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我想对你好(1更
    田园一听顾欢喜说起银子,眼睛就亮了。

    他觉得,真成了以一家子,银子自然该交给妻子管的。

    而且他喜欢看顾欢喜买东西时的样子,笑眯眯的拿着比划,笑的眉眼弯弯,就觉得她一定十分开心。

    “你等我去拿!”田园说着起身便去他屋子里把银票拿了过来。

    早几天拿到银子就想给顾欢喜的,可是她生气不理他,这银子也没敢拿出来。

    顾欢喜错愕了一会。

    等田园把银票拿来给她,才解释道,“我不是想问你拿银票!”

    “我知道,当初买田修建学堂,你拿了二千两出来,基本上都花没了,这银子我早想给你了!”

    顾欢喜含笑的接过银子。

    心中还是开心的。

    俗话说的好,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看他愿不愿意把他所有的一切都给你。

    如田园这般,愿意把所有银子都给她的男人又有几个。

    “我可以随便花用吗?”

    “可以,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必省钱,马上又要结钱了,到时候都给你!”田园认真说着,蹲在顾欢喜面前,握住了顾欢喜的手,“欢喜,我们成亲吧!”

    双眸里都是诚挚,有希冀和恳求。

    “为什么要成亲,我们这样子不好吗?”顾欢喜反问。

    田园摇摇头,“我现在给不了你最好的,但是我会努力,努力强大起来,可是我想把我现在所拥有,最好的给你,欢喜,只有真真正正的拜堂成亲,你才是我的妻子,昨夜我不后悔,但是我不能让你跟着我这么委屈!”

    没有拜堂成亲,总是名不正言不顺。

    他心里的坎过不去。

    顾欢喜看着田园,微微颔首,“好!”

    她虽知道,这样子成亲对家里不好交代。

    可她何尝没有先斩后奏,以此表达自己的决心,让家里人知道,她下这个决定是认真的,经过深思熟虑。

    也是在她什么都想起来的时候。

    等成亲之后,她和田园回去,田园就是顾家的女婿,就算家里再不同意,几个哥哥顶多也就喊了他去揍一顿而已。

    得到了股欢喜的答应,田园欣喜万分,拉着顾欢喜的手,笑的像个傻子。

    顾欢喜忍不住捏了捏他的鼻子,“真是个呆子!”

    但不管如何,两个人感情和好了,感情也进了一步,接下来就是成亲的日子以及嫁妆问题。

    顾欢喜是不急的,但是田园却很急。

    坐在顾欢喜身边,“欢喜,出嫁的时候,你从师父家出嫁好吗?”

    “好!”

    如今他们两个也都没个亲人,而且顾欢喜深信,以后她肯定还是要再嫁一次的。

    如今这般,不过是安抚田园小心翼翼的心。

    按照她的想法,其实请村里人吃顿饭就好,不过女人嘛,谁不想拥有一个难忘的婚礼。

    得了顾欢喜答应,田园最是开心。

    给顾欢喜剥橘子,端茶、倒水,是一刻都不想出去。

    “你今天没事情做吗?”顾欢喜问。

    “没,没啊!”田园说,有些心虚。

    其实他要做的事情并不少。

    “去忙吧,我一个人没事的,若是无聊了,有丁香、末香陪着我呢,你去把事情处理好,早些回来!”

    田园看着顾欢喜认真的样子,忍不住上前,双手捧住顾欢喜的脸,在她唇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原本想浅尝即止,却不想一吻上去,就甜美的让他沉沦。

    情不自禁的将人压在罗汉床上,亲着。

    顾欢喜伸手抱住田园的脖子,银票早已经散落在地上,这会子谁都没去在意那银票到底有多少,眼里只有彼此。

    直到两人喘不过气来。

    田园看着自己身下,面色红润,眸色润润的顾欢喜,“欢喜,我……”

    “赶紧去吧,我在家等你回来!”

    顾欢喜说着,抱住田园的脖子,勾起身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吻。

    然后便软软的倒在了罗汉床上。

    她被亲吻的浑身无力,脑子里早就想入非非。

    田园也有些把持不住,只是这个时候,他知道不能。

    “那,那我去了,你在家,想吃什么让元婶、康大娘做,若是无聊了……”田园说着,微微噤声。

    他知道,自己话实在是太多了。

    可就是忍不住。

    “我知道了,你赶紧走吧!”顾欢喜连忙出声。

    要是田园在不走,她敢保证,今日他是走不出去了。

    “那,那我去了!”

    田园几乎是一步三回头。

    只要顾欢喜说一声,让他留下,他肯定就留下来了。

    不过,顾欢喜歪在罗汉床上,笑眯眯的看着他出了屋子,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昨夜,如田园一样,她不后悔。

    一点都不。

    顾欢喜慢慢的坐起身,收拾了一下衣裳。

    就是腰有些酸,腿走路有点颤抖,两腿间有些疼。

    想来是昨晚磨破了皮。

    等到末香过来,顾欢喜才说道,“末香,你那里有外用的药膏吗?”

