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吃了(2更
    田园一听顿时愣住。

    其实他懂,顾欢喜踏出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

    有道是到嘴边的肉,不吃是傻子。

    可他……

    认认真真的看着顾欢喜的脸,再看到顾欢喜的眼睛。

    黑暗中,灯火下,她的眼睛格外的亮,照亮了他心中的阴暗和沉冷。

    如果真有一天,彻彻底底的失去……

    “欢喜,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也爱你,很爱很爱,我想要你,想的整个人都疼了,很多时候,我都在幻想着得到你,可是欢喜,你这么好,我不能这般夺了你的清白,我就算要,也得我们成亲后,洞房花烛夜……”

    顾欢喜抬手压住田园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你是看轻我了吗?这般轻浮的把自己往你床上送!”

    田园一个劲的摇头。

    他怎么会看轻顾欢喜,他是怕顾欢喜后悔。

    “还是说你没有勇气和我一起面对我的家人,还是你知道,他们不肯把我嫁给你,所以你现在就开始打退堂鼓,连争取一下都不愿意!”

    “……”

    田园瞪大了眼睛。

    是顾欢喜说对了。

    他知道顾欢喜是顾家的宝贝,顾家不可能把顾欢喜嫁给他。

    所以他一直不敢要顾欢喜。

    顾欢喜顿时明白过来,她还是想试一下,如果真到那么一天,田园为了她,都不坚持下去,不去面对她的家人,那么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他,从此再也不念不想,恩断情绝。

    但是这会子,她更明白,如果她不主动,田园定会原地打转一辈子。

    她得逼他一逼。

    “看来你不想吃饭,也不敢吃我,那换我吃你好了!”顾欢喜说完,重重吻上田园的唇。

    没杀过猪也见过猪跑,吃过猪肉,她虽没过这方面的经验,看过却不少。

    田园僵着身子,可实在忍不住这般甜美可人,更舍不得把顾欢喜推出去。

    天人交战。

    他的手却情不自禁的搂住了顾欢喜的腰。

    顾欢喜顿时得到了鼓励一般,越发热情的亲吻着田园,将他压在了床上。

    “欢喜,我不会!”田园低低出声,有点惭愧,还有点无措。

    “没关系,我也不会!”顾欢喜笑道,紧紧的看着田园。

    四目相视,十只紧扣,彼此在这瞬间都懂了,他们都渴望着对方,将这一刻融入。

    “唔!”

    顾欢喜眉头紧蹙,因为疼。

    她知道第一次会疼,但是疼成这样子,也怪田园太大了。

    大床摇曳,娇吟低喘……

    屋子里弥漫着一种气息,直到声音停歇,也不曾散去。

    极致的缠绵之后,顾欢喜早已经累的浑身发软,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窝在田园怀中,闭着眼睛出喘息,平复心绪。

    田园抱紧怀中的顾欢喜,下巴抵在她头顶上,手轻轻的抚着她的长发,原来,原来水乳交融竟是这般的美妙,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沦,恨不得就那么死在她身上的感觉,让他现在整个人都还颤颤。

    极致的欢愉,灭顶的快感。

    他一回味就有了感觉。

    想到顾欢喜眼角润润,眸中都是水雾,低低的让他轻点,可那个时候,他又怎么轻的下来,心中甚至恶趣的想要她越发的哀求着,要的越发狠。

    吻着她的头发,光洁的额头,鼻子,还有那早就肖想无数次的红唇。

    男人在情事上就是一个天才,第一次的僵硬,第二次的生硬,如今才第三次,便已经学会了温柔小意,缱绻缠绵。

    吻的让人心颤颤的同时也让人沉沦。

    这一夜的胡闹纠缠,两人几乎都累惨了。

    第一次田园找不到路子,半路就缴械投降,但他很快调整过来,便有了第二次的抵死缠绵,第三次的食髓知味。

    他本想是要第四次的,但到底心疼顾欢喜,抱着她去沐浴,却在浴桶中又胡闹一次,抱着顾欢喜回到她睡的床上,温柔细心的给她绞头发,又找来香炉子,慢慢的给她烘着头发,眸中溢出的温柔缱绻痴恋真真溺死了人。

    顾欢喜只管睡的香甜,若是她看一眼,便会知道,这个男人,比她想象的还爱她,还要在意她。

    给顾欢喜收拾好,田园才收拾着自己,站在床边好久,才鼓起勇气钻到顾欢喜的被窝。

    “阿园!”顾欢喜呢喃一声。

    “嗯!”

