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自己把自己毒死了
    是师娘还是完颜夏秋?

    顾欢喜到主院大厅的时候,师娘方秀正坐在那里喝茶。点心是动都没动一下。

    “师娘!”顾欢喜喊了一声。

    方秀闻言,忙放下了茶杯,含笑的看着顾欢喜。

    这人与人之间,其实差别还真是挺大的。

    完颜夏秋小家子气,怎么教都教不出来,她若是有顾欢喜这般大气,该多好。

    “师娘,您尝尝这点心,这是康大娘做出来的,用板栗、糯米、核桃仁、花生米做出来的,味道不错!”顾欢喜介绍道。

    这点心,她一次能吃十块,不过田园不许她多吃,说是怕她吃多了积食,管的可真宽。

    “好!”方秀应了一声,拿了糕点轻轻的咬了一口。

    甜而不腻,确实十分可口。

    想不到顾欢喜买下人这么会挑,竟挑了个厨艺这么好的厨娘。

    吃了一块,方秀又吃了一块,才拿了帕子轻轻的擦着嘴角。

    她身上的衣裳布料是绸缎,举手投足一身的富贵气。

    顾欢喜猜她曾经一定是大家小姐。

    “你这糕点确实好吃!”

    “我早些时候,也有让师父带回去!”

    “……”

    方秀一愣。

    从那日两人吵了嘴之后,丈夫没有跟她说过话。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完颜夏秋不好,让儿子休了她另娶有什么错?这般上不得台面的妇人,不休掉她,难道让她给家里招来祸事?

    可偏偏他不赞同。

    说什么完颜夏秋可怜,休了她之后,让她去哪里?边疆那边的亲人也不管她死活,说她这是恶婆婆,她当时实在是气不过,说了几句难听的话。

    这老头子倒是气上了。

    顾欢喜见方秀神色,也是一愣。

    难道师父没把糕点带回去?应该不会吧……

    “你师父这几日和我吵嘴了,不搭理我呢!”方秀说着,微微红了脸。

    一把年纪了,还能吵架。

    分离这些年,她又怨又恨,如今好不容易破镜重圆,她所奢求的,也不过是夫妻恩爱,合家团圆。

    “……”

    顾欢喜更惊讶了。

    方秀竟和她说这事儿。

    “其实,我在这边也没朋友,有些事情也不知道和谁商量,思来想去,我便想到了你,所以过来问问你的想法!”

    “我?”顾欢喜指着自己。

    她不觉得自己能成为心灵大师。

    方秀颔首。

    顾欢喜抿了抿唇,深深吸了口气,“那师娘说说看吧,我尽量……”

    “欢喜啊,你觉得你嫂子这个人如何?”

    “嫂子?”

    完颜夏秋么?

    不如何,脑子缺根筋,自觉自家有钱,看不起别人。

    也喜欢和人比较,还有点瞧不起人,说白了就是狗眼看人低。

    “还好吧!”顾欢喜尴尬道。

    这话说的实在是违心,忙端了茶水抿了一口,掩饰一下。

    方秀笑了出声,“你觉得她好?”

    顾欢喜默。

    方秀才继续说道,“那日她说的话,我听见了些,回去之后,我便和你家大哥说,让他休了你嫂子,你师父不答应,说我这般实在是不通情达理,我便与他争执了几句,这都好些日子了,他也不跟我说话,你大哥整日忙进忙出,不知道在做什么,你嫂子她……”

    方秀想到完颜夏秋。

    也是可怜人。

    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是一点都没假。

    “她生病了,你得空去看看她,顺便劝劝她,让她想开些,若是长此下去,与被休又有什么不同?你大哥的妻子,绝对不可能这般不知道理,她若是不自己改变,这个家迟早会没了她的位置!”

    方秀说的真诚,顾欢喜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的。

    这就是婆婆啊。

    若是母亲,定会好好的用心教,婆婆却只想着自己儿子的利益,家族利益。

    吞了吞口水,“师娘,我不知道要怎么劝嫂子,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不若让大哥多劝劝嫂子,兴许……”

    “你大哥劝了没用!”

    顾欢喜默。

    丈夫劝了都没用,她不觉得自己去劝有用。

    她和完颜夏秋也没什么交情。

    “让她妹妹劝劝她吧!”顾欢喜又提议道。

    “她妹妹啊……”方秀叹息。

    那也是一个拎不清的搅家精。

    两人正在说话间,田师父家又来了个下人,“老夫人,您快回去吧,夫人她服毒自杀了!”

