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揭穿完颜夏冬
    顾欢喜知道元婶是为了家里好,要不然她也不会说这样子的话,但是有些事情她觉得应该跟元婶说一下。

    “元婶,其实你说的我都懂,但是这么多菜我们自己吃也吃不完呀,而且正因为没有动过,我才让你和康大娘今天拿去送给村里,而不是昨天让他们自己拿一些带回去,这其中也有一定的原因,你们看昨天吧,帮忙干活的都是本村的人,他们没有一个人偷懒,也没有一个人,下午还想着去砍树,要知道去砍树一天能赚不少钱呢,可他们没有去,就说明他们把情义看得比赚钱更重!”

    “再一个咱们住在这个村子里,就是小田村的人了,他们也经常给咱们送菜来,虽说菜不值钱,但这情谊却是弥足珍贵,我当时定菜的时候就把这个肉类定的多了一些,就想着分一些给村里人,这也是我的一点点心意!”

    元婶听着,似乎有些懂了顾欢喜的意思。

    她这个夫人格外的重感情。

    “夫人说的是,是我想差了!”

    顾欢喜微微摇头,“元婶你没有想错,你也是为了家里好,只是这么多菜你留下来咱们得吃到何年何月,到时候都吃腻了,还得坏掉,那才是真可惜了!”

    元婶闻言,腼腆的笑了起来。

    赶紧跟着康大娘一起去把菜肴一一装到碗里,这一家一家的去送也得忙活好一会呢。

    好在家里劳动力多,初一他们几个也能使唤的动。

    小田村的村民,早些年日子很是凄苦,别说吃上这么好的菜,青黄不接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草根、树皮都吃过,昨天从田府带回来的菜都没舍得吃,想留着今天在吃男人砍树回来一起吃,毕竟昨天吃的那么好。

    所以看着元婶、康大娘又重新送来肉菜的时候,又惊又喜的说不出话来,毕竟她们帮忙的都知道这些菜可动都没动过呀。

    “……”

    当时还以为大厨做多了,如今想来,怕是夫人特意吩咐的。

    “这是夫人吩咐我们送过来,你们这几日辛苦了,夫人说是一点心意!”

    “多谢夫人,夫人客气了!”

    何止是客气,简直是太客气了。

    这可是肉啊,要是迟些,便是年夜饭上,怕也是最好的那个菜了。

    妇人们想着,心里越发坚定,要努力赚钱。

    到时候请田老爷一家子来家里吃一顿。

    田园其实也很忙,忙着四处去检查砍掉的树,坑有没有挖出来,那些砍下来的树是否合格,砍树的人年纪是否合格,可不能年纪特别大,还来砍树。

    若是有,得另外给安排活计。

    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领头人,见田园新婚还出来巡视,笑着打招呼。

    “人都没问题吧?”田园问。

    “都没问题呢,年纪都在四十岁下面,四十岁上的去挖树根了,老爷,那树根如今怪重的,等它干了再送去家里吧!”

    “行!”

    田园一一巡视。

    顾欢喜也没闲着,要准备三日回门的礼,还有村民们送来的贺礼。

    有送细棉布的,有送直稠的,五花八门,真的是什么都有。

    顾欢喜看的眼花缭乱,看向丁香、末香,“你们说,这还礼要怎么还?来年就要去帝都了!”

    “夫人怕是不能一一去,那不如把唐叔提起来,以后一些走动让唐叔代替老爷、夫人去也可以啊,还是夫人打算带着唐叔他们一起去帝都?”丁香道。

    如果要带着,倒是另外再说。

    “唐叔他们不带的,元婶、康大娘也不带,初一他们带上,采菊……”

    顾欢喜微微一顿,“到时候看采菊的意思,如果她愿意跟着我们去,就带着,毕竟不不、冬瑜都离不开她,如果她不愿意去,给她些银子,让她留在这里!”

    对采菊,顾欢喜是希望她一起去,不过决定权在不不手里。

    至于元婶、康大娘,来年肯定没办法一起带着。

    而且,她总觉得,康大娘来历不简单,所以不打算带她去帝都,免得给家里招上麻烦。

    丁香、末香是赞同的。

    初一他们这些日子都在努力练武,每天在山里跑,他们也知道,老爷、夫人是要训练他们,希望他们变得更强,所以从来没有喊过一句累。

    他们吃的,顾欢喜也让元婶、康大娘往丰盛了做,中午、晚上必须有肉,隔天鸡汤,初一他们虽然辛苦,却长高了,也有了点肉。

    整个人气息瞧着和以前也有所不同。

    “夫人,要去看看初一他们训练的如何吗?”

    “不用去看,初一会盯着他们,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初一,假以时日,他定会有一番作为!”顾欢喜道。

    她已经打算好,到时候让初一他们跟着田园去边疆,一来是保护田园,二来也给他们个机会,要做龙,还是虫,就看他们自己了。

    初一他们显然也知道点什么,尤其是那日太子来过之后,几人训练真的从来没有喊过一个累,说过一句苦。

    田园亲自出手训练他们,也真一点没留情。

    “去帮我把绣架拿来,我绣一下!”