    田园轻轻的应了一声。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温柔,顾欢喜勾了勾唇角,往田园怀里蹭了蹭,找到舒服的位置。

    田园抬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脸,小心翼翼就怕弄疼了她。

    田园觉得自己很怪异,情事的时候,恨不得狠狠要她,癫狂了一般控制不住自己,但是这个时候,他又心疼又懊悔,想到那极致的欢愉,大手又钻到了被窝里。

    “我不要了,累!”顾欢喜嘟囔一声,又往田园怀里靠,吸取着他身上的温暖气息。

    “……”田园心口满满的,亲了亲顾欢喜的额头,“好,不要了,咱们睡觉!”

    闭上眼睛,抱着挚爱的姑娘,心中默默道,“欢喜,不管以后前路多么的艰难,多么荆棘密布,不管多少人阻止我爱你,只要你不放弃我,我便绝不放手,为你挡去所有伤害,将你护在我身后,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愿为你负尽天下,也绝不负你一分一毫,若违此誓,灵魂坠入娿鼻地狱,生生世世承受烈火焚烧,灵魂日日被鞭笞!”

    似乎心有所感,顾欢喜抬手轻轻的压在田园心口,又往他怀里靠了靠,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田园顿时鼻子一酸。

    抱紧了顾欢喜。

    他有些累,却睡不着。

    害怕这是一个梦,睡了醒来,又烟消云散。

    早上的时候,不不抱着冬瑜过来,推院门发现上了门阀,错愕了一下。

    却什么都没问,抱着冬瑜去饭厅吃了早饭,等采菊吃好,三个人去了学堂。

    不不隐隐约约知道了点什么,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反正不高兴就是了。

    冬瑜却明白,顾欢喜田园肯定成好事了,不然这个时候,院门不可能还上了门阀,田园也早就起来,顾欢喜有点爱睡懒觉,但从来没有上过门阀,是怕她和不不进去看见不该看的吧。

    她觉得这样子也蛮好。

    傻爹、傻娘总算在一起了。

    像傻爹那般爱一个女子的,她活了几辈子,也没瞧见过,说不定不就的将来,她就要多一个弟弟妹妹了。

    府里的下人也好奇,但是不敢多问。

    丁香、末香懂,也不能多说。

    她们这个主子,有想法的很,不然也不可能把胆小的田园逼到就范。

    让康大娘炖了只鸡汤,还准备了些不会糊的吃食,等着顾欢喜、田园醒来好吃。

    田园是一宿未睡,就那么看着怀里的姑娘,多年奢求梦想成真,他自是满心狂喜。

    顾欢喜睡的香甜,还打着轻轻的呼噜。

    吸呼吸呼的,田园瞧着,觉得可爱极了。

    这般看着,他觉得能看一辈子。

    只是隔壁屋子还乱着,他得去收拾一下,轻轻的抽手,顾欢喜就醒了过来。

    “我是不是吵醒你了!”:田园懊悔问。

    顾欢喜见田园没有让她一个人睡,终是安心,笑了笑,又闭上眼睛睡去。

    “……”

    田园错愕片刻,轻手轻脚的起身,给顾欢喜盖好被子,去收拾自己的屋子。

    衣裳丢在地上,屋子里还有股子淡淡的气息。

    昨晚虽然有些发热,其实很清醒。

    他更明白错过了这次,以后将永远也没有机会了。

    欢喜说的对,若是有心,又有什么是不可以一起面对的。

    幸好!

    把床单收了起来,看着上面那几处暗沉,田园心口紧了又紧,昨晚欢喜一定疼坏了吧!

