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帝都风云
    不不闻言,紧张的把小手往前面一伸,“我给你做了一个荷包!”

    小小的手心里,一只小小的荷包,静静的躺在上面。

    不不有些紧张,小手微微的发抖。

    田园也没想到,不不会送荷包个他。

    犹豫片刻才伸手去接过荷包。

    不不红着脸朝外面跑。

    “不不!”田园轻轻的喊了一声。

    不不在门外停下脚步,不敢回头,害怕田园把荷包丢给她还。

    “不不,谢谢!”田园轻轻出声。

    声音虽小,不不却听清楚了。

    “不,不客气!”不不说完,蹬蹬蹬的跑去后院找顾欢喜。

    顾欢喜牵着冬瑜慢慢走。

    冬瑜已经会走路,只是东倒西歪的,让人瞧着既担心又忍俊不禁。

    一边的地上,撒下去的菜籽已经冒出青青的小芽。

    家里人不少,种的也比较多,免得冬天还要去外面买菜。

    不不跑过来的时候,脸红红的,看着顾欢喜用力点点头。

    顾欢喜便明了,田园收下了她的荷包。

    “开心吗?”顾欢喜小声问。

    不不认真想了想,“有点紧张,开心的!”

    顾欢喜笑着,和不不一起在院子里带着冬瑜玩耍。

    这个天气不冷不热,饭过了十月,天就会冷起来,到时候就不能这般出来玩耍了。

    娘三在院子里笑着闹着,田园过来的时候,腰上就挂着不不给他做的荷包。

    不不看了一眼,眸光一红,轻轻的喊了声,“爹!”

    羞羞的低下头。

    田园瞧着,犹豫片刻,伸手摸摸她的头,“嗯!”应了一声。

    去抱了冬瑜。

    他也没做过爹,不知道做爹是什么样子的,要怎么做才能做好。

    想起顾老实以前总摸顾欢喜的头,想来这便是疼爱吧。

    他这么想着。

    不不愣在原地,好一会才笑着走到顾欢喜身边。

    “晚饭做好了,咱们吃饭去吧!”田园出声。

    “好!”顾欢喜说着,牵了不不的手,一家四口朝饭厅走去。

    等他们过去,饭菜已经摆好,五菜一汤,还有两个凉菜,馒头和白米饭。

    一家四口慢慢的吃着,气愤更好,温馨又和美。

    十月二十三

    帝都

    顾府

    顾城看着桌子上的大红帖子,神色晦暗不明。

    伺候他的人,都垂下了眸子。

    顾城做了相爷,就很少露出这种沉思表情了。

    顾俊进来的时候,微微错愕,“大哥,怎么了?”顾俊不解的问。

    “你看看吧!”

    顾城把请帖推到顾俊面前,顾俊伸手拿起打开,看着上面的日子,十月二十六。

    发请帖的人,锦祥侯!

    柯一梅是要嫁人了吗?还选这么一个日子,真真是可恶。

    也恶心人。

    “我很生气!”顾城沉沉出声。

    压制住没有掀翻书桌,已经是极限了。

    “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女人,当初你真是瞎了眼,才被她骗了,把她给娶回顾家,欢喜也是瞎了眼,才拿她当姐妹!”顾城说着,一下子扫落了桌子上的东西。

    顾俊沉默。

    是啊,真真瞎了眼。

    那么多日子不选,为什么偏偏是十月二十六,这是欢喜的生辰,她竟选在欢喜生辰再嫁,其心可诛。

    若说还有一点点感情和愧疚,这一刻全变成了厌恶。

    选在这一日成亲,柯一梅亲手斩断了他最后那点善意和眷念。

    “大哥!”顾俊轻轻的喊了一声。

    “呵,锦祥侯,真以为他跟着太皇打江山,就没人敢动他,且等着吧,别落在我手里,否则我定要他知道,我顾城,他招惹不起,他效忠的主子,救不了他!”顾城说完,慢慢的坐在了椅子上。

    神色已经归于平静。

    顾俊淡淡的问,“大哥,二十六那天,你去吗?”

