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恩爱缠绵
    不管曾经赚多少银子,得到谁的赞赏,亦或者得别人高看,都不及这一刻,守在顾欢喜身边,看着她甜甜的睡着来的高兴。

    他最心爱的姑娘,终于成了他的妻子。

    曾经只敢偷偷摸摸的去想一下,如今愿望成真。

    情不自禁便红了眼眶。

    顾欢喜睡的正香呢,只觉得手上痒兮兮,一开始也没想到是田园,直到丝丝的湿热落在手上,才醒了过来。

    看着田园脸贴在她手心,眼眶湿润。

    “唉,怎么又哭了?”这么个大男人了,没事就哭鼻子,丢人不丢人?

    “没哭!”田园低低应了一声。

    冲顾欢喜笑。

    笑的像个二傻子。

    “嗯,没哭!”顾欢喜用手捏了捏田园的脸。

    长肉了,捏起来也舒服了。

    她没用力气,但这么捏着,似乎会上瘾。

    而且今日两人成亲,又两日不见,有些黏乎。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两日不见如隔六个秋,黏乎些,也说得过去。

    顾欢喜本要收回手,往床里缩缩,让个位置给田园。

    田园却拉着顾欢喜的手,“再捏一下!”

    “……”

    顾欢喜错愕万分。

    却还是捏了捏田园的脸,笑的格外揶揄。

    田园也笑。

    彼此间,那种温馨、甜蜜,三言两语压根说不清楚。

    一个侧身躺在床上,一个跪在脚踏上,阳光从窗户洒进来,照在屋子里,竟是那般的温暖。

    丁香、末香瞧着,抿了抿唇,轻手轻脚退出去些,不让人来打搅。

    外村的人基本上都走了,小田村的人开始收拾东西,桌子板凳要收拾,有的要搬回家,有的要留下来,因为晚上还要吃一顿。

    只是晚上这一顿,都是中午吃剩下的。

    倒也没人嫌弃。

    等到天色渐晚,顾欢喜看着趴在床边睡着的田园,听着外面有些喧闹的声音。

    她知道,村民们在吃晚饭了。

    吃了晚饭,各家搬走各家的东西。

    “没人闹洞房吗?”

    顾欢喜疑惑。

    但仔细想想,田园身份在这里,他们不敢来闹洞房,也说的过去。

    等到外面渐渐安静了。

    按照顾欢喜吩咐的,元婶、康大娘、小山娘把很多菜肴都装起来,帮忙摆碗筷的一人一碗,让她们端回家去,没有吃过的,留下来明日再送。

    所以一开始就准备了多些,就是想着明日让元婶、康大娘把小田村都送一遍。

    一家一碗,东西不值钱,只是心意罢了。

    她们自己也留一点,够吃上两天就好。

    看着沉睡的田园,顾欢喜猜他这两晚上肯定没睡,所以这会子心安下来,才睡得格外深沉。

    本想让他好好睡,但是今日可是他们成亲,洞房花烛夜,哪能就这么睡过去。

    伸手推了推田园,田园便醒了,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的看着顾欢喜,“娘子!”

    “……”

    顾欢喜心一顿。

    这个家伙,睡糊涂了。

    “娘子,你为什么不应我?”田园小声问。

    “……”

    顾欢喜默,伸手点了点田园的额头,又捏了捏他的脸,“嗯!”

    田园笑了,看着顾欢喜,痴痴的道,“你也喊我一声可好?”

    田园?

    田大哥?

    相公……

    顾欢喜知道,田园想听的,肯定是相公。

    深深吸了口气,“相公,唔……”

    她才喊了一声,便被田园扑在身下,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个吻,激情又缠绵,情深又缱绻。

    田园一改往日温柔,霸道又狂野。

    他喝了酒,但她知道,他没醉,只是太高兴,太激动,太兴奋了。

    顾欢喜懂田园,所以比以前更加热情的回应着他。

    疯狂的缠绵,极致的欢愉后,两个人一身汗相拥在一起,顾欢喜噘嘴喘息,田园轻轻的给她顺气。

    直到平息下来,田园才说道,“我去弄水,你泡一下!”

