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你有私心吗(2更
    犹豫片刻,还是伸手把人抱了过来。

    冬瑜一到他怀里,就笑了起来。

    眯着漂亮的眼睛,含笑的看着太子。

    太子很少认真看小孩子,就是他那些儿女,能记住样子的也少。

    倒不是长得不好看,相反他那些孩子,长得也不错,娇俏可爱,只是他们见到他害怕,他也没心思去哄。

    “吃饭饭!”冬瑜提醒道。

    顾欢喜想抱她回来,冬瑜死活不肯。

    硬是要坐在太子怀里吃。

    “由着她吧!”

    难得有个孩子不怕他。

    虽不是田园生的,也不是他的血脉,但抱着这孩子,心里莫名的喜悦。

    被人信赖和被人喜欢的感觉,竟是这般的好。

    尤其是他经历无数大大小小的杀戮,这么小的奶娃冲他笑。

    那么多的孩子,他是第一次把这个小女娃给放进了心里。

    “吃饭饭!”冬瑜说着,拿着调羹一口一口的吃着。

    太子虽没抱过孩子,却知道小奶娃牙口不好,要吃软烂的东西,所以给冬瑜夹了几次菜肴,冬瑜都笑眯眯的吃了。

    真真懂事的让人心软软的。

    便是太子这般冷心冷肥的人,也软了心肠,慢慢悠悠的陪着吃了一顿饭。

    饭后,太子要走了,冬瑜还舍不得放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袖,死活不肯松手。

    顾欢喜无奈,让田园强行把冬瑜抱了回来,冬瑜顿时哇哇哭了起来。

    “……”

    太子看着哭泣的冬瑜,抬手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水,“莫哭了,我会再来看你的,冬瑜听话!”

    兴许是听懂了太子的话,冬瑜抽噎着趴在田园怀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被雨水洗刷后最亮的天空,幽幽的看着他。

    太子深深的看了冬瑜一眼,在侍卫的伺候下,上了马车。

    坐在马车帘子上,太子看了冬瑜一眼,又朝田园摆摆手。

    他手里有两封书信,一封是顾欢喜给顾城的,一封是田园给顾城的。

    他倒也不好奇这两人都写了什么,总归不过那几件事情。

    落下马车帘子,“走吧!”

    “是!”

    马车蹬蹬蹬远去。

    顾欢喜看着田园怀里的冬瑜,捏捏她的鼻子,“你这小家伙,胆子倒是大!”

    冬瑜抽噎着不语。

    胆子不大不行,这是太子,未来的皇帝,她自然要胆子大些,先混个眼熟。

    看着远去的马车,田园握住顾欢喜的手,“咱们回去吧,外面怪冷的!”

    “嗯!”

    顾欢喜应声,一手牵着不不。

    田府的大门关上,遮住了那一家四口幸福的背影。

    田家

    但衙门的人一窝蜂的挤进来的时候,田家人惊呆了,尤其是田大郎四兄弟,顿时吓尿,瘫软在地。

    “田大郎、田二郎、田大郎、田四郎丧尽天良,逞凶弑母,天理不容,带走!”

    “弑母……”

    田家人顿时惊呆了。

    或许是发现了什么,但是这个时候,一切爆出来的时候,把家里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惊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田老头站在屋子里,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靠着墙壁,慢慢的滑坐在地。

    仿佛听到了田李氏被捂死时的惨叫和求救。

    “不,不……”

    他不是故意的,他不是故意的。

    但是这个时候,家里一片混乱,尤其是在这滂沱大雨之中,更显凄凉绝望。

    田老头就那么瞪大眼睛看着,在一片恐怖之中,没了气息。

    是气死了?

    还是惭愧死了?

    亦或者是田李氏来索命了?

    无人知晓。

    但有一点,田家彻彻底底完了……

    镇丞更没有想到,这才把田家人抓回去,便得知太子殿下在衙门。

    惊得他连滚带爬进去,看着那一身黑色锦衣,坐在主位上,端着茶杯轻轻拨弄着的男子,吓的扑通跪在地上,“臣、臣、臣见过太子殿下!”