    “你说呢?”顾城反问。

    冷逸的俊脸看着自己的弟弟。

    他从没有想过,他当初的一个决定,会毁了这个聪明乐观的弟弟。

    柯一梅竟是这么个货色。

    “大哥,你去吧,这样子的事情,我迟早要面对,再说柯一梅作为一个女人都无所谓,我作为一个男人,有什么关系,只要我看来了,于我来说,随时随刻都是新的起点,只要我愿意,有的是漂亮姑娘争先恐后嫁给我!”顾俊说着,笑了起来。

    然后把请帖放在书桌上,慢慢的朝外面走去。

    顾城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最后才深深叹息一声。

    “为什么会这样子,好好的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顾城呢喃出声。

    自己的弟弟,他知道。

    顾俊又怎么会不在意,他是在意极了。

    一是柯一梅嫁人了,还选了这么一个日子,他面对着柯一梅的报复,整个人怕是快要崩溃了。

    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

    在这一场婚姻之中,柯一梅觉得她受到了伤害,可是却不想想,她抽身之后,顾俊是否受到了伤害。

    若是她真心爱顾俊,便不会让顾俊陷入如今两难的境地,至于戴思思……

    顾城不予评说。

    至于顾俊、戴思思以后的路,也是他们自己在走,他作为大哥,能说的,能做的实在是有限。

    顾俊出去的时候和龙星宸碰到,“嫂子!”

    龙星宸微微颔首,见顾俊神色伤凄,便知道他怕是已经知道,柯一梅二十六嫁人的事情。

    十月二十六,她唯一小姑子的生辰。

    柯一梅真真够恶心的,这一天出嫁,简直把刀尖往顾家人心窝子上刺。

    “二弟!”龙星宸轻轻的喊了一声。

    “嫂子有事?”

    龙星宸眸子微微一扫,“咱们去凉亭说一会子话吧!”

    “是!”

    顾俊恭敬应声。

    一,龙星宸是公主,二,龙星宸的他嫂子。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

    两人到了凉亭,龙星宸让人去拿茶具过来。

    “嫂子要烹茶?”顾俊问。

    “嗯,今日我请二弟喝一杯茶!”

    “多谢嫂子!”顾俊起身,抱拳行礼。

    龙星宸瞧着,无奈一笑,“都是一家人,不必这些虚礼,坐吧!”

    顾俊依言坐下。

    等到茶具摆好,龙星宸才优雅的开始烹茶,顾俊瞧着却是红了眼睛,“欢喜也爱烹茶,她最爱等我们都在,烹茶给我们喝!”

    回想那些年的日子,顾俊眼眶更红。

    他好怀念,好怀念。

    如果可以,真想回到过去,回到欢喜还在家的时候,那样子他定拼了命,也要欢喜好好的。

    龙星宸含笑的给顾俊倒了茶水,“喝喝看,味道如何!”

    顾俊端了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茶水甘甜清口,最好的雨前龙井,这是进贡到宫里,皇上赏赐下来的,分量极少。

    嫂子分成了四份,一份送去了阿爷、阿奶处,一份给了爹娘,一份给了五叔,余下一份留给了大哥,大哥多数拿来招待客人,自己喝却是极少的。

    “嫂子……”顾俊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怎么了?”

    “我……”

    顾俊埋首。

    “因为柯一梅成亲的日子,是欢喜妹妹的生辰之日,你心里难受,恨不得亲手掐死柯一梅?”

    “是!”顾俊说完,抖着手自己的倒了茶水。

    他内心的伤痛,只有他自己明白。

    龙星宸见顾俊这般,更是叹息一声,“你这般下去不行的,不若去护国寺小住几日吧!”

    “……”

    顾俊看着龙星宸。

    “去了护国寺,凡尘俗事渐渐忘怀,听方丈大师讲几次经文,想必你会豁然开朗,很多困扰都会过去,等你回来,定会是脱胎换骨的顾家二爷!”

    顾俊仔细想想,觉得有道理。

    他在这帝都,总能听到柯一梅的消息。

    等去了护国寺,远离凡尘,想来会有所不一样。

    站起身,朝龙星宸抱拳行礼,“多谢嫂子!”

    “不必客气!”

    顾俊迈步离开。

    待他走远之后,龙星宸才怒喝出声,“不知所谓,这以为顾家能够任由她诋毁不成,来人!”

    “公主……”

    龙星宸在沉香耳边说了几句,“下去办吧,记得办的漂亮些!”

    “是!”

    龙星宸吩咐完,才起身去了顾城的书房,见到地上的摔碎的东西,龙星宸眉头微蹙。

    顾城性子她是知晓的,若非气的狠了,绝对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上前拿了帖子一看,“就为这?”

    “欺人太甚!”顾城淡淡出声。

    “是,确实欺人太甚,但是你想想,柯一梅依仗着什么?依仗着她年轻,长得还不错,表面上是如此,她年轻漂亮,虏获了锦祥侯的心,可是你仔细想想,是这样子吗?”

    龙星宸微微摇头,“自然不是的,她和锦祥侯在一起,本就是利益婚姻,二皇子想要拉拢柯家,想要拉拢锦祥侯,如此这般,是把两家都牵在了手里,但是他们这般却极好击破!”

