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找上门来(2更
    缠绵之后。

    顾欢喜歪在田园怀里,小声问他,“哪里学来的?”

    “那日书上瞧见,说妇人皆喜欢……”

    顾欢喜惊的抬手捂住田园的唇,“不许再说了!”

    这个人,什么时候学会的这般不老实了。

    田园笑,亲了亲顾欢喜的手心,“欢喜,我愿意的,我想看你快乐、欢愉,不单单只是为了满足我,我……”

    “还说!”顾欢喜又羞又恼,抽手捶了田园几下,“不许再说了,睡觉!”

    坐起身套了亵衣、亵裤。

    “嗯,睡觉!”

    田园满足的抱着顾欢喜,闭上眼睡去。

    半夜的时候,顾欢喜起夜,她一动田园就醒了。

    “欢喜?”

    “我起夜!”顾欢喜低声,在田园脸上亲了一下,才慢慢的下了床,套了一件厚实的衣裳,先去小解,收拾好出来,又去看了几个孩子,她们屋子热烘烘的,几个孩子都把被子掀了,顾欢喜温柔一笑,轻手轻脚的给她们盖好被子,才出了屋子。

    这屋子的帘子是用布和棉被缝制,不厚重,却能挡风。

    这般几个孩子睡也不怕染上风寒。

    等她回来,床头已经有一杯温热的水。

    顾欢喜笑,端了抿了一口。

    也只喝一口。

    就是晚上睡觉嗓子有些痒疼,喝一口水会好很多。

    而田园正靠在床头傻笑。

    “以后不用特意起来给我倒水,我自己来就好了!”

    “没事,也不费事,快上来睡吧!”

    “嗯!”

    外面的雪下的很大,屋子里却暖意融融,顾欢喜也好,田园也罢,幸福而又满足。

    风也好,雨也罢,有了彼此,总会一起携手闯过去的。

    等到顾欢喜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身边的位置早已经凉了。

    “夫人醒了!”

    “末香!”

    “老爷已经出门去了,大小姐、二小姐她们也去了学堂!”

    顾欢喜颔首,“外面还在下雪吗?”

    “下着呢,可大了!”

    顾欢喜抿唇,穿了衣裳,收拾好了之后,才让末香打开窗户,让屋子里透透气。

    床铺什么的,末香会整理,她也懒得去动手。

    拿了披风套上,出了屋子。

    真真是一片银装素裹,白茫茫的一片。

    “这雪下的可真大!”

    瑞雪兆丰年,想来来年,庄稼一定有一个好收成。

    “夫人是要玩雪吗?”末香问。

    顾欢喜摇摇头,“你去说一声,让大家别把雪弄脏了,等孩子们回来再说!”

    “是!”

    顾欢喜吃了早饭,便窝在屋子里绣着拜寿图。

    田园带着田毅去各村走动,虽然下雪,去山里砍树的人也不少,对他们来说,下雪倒是不怕的,就怕下雨,再砍十来天今年就要结束了,多赚点钱,让孩子能够继续去读书。

    这便是他们的心愿了。

    一辆马车蹬蹬蹬的到了小田村,停在了学堂门口。

    赶马车的是一个后生,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紧接着下来了一对夫妻,三十多、四十岁的样子,两人都穿着直稠衣裳,只是有些局促和不安。

    “爹、娘!”

    “贵哥啊,你说你妹妹真在这个村子里吗?”

    贵哥没有说话,眸子微微眯了眯,“娘!”

    “好好好,我不说话,一会你跟你爹说就好!”马氏说着,往后退了退,看向一边沉默不语的丈夫倪成鑫。

    眸光朝学堂里看了看。

    她的女儿,真在这里吗?

    “贵哥,走吧!”倪成鑫道。

    能取这么个名字,当初家里也是有点钱的,只可惜年轻时的他不务正业,把家底都败光了。

    到后来没有办法,恰好媳妇马氏生了女儿,又有人上门来要买这个孩子,他二话不说就给卖了。

    如今过来,也是……

    “嗯!”

    今日下雪,出来走动的人并不多,倪家三口到田府的时候,田府大门紧闭。

    贵哥立即上前去敲门。

    “来了!”

    丁香开了门。

    看着倪家三口,眸子微眯,“你们找谁?”

    “请问,请问田园田老爷住这里吗?”贵哥问。

    看着漂亮的丁香,不免红了脸。

    “你是谁?”丁香又问。

    声音冷冷的,一点感情都不带。

    “我,我们……”贵哥说着,有些犹豫。

    第一眼,就觉得这女子不好应付。

    倪成鑫沉沉出声,“田老爷当年养了一个女儿,我们是那女孩的爹娘!”

    “……”

    丁香眸子一眯。

    看着面前的一家三口,仔细一看,那妇人和不不确实有几分相似。

    “你们稍等,我家老爷出门去了,我得去问问夫人见不见你们!”

    倪成鑫点头。

    丁香把门关上。

    转身去找顾欢喜。

    “夫人!”

    顾欢喜拿着针抬头,看向丁香,“怎么了?”

    “大小姐的爹娘找来了!”

    “谁?”顾欢喜蹙眉,以为自己听错了。

    “大小姐的爹娘!”丁香重复道。

    “不不的爹娘吗?”顾欢喜问。

    他们怎么来了?

    来做什么?

    当初不不为什么来到田家,他们难道不知道?

    有什么脸面来?

    她就说嘛,不不又怎么可能是何彩蝶的女儿,如今这人就来了。

    丁香颔首,“他们是这么说的!”

    “行,我去看看吧!”

    “是!”

    丁香立即出去,末香去准备茶。

    如果这一家子来,只是单纯的来看不不,想要走动,她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不让他们见不不,当然,如果不不要跟他们走……

    顾欢喜略微沉思,不不要跟他们走,她是答应,还是拒绝?