    “起来回话!”

    “谢太子殿下!”

    镇丞站起身,两条腿都在颤抖。

    太子看了他一眼,才说道,“听说,此次冬雷阵阵,你已经找到了原因?”

    “回殿下,是的,臣已经找到了罪魁祸首,竟是田家村四子一起弑母,那雷电把他们家的屋顶都劈了一个窟窿!”

    太子略微沉思,才问道,“人已经抓来了?”

    “抓来了,正准备审讯!”

    “那就审吧!”

    只是田大郎四兄弟,压根不用审问,早已经吓破了胆子,一审问就全部招了。

    太子看着那四个中年男人。

    作为浩瀚王朝的太子,这般六亲不认弑母的男人,浩瀚王朝有史以来第一遭,还是四个儿子一起把母亲给杀死了。

    “为何这样子?”太子问。

    镇丞想了想才小声说道,“朝廷征兵,不愿意拿银子出来买人头,而家中若是有长辈失去,要守孝,因此不用去参军……”

    太子闻言错愕了好一会。

    战场是残酷的,他知道。

    “押解回京!”

    等回到帝都,这案子还得交由刑部来审理。

    毕竟太恶劣了。

    “是!”

    这冬雷,让田家的事情,几乎风一般传了出去。

    天也冷了下来,还下起了雪。

    无论外面多冷,田园都把风雨挡在了外面,把最温暖、最舒适的家留给了顾欢喜。

    而顾欢喜也没忙着,而是教村里人做番薯粉,甚至把粉丝、粉皮也捣鼓了出来,一点没藏私教给了村里人,别村人若是想学,也不用来找她,找村里人就好。

    或者和村里的妇人聊天,余下的时间,便努力绣那副拜寿图。

    她阿爷快要七十了呢。

    顾欢喜也把家里打点的很温馨,罗汉床上的靠枕,墙壁上面的布画,给田园、不不、冬瑜和自己做的拖鞋,家里穿的暖鞋。

    她每日都有自己的事情做,嫁衣已经买好,嫁妆有田师父、师娘准备,只管专心等着十二月初八到来。

    十一月二十七

    帝都

    相府

    顾城站在窗户边,他已经知道了山水镇冬雷的事情,也知道,二皇子等人,想以此来对付他。

    因为他是山水镇出来的,定是他做了什么恶事,老天爷都看不过去,才有了山水镇的冬雷阵阵。

    只是……

    看着桌子上的两封书信。

    顾城没有急着去打开。

    一封是顾欢喜的,一个是田园的。

    “为什么不看书信?”龙星宸问。

    “一时间没想好,看了之后,要怎么去面对!”

    “只是一封书信而已,你莫要想多了!”龙星宸劝道。

    顾城看着龙星宸,笑着拆开了顾欢喜的书信。

    心里顾欢喜报了平安,也说了暂时没回来的原因,她要和田园成亲了。

    并告诉他,她长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会给一些人造成伤害,如廖玉康。

    她希望顾城和廖玉康先说一声对不起,如果廖玉康还在等她的话,当然如果廖玉康成亲了更好……

    顾城叹息一声,“真是便宜那臭小子了!”

    龙星宸不解,拿了顾欢喜的书信看了起来,好一会才笑道,“其实这样子也蛮好的!”

    “?”

    “你想啊,这么多年,她在外面遭遇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就算她清清白白,可是外面的人不会相信,只会说更多恶毒的话来伤害她,不如这般一直和田园在一起,她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然后跟田园在一起,过着平静祥和、幸福的小日子!”

    “田园……”顾城欲言又止。

    他瞧不上。

    “相公,你和他已经十几年不曾见过,十几年的时间,一个人的改变会很大很大的,就像你,十几年前,你会想到,你能在二十六岁便做了丞相吗?!”龙星宸说着,轻轻拿起田园的信函,“你看这字,写的铿锵有力,定是一个心性坚定的人,且能在冥冥之中找到妹妹,说明他是真心的,这是缘分,要知道我们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都没有找到人!”