    “……”

    末香看着顾欢喜,有些不解。

    顾欢喜朝末香招手,在末香耳边低语几句,可把末香羞的红透了脸。

    她没想到,顾欢喜会这般大胆。

    “夫人,您……”末香欲言又止。

    “末香,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情到深处,情不自禁,等你遇到你喜欢的那个人,你就会懂,爱一个人,你真不会在意世俗,但有一点,不要去破坏别人的感情,也不要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咱们爱一个人,可以为他付出,不顾世俗,却不能没了坚持,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末香点头。

    蓦地就想到了顾家二爷。

    “夫人,有件事情,我想跟您说一声!”

    “?”顾欢喜挑眉,“你说吧!”

    “是二爷,也就是您二哥的事情!”末香把顾俊的事情说了一遍。

    顾欢喜听得一愣一愣的。

    她没想到,柯一梅是这样子的人,也没想到她会把自己的丈夫推给戴思思,有道是肉入虎口,便是这样子。

    “唉!”顾欢喜叹息一声,“其实她也是个蠢的,她若是聪明些,以我二哥对她的感情,她想要什么没有,就算是要管家,大哥也会答应,可惜她自己把自己作死了!”

    怎么就有这么笨的人呢。

    为了荣华富贵,连二哥这么好的男人都往外面推。

    当初和她说的那些为了二哥能如何如何的话,原来都是骗她的,也是她眼瞎,竟没看出柯一梅是这般一个祸害。

    顾欢喜深深吸了口气。

    多余刻薄的话她不想去说,只怪自己有眼无珠,竟和这么个人成了好友。

    莫名的又想起了完颜夏秋、完颜夏冬两姐妹。

    难道说,优秀的男人,总是招人惦记的吗?

    那田园呢?

    她可会把田园让出去,答案是不会。

    亦不会被人毒害至死。

    也不知道田园有没有和田毅说这事情?

    “末香,那几个人还好吗?”

    “有几个身子骨不太好,我给把脉后开了药方,小山已经去镇上抓药了,吃几帖药,好好养些日子就没事!”

    “武功怎么样?”

    “试探过,不咋样,不过如今练习也还来得及,夫人,不若让他们跟田师父学武功去,田师父的武功瞧着可厉害的很!”

    末香的想法,和她的不谋而合。

    她买这几个人回来,就是想培养出来,以后能保护自己。

    顾欢喜微微颔首,“等改日,我亲自下厨,让老爷请了师父过来,再说这事!”

    “……”末香看向顾欢喜。

    老爷……

    以前顾欢喜可是喊田园,或者田大哥,称呼田园老爷,还是第一次。

    “有什么问题吗?”顾欢喜问。

    末香摇头。

    她没什么问题。

    顾欢喜又道,“等小山回来,你和他说一声,就说我要教大家做番薯分,一个村子来一两个人,我亲自教他们!”

    “是!”末香不知道顾欢喜的打算,也不敢多问。

    顾欢喜笑着。

    开始数银票。

    倒是没想到,一个月田园竟赚了二万三千七百两银子,这还是出去各种花销费用。

    木材买卖这么好赚吗?

    不敢她知道还有一个行业也好赚,那就是卖房子。

    她手里有了这笔银子,打算把学堂后面的田都买下来,统一规划,修建成房子卖给村里人。

    她要以极短的时间,让小田村热闹起来。

    她绝对不会坐以待毙,让人再害她一次。

    “娘!”

    “娘!”

    不不、冬瑜下学回来,见到顾欢喜开心不已。

    顾欢喜把冬瑜抱在怀里,柔声问不不,“今日夫子教的可都会懂?”

    “懂的!”不不一个劲的点头,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知道了冬瑜的秘密之后,不不长大懂事了不少,如今又去学堂读书,学到了知识,知道了礼义廉耻,心态渐渐平和起来。

    她也牢记顾欢喜那一番话。

    学会欣赏他人的美好,努力活出自己的风采。

    就像采菊,一边带着冬瑜,也努力的学习着,虽然采菊嘴上不说,但不不知道,采菊什么都记下了,记得牢牢的,还会写字,虽然不好看,但是时日久了,总会好看的!

    顾欢喜让不不、冬瑜去换身衣裳,自己也走出了屋子。

    腰酸悲痛,腿发抖,不过她走的很慢,腰杆挺的笔直。

    打算去看看初一他们七个,走到后院,就听到几人在练武,顾欢喜站在拱门处看着。

    一拳一拳,打的倒是像模像样,但是并没有多少力量。

    一来在牙婆那里恐怕没吃饱过,二来以前的镖局怕也是不咋样,要是好的镖局,又怎么会卖了他们。

    “别看没什么本事,下三滥那几招倒是学的不错!”末香低语。

    顾欢喜看着末香。

    “先前试探过,他们武功不如何,自保、逃跑、下毒手的功夫却不弱!”