    “嗯!”

    顾欢喜懒懒的应了一声,反正她是不想动了

    屋子里,地龙烧的很旺,暖烘烘的,她这会子累极了,一点不想动弹。

    田园温柔的亲了亲顾欢喜,起身去把热水准备好,才回来抱着人去沐浴。

    看着顾欢喜惬意的泡在浴桶中,田园心软如棉。

    如果可以,他真想,就这么守着她一辈子,哪儿也不去,什么也不做。

    “床上脏了,你去整理!”顾欢喜闭着眼睛低语。

    田园也不恼,连忙应声,“嗯,我去整理,你担心,别睡着,我很快回来!”

    “快去快去!”顾欢喜摆摆手。

    表示自己知道了。

    田园瞧着,忍不住又亲了亲顾欢喜,才赶紧去收拾。

    好在被褥早就准备好,把被子、床垫子换一下就行,而且两套还一模一样。

    就连枕头,田园也换了一下。

    急急忙忙到浴房,见顾欢喜靠在浴桶边,似乎睡着了。

    田园轻手轻脚走过去,探了水温,又给加了点热水,才给她按摩着肩膀。

    一开始确实是心思单纯的,只是顾欢喜压根没睡着,小小的勾引了一下田园,紧接着又是一番激情缠绵,直到情事方歇,浴桶的水已经去了大半,也有些凉,田园怕顾欢喜染了风寒,连忙把人抱起来,拿了布巾给她擦拭好,抱着回了寝房。

    把人放在床上,给她擦拭头发,又拿香炉轻轻的烘干。

    顾欢喜迷迷蒙蒙的看着田园,笑的像一只偷了腥的猫儿,慵懒矜贵。

    “饿不饿?”田园问。

    “饿,想喝汤!”顾欢喜轻轻道。

    “那你别睡,我去厨房拿!”田园说着,见顾欢喜点头,起身套了件袄子,又套了披风便走了出去。

    顾欢喜瞧着,嘴角的笑越来越大,笑的眼眶都有了泪水。

    原以为她就是孤寂的命,却不想来到这个异世得到了这么多。

    亲情,爱情,她都得到了。

    还是最最最真挚的。

    幸矣!

    田园到了厨房,元婶、康大娘便站了起身,“老爷!”

    “嗯,东西还热着吗?”田园问。

    “热着呢!”康大娘立即去把东西端了放在了食盒里。

    八宝饭、莲子羹,还有几个寓意极好的菜肴,和一盅鸡汤。

    把食盒递给田园。

    田园接过,拎着朝外面走,走了几步,停下来对元婶、康大娘说道,“多谢二位,夜深了,早些歇息吧!”

    “嘿嘿,不客气,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元婶笑着应声。

    真的一点都不辛苦。

    能在这般通情达理的人家为奴,不用受尽磋磨,也是福气了。

    康大娘也笑着。

    田园微微颔首,拎着食盒离开。

    待田园一走,元婶便说道,“想不到咱们老爷长得这般俊俏!”

    “确实俊俏,以前还真没发现!”康大娘笑着开始收拾东西。

    “难道这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看他最咱们夫人可真好,我要是有个男人对我这么好,叫我……”元婶忙改口,“叫我做啥都甘愿!”

    康大娘手一顿。

    想到了什么,无奈一笑。

    “是啊,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咱们夫人是聪明人,知道老爷这般好的男子难求,对老爷也好,看老爷整日笑的合不拢嘴的样子,就知道他高兴的紧,以后若是再给老爷生几个儿子,啧啧啧,这日子哦,真真不用愁喽!”

    “会的!”