    顾城看向龙星宸,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首先,柯一梅贪心,想着荣华富贵,可锦祥侯年纪不小了,都可以做她祖父,孙子都比她大的人,在某些方面,怕是满足不了她,而且锦祥侯那几个儿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要是和这继母勾搭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

    “……”顾城默。

    龙星宸又道,“柯一梅敢这般明目张胆,还不是她明白,二弟对她余情未了,若是二弟早日成亲,看她死心不死心!”

    “……”

    顾城深吸一口气,“你说的我都懂,只是这些手段,过于阴私,没得脏了你我的手!”

    “我那里就要出手了,我只是告诉你一声,锦祥侯那几房小妾里,就有人和他儿子、孙子搅合在一起,简直乱的不得了!”龙星宸说着,又道,“而且父皇早就容不得锦祥侯这颗老鼠屎,要不是碍于祖父,早把他收拾了!”

    走到顾城身边,抬手轻轻的给他按摩着太阳穴,“所以,咱们只需要等待即可,二弟是个男人,而时间是最好的良药,等戴思思生下了孩子,嫁到了府中,二弟渐渐的便会忘记柯一梅,从伤痛中走出来,像以前一样活的堂堂正正,风风光光,他迟早是你熟悉的那个二爷,霁月光风,笑容明朗!”

    顾城心里感动。

    伸手握住龙星宸的手,“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龙星宸笑而不语。

    她退几步,把孩子送到阿爷。阿奶那里去,把府里重新管理起来,把顾府照料的井井有条。

    她知道顾城有眼睛会看,有心会去悟。

    她爱他,所以愿意妥协,爱屋及乌。

    虽然有时候她顾虑的不周全,但是她用了心,顾城总会看见她的好,明白她为他付出了多少。

    从感激到爱,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驸马……”

    顾城淡淡的嗯了一声。

    “咱们再要个孩子吧!”龙星宸轻轻出声。

    顾城闻言错愕了一下,用力把龙星宸拉到怀中,柔声问,“为什么这么快就想要孩子了,可是舍不得曦儿?”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着,阿爷、阿奶、爹娘那么喜欢孩子,不如再生一个,若是我能生个女孩儿……”龙星宸说着微微一顿。

    顾城轻轻的把头靠在龙星宸怀中,“星宸啊,女儿是女儿,妹妹是妹妹,永远没有办法做比较,也不可能代替!”

    “我知道,我只是见你们这般难受,我心里也难受,我希望你开开心心的,而不是这般窝火!”龙星宸连忙解释。

    “我懂,我都懂的,欢喜会回来,还有几个月,我一定亲自去接她回来,至于你生孩子,咱们不急着要孩子!”

    “为什么?”龙星宸问。

    “因为心疼你,舍不得你不停的生孩子,你可知道,我家里为什么人口这么少,那是因为老爷们舍不得自己媳妇一个劲的生,要不然我们家的人口怕是还要多上好多个,你也是一样,我不希望你生好多个,咱们最多三个孩子便够了!”

    龙星宸瞪大了眼睛,“不是说,多子多福?”

    “是,多子多福,但是我舍不得你大腹便便,走路都走不好,吃不香,睡不踏实,再说了,你刚刚生孩子才三个月,身子都没调理回来,就算要孩子,也得明年后年!”顾城低语解释。

    龙星宸抱紧顾城,“那好,我听你的,咱们说好了,明年,等欢喜妹妹回来,咱们就要孩子!”

    “好!”

    情意围绕在书房,顾城的心,也渐渐平和下来。

    顾城出了家,便去了戴思思的小院。

    戴思思那日受伤,虽未伤中要害,但到底怀着身孕,对身子还是有些损伤。

    他说要娶她,戴思思虽高兴,却拒绝现在就嫁过去,她想等孩子生了,再和顾俊成亲。

    顾俊心中愧疚,答应了戴思思的要求。

    怀孕七个月的戴思思这会子正在吃东西,见顾俊过来,开心的唤了一声,“二爷!”

    “过来看看你,这几日还好吗?孩子有没有闹你?”

    戴思思微微摇头。

    这孩子很是乖巧,一点也不闹她。

    顾俊在一边坐下,端了碗喂戴思思吃东西。

    戴思思抿唇笑了起来。

    这般好的男人,以后是她戴思思的丈夫。

    真好!

    虽然得来并不光彩,她也汗颜,但却不能不去爱他,她愿意为他做所有的事情。

    “我一会要去护国寺住两日,你夜里早些休息!”

    戴思思微微颔首。

    她知道,柯一梅二十六要再嫁,顾俊心里难受,去护国寺小住几日也好。

    远离这一切,也好!