    这是事实。

    龙星宸知道,田园一定是极其深爱顾欢喜的。

    不然不会只身去寻找她。

    顾城没有说话,接过田园的书信看了起来。

    看着田园信上说,顾欢喜身子不好,天气寒冷不好赶路,走的太急,也容易伤身,等开年天气暖和了,就带她一起回京城。

    他自会给顾欢喜尊荣。

    顾城明白,像田园这样子的人,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参军。

    亦或者考武举。

    若是先成了武状元,再去参军,怎么也能挣个大将军。

    “他比我想象中坚毅了不少!”顾城说着,心中多少有些欣慰。

    “你是答应了?”龙星宸问。

    “哼,答应是一回事,但他竟敢没经过我们同意就和欢喜成亲,这顿揍怎么也逃不了!”顾城恨恨说道。

    龙星宸噗嗤笑了出声。

    谁能想到朝堂上,那个沉着冷静的相爷,也有这般咬牙切齿的时候。

    顾城让人去请了家中兄弟过来,把欢喜、田园的信给他们看了。

    顾俊,“该死的田园,他救了欢喜,要娶欢喜,我们也不是不答应,怎么可以这般委屈了她,可恨!”

    顾琪,“我要揍他!”

    顾康没说话,红着眼眶。

    姐姐,姐姐还活着,明年就要回来了。

    十来岁的他,顿时落下泪来。

    顾恣拍拍顾康肩膀,无声安慰。

    顾双也安慰着哥哥,心里一直惦记着对他极好的姐姐。

    “让阿爷、阿奶也知晓吧!”顾俊提议。

    “嗯!”

    这厢为了顾欢喜的消息开心,却不知道阴谋已经靠近。

    顾城被皇上派来的人请进了宫里。

    这事透着一股子不寻常,龙星宸也看出端倪,便把书信一事压了下来。

    几兄弟自然答应,毕竟顾欢喜的下落,越少人知道越好。

    顾城进宫前吩咐了几兄弟一些,如今家里能靠得住的也就顾俊、顾琪,顾恣、顾康、顾双虽聪明本事,但到底还小,走出去没人买账。

    龙星宸身为公主,相爷夫人,很多事情也不能做,做了会招人笑话。

    顾城进了宫。

    建康帝看着他,微微叹息一声,“赐坐吧!”

    顾城淡然坐下,他明白,皇帝不是想发难他,而是有求于他。

    “你跟朕说说,皇位真那么重要吗?”建康帝问。

    他是没经过皇位的争夺。

    当初三个弟弟没一个人在意这个皇位。

    他又从小被封为太子,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责任。

    “皇上,一只手有五个手指,五个手指长短不一,粗细不一,再言之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至于皇位,皇上已经立了太子,且太子勤政爱民,堪为天下表率!”

    “那二皇子呢?”建康帝问。

    顾城站起身,跪在了建康帝面前,“臣此生不会追随二皇子,臣追随的是大道,是名正言顺!”

    “没有私心?”建康帝沉声。

    “有!”

    怎么可能会没有。

    要是没有,他就不会对二皇子的人动手,不着痕迹的弄掉他的人,一点一点的安插自己的人,安插太子的人。

    二皇子害了他四叔一家,害得他最疼爱的妹妹在外面吃尽苦头,他三弟下落不明。

    四叔、阿木、婶娘生死不知。

    这些年,为什么不发丧,那是他深信,那具被烧焦的尸体,不是他婶娘。

    那个假的舒阿木……

    他不会放过他的,绝对不。

    “你起来吧,陪朕下盘棋!”建康帝说道。

    顾城应声起身,陪着建康帝下棋。

    见建康帝并不年老,却整个人都是孤寂。

    他身边并无贴心之人,对许贵妃他又压根不爱。

    或许应该给建康帝安排个红颜知己,一个知情识趣、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造诣颇深的女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