    两人一边收拾,边聊天。

    不问过去,谁还没点秘密。

    至于将来,就算得了卖身契,怕也是没地方去,毕竟她们都老了,家里也没了人,但若是在这小田村养老,也不错。

    至少没那么多勾心斗角,人心也不复杂。

    “收拾好了,歇息去吧!”元婶说道。

    “好!”康大娘应声,提着油灯,两人相携慢慢走去。

    田园拎了食盒回来,顾欢喜歪在床上,身上穿着薄薄的袄子、棉裤,正懒洋洋的坐起身。

    “别下来了,我端了桌几放床上吃!”田园忙道。

    “可别,摆炕上去吧,炕一直烧着,也暖和的很,你的珍藏呢,拿出来咱们小酌几杯如何?”顾欢喜笑着慢慢下床。

    折腾的狠了些,身子酸疼的厉害。

    腿也软绵绵的。

    田园上前抱住顾欢喜,朝炕间走去,把人放在暖烘烘的炕上,又把炕桌摆放到顾欢喜面前,再去把适合拎过来,菜肴一一摆上,“我去拿酒!”

    顾欢喜手撑着下巴,点点头示意田园去。

    等到田园拿了酒,酒杯过来,给斟满了酒,顾欢喜伸手拿了酒杯,含笑的看着田园,“来,干杯!”

    眸中情丝绕绕。

    田园瞧着,心酥酥的,和顾欢喜碰杯。

    顾欢喜喝了,才开始吃菜。

    田园夹了菜喂顾欢喜。

    不知道什么什么时候起,两人坐到了一块,喝酒公用一个杯子,甚至连什么时候睡去都不知道。

    天已经亮了,两个人还挨着睡在一起,田园抱着顾欢喜,顾欢喜一只脚伸在杯子外,热的。

    炕烧的暖和,田园身上也暖和,她又穿着薄袄,不热才怪。

    轻轻的推了推田园。

    却被他抱得更紧,“天色还早,再睡一会!”

    “热!”顾欢喜哼哼一声。

    田园抽手坐起身,伸手就要脱顾欢喜的薄袄。

    “天亮了,一会不不、冬瑜她们可能会来!”

    “呵!”田园笑出声,“我只是想着给你把薄袄脱了,让你睡得舒服些!”

    单纯的这样子吗?

    顾欢喜可不相信他。

    但田园真只是给顾欢喜脱了袄子,便抱着她继续睡。

    “天亮了,你不起吗?”顾欢喜问。

    “还早着呢!”田园漫不经心应声,总之是不太想起床。

    “……”

    这便是传说中的,从此君王不早朝吗?

    这个人,平时可是起的很早,很少见他睡懒觉,这倒是奇了。

    “再睡一会吧,外面冷的很,这天,怕是要下雪了呢!”田园说着,把顾欢喜往怀里抱了抱,“学堂那边也推辞了上课的时辰,砍树结束的时间,我定在二十五,花两天时间算账,而是把把工钱都发下去,咱们二十五之前去铜陵县置办年货,到时候你要不要买两对手镯,那天我看见有一对细圈的特别好看,就是你戴大了些!”

    “我娘,也有一对细圈的金手镯!”顾欢喜说着,声音低低的。

    往田园怀里靠了靠,“我很不孝,竟躲在这里,不去寻她!”

    想到娘罗氏,顾欢喜心里真难受。

    那么温柔的一个妇人。

    对家里人,她都是温柔对待,细心呵护。

    她不相信罗氏被烧死了。

    不相信。

    母女连心,她想起罗氏的时候,会难过,会心痛,但却不煎熬,她总觉得罗氏还活着,就像她爹一样。

    娶了继室么?

    她不相信。

    她爹那么爱她娘,又怎么会娶继室,这其中一定有别的原因。

    田园心疼顾欢喜。

    也十分懊悔,竟勾起顾欢喜伤怀。

    顾欢喜往田园怀里靠了靠,“我爹那么爱我娘,不可能会再娶,而如今他重新娶了,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有逼不得已的苦衷,二他根本不是我爹!”

    “我更相信是后者,我爹虽然没读什么书,但是他十分有自己的坚持!”

    “欢喜……”

    “嗯?”

    “咱们来年开春就去帝都,然后你留在家里,我去边疆,我说过要建功立业的!”

    顾欢喜想了想,“好!”

    她不能自私的阻拦田园去拼搏一番,他去拼搏不单单是为了她,也是为了他自己,还有他们的孩子。

    顾欢喜拉着田园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个小宝宝了?”

