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询问(25更
    二皇子顿时笑了出声。

    往边上让了让路。

    顾城迈步而出,一刻也没有停留。

    其他大臣路过二皇子的时候,总会抱拳行礼。

    养心殿就剩二皇子和建康帝。

    建康帝看着二皇子,一句话都没说。

    二皇子也不言语。

    父子两人,像这样子独处的次数并不多,但每次相处,总是这般冷静。

    沉默。

    没有话说。

    “儿臣告退!”二皇子说道。

    建康帝看着二皇子,“有些事情,你做了就会有痕迹,每一次的断尾求生,只会让你身边可用的人越来越少,那些投靠你的人,越发寒心,会在将来最关键的时候,出卖你,以求自保!”

    二皇子沉默。

    有些错愕的看着建康帝,“父皇!”

    “你真以为,每一件事情,都有罪魁祸首,你就能安然无恙?回去好好想想吧!”建康帝摆手,再不愿见到二皇子。

    这是一块磨刀石。

    他越是坏,拥护太子的人越多。

    作为皇帝,他要为王朝选最好的继承人,作为父亲,他也想把最好的给最疼爱的儿子。

    说他偏心也好,说他昏庸也罢,他都不那么在乎了。

    五年。

    五年后,他就退位,带着慈语出去走走,他从二十岁开始,就没有出去看看这大好河山,一生都在为这个王朝奋斗。

    他想过开创一个盛世,可是想要开创一个盛世,并不容易。

    尽管他其实做到了,但在父亲的光环下,他的成就显得就那么的微不足道。

    二皇子看着,好一会才行礼,“儿臣告退!”

    退出养心殿,二皇子才冷笑出声。

    现在才来说教,早干嘛去了。

    只要他做了皇帝,要什么样的人没有。

    便是镇国侯府的事情,谁能查到他头上。

    查吧,使劲的去查。

    就像顾城一样,每一次都知道是他在背后主使,但是没有证据,又能拿他如何?

    什么都做不了的。

    相府

    几兄弟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一个个沉默。

    顾俊慢慢的抬头,“我知道要怎么做了!”

    他继续消沉下去,别人都欺负上门来了。

    他不能再顾着悲伤秋月,要要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

    见到顾城回来,连忙迎了上去,“大哥,皇上怎么说?”

    “皇上让彻查此事,着刑部、宗人府一起!”顾城说着,又问道,“田园醒了吗?”

    “还没有!”

    顾城呼出一口气,“让人好好照顾他,雍儿,你准备一下,跟我一起去冷府!”

    顾雍凝眉。

    其实他知道,他们这些兄弟,为了顾家,已经开始联姻了。

    至少他四哥就是如此。

    不管他有多喜欢即若郡主,但其中肯定有联姻,强大顾家的心思在。

    而他身为顾家男儿,为了守护顾家,义不容辞。

    “好,我这边去收拾一番!”顾雍去收拾。

    自然是要打扮的风流倜傥些。

    冷家小姐的心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顾城颔首,又问管家,“公主呢?”

    “公主去冷家了!”

    “嗯!”顾城应声。

    龙星宸对这个家,是真的尽心尽力,不管对大的,还是小的。

    等顾雍一身华衣出来,兄弟两才上了马车前往冷府。

    “雍儿……”

    顾雍笑,“大哥,什么都不必说,我愿意的!”

    冷家小姐虽然娇生惯养了些,但有学识有本事。

    这个世上没有捂不热的心,也没有劝说不了的人。

    就像他大嫂,还是公主呢,对家里人也和和气气,照顾有加。

    若冷家小姐想要日子过的好,自然要把顾家当作她的家,他能给的,便是这一辈子,心中有她,好好跟她过日子。

    爱,会日久生情。

    马车在冷府门口停下,管家把人请了进去。

    顾城、顾雍没想到,顾欢喜会在冷优优的院子里。

    “……”

    那毕竟是女子的闺房。

    他们进去不好。

    冷优优出来,简直顾雍就笑眯了眼,感觉这个时候不能笑,立即敛了,“你们来了,她现在还昏睡着,我给吃了药,等醒过来得一天后呢!”

    “冷姑娘,我来带我家妹妹回家!”顾城说着,抱拳行礼,“多谢冷姑娘照顾我妹妹,若是冷姑娘愿意,能否去相府,帮忙照顾一二!”