    “什么?”方秀惊呼一声,站了起身。

    顾欢喜却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欢喜,我先走一步!”方秀急急忙忙出了田府,上了马车离去。

    顾欢喜送人出去,看着远去的马车,才深深叹息一声。

    “唉!”

    “夫人,您说,您站在谁这边?”

    顾欢喜看着丁香,好一会才说道,“我谁都不站,师娘是为母之心,而完颜夏秋,也是自找的,大哥对她其实不错的,只是她弄错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若是她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便不会把日子过成这样子,也或者是沟通不到位吧!”

    有些事情她闷在心里,田毅并不知道。

    她如果告诉田毅自己的打算,兴许会好些。

    “丁香,你快去让小山准备马车,和末香一起随我走一趟!”

    去镇上找大夫,到底不如小田村过去这么快。

    师娘走的急,她竟忘记了这茬。

    丁香立即去让唐小山套马车,到前门口,带着顾欢喜前往田家村。

    顾欢喜到的田师父家的时候,田毅还没回来,大夫也还没到。

    田师父、方秀倒是在。

    “你怎么来了?”田师父问。

    “师父,这是末香,她会一些医术,让她先给嫂子看看!”顾欢喜道。

    “好!”

    末香进去给完颜夏秋把脉。

    眉头越蹙越紧。

    好一会后末香才摇着头出来。

    “末香……”顾欢喜喊了一声。

    “她自己吃了砒霜,还有别的毒,最主要的是,她有两个多月身孕,救不回来了!”

    田师父闻言,惊的后退了好几步,方秀也跌坐在椅子上,一脸不可置信。

    有身孕了,完颜夏秋怎么不说她有身孕了……

    “就不能再试试别的办法吗?”方秀问道。

    末香摇摇头。

    她这医术可是冷老爷子教的,虽没学到冷老爷子的精髓,但比起外面的大夫,那也好太多太多。

    “她吃的砒霜虽不多,但是还有别的毒药,两个都是剧毒,所以……”末香叹息一声,“准备后事吧!”

    方秀不再言语。

    田师父淡淡开口,“她还能撑多久?”

    “一两个时辰顶多了!”末香说着,听着屋子里传出来的哭声。

    那是完颜夏冬和静巧的哭声。

    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也是感叹。

    日子真难过到,连孩子都不要的地步吗?

    如果是她?她会如何?

    她会和离,趁着丈夫对她还有点愧疚的时候和离,还能得到一笔银子。

    有了银子,要做什么不行。

    何苦走到这一步。

    田毅得到消息赶回来,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屋子,看着面色发黑,吐着血的完颜夏秋,田毅痛哭出声。

    他想过和离,想过休妻,但是从来没想过,要她死。

    他一直记得她娇俏娇羞的样子,他知道她不容易,他一直在给她机会,可是他没有想到,她会走这一步。

    “夏秋,我回来了……!”田毅轻轻的唤了一声。

    完颜夏秋却一句话都没有回应他。

    只是默默的闭着眼睛。

    嘴角一直有黑血流出……

    末香想了想才说道,“夫人,我可以给她扎几针,让她说几句话!”

    顾欢喜闻言,看着田师父,“师父……”

    “扎吧!”田师父出了声。

    田毅也想知道,完颜夏秋还有没有遗言。

    末香上前给完颜夏秋扎了几针,完颜夏秋便幽幽醒来。

    因为中毒,她脑子是乱的,模模糊糊,但是她还知道一些,伸手紧紧抓住了田毅的手,“我没……”

    “冬,夏冬……”

    “是……”

    完颜夏秋想要说的话,一句都完整不了。

    田毅紧紧握住完颜夏秋的手,“我会照顾夏冬,会照顾好两个孩子!”

    “……”

    完颜夏秋听了之后,顿时落下了泪。

    费了好多力气,才拉着田毅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就那么看着田毅落泪,张嘴想说点什么,血一个劲的从嘴里流出来。

    完颜夏冬带着两个孩子,跪在床边,“姐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两个孩子,我一定会照顾好两个孩子的!”

    “……”

    完颜夏秋闻言,情绪有些激动,却因此断了气。

    “夏秋……”田毅痛呼一声。

    完颜夏秋的手,却渐渐冷了。

    屋子里,都是哭声。

    顾欢喜听着心里难受,慢慢的出了屋子。

    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才觉得心里好受一些。

    “夫人……”丁香低唤一声,把帕子递给顾欢喜。

    顾欢喜微微错愕。

    伸手摸了摸脸,才发现自己哭了。

    为什么哭?

