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拒绝(22更
    这利用,大家都明白,也清楚。

    顾欢喜沉默。

    别的也就不问了。

    龚慈语出现的时候,顾欢喜都看的有些愣。

    这么好看的姑娘。

    进宫去陪个老头子,她甘心吗?

    和龚慈语相互介绍,说了一会子话,才发现这个女子极其有才学,还温柔可亲,说话做事只有一番大气。

    让人很容易亲近。

    也很容易卸下心防。

    顾欢喜在打量龚慈语的同时,龚慈语也在打量顾欢喜。

    很娇俏可爱的小姑娘,难怪田园那么喜欢她,当初愿意为了她连命都豁出去,买下她这个冒牌货。

    或许,便是缘分吧。

    公主因为她,嫁给了相爷。

    而她这个被困在牙行出不来的人,因为她被田园买了出来,从此成为了自由身。

    “我应该换你田夫人呢,还是顾姑娘?”龚慈语道。

    “唤我欢喜吧!”

    “好的,欢喜,你也可以喊我慈语,亦或者龚姐姐,不过以后怕是要改口,但都无碍,你愿意怎么喊都行!”

    小时候的情谊,和长大后的情谊,还是很有差别的。

    就像顾欢喜和龚慈语,她们并没有说多少话,却像相处很久的故人一般。

    或许是多了几分真心,少了几分算计。

    顾欢喜把画的图纸拿出来,龚慈语一看就喜欢的不得了,“这衣裳有名字吗?”

    “九彩锦衣!”

    “好,那我就要这件衣裳了,只是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龚慈语认真说道。

    “不麻烦的!”

    龚慈语坐了一会,又说了一会子话,才起身离开。

    如今她住在建康帝的私宅里,身边伺候的人,都是建康帝亲手安排的,建康帝有时候会偷偷出宫见她,两人虽然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但牵手、拥抱、亲吻都已不是一次两次,也有那么一两次坦诚相对。

    她以为建康帝会要了她,却不想建康帝最后没有,并许诺她,成亲之日才是洞房花烛夜。

    皇帝成亲,那得是封后大典。

    成为一国皇后,她期待,并没有多少野心,只是她的仇人未死,她不甘心,所以有所坚持,有所贪念。

    若她不坚持,龚家上上下下百多口,也不会瞑目。

    “姑娘!”

    “嗯?”

    “这位顾小姐真是个妙人!”

    龚慈语笑,“能被一家子疼宠呵护,自然是个通透的人,以后不许在议论人家,知道吗?”

    “是!”

    龚慈语抬手轻轻摸着自己的肚子。

    希望这肚子争气些,为建康帝生下一儿半女,就算建康帝以后去了,她也不是那种拎不清要去争夺的人,想来太子殿下会厚待她和孩子。

    一世荣华和富贵是少不了的。

    龚慈语的衣裳既然决定下来,顾欢喜就要准备绣线一类。

    对帝都她并不熟悉,但也不妨碍家里人劝她出去走走看看,去买买买。

    就是田园也想她出去买买买,顺便放松一下紧绷的心情。

    不不、冬瑜却不肯去,因为她们喜欢上了府中读书的地方。

    有夫子会给顾恣、顾康她们上课,不不带着冬瑜去听了两次,不不是真喜欢,冬瑜是为了采菊。

    至于采菊能听懂多少,都是采菊造化了。

    顾欢喜、田园一起出门,乘坐龙星宸的马车,带着丁香、末香,去帝都最大的绣房看绣线。

    公主就那么几个,所以出现在街道上,行人百姓都会快速让开。

    就算是官差也客气的很。

    顾欢喜她们不知道,她们一出门,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好多个躲在暗处的人,快速的离开,去禀报自己的主子。

    一时间,这繁华的大街上,鬼魅同行。

    顾欢喜、田园到了南街最大的绣坊,在门口的时候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碰上,顾欢喜拉着田园往后退了一步,让她们先走。

    那老太太到没怎么说话,只是那陪同着她的妇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让人瞧不上。

    “掌柜的,别什么人都往你这绣坊放,万一遇上那种穷鬼,付不出银子不说,还有可能弄坏了绣线!”祁含屏刻薄道。

    侯夫人蹙眉,“含屏,不许胡言!”