    “愿意,愿意的!”冷优优忙道。

    又想着女孩子要矜持,浅浅一笑,“好啊,咱们这就走吧,至于我的东西,一会让丫鬟送就好了!”

    冷优优说着,看向顾雍。

    顾雍温和的朝她抱拳,“多谢冷姑娘!”

    “不客气,不客气,你们把马车驾驶进来吧,这院子的门槛是可以拆掉的!”

    “好!”顾城应声。

    等到几个丫鬟小心翼翼的把顾欢喜抬到马车上,顾城瞧了一眼,便没敢再看第二眼,顾雍坐在一边,握住股欢喜的手,“姐姐!”

    冷优优见顾雍红着眼,认真的看了一眼顾欢喜。

    她倒是没想到,顾雍对他姐姐,这么在乎。

    看来还需下功夫才是。

    顾欢喜的院子,她和田园都在同一个院子里,只不过不在一个屋子。

    不不、冬瑜站在一边,不不眼睛通红,哭了好几次。

    冬瑜却站在那里,一言不语。

    她要权势,要高高在上,一定要站在最高处,让世间任何人都不能欺负她娘。

    屋子里压抑的很。

    冬瑜慢慢走出屋子,坐在台阶上,双手撑着小脸,心里不得劲,却一句话都没说。

    顾俊瞧着,走到她身边挨着坐下。

    “舅舅?”

    “舅舅陪你一起坐会!”

    “嗯!”

    两个人坐在一起。

    顾俊知道,冬瑜不是欢喜的女儿,是捡来的。

    没来由想到自己没了女儿,伸手把冬瑜往怀里揽了揽,“以后舅舅疼你!”

    “嗯!”冬瑜点头,往顾俊怀里靠了靠。

    皇宫

    龙星宸等了好一会才等到了建康帝。

    看着自己的父皇,龙星宸犹豫片刻,才跪了下去。

    “星宸!”

    “父皇,儿臣不明白,为什么您一直纵容着他,一次一次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父皇……”

    建康帝看着龙星宸。

    他从小疼到大的女儿。

    微微叹息一声,“星宸,回去吧,这事,父皇回答不了你!”

    “父皇……”

    龙星宸惊叫出声。

    建康帝却迈步走了。

    “父皇,您不能这样子,您是天下之主,您怎么可以纵容那样子一个侩子手,让他这般为祸浩瀚,父皇,您回来,您听我把话说完……”

    建康帝走的很慢,龙星宸的话,他自然听进去了。

    “送公主出宫!”

    “是,皇上!”

    龙星宸是被请出皇宫的,有史以来第一次,建康帝没听她的,没给她体面和尊荣。

    坐在马车上,龙星宸才哭了出声。

    她的父皇变了。

    变是昏庸,变的无理。

    变的让她认不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子,为什么?”龙星宸问。

    几个丫鬟谁都不敢说话。

    这种事情,谁又敢多做议论。

    镇国侯府

    地牢

    几乎一回府,祁含屏就被押制起来了。

    连带着她的两个儿子和女儿。

    侯爷、侯夫人坐在椅子上,侯夫人只觉得头疼的厉害,侯爷更甚。

    如今他们要一个真相。

    崔子恒到现在还没回来,或许他永远不会回来。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设计安排的。

    而崔子恒跑掉了。

    “你自己说吧!”侯爷道。

    作为一个将军,上战场杀戮多年,他最不缺的便是狠厉和严刑逼供。

    祁含屏抬眸,看着侯爷、侯夫人,又看了看一边的三个孩子。

    小的女儿,哭的伤心欲绝,哇哇大哭。

    “父亲、母亲……”

    “闭嘴!”侯夫人冷喝一声,她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她的儿子、儿媳曾经向她求救,可她是怎么做的?让大丫鬟前去,却是刺杀。

    还害得儿媳妇小产。

    侯爷更是一掌将儿子打成了重伤。

    他们到底都做了什么?

    是他们眼瞎,错认虎狼当亲儿,错把亲儿推出去。

    至此这一生,他们都不会原谅她了。

    多么可笑,多么可悲。

    “我劝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一五一十的招,不然我会让你明白,我这个老太太,也会心狠手辣!”侯夫人说着,让祁含屏看着一边的大锅和蒸笼,“看见那东西了吗,如果你不老老实实的交代,我就让人把你们娘几个都放进去,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