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揭穿(20更
    可为了这荣华富贵,忍了。

    崔子恒前往主院请安,锦竹走了出来,“世子爷!”

    “锦竹,母亲她……”崔子恒轻声问。

    好一派公子如玉样子。

    看着锦竹的眸子皆是认真,沉稳。

    锦竹被看的微微脸红,“世子爷,夫人她这会子正在和侯爷说话,不许任何人打搅,您还是迟些再来吧!”

    “不急,我在这边稍微等一下,锦竹,和我说说母亲最近的情况吧,我作为儿子,早些年没能在母亲身边尽孝,如今又时常在外面奔走,真真是不孝!”

    锦竹颔首。

    一个有心,一个有意,这本就天雷勾动地火的事情,压根不需要多少铺垫,心思便更深了。

    傍晚时分

    顾欢喜醒了过来,见田园也挨着她睡,伸手戳了戳他青肿的鼻子。

    “嘶!”

    田园吃疼,看着顾欢喜委屈的紧,“疼!”

    “这样子也蛮好看的!”顾欢喜昧着良心说道。

    “真的好看吗?”田园问。

    “嗯,我一个人觉得好看,至于其他人,姑娘们觉得你不好看,就不会对你有花花心思了,你说对吧!”

    “有道理,那就丑点吧!”

    夫妻两人闹了一会,便起了床。

    殊不知为了她两能不能同床,几个哥哥在书房争论了好久。

    说不能吧,两个人成亲过,说可以吧,但是田园还没有正儿八经的从他们家把顾欢喜娶走。

    所以纠结的很。

    几兄弟谁都说服不了谁。

    最后只能看顾欢喜的意思。

    接风洗尘宴是真的丰盛,不单单丰盛,还有几个长辈亲自下厨做的菜肴,都是顾欢喜爱吃的。

    顾欢喜坐在阿奶身边,小口小口的吃着菜肴。

    顾钱氏也不吃,就给顾欢喜夹。

    “多吃点,慢慢吃,想吃什么跟阿奶说,阿奶天天给你做!”顾钱氏温柔道。

    真真把顾欢喜疼到了心坎里。

    “老太爷,老太太,四老爷带着四夫人,妍琉小姐回来了!”管家在门口说道。

    饭厅顿时安静下来。

    顾欢喜轻轻的放下筷子。

    顾老太爷看了看顾欢喜,“欢喜,他……”

    “见一见吧!”顾欢喜道。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等见了人才知道。

    所以但看见那三个人慢慢走过来的时候,余晖下,顾欢喜看清楚了那为首男人的脸。

    和她爹像,真的像极了。

    顾欢喜慢慢站起身,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欢喜!”男人喊了一声。

    顾欢喜看着他,淡淡出声,“你是我爹?”

    “是啊,欢喜,我是你爹啊,他们都说我不是,欢喜,你仔细看看,我……”

    “来人,将其拿下!”顾欢喜重重出声。

    她一出声,立即串出好几个黑衣人,将男人压制住。

    他的夫人尖叫出声,“你们你们想做什么,顾欢喜你不孝!”

    那个叫妍琉的,一下子跪在地上,“姐姐,求求你不要生父亲的气,一切都是我和母亲的错,是我想要有一个家!”

    顾欢喜听着,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从桌子上端了一个碗就给泼了过去,“啊……”

    那一碗东西全部倒在妍琉头上,流到她脸上,惊的她尖叫连连。

    “你们不要脸,无耻至极,你,不是我爹,你们也不是我的亲人,这些日子,霸占属于我的东西,是不是很得意,很高兴?!”顾欢喜说着,看向顾城,“大哥,这个人,冒充我爹,齐心可诛,尤其是我爹失踪、下落不明的情况下,他嫌疑极大,还请大哥派人把他送到刑部去!”

    “你敢,顾欢喜你不孝,我是你爹,我是你爹!”

    “你不是!”顾欢喜斩钉截铁说道。

    “首先,我爹知道盘扣所有的花样子,就算没有我,盘扣铺子也能坚持十年,其次我爹知道凉茶、卤肉的配方,你不知道!”顾欢喜声音冷冷说道,“我不会受你们挟制,我爹也不会希望因为他,我受你们挟制,如果他在你们手里,他一定会以死来成全我,让我放开手为他报仇,而不是养着你们这些祸害!”

