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方秀的后悔(2更
    田园闻言,心咯噔了一下。

    看着顾欢喜欲言又止。

    他本身有秘密瞒着顾欢喜,就想着今日给她一个惊喜。

    只是这会子看着顾欢喜亮晶晶的眼睛,他一个字谎言都说不出。

    抿了抿唇,“我,我……”

    “好了,田大哥你不用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田大哥有事情就去忙吧,我一个人看会子书,一会嫂子会过来,有她陪着我说话呢!”顾欢喜笑意盈盈道。

    田园顿时松了口气。

    “那,那我先去忙了!”

    “嗯!”

    得了顾欢喜的首肯,田园几乎是落荒而逃。

    顾欢喜看着田园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

    莫非是山顶上的屋子……

    顾欢喜略微寻思着。

    这些日子,她明示暗示的告诉田园,他们可以有更进一步的亲密,比如亲亲抱抱的,可是他从来不肯往前一步。

    不知道他在坚持什么……

    顾欢喜起身,左右打量着自己。

    要胸有胸,腰也够细,屁股也够俏。

    脸蛋也还算好看。

    咬了咬唇,为什么田园就无动于衷呢?

    不举?

    还是心里有阴影?

    如果他带她去山里的小屋,她要不要再次勾引他?

    勾,为什么不勾。

    这么好的男人,错过就没了。

    顾欢喜想到这里,狠狠的下了决心。

    只要田园带她去山上石屋,她就出手。

    想到那些限制画面,顾欢喜红了脸。

    她活了几十岁,还是个处呢。

    真下手,也是全凭一腔勇气了。

    伸手啪啪滚烫的小脸,顾欢喜呼出几口气,才装模作样一本正经的出了书房。

    去找到元婶。

    “夫人!”元婶含笑的看着顾欢喜。

    这些日子下来,元婶的眼神渐渐归于平和,也不像刚刚来的时候,总想表现自己。

    如今她看明白顾欢喜是什么养的人,田园是什么样子的人,只要做好分内的事情就好。

    “元婶,你去一趟村长家,让大嫂来一趟,我有事情和她商量,如果二嫂也在,把二嫂也请来吧!”

    “现在就去吗?”元婶问。

    “现在就去!”

    “那我去了!”

    元婶爱干净,把自己收拾了一番,才出了田府朝村长家走去。

    顾欢喜让康大娘准备茶水、点心。

    又准备了点橘子。

    田园早几日出去买回来的橘子个子大,还甜,她最是喜欢吃。

    一天吃上十来个都没事。

    一般人顾欢喜可舍不得把橘子拿出来招待。

    田区氏、田余氏两妯娌跟着元婶来的很快,两个人如今穿的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不过收拾的更干净。

    “欢喜!”

    两个人看着顾欢喜,都开心的喊了一声。

    家里事情也不少,加上几个小子都去了学堂,女孩们也有些偷懒,心思全在学堂那边,就更忙了。

    想来见顾欢喜,可是没有顾欢喜开口,她们也不好来打搅,毕竟顾欢喜身子不好。

    只是这会子见到顾欢喜,两人倒是觉得顾欢喜气色不错。

    “你这新家确实养人,你看看你,脸上都长肉了!”田区氏笑道。

    “长肉了吗?”顾欢喜捏了捏自己的脸,确实感觉到有肉多了。

    “长了长了!”田区氏笑道。

    顾欢喜这般,哪里像孩子娘,她自己就还是个孩子嘛。

    一个娇娇俏俏的小妇人,难怪田园这般疼着宠着。

    田余氏不怎么爱说话,坐在一边笑着,拿了糕点小口小口吃着。

    田府的糕点,可不是一般人能吃的。

    田余氏吃了两块,就再也没动手,而是端了茶杯轻轻的抿着茶。

    这茶水也好香,和她家里粗糙的完全不一样。

    真香!