    “孩子吗?”田园惊问。

    心忽地撼动了一下。

    孩子,他的孩子。

    “嗯!”

    田园认真的想了想,“如果有了,我们就生下来,我会疼爱他,不管男孩女儿,都跟你姓顾吧!”

    “啊,为什么啊?就算找不到你的家人,跟你姓田也可以啊!”

    “跟你姓吧,孩子是你辛辛苦苦生的,理该跟你姓!”

    顾欢喜愣了愣,才笑了起来,“如果是男孩子叫顾爱田,第二个还是男孩,就叫田爱顾!”

    “好!”

    顾欢喜其实就是随口一说,真到那个时候,孩子名字肯定要好好取的,不过见田园应的一本正经,她笑的越发开怀。

    在炕上缠了一番,还是得起床。

    不过不用给公婆敬茶,这宅院里,她就是当家主母的感觉真好。

    两个人收拾好出屋子,田园握住顾欢喜的手,一手扶住她的腰,关心照顾的理所应当,小心翼翼的仿若是稀世珍宝一般。

    “爹、娘!”

    “爹、娘!”

    不不抱着冬瑜走来。

    冬瑜早些日子还能走几步,这会子穿的厚实,反倒不会走路了。

    顾欢喜伸手要抱冬瑜,田园已经先一步,把冬瑜抱在怀里,想牵顾欢喜一起去饭厅。

    顾欢喜却牵住了不不的手,小声问道,“昨天的菜肴好吃么?”

    “好吃!”不不点头。

    读书过后,认字了,知道的事情多了,越发懂事,乖巧。

    眸色也渐渐平和,那股子尖锐气息也在渐渐减少,眼角眉梢的笑多了几分善意和真真正正的开心。

    “改天跟夫子请假,咱们去县城吧,你也要做两身新衣裳,到时候过年穿!”

    不不笑眯了眼,“娘,我就不去了,您看着给我做就好,不做也没事,我还有好几套新衣裳没穿过呢!”

    “女孩子,要打扮的娇俏才对,等几日给你把耳洞穿了,到时候就可以把给你买的耳环戴起来!”顾欢喜温柔低语。

    跟在田园、冬瑜身后,和不不小声低语。

    不是亲生母亲,却给了不不真真正正的爱。

    她疼不不,怜惜不不,也教导着不不。

    “嗯!”不不乖巧点头。

    到了饭厅,不不先给田园、顾欢喜舀汤,又给冬瑜准备好饭菜,才坐在冬瑜和田园中间。

    这事情不不以前不做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就坚持了。

    饭前给爹娘舀汤,给冬瑜准备饭菜。

    “吃饭吧,吃了早饭去学堂,今日要小山送你们吗?”顾欢喜问。

    “不用的,今天天气暖和,我抱着冬瑜过去,还能晒晒太阳!”不不连忙道。

    以前那些瞧不起她的孩子,如今都对她恭恭敬敬,她也不怕他们欺负。

    以前的那些想法,真是太幼稚了。

    “那好吧,一会你们慢慢的去!”顾欢喜又问道,“采菊最近字写的如何了?”

    “夫子夸她进步很大!”不不说着,笑了起来。

    她如今和采菊感情也好了起来。

    正如她娘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她的优点,如采菊也是,她勤劳、善良,做事情认认真真,照顾冬瑜也从没出错过,采菊值得更好的对待。

    所以她让采菊跟着一起读书练字,冬瑜就坐在一边自己玩耍。

    她这个妹妹……

    不不觉得她看不透!

    吃了早饭,顾欢喜把两个孩子送到门口,看着她们远去,才笑着转身去厨房安排事情。

    “昨天是腊八吧!”顾欢喜道。

    “会夫人,是呢,所以昨天有八宝粥,大家都夸好吃的很,夫人,有事吗?”元婶问。

    “没有,我就是想着菜肴够不够分?”

    元婶瞧着,欲言又止。

    “元婶,你有话就说吧!”

    “夫人,那些菜都没动过,咱们留着自己吃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