    顾俊看着戴思思笑。

    心中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要怎么说。

    戴思思笑道,“可以不用说,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不会怪你!”

    顾俊微微一愣,伸手握住了戴思思的手,“思思,谢谢你!”

    为了他,偷偷生下这个孩子,受尽了委屈。

    “我愿意!”

    因为愿意,所以值得。

    她明白,有人觉得她自甘下贱,只是情到了这个地步,情不自禁了。

    顾俊陪了戴思思一会,便起身离开了。

    此刻的他心浮气躁,整个人都难受的很,骑马直蹦护国寺。

    只是他一走。

    戴思思也有些难安,总觉得要发生大事儿了。

    但是,到底是什么大事情,她不知道,眼皮一直跳。

    夜深了

    帝都的夜,是繁华,是纸醉金迷。

    顾俊到底还是没去护国寺,而是去了龙星宸的别院。

    别院的下人见到顾俊时,错愕了一下,却还是热情的招待了顾俊这个二爷。

    顾俊一个人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坐在树下,沉思。

    活了这些年,他都做过什么,得到什么,失去什么?

    对柯一梅,从情动到深爱,到绝望、厌恶。

    如今,他决定断情了。

    断了这份情,好好去爱戴思思。

    爱他们的孩子。

    十月二十五日夜

    帝都

    柯一梅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张脸。

    伸手轻轻的抚摸上去。

    这张脸长得不错,虽没有倾国倾城,但是极其漂亮耐看。

    她曾经想过,这一辈子,和顾俊过下去,他给她所有她想要的东西,荣华富贵,金银珠宝。

    他是她心中年少时的梦,少女的梦,总是那么的单纯,只是长大后,懂的多了,便都变了。

    这是她在帝都出嫁的地方,是锦祥侯的宅院。

    而这个时候,锦祥侯就在身后的大床上,慢慢的坐起身。

    五十多岁的老头子,精瘦精瘦的,比她高出一个头,而她生的本就娇小,一双眼睛倒是很精神,只是整个人,如他的样子,处处都小。

    尝试过顾俊那般年轻的身体和力道,这个老头真是如隔靴搔痒。

    但为了荣华富贵,权势,她忍。

    她要报复,报复顾俊,报复戴思思,是他们辜负了她,是他们辜负了她。

    锦祥侯走到柯一梅身后,伸手抱住柯一梅,手也不老实。

    “心肝肝在想什么呢?”锦祥侯轻声问。

    虽说明日就要成婚,但这妇人也大胆,早早就勾着他上了床榻,好一番颠鸾倒凤。

    他家中也有妾室、姨娘,但出身到底差了些,比不得柯一梅这般出身书香门第,虽嫁过人,但懂的情趣都甚是高雅,简直勾得他心颤颤,恨不得日日要着她才好。

    柯一梅笑,伸手抓住那只捣乱的手,拉出来放在口中咬了一口,才娇魅说道,“我想问侯爷要两个人!”

    “什么人?”

    “两个武艺高强的人!”

    锦祥侯错愕了一下,柯一梅却不给他犹豫的机会,起身将人压在凳子上,便蹲了下去。

    将锦祥侯伺候的舒舒服服,“侯爷给不给嘛?”

    “给,给,给,都给你,心肝肝唉,都给你!”锦祥侯猴急的说着,把人抱去了床上。

    大床摇曳,呻吟声不断。

    柯一梅跪在床上,眸子染上了情、欲,心中却格外明白、清醒。

    等候在门口的两个侍卫面面相觑,纷纷吞了吞口水,这新夫人可真是够妖媚的,若是能够一亲芳泽,这一生也算是值得了……

    十月二十六

    帝都

    锦祥侯府

    今日锦祥侯大婚,去的娇妻不足三十,虽嫁过人,但还是让锦祥侯那些老伙计羡慕不已。

    一大早,锦祥侯便去迎亲,等新娘子下花轿的时候,有人见新娘子路都走不稳,哈哈大笑起来。

    锦祥侯也笑着。

    等到拜堂的时候。

    “太上皇到!”

    太上皇来了,锦祥侯更觉得面上有光,带着娇妻上前行礼。

    龙腾微微一笑,“不必多礼了,今日是你大喜之日,繁文缛节便省了,拜堂吧!”

    “一拜天地!”

    “二拜君王!”

    “三拜高堂!”

    “夫妻对拜!”

    “立成,送入洞房!”

    柯一梅跟着前面的人走着,看着那红绸慢慢的晃动,顿时红了眼眶。

    她有些后悔了。

    真的有些后悔了……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已经布下了局,如今收手,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