    一时间,她心乱如麻。

    自然是舍不得的!

    顾欢喜先到了大厅,丁香去把人请了进来。

    看着倪家三口,顾欢喜便看向了马氏。

    马氏和不不确实有几分相似。

    “田夫人!”倪成鑫抱拳行礼,倒是没想到,田夫人这般年轻,瞧着很是稚嫩的样子。

    他曾经是个浪荡子,这样的小妇人见过太多。

    一眼就能看得出些许门道。

    顾欢喜被看的十分难堪,“嗯,请坐!”

    走到主位坐下。

    末香上了茶。

    倪成鑫坐在顾欢喜下侧,马氏坐在他身边,贵哥坐在马氏身边。

    “田夫人,我今日前来,其实是为了我那女儿来的!”倪成鑫说道。

    开门见山,也不拐弯抹角。

    顾欢喜看着他,好一会才说道,“是吗?可当初有人把她送来的时候说,她的亲生母亲,可不是这位夫人!”

    马氏面色一变,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倪成鑫倒是镇定,“当初我们家遭遇了些空难,不得已才卖了她,如今赚了银子,所以想来带她回家!”

    “呵……”

    顾欢喜笑了出声。

    带不不回家?

    想的倒是美,问过她答应了吗?

    “那你去找买你们女儿的人啊,来我家做什么?你们莫不是以为,我们家住在这山沟沟里,便好欺负?亦或者何彩蝶觉得我相公还是当年那个小镖师,能让她戏耍?”顾欢喜说着,一巴掌拍在了桌几上,“我要是你们,就想清楚了再来!”

    “田夫人是想仗势欺人吗?”倪成鑫冷冷问。

    “仗势欺人?”顾欢喜笑了出声,“我仗势欺人了吗?我是劝你们,要搞清楚现实,要知道能在这穷乡僻壤修这么大一个宅院,要的不单单是钱财,还有权势,我知道,你们能找到这里,一定是何彩蝶告诉你们的,我虽然不认识何彩蝶,但像她这般厚颜无耻的女人,也是世间少有!”

    “……”

    倪成鑫看着顾欢喜。

    “田夫人,她也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她跟我们走了之后,于你来说,岂不是更好!”

    “呵!”顾欢喜气的笑了出声,“要真像你这么想的,我当初做什么花费上千两银子给她看病,如今又何必锦衣玉食的养着她,不是我生的这是事实,她也知道,但有一点,我希望你们明白,她喊我娘,便是我的女儿,你们想要带走她,若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偷偷的带走她,我定跟你们不死不休!”

    “……”

    倪成鑫沉默,好一会才说道,“我想见见她!”

    “她现在不在家,你们目前是见不到她的!”顾欢喜说道。

    外面的雪下的越发大了。

    其实,不不留下与否,她并不插手,要看不不自己的心思,是要跟着这三个人离开,还是留下,都得不不自己决定。

    不不如果想走,她不会强留。

    如果不不想留下,她定会待不不像亲生女儿。

    这般强势,不过是想要这一家子明白,想要带走女儿,拿出真心来,别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当初是她们卖掉的不不,哪怕卖身契在何彩蝶手里,孩子却是在田园身边长大的,这十里八乡都知道的事情。

    “末香,送客!”

    “是,夫人!”末香上前,“三位请!”

    倪成鑫站起身,朝外面走去,走了几步,才回头问顾欢喜,“夫人莫非是想要银子?”

    “……”

    顾欢喜看着倪成鑫,冷冷一笑,“如果是,你打算给多少?”

    “夫人开个价,只要我倪某人出得起!”

    “一百万两,你拿得出来,人带走,拿不出来,就给我滚!”顾欢喜沉沉出声。

    银子,付出的真心,岂是银子能买的。

    末香得了指令,沉声说道,“三位请吧!”

    倪成鑫深深的看了顾欢喜一眼,迈步先走了出去。

    马氏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顾欢喜,好几次欲言又止。

    贵哥拉了她一下,她再不敢看顾欢喜,跟着走了出去。

    这一家三口并没有走,而是就守在了门口。

    顾欢喜得知后,冷冷一笑,“随便他们!”

    “夫人,可要让初一他们出面,把这一家子撵出去?”末香问。

    “不必了,再不是,他们也是步步的爹娘,我只是恶心,何彩蝶从中作梗,这个女人,虽见了没几次,但总觉得她很邪性,一点礼教都不守,还格外的记仇!”顾欢喜说着,想了想又道,“如今人已经到了这里,想去打听他们为什么前来,从哪里来已经来不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夫人,您要让大小姐走吗?”

    “我不知道!”

    顾欢喜低低出声,剥了橘子吃着。

    走不走,还得看不不的意思。

    不不如果要走,她也留不住。

    顾欢喜静静的等着。

    中午放学的时候,学子们各自去觅食。

    去亲戚家,去村长家,村长家的饭菜味道好,五文钱一顿,不管是什么,一个孩子总能得到一块红烧肉,干净,还能吃得饱,所以孩子们都喜欢来这里吃。

    大雅、二雅也被家里人来接走,就她们爹娘目前来说,只能送她们的哥哥来学堂读书,她们是不行的。

    “大雅姐姐、二雅姐姐,再见!”静巧仰着手,跟在不不后面。

    文博也慢慢的走来,牵着静巧的手。

    一起往家里走去。

    静巧十分开心,不停的说着话。

    不不觉得今儿心口跳动的格外快,让采菊抱着冬瑜。

    到家门口,看见停在门口的马车时,不不觉得那种不安更明显了。

    “那是谁啊?”静巧小声问。

    不不也想知道那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