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看破马氏的心机
    梁辰说的认真,顾欢喜听得心中撼动。

    多少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还是几两银子,哪里值得这么大的还礼。

    “梁大哥……”

    “当年在客栈,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其实认出你了,但是当时我的处境并不好,随时都会面临刺杀,我也就装着和你不相识,后来等我把私事处理好,再去找你,那一晚刚好你家出事,我只来得及救走你母亲,再返回来……”

    顾欢喜忽地站起身,“我娘,我娘……”

    顿时便红了眼眶。

    伸手拉住梁辰的袖子,“梁大哥,我娘?”

    “对不住,我去晚了些,进去的时候,你娘已经被烟呛到昏迷,我请了大夫,也没能救醒你娘!”

    顾欢喜却已经泪流满面。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那……”

    “后来,我遇到了太子殿下的使者,他带着我去找到你哥哥顾安,然后让你哥哥带着你娘去了边疆!”

    “呜呜……”

    顾欢喜哭出声。

    田园快速跑了进来,将顾欢喜抱在怀里,“她欺负你了?”

    “不是,不是,是我娘和大哥有消息了,原来是梁大哥救走了我娘,是梁大哥……”顾欢喜哭倒在田园怀中。

    她一直以为,一直以为……

    “我就知道,我娘一定还活着,我哥哥也还活着,他们在边疆,太子殿下他没有骗我,他说边疆有人在等我,原来是真的,原来是真的!”顾欢喜又哭又笑。

    心里又是懊悔。

    她是把有钱有势之人想的太坏了。

    梁辰见顾欢喜这般,不免叹息。又见田园那般在意顾欢喜,心中疼痛的同时,也为顾欢喜开心。

    他告诉顾欢喜这些,而不是等顾安来说,就是想让顾欢喜记住他,永远不要忘记了他。

    抬手拍拍田园的肩膀,“好好哄哄她!”

    “嗯!”

    田园颔首。

    抱着顾欢喜离开。

    心里明白,这一辈子,顾欢喜都会记住梁辰,永远记住,然后真真正正拿他当朋友,亲人。

    抱着顾欢喜回到客院,顾欢喜还在哭。

    不不瞧着都吓坏了。

    “爹、娘……”

    田园微微摇头,抱着顾欢喜进了屋子。

    让她坐在凳子上,蹲在她面前给她擦拭眼泪,“别哭了,既然哥哥带着娘去了边疆,咱们也去边疆就是,莫哭了,仔细哭坏了眼睛!”

    “去边疆?”顾欢喜问。

    “嗯,不如开年后,先去边疆,然后再去帝都,我都听你的!”

    先去边疆,还是帝都。

    顾欢喜一时间也犹豫了。

    “暂时不急着下决定,你刚刚哭的像个孩子,可把不不吓坏了,一会哄哄她,咱们去外面吃饭,大饭馆是你梁大哥开的,那街头小吃总不是,咱们来了廉江府,去尝尝也好!”田园哄道。

    顾欢喜看着田园,顿时哭笑不得。

    点了点头。

    喊了不不过来,和朱凡说了一声,又一起出门去了。

    朱凡去禀报梁辰的时候,梁辰无奈一笑,“接下来他们要买什么,便让他们付钱吧,你去收拾些东西,派人送到帝都相府去!”

    “是!”

    既然顾欢喜不要,就当给顾欢喜嫁妆吧。

    “另外,去京城买个大宅,越大越好,好好收拾打理,去衙门把房契、地契都写到欢喜名下!”

    朱凡犹豫,“公子,在帝都买一个大宅,要不少银子!”

    “我最不缺的就是银子,最愁的如何把这银子花出去,去办吧!”

    朱凡深吸一口气,只得去办。

    他其实不懂梁辰的心思,又懂,只是这般为一个永远都得不到的人,付出这么多,值得吗?

    或许值得,或许不值。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不懂,但是会照做。

    “那公子,您和卢家小姐的婚事……”

    “她不会嫁给我的!”

    “啊?”

    “我告诉她,我不举!”

    世间女子,又有几个愿意呢?

    除非是为了享乐。

    真爱……

    他不信卢贞娘对他有真爱,无非是他这皮相不错,看中他的皮囊罢了。

    “呃!”

