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倾诉(5更
    田园错愕片刻,随即反手紧紧握住顾欢喜的小手。

    两个人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梁辰的法眼。

    梁辰也假装自己没有看见,专心的喝着茶。

    轻轻的搁下茶杯,“如果你特别想去,我倒是有个办法!”

    “不用的!”顾欢喜摇头。

    她喜欢热闹是不假,但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她真要被二皇子的人发现,并抓住,大哥定会被拿捏。

    就像她只见各村小媳妇一样,就是为了不被认出来,顾家村村长家婶子是个意外。

    所以她要杜绝这样子的意外,再不乱去见别人。

    坚持坚持,咬牙熬一下,这一年就过去了,等到去了帝都和叫家人团聚,她也算是走了明路,想来二皇子的手也不敢再伸这么长。

    田园仔细想想,“那就不去,我在家陪你!”

    “什么叫你在家陪我,梁大哥来了,你应该陪梁大哥四处转转才是!”顾欢喜笑着打趣。

    田园笑,“行,我听你的,一会就带着梁大哥到处转转!”

    梁辰也笑了出声。

    顾欢喜照顾梁辰喝茶。

    初一快速跑回来,“老爷,您快去看看吧,村长家和赵家村的人打起来了!”

    “……”

    “……”

    田园明白,如今田开平也算是有出息了,光是这个月结账,他便给了田开平三十两银子。

    这也是田开平应得的。

    因为田开平办事确实可靠,还能干,把大大小小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就是记账也会去核对,他走路又不太方便,一瘸一瘸的,却一点没嫌麻烦。

    田开平两个哥哥给他打下手,一人十五两,村长管着一些事情,给十两,这一家子一个月的收入便有七十两银子,加上田罗氏婆媳三人带着家里几个孩子做午饭,一个月也能赚点钱,如今田开平的银子每个月拿出十五两给家里,另外十五两存起来还田园,毕竟他还欠着田园二百两银子。

    只是有钱了,田罗氏就想给田开平去看病,结果去看了,田开平压根没病,男人那活也活生生的,无非是觉得赵宝仙被人强了,心里过不去那道坎,洞房花烛夜无法做到夫妻床笫之事,加上赵宝仙和罗耀祖勾搭,田开平更举不起来。

    既然罗开平没事,

    再娶个媳妇,漂亮些、温柔的,总而言之,就是要比赵宝仙好,无论的哪一方面。

    田罗氏和田开平商量的时候,田开平也想着,是该成亲的,谁也不能一辈子都活在回忆中。

    更何况还是不堪的回忆。

    只是他们这边一放出风声去,倒是有几户人家有心思,但是赵家那边,却到处败坏田开平的名声。

    按照赵家的想法,他们也不用跟着田开平砍树,所以可以随便说。

    今日冤家路窄,在这小田村碰上,村长也顾不得自己是村长了,拦住了赵老头,直接问他,为什么要败坏田开平的名声。

    赵老头那是矢口否认,赵家几个儿子倒是不怕事,直接说是他们说的,田开平两个大哥就打上去了,小田村的人团结,一时间田开平几个堂兄弟也扑了上去,十几个人把赵家三兄弟打的嗷嗷直叫。

    拉都拉不开。

    “……”

    看热闹的是不嫌事儿大。

    议论纷纷。

    田园得到消息赶来,赵家三兄弟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叫都叫不出声。

    “住手!”田园怒喝一声。

    两拨人都慢慢的停了手,小田村的人倒是没事,但也有几个吃了点亏,赵家三兄弟是站都站不起来,就算能站起来,也不可能站起来,今儿是要赖上村长家,赖上小田村了。

    “初一,送他们去镇上医馆!”田园出声。

    赵家三兄弟有些犹豫。

    赵老头忙道,“就这样子?”

    “不然你想怎么样?再叫小田村赔你们一笔银子?若你们这样子想的,那就去衙门吧,这事情好好说说,若不是你们赵家说三道四,会被打?”田园说着,眸子一冷,话锋一转,“打都是轻的,若是换了我来,直接撕烂你们的嘴,让你们以后再也不能说人是非!”