    是可惜完颜夏秋,还是心疼那两个孩子?

    她还那么年轻,三十岁左右年纪,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却想不开服毒自杀。

    她知道她有孩子了,却还要服毒自杀,是很绝望了吧!

    顾欢喜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些乱。

    整个人也有些昏昏沉沉。

    田园来到的时候,顾欢喜看着田园,笑着笑着便倒了下去。

    “欢喜!”田园叫了一声,上前抱住了她。

    末香连忙给顾欢喜把脉。

    “怎么样?”田园沉声。

    “只是情绪有些激动,休息休息就没事了!”末香低语。

    田园把顾欢喜抱到马车上,靠在丁香怀中,下马车去见田师父、方秀。

    两个人坐在堂屋,心里都不好受。

    尤其是方秀。

    如果她要是知道完颜夏秋有了身孕,压根不会说什么休妻、和离的话,只是如今人已经没了,说什么都迟了。

    “师父、师娘,欢喜有些不适,我先送她回去,一会再过来!”

    “嗯,去吧!”田师父微微摆手。

    他心里也难受。

    那是他的亲孙子或者亲孙女。

    大的两个他也疼,但到底少了从小到大看着长大的感情。

    他也想,亲手抱着,像抱冬瑜一样,抱着到处去玩耍,把他捧在手心里。

    就这么没了。

    没了……

    顿时红了眼眶。

    看了一眼方秀,田师父叹息一声,“你后悔吗?”

    “我……”方秀顿时落下泪来,“悔!”

    真的后悔了。

    谁能想到,完颜夏秋会走到这一步,谁能想到!

    田毅后来得知完颜夏秋已经有了身孕,更是痛不欲生。

    抱着完颜夏秋的尸体,哭的不能自己。

    田园把顾欢喜送回家,让丁香、末香好好照顾,才去田师父家,帮忙处理完颜夏秋的丧事。

    人走了,总要让她走的体面些。

    什么怨啊恨啊,田毅都不在乎了,如果可以,他宁愿完颜夏秋还活着。

    还活着……

    可是,回不来了,完颜夏秋再也回不来了。

    完颜夏秋出丧的时候,顾欢喜没去,田园也让她不要去。

    一来顾欢喜觉得自己,承受不住,二来田园也不想顾欢喜被太多人看见。

    毕竟去送丧的人不少,顾家村那边的人,虽没见过长大后的顾欢喜,但是顾欢喜跟她娘有几分相似,要是人家议论起来,总归不好说,而且名字也没改。

    田家,完颜夏秋下葬后。

    田毅有些消沉,整日喝酒,睡觉,把自己弄得邋邋遢遢。

    “姐夫!”完颜夏冬轻轻的喊了一声,身边牵着两个孩子。

    静巧五岁,文博八岁。

    八岁的孩子,被养的有些忠厚,五岁的静巧就更别说了,这会子跟在完颜夏冬身边,紧紧的抓住完颜夏冬的衣袖。

    “静巧,文博……”

    两个孩子看着田毅,似懂非懂,却扭开头,不理会田毅。

    “姐夫,两个孩子还没从失去姐姐的打击中缓过劲来,等些时候,就好了!”完颜夏冬轻声。

    田毅看着完颜夏冬,从她的脸上看出几分她姐姐的神色。

    她们是姐妹,想象并不意外。

    田毅瞧着瞧着,忽地笑了起来,“这些日子,麻烦你照顾他们了!”

    “姐夫说什么话,都是应该的,姐夫,你一定要坚强起来,两个孩子已经没了娘,不能连爹也没了!”完颜夏冬说完,牵着两个孩子离开。

    没了娘,不能连爹都没了……

    田毅想着,一口喝了杯中的酒。

    是这个道理啊!