    “嫂子就别打趣我了,快尝尝看,我家康大娘做的糕点!”顾欢喜忙道。

    拿了一个橘子剥着。

    “哎呀,康大娘的厨艺,在咱们村里,可是顶呱呱的,小孩子们一说道康大娘做的糕点,就一个劲的流口水!”田区氏说着,拿了一块咬了一口。

    果真香甜软糯,好吃的紧。

    “这糕点可真好吃,我恨不得把舌头也吞下去算了!”

    顾欢喜笑,朝丁香示意了一下,丁香立即下去给装糕点。

    “那嫂子多吃点,一会带点回去给孩子们尝尝!”

    田区氏闻言心里暖暖的,“你啊,就是疼那些孩子,如今你说的话,比他们爹娘说的还管用,那田聪你知道吧,据说学习用功的很,他扬言要去考状元呢!”

    田区氏说着,自个先笑了起来。

    “这是好事啊,田聪那般聪明,将来一定大有作为,肯定能够考中状元的!”

    “你啊你啊,真是太善良了,连个孩子的妄言也相信!”田区氏说着,顿了顿才说道,“不过田聪那小子确实聪明,未来的事情啊,谁也说不定!”

    “对呀,所以我相信他一定可以的!”顾欢喜说着,把橘子塞到嘴里,慢慢嚼着。

    等一个橘子吃好,才说道,“二位嫂子,其中今日把你们请来,是有件事情要和你们商量!”

    “说什么商量,有什么事情,你吩咐一声就好!”田区氏认真说道。

    顾欢喜笑。

    她就喜欢田区氏这样的爽快人。

    “嫂子,事情是这样子的,你看学堂里读书的孩子有几百个,有的在亲戚家吃饭,有的自己带饭,有的却是饿肚子,饿肚子的肯定是家里穷,吃不起饭,他们的大人在山里砍树,也算是赚了钱,而且马上就要结算银子,你也是做父母的,手里有银子,肯定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受苦!”

    “都说一顿不吃饿得慌,饿着肚子又怎么有力气,没有力气又怎么读得好书,嫂子你说是吧!”

    田区氏闻言,仔细想了想。

    敛了脸上的笑,“还真是这个理,做父母的,谁舍得让孩子受委屈,只是有时候是真的没办法,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又哪里顾得上孩子,不过如今是好了,跟着你家老爷去山里砍树,一个月下来也不少银子呢,这不马上就要结算银子,不少人都巴巴的盼望着呢!”

    就是她家里那三个,嘴上不说,眼角眉梢都挂着笑意和期盼,就等着结算了这个月的钱,给家里添置点什么,给孩子们买点他们平时想要却舍不得买的。

    就是爹娘,也该做两身新衣裳,马上就要冬天了,这袄子也得做起来。

    往年棉花都卖掉,今年倒是留了点下来,等着做冬衣。

    “所以我喊两位嫂子来,就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让你们中午的时候为孩子们做饭,不拘你们做什么,只管能吃饱,价格也不能太贵,要控制在十文钱下面,只是价格便宜了,赚的可能不多!”

    “……”田区氏闻言,仔细寻思顾欢喜的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十文钱下面,其实就是五六文钱,也有赚的。

    就是少了些。

    但若是一个孩子赚一文钱,几百个孩子就是几百文。

    这做顿饭的事情,她们妯娌两个,加上几个孩子,还有婆婆就能搞定。

    虽然累点,可是能赚钱。

    到时候不单单孩子们,就是那些在山里砍树的,也可以卖给他们,他们不方便下山,可以让家里两个男人挑山里去,有热乎乎的饭菜,谁愿意肯冷冰冰的馒头,而且砍树是体力活,得吃好吃饱。

    田区氏心里转了好几圈,才对顾欢喜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别的想法,只是你把这活给我们了,村里人会不会有看法?”