    “是,娘!”祁含屏看了顾欢喜、田园一眼。

    好在田园还鼻青脸肿,看不出本来样子。

    但是田园看着那老太太,神色微微变了变。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知道。

    那可能是他的母亲。

    他走丢是时候,五岁年纪,五岁年纪其实他记得了很多,虽然后来忘记了一些,但是那种血脉亲情,感觉不一样的。

    田园直直的看着那老太太。

    侯夫人也转头看着田园。

    这后生好生无礼,这般直勾勾的看着她做什么?

    “含屏,走吧!”

    “嗯!”

    祁含屏心中得意,这亲生的又如何,压根不认识。

    田园站在原地,抿了抿唇。

    “怎么了?”顾欢喜问他。

    “没事,咱们进去吧!”田园扶着顾欢喜进来了绣坊。

    报上龙星宸的名号,拿出了龙星宸的令牌,掌柜更是不敢犹豫,立即带着顾欢喜、田园上二楼。

    安排的雅间就在侯夫人隔壁。

    “掌柜,把你家好的绣线送一些过来看看!”

    “是!”

    不管什么地方,做生意人都喜欢看人下菜碟儿,顾欢喜、田园穿着不俗,加上有公主令牌,更是不敢耽搁,立即送了不少绣线过来,各种各样,应有尽有。

    让顾欢喜看到了帝都的繁华和富有。

    顾欢喜轻轻的抚摸过这些绣线,比起当初在广元府的绣线还要好,颜色更鲜亮。

    这样子的绣线绣出来的东西,会更好看,更值钱。

    “几位慢慢挑选,茶水、点心也吃些!”掌柜说着,便退了出去,留下了别的人在这边伺候,顺便介绍绣线,以及记下客人想要的绣线。

    角落里香炉燃着熏香,顾欢喜闻不得,让末香去灭掉,推开了窗户,让新鲜空气流通起来,她坐在窗户边认真挑选着绣线。

    田园在一边无聊,拿了块糕点吃着,“嗯,这糕点味道不错!”

    递给顾欢喜,顾欢喜摇摇头。

    她不想吃。

    “丁香、末香,你们也尝尝吧!”顾欢喜说道。

    “是!”

    丁香不懂医理,也觉得好吃。

    末香尝了一下,顿时便吐掉了,“这糕点有问题,被下药了!”

    末香的话一说完,田园就觉得肚子疼的厉害,整个人腰都直不起来。

    丁香也觉得疼的紧,想要去茅房。

    “……”

    “……”

    他们被害了。

    “末香,带着欢喜赶紧回相府!”田园道。

    “来不及!”顾欢喜说道。

    是的,来不及。

    既然能在这绣坊内下药,可见对方定是有备而来。

    顾欢喜想到了先前那个老太太,她总觉得那老太太面善。

    而且看她身边的人,似乎都很厉害的样子。

    “去找那个老太太!”顾欢喜道。

    田园也觉得可行。

    他觉得,自己的娘,就算不认识他,应该也不会坏到哪里去。

    “报明身份!”

    顾欢喜、末香一起到了隔壁,敲开了门,顾欢喜看着那老太太,“老夫人,我家相公和丫鬟吃错了东西,不知道能否请您派人送我们回一下相府!”

    “……”

    侯夫人看着顾欢喜。

    又看了看一边捂住肚子,一脸便秘样子的田园和丁香。

    刚要开口说话,祁含屏先说了,“娘,谁知道这几人是不是骗子,我跟你说,这帝都骗子可多呢,专门骗取您这般善良老人的同情心,做坏事呢!”

    “……”

    侯夫人沉默了,看着顾欢喜说道,“我恐怕帮不了你!”

    顾欢喜想说点什么,田园先开口了,“真帮不了吗?老夫人,您就不怕,您今日的袖手旁观,他日后悔?”

    “我……”侯夫人无言。

    确实,派人送他们回相府,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但是,万一这几个人是骗子呢?

    “我帮不了你们!”侯夫人肯定道。

    “好,我知道了,至此以后,我和老夫人,就真的是陌路人,告辞!”

    田园说完,捂住肚子。

    找人带他们去茅房。

    他实在憋不住了。

    末香也憋不住,甚至开始有脚软走不动路的趋势。

    顾欢喜扶着田园,末香扶着丁香离开。

    临走时,田园回头看了侯夫人一眼。

    这一眼,他决定再也不认回去,永远也不。

    他的母亲,不应该认不会出他的,哪怕他此刻乌青着脸。

    可是他却认出了她,哪怕隔了二十多年,他也认出了她,第一时间想着去求救,她却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

    罢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