    朱凡顿时无语。

    他有一种,他家公子要终身不娶的错觉。

    ……

    顾欢喜、田园、不不带着丁香、末香在街口吃了东西,才去买东西。

    这次倒没有人说免费,该多少钱还是多少钱,顾欢喜也会讨价还价,然后和不不一起,喜滋滋的买下。

    娘俩一个劲的买,买好之后,田园就放到了马车内。

    等到天渐黑,马车已经堆得满满当当,才一起回了梁府。

    朱捕头他们也收货颇丰,买的东西,梁辰答应送马车给田园、顾欢喜,到时候拉回去,就不用还回来。

    顾欢喜已经决定好,要先送冬瑜、不不去帝都,去了帝都之后,再去边疆。

    那个爹……

    她得去看看,到底是真是假,她不相信,好好的一个人,说变就变。

    说娶别人就娶了别人。

    她相信自己的爹,不是那等贪花好色之人。

    如果那个人……

    那肯定不是她爹,一定不是!

    回到梁府,晚饭早已经准备好,梁辰坐在大厅等着顾欢喜。

    “梁大哥!”

    顾欢喜对梁辰明显客气亲昵了许多。

    梁辰感觉到了,田园也感觉到。

    一个开心,一个不安。

    但,想到梁辰的付出,田园便知道,他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梁辰了。

    “梁大哥!”

    跟着喊了一声。

    梁辰笑,“回来了,晚饭已经备好,咱们吃饭吧!”

    “好!”

    晚饭一如昨晚的丰盛,不过梁辰和田园倒是不拼酒了,吃饭的同时也聊天。

    “梁大哥,过年的时候,如果你不嫌弃,可以来小田村和我们一起过年!”

    “好啊!”梁辰立即答应。

    一个人在这大宅,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去小田村过年,到时候护送顾欢喜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不过现在他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不能跟顾欢喜一起去小田村。

    但,有个地方可以去,真好!

    吃了晚饭,便在暖厅说话。

    “欢喜,我在帝都置办了一个宅院,算是给你的嫁妆吧!”

    “梁大哥……”

    “这次不许拒绝,你既喊我一声梁大哥,那就是我妹妹,妹妹出嫁,哥哥怎么能没所表示!”

    “可……”

    帝都的宅院,应该很贵吧。

    “听话!”梁辰道。

    顾欢喜想了想,去帝都之后,也不好一直住在娘家,她和田园也还要成亲,总得有个地方先住下来。

    看向田园。

    田园站起身,朝梁辰抱拳,“多谢梁大哥!”

    “不客气!”

    又说起其它事情,不过基本上都是梁辰、田园在那里说,顾欢喜带着不不吃橘子,娘俩吃的可高兴。

    看着顾欢喜不伤心,但是晚上睡着之后,睡梦中还哭泣出声。

    可把田园心疼坏了,抱着她轻声细语的哄着,好歹把人哄好。

    他知道,她心中很伤,很想念家人,只是为了不让他担心,也是为了他,才留了下来。

    她的付出,他都知道,一直都知道的。

    “欢喜,我会强大起来的,一定会!”

    来时骑马,回去倒是多了好几辆马车。

    里面都装的满满的,廉江府的特产,还有梁辰给顾欢喜准备的一些东西,顾欢喜给大家买的礼物,朱捕头他们买的年货。

    梁辰把顾欢喜他们送到城外十里亭。

    “送君千里,长相一般,妹妹,一路平安!”

    “梁大哥!”

    顾欢喜低唤。

    一声妹妹,她懂。

    其实她本身不傻,有些感情,一开始没察觉,经历多了,也就明白了。

    “路上慢慢走,我二十六的时候出发过来,到小田村吃年夜饭!”

    “大哥,我们等你!”

    “好!”

    田园扶着顾欢喜上了马车,才让初一驾驶马车出发。

    看着离去的队伍,梁辰才深深吸了口气,“真想跟着一起去啊!”

    “公子……”

    “走吧,咱们回去!”

    这才回到家中,卢家送了退婚的帖子来,梁辰瞧着,微微一笑,不再多言。

    说到底,卢贞娘也不过是个俗人罢了。

    也罢,也罢。

    既然注定孤寂,又何必贪心。

    马车上,不不好几次回头,想看看有没有人来送自己,但她明白,不会有。

    也或许,贵哥他们知道,她日子过的好,不来打搅她,也或者,压根没拿她当妹妹。

    “不不,要去看看吗?”

    “不去了!”

    顾欢喜摸摸不不的头,“你有我们!”

    “嗯!”