    要早些把这拜寿图绣出来才是。

    “是!”

    顾欢喜埋头努力绣着。

    三日回门。

    早早的顾欢喜就起身,穿戴整齐,今日就她和田园去,不不、冬瑜继续去学堂读书。

    田师父家

    田师父坐在堂屋喝茶,方秀吩咐丫鬟、婆子手脚快些。

    “都别磨磨蹭蹭的,一会阿园、欢喜就来了!”方秀说着,见到完颜夏冬牵着两个孩子走来。

    眸色微微一沉。

    随即又恢复平静,“文博、静巧,到祖母这里来!”

    “……”

    两个孩子面面相觑。

    然后往完颜夏冬身后躲。

    完颜夏冬瞧着,心里得意,嘴上却说道,“伯母!”

    “嗯!”方秀淡淡的应了一声。

    虽然如今没证据,但做过的事情,总会留下痕迹,她就不信完颜夏冬能一直这般沉的住气。

    那可是她的亲姐姐,对她那么好的亲姐姐。

    方秀很费解,为什么完颜夏冬能下的去手?

    心真是黑透了。

    “文博、静巧,你们到祖母这里来,祖母有话跟你们说,尤其是文博,你给我站直了!”方秀呵斥出声。

    文博一听就要哭。

    “不许哭,再哭就把你送到县城书院去,以后吃住都在书院里!”方秀道。

    心中觉得这样子很好。

    把文博送到书院去,等他大了,总会想明白。

    那就是静巧了,这孩子早些时候多爱笑爱闹,现在胆小怯弱的让人心疼。

    “静巧,你到祖母这里来!”

    静巧看着方秀,吓的瑟瑟发抖,“祖母,您,您别喂我喝毒药,我不想死!”

    方秀一听这话,神色大变。

    完颜夏冬也惊了一下。

    “静巧,不许胡说,祖母怎么会害你……”

    “可是姨母,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静巧天真的问。

    “我……”完颜夏冬语塞。

    方秀冷笑出声,上前从完颜夏冬手里把两个孩子拉了过来,把静巧抱在怀里,又牵着文博,才对完颜夏冬说道,“今儿这事,你必须得给我个解释,若是解释不清楚,我家怕是容不下你了!”

    “伯母……”完颜夏冬惊呼。

    “回你自己的屋子去吧,你也不是我家的人,就不用在这里等阿园他们了!”方秀说完,抱着静巧,牵着文博朝堂屋走去。

    完颜夏冬只觉得浑身都有些冷。

    她做梦都没想到,静巧会说出这样子的话来。

    更没想到,方秀会这么强势。

    方秀把两个孩子带到堂屋。

    田师父瞧着文博,便朝文博伸手,“来,咱们爷两外面走走,虽说这已经冬天了,外面没什么好看的,可也有各种各样的风景,这可是在边疆看不到的呢!”

    文博犹豫着,还是把手放了上去。

    让田师父牵着他出了家门。

    方秀拿了糕点喂静巧,静巧摇着头不肯吃。

    方秀先咬了一口,才说道,“静巧,你是祖母的心肝肝,祖母又怎么会害你,你是我们老田家的孩子,不能这般憨憨的,你得学会懂事,学会用眼睛去看,用心去感受,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来,把糕点吃了,咱们去看看,你叔叔、婶婶来了没有!”

    “我喜欢婶婶!”静巧出声。

    方秀笑了,“那咱们去叔叔、婶婶家住几天好不好,婶婶家门口有小溪,小溪里有鱼儿,婶婶家还有个小妹妹和大姐姐!”

    “有兔兔吗?”静巧问。

    “可能没有,不过静巧一会问婶婶要,她一定会给你的!”

    静巧想了想,点点头。

    到底还是个孩子,被方秀这么一哄,很多事情便忘记了。

    方秀顿时决定,一会就带着两个孩子去田园家住,绝不让完颜夏冬再接触两个孩子。

    以前的想法错了,错的离谱。

    真要不管不顾,放任下去,两个孩子就毁了,必须强行干预,不让完颜夏冬接触两个孩子。

    田园家还有两个院子空着,去住不是问题,加上有不不、冬瑜,静巧渐渐的就会忘记完颜夏冬,等她长大些,再告诉她真相,她肯定能想明白的。

    想清楚之后,方秀抱着静巧,和她说话。

    田师父牵着文博。

    文博其实不笨,就是平时田毅没怎么管,方秀也太严厉,完颜夏秋不太会带孩子,一直是完颜夏冬管着,完颜夏冬有自己的心思,就把文博教的比较憨。

    回来这么久,文博连个同伴都没有,甚至没一个人出过家门。

    “文博,你看,对面的山高吗?”

    文博微微点头,“高!”

    “那你看这天地广阔吗?”田师父又问。

    “广阔!”