    “……”

    顾欢喜默。

    这几个小子,会教得好,会对她忠心耿耿吗?

    顾欢喜寻思片刻,慢慢的走了过去。

    几人发现顾欢喜忙喊了一声,“夫人!”

    “嗯!”顾欢喜应声,准备在一边石凳上坐下,想了想如今石凳怪冷的,便站着了。

    “听你们末香姐姐说,你们有几个身子不太好?可是以前受了伤,还是被人打的?”

    “夫人……”

    几个人都不解的看着顾欢喜。

    有伤的那几个有些紧张,毕竟没几个主家愿意养着一个病怏怏的护卫。

    “你们别害怕,我就随意问一声,你们既然来了,就好好休息,等休息好了,我让你们去跟师父学武功,既然有这个机会,我希望你们能够珍惜,毕竟是龙是虫,都得靠你们自己的努力!”顾欢喜说着,见七人面露不解和欣喜,眸子里全是向往。便知道他们心性并不坏。

    人之初,性本善,她也不愿一开始就把人想的那么坏。

    “若是你们听话懂事,效忠于我,我以后除去银钱,定给你们一个恩典!”

    “……”初一犹豫片刻才说道,“请问夫人,是什么恩典?”

    “呵!”顾欢喜笑了出声,“对于你们来说,还有比自由身更大的恩典吗?”

    “自由身?”初一低低呢喃,忽地明白过来,“夫人是要给我们卖身契?让我们做良民?”

    “怎么,你们不愿意?”顾欢喜反问。

    七个小子连忙摇头。

    初一却是率先单膝跪下,“初一谨遵夫人教诲,以后夫人叫初一往东,初一绝不会往西!”

    在夫人未把卖身契给他之前,他定为夫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几句誓言,初一放在了心里。

    因为他觉得,说出来,大家都知道,便不叫誓言了。

    初二几个人见初一跪下,也跟着跪下,明显是以初一为首,他们未必听顾欢喜的话,却一定听初一的话。

    “都起来吧,别动不动就下跪,我这里不兴这些!”顾欢喜让几人起来,又道,“马上就冬天了,一会让元婶、康大娘给你们量一下尺寸,一人做三套冬衣,至于鞋子,便让村里人帮你们做吧!”

    就是冬衣,顾欢喜也打算让村里人做,元婶、康大娘要忙的事情也很多。

    “多谢夫人!”

    顾欢喜摆摆手,带着末香离开。

    初一看着离去的顾欢喜,微微泛红了眼眶。

    他很小就被卖到镖局,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没想到会遇上一个这么好的主子。

    “大哥……”

    初一看着初二、初三他们,沉沉出声,“你们记住,从今天开始,夫人是我们的主子,我们要听夫人的话,不单单是为了以后的自由身,更是为了信和义,咱们虽出身低微,但夫人说了,我们也有做龙的机会,我问你们,你们要不要珍惜这个机会?”

    “珍惜,大哥,我们听你的!”

    “以后喊我初一哥,不是大哥了!”

    顾欢喜哪里知道,走这一趟效果这么好。

    回去的路上,看着那些菜似乎长了不少,忽然就想吃火锅了。

    只是这个天色,做火锅已经来不及,决定明日再做。

    田园回来的时候,又带了两筐柚子回来,一见那柚子,一个个金黄金黄的,顾欢喜就觉得肯定好吃,站在门口含笑的看着田园。

    田园看着顾欢喜也笑了起来,眼眸里都是温柔和幸福,拎着柚子上前到顾欢喜面前,讨好道,“特意去买的,很甜,我剥给你吃!”

    “好啊!”顾欢喜说着,看了田园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田园立即跟上。

    真真是郎情妾意。

    末香站在原地愣了愣,顿时有些懂了。

    “末香,你拿四个柚子去后面给初一他们,还有唐家给一个,元婶。康大娘给一个,你和丁香一个,再去喊不不冬瑜来吃柚子!”顾欢喜吩咐道。

    至于采菊,顾欢喜自不会亏待她。

    末香应声去分柚子,一下子就去了一筐。

    田园已经剥好一瓤,喂到顾欢喜嘴边。

    顾欢喜看着他笑,笑的他面色发红。

    “我,我……”田园结结巴巴一会才说道,“我就是想对你好!”

    以前也想,但是不敢,也轮不到他。

    顾欢喜那几个哥哥,都不是吃素的,要是知道他肖想顾欢喜,会打断他的腿。

    如今总算有了名正言顺的机会,他自然要抓住。

    顾欢喜张嘴含住,细细咀嚼,“嗯,果真好甜!”

    这柚子味道真不错。

    自己拿了剥起来,也递了一块到田园嘴边。

    在田园幸福到满眼冒星星,张嘴要吃时,把柚子塞到了自己嘴里,看着他错愕的眼神,顾欢喜笑的整个人发颤抖。

    “……”田园瞧着,看着顾欢喜那红嘟嘟的唇,眯了眯眼,眸中染上了欲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