    有爹娘,有冬瑜,足够了。

    小巷子内

    倪家

    倪成鑫被抓了起来,马氏错愕震惊之后,看着贵哥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她自然明白,这一切,贵哥肯定做了什么。

    但是她能说什么?

    说贵哥狼心狗肺?不能的!

    五娘、六娘也在一夕之间,似乎成长起来,和她再不如以前亲昵。

    “贵哥!”

    “嗯!”

    “我想去庵堂修行,你看可以吗?”马氏试探性的问。

    她其实压根不想去。

    但是想看看贵哥的心里,似乎还拿她但母亲。

    “好!”

    “什么?你说什么?”马氏惊恐问。

    “既然你想去,我就送你去吧,五妹、六妹,给咱们娘收拾一下,我这就送她去庵堂!”贵哥沉沉出声。

    他最厌烦的就是这样子。

    心里一套,嘴上一套。

    最最无情的就是这个娘了。

    他不相信,如果她死活不肯卖女儿,倪成鑫那个混蛋,真能把他几个妹妹都卖了。

    所以,既然她要去庵堂,他成全她。

    “……”

    马氏震惊,错愕的看着贵哥。

    “你,你怎么可以!”

    “我为什么不可以?”贵哥反问。

    “咚咚咚!”

    外面传来敲门声。

    贵哥去开了门,看着朱凡问,“请问您?”

    “你就是贵哥?”朱凡问。

    “对!”

    “我受人之托,给你送笔银子过来,她让我告诉你,拿着这笔银子,做个买卖,好好过日子,将来她出嫁的时候,会请你们过去的!”朱凡说着,递上一个荷包。

    “……”

    贵哥顿时红了眼眶,“是,是不不……”

    颤抖着手捧住了荷包。

    “不是她,是她的母亲,田夫人让我送来的,还有一点,田夫人说,你打了不不小姐,让我务必要打回来!”朱凡说着,扬手便给了贵哥一巴掌。

    贵哥捂住自己的脸,两眼冒星星,错愕震惊的看着朱凡。

    朱凡这一巴掌,没用内力,但是用了力气的。

    “夫人说了,不管你是谁,有什么理由,都不能打她的女儿,这银子是她给你的本钱,你好自为之!”朱凡说完就要走。

    “等等!”贵哥连忙出声。

    “还有事?”

    “我能不能求您帮个忙!”贵哥小心翼翼的问。

    心里紧张,害怕,又期待着。

    “什么?”

    “我有几个妹妹被卖掉了,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她们的下落,若是打听到了,我能不能见一见她们?如果赚到钱,能不能赎她们回来?”

    朱凡看着贵哥。

    觉得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好,你等着,我明日给你答复!”

    “多谢!”

    “你不必谢我,应该谢谢田夫人,谢她的善心和宽容!”朱凡说完,迈步走了。

    贵哥才打开了荷包,拿出银票,足足一万两。

    一万两……

    一万两可以买很多很多东西了。

    “贵哥!”马氏低唤,“我不想去庵堂了,我想留在家里,你放心,我一定会听话,我保证……”

    贵哥闭上眼睛,沉沉的说了声,“你不想去可以,但是有一点,从此你不能插手家里任何一件事情,也不能管五娘、六娘的婚事,若是你做不到,我还是要送你去庵堂的,因为有些事情,我不能原谅你,也不会原谅你,留你在家里,只因为你生养了我们,仅此而已!”

    多的,也就没了。

    贵哥知道不不走了,他没敢去送,却爬到了城中最高的山坡,看着那马车队伍远去。

    “不不,你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而我,一定会把几个妹妹找回来!”

    “这一声,若有机会,我们再见一次,你便会明白我的苦衷,若无机会,便彼此安好吧!”

    呢喃到结束,贵哥哭了出声。

    “你哭什么?”梁辰问。

    “我心里难受!”贵哥捂住再见的脸。

    抽泣着。

    “我心里也难受,不过我不哭,因为我知道,只有弱者才会哭泣!”梁辰说完,看着那已经没了影子的马车,深深吸了口气。

    拉拢了一下披风,慢慢下山。

    ……

    有顾欢喜的开导,不不倒是渐渐开心起来。

    至于倪家一家子,她默默的记在心里,不会遗忘,会惦记,但不会做任何事情。

    各自安好,便是顶顶好的了。

    “娘,我好开心!”不不抱着顾欢喜撒娇。

    “我也是,有你这么好的女儿!”顾欢喜抱紧不不,笑的红了眼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