    田师父笑着颔首,在一边耍了一套拳,问他,“阿爷这套拳厉害不?”

    “……”

    文博看着田师父,认真的想了想,才点头。

    他心里有些害怕。

    他没了母亲。

    姨母说,是爹、阿爷、祖母逼死了母亲,说母亲有可能不是自己服毒,而是被爹、阿爷、祖母毒死的,他和静巧很快也会没人要,也会被毒死。

    他很害怕。

    但是这几个晚上,他发现姨母把妹妹的被子掀开,让妹妹不盖被子睡觉。

    还掀开了他的被子……

    他很害怕,也很慌。

    “阿爷,我娘,是你们下毒毒死的吗?”文博问。

    田师父闻言,很肯定的摇头,“不是!”伸手摸摸文博的头,“但是我、你祖母、你爹,在对你母亲这事上,是愧疚的,我们对不住她!”

    文博不解。

    “你或许现在还不懂,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田师父说着,摸摸文博的头,看着他小小年纪,便经历了丧母,心慌、恐惧,“跟着阿爷学武功吧,学了武功,便谁也不能欺负你,然后去学堂读书,读书长了知识,就会明是非,懂道理,然后才能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阿爷……”文博轻轻的喊了一声。

    脑子里有些乱糟糟的。

    他阿爷说的有道理,他也想去学堂读书。

    “那妹妹呢?”

    “一起去!”

    文博想了想,才点了点头,“好!”

    田师父忍不住又摸了摸孙子的头,“文博!”

    “嗯?”

    “你姨母她其实……”

    文博抬眸看着田师父,“阿爷……”

    “你母亲的死,和你姨母脱不了关系,但是我们没证据!”

    “……”

    文博脑子顿时就乱了。

    “这几个晚上,姨母晚上会掀我和妹妹的被子!”

    他现在还和妹妹一起睡,所以知道。

    他但是不懂,这会子其实有些懂了。

    姨母想对他们使坏。

    “……”

    田师父闻言,虽震惊、错愕、愤怒,却说道,“所以文博,你应该仔细去想,你姨母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不知道!”文博说着,低下了头。

    心里还是不肯相信。

    田师父深吸一口气。

    不不今年八岁,却什么都懂了。

    这个孩子,比不不还大一岁,却什么都不懂。

    “没关系,以后你会懂的!”

    爷孙两说着话,就看见田园驾驶马车过来。

    “那是你叔叔、婶婶来了!”

    文博一听,眸子微微一眯。

    他喜欢那个婶婶,很温柔,说话也轻轻的,他和妹妹说话,会认真的听,然后眼睛也会看着他们,眼神里有鼓励。

    虽然才在家里住了两天,他们也才说过两次话,但是他和妹妹都喜欢这个婶婶。

    田师父牵着文博回家。

    在家门口等着顾欢喜、田园。

    田园扶顾欢喜下马车,把东西都拿了下来,田师父笑着,“来了!”

    “师父!”两人齐齐应声。

    田师父颔首,“先进去吧!”

    进了家门,方秀抱着静巧过来,招呼顾欢喜、田园堂屋坐。

    静巧看着顾欢喜,犹豫了好一会才上前,“婶婶!”

    “嗯?”顾欢喜看着静巧。

    她喜欢孩子。

    静巧、文博两个孩子也有些可怜,她不希望这个可怜,到将来变成可惜。

    “我,我……”静巧犹豫着。

    顾欢喜笑道,“静巧,要不要去婶婶家住?婶婶家门口小溪里有小鱼,咱们可以抓了小鱼炸小鱼吃,婶婶家还有麻汤和麦芽糖,你还可以跟着姐姐、妹妹去学堂读书呢!”

    静巧听的一愣。

    为什么婶婶和祖母说的一样。

    “那有兔兔吗?”

    “兔兔?是白白的,耳朵长长的兔兔吗?”

    “嗯!”

    “婶婶家现在没有兔兔,不过婶婶可以让人去抓两只可爱的小狗狗给静巧哦,小狗狗更可爱,它们会跟着静巧去抓小鱼,还可以跟着静巧去读书,还能保护静巧不被坏人欺负!”顾欢喜诱哄着。

    静巧认真的想了想,用力点了点头。

    到底还小,被顾欢喜这么一哄,立即就想去了。

    顾欢喜到底还是怕时间长了,她和文博又被完颜夏冬哄了回去。

    田师父、方秀也怕,等吃了饭,就让顾欢喜、田园先把两个孩子带走,可把完颜夏冬气的脸都青了。

    方秀过来的时候,看着完颜夏冬的样子。

    神色沉沉,“有些事情,只要你做了,总会留下痕迹,就算你觉得别人不知道,可别忘记了,老天爷还看着呢,那田家几兄弟弑母,老天爷可没有放过他们,一道道雷电劈下来,虽没劈死他们,却也暴露了他们的罪行!”

    完颜夏冬怔怔的看着方秀,“伯母,你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