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醒悟醒悟吧
    她不相信,她做的事情已经暴露。

    毕竟她做的小心翼翼。

    所有罪证都已经毁灭。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姐姐到底怎么死的,我想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两个孩子为什么这么恨我们,你也清楚,多的我就不说了,且等着瞧,看看苍天能不能饶过那些做尽恶事的坏人!”方秀说着,见完颜夏冬脸色惨白。

    继续说道,“我和老头子、阿毅打算带着两个孩子去阿园家小住,至于你,就留在家里吧,好好陪着你姐姐!”

    “……”完颜夏冬惊愕万分。

    就这么把两个孩子带走了不说,还让她陪着她姐姐。

    他们到底知道了什么?

    莫非两个孩子说了什么?可是两个又笨又蠢的,能知道什么?

    完颜夏冬连忙追了上去,却听得方秀吩咐两个婆子,“好好看住了她,若是她跑了出去,我就把你们卖去挖煤窑!”

    “是,夫人!”

    方秀立即让人收拾东西。

    值钱的肯定要带走。

    回小田村的马车上,顾欢喜教两个孩子唱歌,怀里抱着静巧,文博坐在一边。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爱学习,爱劳动,长大要为人民立功劳!”

    这首哥简单又好听,两个孩子很快就学会,然后跟着顾欢喜一起哼唱。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一路上,马车内都传来歌声,田园笑着。

    如果欢喜有了孩子,一定是一个最好的娘。

    马车到学堂的时候,顾欢喜带着两个孩子下了马车,让他们看着学堂,“想进去看看吗?”顾欢喜问。

    文博、静巧犹豫片刻,微微颔首。

    顾欢喜一手牵着一个,静静悄悄的走了进去,他们听到了读书声。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也有,“人之初,性本善……”

    更有夫子在讲解着。

    文博站在窗户边,看着里面的孩子,多数穿的不好,但是他们读书很认真,都十分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他看的很认真。

    没有姨母说的,夫子会打手心,也没有同窗会欺负你的场景,似乎大家的心思都在认真读书中。

    “文博?”顾欢喜轻唤。

    “婶婶,我也能去读书吗?”文博小声问。

    “当然可以啊,回去婶婶给你们做新书包,明天就来学堂读书好不好?”

    “嗯!”

    文博、静巧重重点头。

    顾欢喜带着两个孩子慢慢的朝家走。

    让田园去问问,村里谁家有奶狗,抱两只回家养起来。

    “小田村怕是没有……”

    “没关系,你问问,既然答应了静巧,就得做到,过年前给她就好!”

    顾欢喜看着那正在玩耍的兄妹,哥哥在读书,妹妹一个劲的想要和哥哥玩,哥哥无奈,放下书和妹妹一起玩翻绳子。

    文博虽然不那么聪明,但是绝对不笨也不蠢,对妹妹也格外的好。

    顾欢喜让末香去村子里喊两个小女孩儿过来,陪着静巧玩。

    听到外面传来的笑声。

    “姨姨……”

    顾欢喜便看见两个五六岁的女孩子跑进来,扑到她怀里,长得一模一样,活泼开朗,粉嘟嘟特别可爱。

    “就你们两个,你们娘呢?没陪着一起来?”

    “没来,娘说了,晚上在姨姨家吃饭,然后爹爹来接我们!”

    顾欢喜颔首,看向静巧,“静巧,快过来,这是大雅和二雅姐姐!”

    静巧犹豫着,慢慢的小心翼翼的走到顾欢喜面前。

    顾欢喜伸手把她抱在怀里,“这是大雅姐姐,二雅姐姐!”

    “记不住!”静巧说道。

    这两个姐姐长得一模一样。

    “没关系,去玩吧!”

    大雅、二雅性子好,一左一右拉着静巧的手,玩起捉迷藏。

    就这样子,三个孩子在屋子里玩耍,笑声不断。

    文博看着,也跟着笑了起来。

    记忆里,妹妹从来没这么高兴过,就是他也没个朋友,伙伴。

    玩耍一会,就有糖水喝,还有点心吃,吃了点心,继续玩耍。

    方秀来的时候,见静巧笑的眉眼弯弯,拉着顾欢喜的手,“欢喜,谢谢你!”

    “师娘,别客气,都是我应该做的,您看,这才是小孩子该有的样子,师娘说对吗?”顾欢喜问。

    方秀想了想才点头道,“是啊,这才是孩子该有的样子,我相信,在你这里住段时间,静巧这孩子定能活泼开朗起来!”

    “祖母!”静巧喊了一声,跑了过来。

    犹豫了好一会。

    方秀上前把人抱在怀里,拿手帕轻轻的给她擦拭着汗水,“开心吗?”

    “开心,大雅姐姐、二雅姐姐和我一起玩耍!”

    “继续去玩吧!”方秀温和说道。

    “嗯!”

    静巧还小,这有的玩,便什么都忘记了。

    文博紧紧的看过来。

    方秀上前,摸摸文博的头,“在看书吗?”

