起来又香又甜,还可以往里面放上花生米,或者核桃仁,要是有点葡萄干,味道会更好,想到这里,顾欢喜都有些流口水了。

    不行,她还是得自己动手。

    先把一边做番薯粉,一边先把麦芽发起来,到时候就可以做麦芽糖了。

    “这边已经好了,一会走的时候把院门锁起来!”顾欢喜说完,带着丁香、末香先离开。

    元婶、康大娘则留下来收拾一番,唐家三口也没闲着,该扫的扫,该洗的洗。

    他们早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家,自然要尽心尽力,更别说为了五年后的自由。

    做好了,老爷、夫人高兴了,赏钱肯定不少,也算是为自己以后攒个养老的银子。

    顾欢喜回到主院,直接进了书房,找了笔墨,番薯粉需要些什么?

    晒圈要洞口密集细小,就算是粉末也不会掉下去,不过这种晒起来干的不够快,还得准备一个,如果下雨的时候,可以烘东西的屋子才行。

    家里这些日子天天有人送柴火来,干的湿的都有,家里是不缺柴火的,据田园的意思,这都是免费的。

    村民们除了小心眼多些,心底还是很善良的,就拿这送柴火的事情来说,对他们来说是举手之劳,反正也要下山回家,扛一点下来也无碍,可是他们砍了一天的树,早已经累的精疲力尽,却还想着给扛一捆柴下来,其中情意,自不必说。

    尤其是田家村那边的人,几乎天天都扛一捆来,她知道,他们是想弥补。

    顾欢喜把做番薯粉需要的东西都写下来,若是明日一早,有番薯粉出来,就让田园去找人给她做上几十个上百个出来,木桶石臼也不能少。

    在书房忙活了半天,顾欢喜忙活的眼睛发酸。

    丁香快速走进来,“夫人,田夫人来了!”

    “谁?”顾欢喜错愕。

    田夫人?哪个田夫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