    “你……”

    赵老头惊怒出声。

    但真说起来,他赵家占不到理。

    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个儿子,“还不赶紧起来,丢人现眼!”说完拂袖而去。

    赵家三兄弟一见亲爹都走了,犹豫一会才慢慢吞吞的站起身,想要跟着离开。

    田园淡淡出声,“你们三个,事情真相如何,我想你们比谁都清楚,如今你们妹妹早已经给人做妾去了,难道还不允许田开平再娶?做人就算要护短,也得讲个理,今日这顿打,你们挨的不冤!”

    “但到底是被打了,瞧着也伤的不轻,让我家小厮送你们去镇上好好看看,药费都由村长家出,你们觉得如何?”

    村长连忙道,“应当的!”

    这去看伤虽会花些银子出去,但是尊严不可丢。

    这顿,打的好。

    也必须打!

    不然别人还以为小田村的人好欺负。

    初一驾驶马车送赵家三兄弟去镇上看伤,田开平也跟着去了。

    曾经的舅兄,如今是仇人。

    田开平倒是很淡定的坐在一边,也不怕这三人忽然出手揍他。

    赵家三兄弟也是叹息,谁能想到日子会过成这样子呢?

    自家妹妹也实在是太胡闹了。

    到了镇上,让大夫给他们看伤,田开平就在门口,站在寒风中。

    赵宝仙过来的时候,看见田开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个男人,以前的窝囊废,如今站在那里,一身青布衣,却有一种风吹不倒沉稳。

    田开平也看见了赵宝仙,这么冷的天,她穿的很少,胸脯还露出大半,不像良家妇女,倒像怡红院的妓子,没有说话的往边上让了让,赵宝仙冷哼一声,朝里面走去。

    走了几步,赵宝仙忽然说道,“田开平,我有身孕了!”

    “……”田开平脑子嗡响了一下,“恭喜你!”

    至此,真的再没有关系了。

    “多谢,我听说你要重新娶媳妇了,我先在这里恭贺你,一直不举,娶个媳妇,生个儿子依旧不是你的种!”

    “赵宝仙你……”

    就算是泥塑的菩萨,也有几分气性。

    田开平怒喝出声,愤怒的看着赵宝仙,冷声道,“赵宝仙,人在做、天在看,恶毒的人,老天迟早会收!”

    迈步进去,放了五两银子,和大夫说了几句,便出了医馆,让初一驾驶马车往回走。

    小田村还是热闹非凡,似乎压根没人打架一样,人来人往的,该如何还是如何。

    元婶、康大娘早早回家准备午饭,毕竟家里来了客人。

    吃了午饭,田园带梁辰去外面走走,顾欢喜在家绣拜寿图。

    梁辰这一辈子,活到这个年岁,还从未这般清闲过,没有见不完的管事,也没有无边无际的空虚和寂寞,这一刻,他有种找到家的感觉。

    家里,不单单是爱人,还有亲人。

    “田园!”

    “嗯?”

    “当初你是怎么找到欢喜的?”

    田园看着梁辰,想了想才说道,“我去护国寺找到方丈大师算了算,他让我去京城,我就去了,在京城兜兜转转了一年,总算在恭谢侯府看见了她,那个时候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知道那就是她,她也觉得我熟悉,我用了好几天才潜入恭谢侯府,然后带她离开!”

    “这期间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不算什么!”

    田园低语。

    是真的不算什么。

    不管吃了多少苦,只要能把顾欢喜找回来,都值得。

    “你那个时候有想过,永远都找不到她吗?”梁辰问。

    田园停下脚步,看着一身锦白衣裳的梁辰。

    如顾欢喜所言的那般,他像一道清风,更像明月,霁月光风。

    “没想过,不敢想,我那个时候,总会潜入那些小户人家,一家一家的摸过去,不是贼,却比贼还像贼!”田园说着,笑了笑,“或许所有人都觉得我配不上欢喜,就是我自己,曾经也是这样子想的,我一无所有,又有什么资格,当年在广元府,我看见他对别的男子笑,都心虚失落的魂飞魄散,做了一件错事,如今经历许多,我再去回想,我那个时候得多傻,才一个劲的退缩,一个劲的自卑,如果我早些想明白,我不会走许多弯路,她家兴许也没遇上这惊天的变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