    “……”

    “……”

    顾欢喜确实说中了顾城他们的心思。

    不敢下手,无非是怕顾老实在他们手里。

    怕他们太过于激烈,顾老实吃亏。

    如今想来,顾欢喜才是真真正正了解她爹顾老实。

    他是那么的爱着他的家人,又怎么舍得他的家人被人胁迫。

    “全部带下去,直接押送到刑部!”顾城出声。

    他到底不如顾欢喜来的镇定和机灵。

    当然,也有一点,这是顾欢喜的父亲,她最有权说话。

    顾康还小,他到底不如自己的姐姐,那么了解自己的父亲。

    看着他走来,就已经确定他是假的。

    “继续吃饭吧!”顾欢喜淡淡出声,似乎一点没受引响,但其实她是难过的。

    大口大口毫无章法的吃菜,颤抖的手。

    田园伸手握住顾欢喜的手。

    顾欢喜抬眸看他。

    “慢慢吃,这么大一桌子呢!”田园说道。

    顾欢喜抿了抿唇,闷闷的应了一声,“嗯!”

    那一家三口被送到刑部,二皇子第一时间得知消息。

    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我不想别人知道太多,尤其是从这一家三口嘴里说出来的!”

    “那妍琉……”

    二皇子看向说话的人,“恩师要什么样的美人本皇子不能为您寻来?一个女人而已,等本皇子大业成了,恩师要多少女人都有!”

    “如此甚好!”

    那一家三口死在了刑部大牢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相府。

    太子不在,太子下面很多人都是顾城在领驭,顾城得知后,沉沉一哼,“倒真是个心狠手辣的!”

    也难怪能做出,为了大长公主的支持,杀了嫡妻,去娶大长公主的小女儿。

    “大哥!”

    “欢喜,你怎么来了?”顾城立即起身。

    顾欢喜站在书房门口,“我能进来吗?”

    “快进来!”

    “嗯!”

    顾欢喜进了书房。

    书房里灯还亮着,“大哥,我……”

    “坐下来说吧!”顾城指了指一边的椅子,示意顾欢喜坐下。

    小丫鬟立即端了温热的甜汤上来,便退了出去。

    顾城看着顾欢喜。

    他知道,她这个妹妹,其实一直都很聪明。

    只是很多时候,她从来不主动去算计谁。

    当年对族长家那个人,她可是又快又恨,就像今日对那个假货一样,直接送去刑部,二皇子怕这三人说出点什么,把人给弄死在了刑部。

    “大哥,我想继续把盘口铺子开起来!”

    “好啊,你想怎么开?需要银子还是铺子?我手里倒是有两个铺子,你要的话……”

    “不用,我有地方,我在帝都有一个宅院,我打算把铺子开在那个宅院里,不单单是盘扣铺子,我要做成衣铺子,做这帝都第一的衣裳铺子!”顾欢喜说着,声音有些哽咽,“我要爹爹知道,我还活着,我好好的活着,只要他也还活着,就一定会找回来!”

    顾城心里也难受,“欢喜,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

    “大哥,这怎么能怪你,那人怕是谋算了许久,只等我们分开,就下手,不过如今好在二哥和娘已经有了下落,就差爹和阿木哥了,我总觉得,爹和阿木哥一定还活着,如若不然,以阿木哥的本事,他一定会回来的!”

    顾木的本事,并不必家里谁差,相对来说,他武功可比家里几兄弟都厉害,因为他肯吃苦,学东西又认真,相比顾家人,顾木更珍惜每一个机会。

    如非顾木追过去,有消息和线索,他怕是早就回来了,毕竟只要不是顶尖的高手,顾木自保并不难。

    “所以你……”

    “我要把铺子开遍整个浩瀚,让爹和阿木哥出现的时候,我们能够第一时间知道,并将他们接回来,还要培养一支队伍,可以为我们所用,并保护我们的家人,必要的时候,还能成为死士,去行刺杀之事!”顾欢喜说着,声音冷了又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