    他已经害两个孩子没了娘,又怎么能够让他们没了爹。

    田毅决定要坚强起来。

    田府

    顾欢喜的番薯粉到底还是成功了,而且她休息这几天,唐小山把石臼也弄了好几个,还有几十个木桶,纱布,洗番薯渣的纱布,就是番薯也收了好几千斤。

    就等着她身体好点,开始做番薯粉。

    “娘……”

    不不抱着冬瑜进来。

    笑眯眯的把冬瑜放在顾欢喜床上。

    转身去倒水过来喂冬瑜,又给顾欢喜倒了一杯。

    “娘,今天冬瑜也跟着被三字经了,先生夸她呢!”不不说着,给冬瑜把嘴巴擦干净,去洗手,顺便拿了糕点过来,捏了小块喂冬瑜,余下的自己吃了。

    “真的吗?咱们冬瑜可真厉害!”顾欢喜夸着冬瑜,捏捏冬瑜的鼻子。

    看着不不这般,顾欢喜的心渐渐放下来。

    只要不不去读书,总会明白,她那天的那一番话。

    只是想告诉她,对她和冬瑜,她一视同仁,都放在手心疼爱。

    “厉害厉害!”冬瑜说着,扑在顾欢喜怀里,不肯撒手。

    顾欢喜抱着她,也是怜爱不已。

    不不看了一眼,笑着眯了眯眼睛,转身去洗手,然后找来自己的针线篓子,开始做针线活。

    顾欢喜对她的要求便是学堂里,要好好学习,回到家也要学习一下针线活,一会还要跟着康大娘学厨艺。

    都说技多不压身,女孩子总要有本事,更要有好的心态,才能在逆境中,也能坚强的活下去。

    “娘,我这个荷包就快要绣好了,你说爹会要吗?”不不小声问。

    第一课,夫子就说孝道,她才发现,她喊田园爹,却连一样东西都没孝敬过他。

    虽然他们彼此都是爱屋及乌,但是,他给了她一个家,给了她一份别的孩子没有的尊荣。

    她以前不懂,去学堂里,夫子在空闲的时候,会给她们说故事,她才明白,不是所有人都会对你好,对你好的,你一定要记在心里,并回报。

    力量小的时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等本事大了,再做大的回报。

    所以她想给田园绣个荷包。

    她的针线活不好看,和娘比起来,那简直是丑的不可直视。

    “你做好了,拿去给他,不就知道了!”顾欢喜笑道。

    她知道,田园一定会要的。

    “可万一他不要呢?”不不问。

    “丢在他面前,看他捡不捡,要是他不捡,以后再也不给他做了!”

    不不听了之后,呆愣愣了好久,才幽幽出声,“他不要就算了,我不会丢在他面前的,那样子太没礼仪!”

    顾欢喜抿嘴浅笑。

    就是眸子里都是笑意。

    她的闺女,长大了!

    解开了心结,知晓了是非,懂得了礼仪,知道了努力,学会了面对,真的很好。

    不不看着顾欢喜笑,本有些忐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认真做着手里的荷包。

    她想,田园一定会要的吧,他一定也是疼她的,就像她,渐渐对他有了孺慕之情一般。

    绣了一个时辰荷包,基本上就能收工了。

    不不剪了线头,又把流苏缝上去,左右看了看,拿到顾欢喜面前,“娘,您帮我看看,哪里做的不好,我再改改!”

    顾欢喜仔细检查了一番,青色的荷包上,是一只雄鹰飞在天空,虽说雄鹰是有那么点丑,但心意却遮盖了所有的丑,余下皆是美好。

    “非常不错,一会你爹回来,你就送给他吧!”

    “嗯!”

    不不用力点头。

    田园从外面回来,这才短短时日,舒明光已经来拉走一批木材。

    顾欢喜想着田园快要回来,抱着冬瑜出去,给不不和田园独处的机会。

    田园进了屋子,却不见顾欢喜,看着不不文道,“你娘呢?”

    “娘带着冬瑜出去了,一会就回来!”

    不不倒了一杯水递给田园,田园接杯子的时候,微微错愕了一下。

    这孩子,最近似乎懂事了些。

    喝了一口水,才问道,“在学堂还好吗?先生教的,可都懂?”

    “……”不不愣住,眨了眨眼睛,才“啊”了一声,一个劲点头,“懂!”

    田园微微颔首。

    起身去浴房梳洗、收拾。

    浴房里有热水,他在山里出了一身汗,整个人臭熏熏的,所以没敢去找顾欢喜。

    不不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手紧紧捏着荷包,不停的吞口水。

    紧张。

    她很紧张。

    直到田园洗好出来,身上是一身青色直稠长衣,遮住了里面的裤子,一条腰带系在腰间,显得整个人格外的高大威武。

    见不不满脸汗水,田园忍不住问道,“可是生病了?若是生病了,找末香给你看看,她会医术!”

    “不,不是,爹,我……”不不结巴了。

    小腿也忍不住发抖。

    她心里格外的害怕被拒绝。

    田园看着不不,见不不手背在身后,蹙眉,说话的声音都冷了些,“有事情就说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