    毕竟赚钱的活计就这么一个,也不可能家家户户都开个饭馆,那样子还赚什么钱。

    “这个你放心,村里人要是说起,我便教她们做番薯粉,我最近身子不行,等我身子好些了,很多事情都要做起来才是!”顾欢喜说着,有些汗颜。

    她答应的事情,很多都没做起来。

    “不急的,你只管好好休养,只是那番薯粉的方法,你真要教给大家吗?”田区氏问。

    这种算得上秘诀的,有几个愿意教给别人啊。

    “教啊,只要大家想学,我愿意教的!”

    小田村的村民善良美好,淳朴和蔼,她一直记着田园被田家冤枉的时候,小田村人去给田园壮胆,证明田园不可能害田李氏。

    如果能让更多人富裕起来,她自然愿意。

    而且这番薯粉的做法并不难,与其让人心心念念的惦记,还不如大方一些,让村民们知道,她和田园不是那种小气之人。

    田区氏深吸一口气。

    她懂。

    其实是家里有。

    田园那木材生意怕是极赚钱的,顾欢喜压根不缺钱。

    看她整日吃了就是玩耍,就知道她的日子过的有多舒心惬意。

    顾欢喜又和田区氏、田余氏说起了这饭馆的事情。

    “首先你地方得大,还得干净,主要还是干净,都是乡下孩子,不会挑三拣四,只管能填饱肚子就行,若是不干净吃了容易生病!”

    田区氏点着头。

    把顾欢喜说的一一记在心里。

    再和田余氏告辞回家。

    妯娌两个人慢慢的走着。

    田余氏好几次要开口说点什么,都作罢。

    “二弟妹想说什么?”田区氏问。

    她这个二弟妹是个好人,就是话不多,人比较沉默,但是心绝对好。

    “没什么,大嫂做什么,喊我一声就好!”

    “行,咱们一起齐心协力,把日子过起来!”田区氏说着,挽住了田余氏的手腕。

    田余氏愣了一会,看了看田区氏,笑了起来。

    妯娌两一起往家里走。

    顾欢喜送走田区氏、田余氏,坐在椅子上想着事情。

    这做番薯粉的方法其实不难,那是教给小田村的人呢?还是谁来都教?

    这也是一个重点。

    顾欢喜明白,其实她更在意是做粉丝或者粉皮,这两个做出来,才能赚大钱。

    “夫人,夫人!”唐小山快速跑进来。

    “怎么了?”

    “夫人,田师父那边来人说,师娘病了,请老爷和您去一趟呢!”

    “……”

    顾欢喜蹙眉。

    上次见师娘,还是在完颜夏秋死的时候。

    顾欢喜立即去换了一身沉稳的衣裳,跟元婶吩咐道,“一会你亲自去接一下两个孩子!”

    “是!”元婶连忙应声。

    顾欢喜带着丁香、末香上了马车。

    前往田家村。

    到了田师父家。

    顾欢喜看见在院子里来回走动的田师父,“师父!”

    “是你来了,你师娘本来好好的,先前却莫名的晕倒了,这些日子,她和我怄气,也不跟我说话,你进去后劝劝她!”田师父轻声道。

    顾欢喜颔首。

    进了方秀的屋子。

    她进来的时候,方秀正歪在床头,一边完颜夏冬正陪着她,两个孩子却不见踪影。

    “师娘!”顾欢喜轻轻的喊了一声。

    完颜夏冬立即站起身,朝顾欢喜颔首,“是田夫人来了,你快坐!”

    又对师娘说道,“伯母,我先出去了,您和田夫人说!”

    方秀微微颔首。

    完颜夏冬临走时,看了顾欢喜一眼,又看了看顾欢喜带来的末香,才出了屋子。

    顾欢喜在完颜夏冬坐的凳子坐下,“师娘!”

    方秀看着乖巧的顾欢喜,深深的叹息一声,“你能来看我真好!”

    “师娘……”

    “这些日子,我一直很自责,如果我多用些心思去开导照看夏秋,她也不会想不开,这些年,我总是觉得她做的不够好,可是我却忘记了,她从小没有父母,养在叔伯家,过那般凄苦的日子,压根没有人好好的教她人情世故,教她要怎么把日子过好,其实是我错了,是我逼死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