    文博站起身,有些紧张和局促,“祖母!”

    “认识字吗?”方秀问。

    “有些认得,有些不认得,祖母,我要去学堂读书,婶婶说了,给我做新书包!”文博说着,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确实给他做新书包,已经做的快差不多了。

    方秀顺着顾欢喜的目光看去,果真看见了一个宝蓝色的书包,绣的快要好了。

    简单,但是精致。

    方秀扪心自问,这些年,她对这两个孩子,可曾用心尽力。

    可又像顾欢喜这样子,对他们这么用心。

    主要还是用心。

    看两个孩子对顾欢喜的信任,对她更多是惧怕。

    “那你要好好读书!”

    “嗯!”

    文博点头。

    再一次专心读书。

    其实他认得的字很少,而且很多字都不认得。

    感觉他还认错了。

    可他的字,多数是姨母教的……

    想到这里,文博明白了一些,也不太明白。

    但是他不会问祖母,他想问婶婶。

    婶婶给他的感觉不一样……

    方秀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见文博不想理会她,走到顾欢喜身边。

    “你给两个孩子做书包,真好看!”

    “嗯!”顾欢喜点头,让方秀坐在身边。

    把做好的小书包递给方秀,“这是给静巧做的,我没告诉她我做好了,师娘您看,这小兔子可爱吗?”

    方秀接过,伸手轻轻抚摸着,上面的小兔子,栩栩如生,兔子的长耳朵,红眼睛就像是真的一样。

    方秀感慨,“真好看!”

    她从来没想过,要亲手为两个孩子做书包。

    顾欢喜笑着,继续做文博的书包,认真又温柔。

    方秀看着顾欢喜,抿了抿唇。

    端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你这茶,味道不错!”

    “师娘喜欢就好,师娘,我还有别的茶呢,改日一一泡给师娘喝!”顾欢喜说着,嫣然一笑,“师娘,我烹茶的技艺可不错呢!”

    方秀错愕,“欢喜还会烹茶!”

    “嗯,小时候在学堂跟着夫子学过!”

    “……”

    方秀一直觉得顾欢喜应该是生于富贵人家,不然哪里来的一身娇气。

    看田园对她的好,她这个老婆子都羡慕的很。

    “倒是有些意外,我以为……”

    “师娘,我家条件其实不错,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和爹娘亲人走散了,幸亏田园找到了我,带我回来,给了我一个家!”

    一个温暖又和睦的家。

    顾欢喜说着,快速的动着针线,很快把文博的书包也做好。

    文博的书包上面是一只飞鹤,展翅高飞,寓意极好。

    方秀拿着认真看了看,觉得好看极了。

    “你这针线活真好!”

    “改日给师娘做个小物件!”

    “好,好啊!”

    顾欢喜笑着。

    又拿了绢纱做绢花。

    “姨姨,您做绢花吗”大雅、二雅跑过来问道。

    “嗯嗯,一会把绢花给咱们大雅、二雅戴上可好,那样子咱们大雅、二雅就是最可爱的小姑娘了!”顾欢喜说着,摸摸两个小丫头的脸蛋。

    “好!”

    姐妹俩异口同声。

    静巧站在一边,犹豫着要不要上前。

    她想,但是不敢。

    顾欢喜朝她招招手,静巧犹豫片刻,才慢慢的上前,“婶婶!”

    “静巧喜欢什么样的绢花?一会婶婶做了,静巧也挑两朵好不好?”

    静巧闻言,眸子一亮,“真的?”

    “当然,我就是特意给你们做的!”顾欢喜笑着也捏了捏静巧的脸。

    静巧顿时眯了眼,歪在了顾欢喜身边,乖巧的,倒有几分像股欢喜的女儿。

    方秀瞧着,忽地发现,静巧从来没有这样子依赖、信任过她!

    大雅、二雅也挨着顾欢喜坐在,吃着东西看顾欢喜做绢花,顾欢喜手巧,很快就做了一朵出来,轻轻的给静巧别在发间。

    静巧伸手摸了摸,笑的眉眼弯弯。

    看的出来,她开心极了。

    小孩子其实什么都懂,真心假意,一开始或许看不出来,可一旦有了比较,她就会知道很多很多。

    静巧想着,姨母带她们的时候,都是安静的,婶婶带她玩,会和她说话,婶婶会笑,笑的很温柔,让人觉得舒服,不害怕。

    婶婶给她做绢花。

    小小的一朵,漂亮极了。

    顾欢喜又做了两朵,先给大雅,再给二雅,都是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款式,没得挑选。

    做第二批的时候,就开始做花样了。

    一朵一朵,放在一边的花盘着,三个孩子认真的看着,安安静静的,乖巧的让人暖心。

    等到顾欢喜做了十来朵,才让她们挑选。

    “一人两朵,自己挑选吧!”