    把床单叠好,又去找了布包好,放在了箱子最下面,又重新换了被套、床单、枕套,把屋子里收拾一番,才推开窗户,让阳光洒进来,照亮了屋子,也照亮了他的心。

    轻手轻脚的去开了院门,把衣裳拿去让元婶她们洗,顺便把昨晚顾欢喜准备的饭菜也端了出去。

    家里得养两条狗才行,剩菜剩饭也不会倒掉浪费。

    “老爷!”元婶喊了一声。

    觉得田园气息都有些不一样,那种爽朗开怀是曾经所没有的。

    “你炖只鸡,再煮些好克化的东西,不要去吵夫人,让她好好休息!”田园沉声吩咐道。

    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丁香、末香瞧着,便明白,他们和好了,不单单和好了,感情也更甚,更稳定。

    两人面面相觑,到底什么都没说。

    田园也看向两人,面色微微一顿,却在瞬间,坚定了信念。

    顾家想要给欢喜的,他田园一样可以,甚至能给更多,更没私心,对欢喜更专一。

    只要欢喜要他,他就绝对不放手。

    离开的时候,田园挺直了腰杆。

    顾城,顾家,他不会再畏惧,畏惧他们不将欢喜嫁给他。

    他会争取,会努力,让顾家看到他的好,他会努力配的上欢喜。

    坚定了信念,田园觉得自己无坚不摧。

    等回到屋子,见顾欢喜睡得两颊红红,心口又软的一塌糊涂,迈不动腿,走不动路。

    索性走到一边坐下,就那么看着顾欢喜睡觉。

    被人火辣辣的看着,顾欢喜还是不适应,睁开眼睛,见是田园,抿嘴笑了起来。

    她一笑,田园忐忑的心顿时安定,忙问道,“要起来了吗?还是再睡一会?”

    “……”顾欢喜默。

    慢慢的坐起身,田园立即上前扶她,看着她肩膀上的青紫吻痕,田园红透了脸,“我下次轻,轻些!”

    昨晚,实在是孟浪了。

    顾欢喜瞪了田园一眼,让他扶着自己慢慢下床。

    这会子她就穿了一个肚兜,下面一条雪白的亵裤,有些冷飕飕的。

    田园把准备好的衣裳拿过来,抖着手小心翼翼的给顾欢喜穿上,才扶着她去净房方便。

    顾欢喜两条腿发软,还颤抖,心里暗骂了一声。

    对田园说道,“你先出去吧,我自己能行的!”

    “那我去让元婶把饭菜端过来!”田园红着脸道。

    “嗯!”

    待田园走了,顾欢喜才慢慢收拾自己,等把自己收拾好,慢慢吞吞的走出来,坐在镜子前拿梳子梳着头发。

    这梳子是纯银的,她瞧着好便买了,田园也没说过一句不是。

    顾欢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容貌依旧,只是眼睛的春情妩媚却怎么也藏不住,还带着幸福,这便是被滋润后的样子。

    外间小厅,丁香、末香已经摆好了饭菜,顾欢喜没有把头发挽起来,而是披在身后,起身慢慢的走出去。

    整个人干净清爽,透着一股子慵懒。

    田园进来的时候瞧着,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毫不掩饰的痴恋让顾欢喜笑眯了眼。

    “愣着做什么,过来吃饭吧!”顾欢喜先坐了下去,田园立即坐下,动手给顾欢喜舀鸡汤。

    “这是老母鸡炖的鸡汤,元婶炖了一个早上,你喝一些对身体好!”田园舀了,还拿调羹轻轻的调试一下温度,放在顾欢喜面前。

    若是可以,他真想喂顾欢喜吃。

    “嗯!”

    顾欢喜颔首,拿了调羹,舀了鸡汤小口小口吃,味道确实不错,见田园看着她发呆,笑道,“你看着我做什么,赶紧吃啊,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啊,哦!”田园应了一声,也舀了鸡汤喝起来。

    他偷偷的看着顾欢喜,心里有些害怕她会后悔,可见她这般温和柔顺的样子,心渐渐安定。

    两人吃了饭,顾欢喜才对田园说道,“你上个月砍树赚了多少银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