    大雅、二雅立即看向静巧。

    她们可知道,能得绢花是因为静巧,所以先等静巧挑选。

    静巧看着绢花,都觉得好看,伸手想拿这朵,觉得那朵也好看,一时间不知道要哪朵。

    求救的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笑着拿起一朵,“嗯,这朵好看,最配我们静巧了!”

    “真的吗?”静巧眼睛发亮。

    她先前也觉得婶婶挑选的这朵好看。

    “当然,我们静巧长得好看,戴什么都好看!”顾欢喜轻轻的把绢花给静巧别在发间。

    静巧笑着,往顾欢喜怀里一靠,嘻嘻嘻的笑着,“大雅姐姐,二雅姐姐,你们挑选呀,我觉得这朵好看,这朵也好看!”静巧一一介绍着,给大雅、二雅出主意。

    三个小女孩顿时叽叽喳喳议论起来,认认真真的挑选。

    静巧时不时拿一朵回头问顾欢喜,“婶婶,这朵好看吗?”

    顾欢喜都先考虑一会,才认真说道,“好看!”

    “嘿嘿,婶婶说好看!”

    方秀瞧着,心里感受颇深。

    她觉得疼孩子,就是衣食住行各方面,但从未想过精神方面,顾欢喜很会带孩子。

    方秀哪里知道,顾欢喜带长大了四个弟弟,尤其是小的三个弟弟,聪明的紧,点子多、想法也多,顾欢喜都能把他们摆平,更何况是小小的静巧了。

    “欢喜,你很会带孩子!”

    顾欢喜看着方秀笑,“其实她们虽然笑,但很敏感,也很善于观察,你是不是真心对她们,她们会比较,会体会,有些时候,不必多言,渐渐的就会懂其中的不同,师娘,您说对吧!”

    方秀认真想了想,“你说的对,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想,要怎么对静巧和文博,只是我也没经验,这次来你家,真是来对了!”

    学到了很多,也明白很多。

    “师娘严重了!”顾欢喜说着,看了一眼文博。

    见他竖起耳朵听这边说话,压根没仔细看书。

    又道,“师娘不打算告诉文博、静巧真相吗?”

    “唉!”方秀叹息,看向顾欢喜,又看了看文博,才继续说道,“这要我怎么说呢,说他姨母毒死了他母亲?这种话我说不出口,我也不能直接这么说,说他姨母居心不良,对他们也不是真心,而是别有用心?再等等吧,等他长大了,他慢慢的就会明白了!”

    “师娘顾虑的是!”顾欢喜说着,也小心的看了一眼文博。

    见他拿着书的手在发抖,却压制着没有说出声,可见他其实听见了,也在想和寻思。

    他是男孩子,要经历很多很多,这只是其中一步罢了。

    此时此刻,文博内心万分撼动,他真的没有想到,也不敢去想,他的母亲是被他姨母毒死的。

    姨母对他们不是真心。

    这怎么可能呢?

    可,有些事情,不去想,不会明白,这会子认真想,却也有破绽。

    姨母半夜掀他们兄妹的被子,平时在屋子里也不跟他们说话,教他的字也是错的。

    ……

    文博忽地站起身,涨红着脸,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要怎么说,慢慢的又无力的坐了下去。

    方秀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她就怕文博会爆起来,到时候伤身又伤心。

    但是看文博这样子,他似乎其实也懂的。

    “……”

    方秀求救的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微微摇头。

    几岁的孩子,不小了。

    便是不不,也才八岁,懂得也很多。

    有些事情还是要文博自己想明白,若是他自己想不明白,说再多,做的再多也没用。

    方秀沉默。

    田师父在门口看了一会,便去了学堂。

    他下午还有一节课,要教学生练武。

    这乡下的学生,比起城里的好教,也更勤奋,更能吃苦。

    这些孩子知道机会得来不易。

    田师父今天神色有些恍惚,他教好学生,却没有教好自己的儿子,也没教好自己的孙子。

    “师父!”田园轻轻的喊了一声。

    “田园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过来学堂这边,和几个夫子商量放假的日子!”田园说着,见田师父脸色不好,“师父,咱们去坐坐吧!”

    小卖铺子还在收拾,后面的屋子倒是已经收拾好,一间茶室,另外一间书房,还有个小院田家三口会住在这里。

    茶室里倒是什么都有,就是水也是唐小山早上才弄来的山泉水。

    田园拿了水壶,泡了一壶茶,倒了一杯给田师父,“师父,喝茶!”

    “嗯!”

    田师父颔首。

    端了茶抿了一口,觉得茶水味道不错,又抿了几口,才微微感叹道,“我这里心里,不太好受!”

    “师父是为了大哥和两个孩子的事情!”

    田师父微微点头,“确实是为了这件事情!”

    “如今大概知道完颜夏冬不是个好东西,可又没证据,两个孩子对她也很依赖,贸然收拾她,怕伤了两个孩子的心,你大哥那里,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最主要还是田毅的心思,他到底想要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