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剧痛(26更
    侯夫人这话,真没说着玩。

    她四十多岁才得一个儿子,当初因为孩子,她能和先帝闹多年,后来出宫,任由他自生自灭。

    为了这个孩子,她吃了多少药,费了多少心思。

    结果却失踪了。

    好不容易找回来一个,却是假的。

    真的呢?却成了那个样子。

    她现在还一头雾水,甚至不敢去看那个孩子。

    “……”

    祁含屏惊愕的看着侯夫人。

    一个曾经对她笑意盈盈的老太太,竟会这般狠辣。

    “你,你……”

    “看来你是不想说了,烧起来吧!”侯夫人话落,一边立即便开始烧火。

    两个孩子早已经吓的哇哇大叫,小的那个也哭的撕心裂肺。

    侯爷就那么坐在那里,沉默。

    他知道,这不是他孙子、孙女,早些时候会认下他们,也不过是爱妻念了多年,崔子恒和他又长得像,便蒙混了过去。

    他甚至以为自己的儿子,早已经不在人世,可谁知道,他儿子还好好活着。

    今日那一掌,他打出去的那一掌。

    一时间地牢里各种哭声,求饶。

    两个孩子早已经吓破了胆子,祁含屏也吓的神魂具碎,“我说,我说,我们是假的,我们是假的,是他,是他知道侯爷在找儿子,而他和侯爷长得像,才来冒充的,侯爷、侯夫人,我们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求你饶恕了我们吧!”

    侯夫人闻言,沉痛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祁含屏,“那你告诉我,是不是早已经知道,顾相家的那个姑爷,就是我和侯爷的儿子?”

    “我,我不知道,但是子恒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侯爷、夫人,我只是听子恒的话行事,锦竹、锦竹也是他的人,他们早已经勾搭上了!”祁含屏一个劲的说着。

    希望侯夫人放过她。

    侯夫人却慢慢的站起身,“好,好的很啊,真的好的很!”

    她这些日子,就这样子被些人玩弄在手心里。

    真是好的很啊。

    又恶狠狠的看了一眼侯爷。

    慢慢的出了地牢,“给我看牢了他们,谁敢靠近,杀无赦!”侯夫人沉沉出声。

    她不会把她们交出去,也不会要他们立即死,她要慢慢的折磨他们,让他们知道,她就算老了,手段却依旧在。

    侯夫人让人收拾了些东西,打算前往相府。

    “夫人!”侯爷低唤。

    “你去不去?”侯夫人问。

    “一起吧!”

    但是两人到了相府门口,却被拦在外面。

    “对不住,我家相爷说了,不欢迎镇国侯府的人!”

    然后关上了大门。

    夫妻两个就那么站在门口,等啊等到了天黑。

    看见龙星宸回来的时候,两人上前,“公主!”

    “你们回去吧,不要再来了!”

    虽然一切似乎很搞笑诡异,但是亲生父母竟认不出自己的儿子。

    不管他们是有心、无心,他们都成了侩子手。

    顾家不会原谅他们,田园也不会。

    很多事情,不查不那么气愤,越是查越是让人接受不了。

    顾欢喜都表明了身份,侯夫人却因为一个妇人直言,就将他们推入危险之中。

    此事不会就此罢休的。

    顾城不会,顾家几兄弟也不会。

    帝都南街一个大宅。

    梁辰坐在石凳上,“朱凡!”

    “属下在!”

    “二皇子好像只有一个儿子!”

    朱凡想了想,“是!”

    “启动二皇子府的暗线,除掉这个孩子,我要让他绝了这个子嗣!”梁辰沉沉出声。

    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唯一的心软也只给了一个顾欢喜罢了。

    “是!”

    朱凡应声,立即去安排。

    那是一个暗桩,已经安插很久很久很久了,本想想着,这一辈子都不动。

    但是如今,他要以牙还牙,以牙还牙。

    田园醒来的时候,一下子想起,“欢喜呢?”

    伺候的小厮忙道,“姑爷,您醒了,姑奶奶还没醒呢,您……”

    “她在哪里?”田园强撑着下了床,要去找顾欢喜。

    “在房里!”

    田园闻言,顿时明白,顾欢喜回了相府,跌跌撞撞到了顾欢喜的屋子。

    守候的丫鬟立即起身出去。

    田园跪在了床边,“欢喜,对不起!”

    他从未想过,伤害她最深的人,是他的亲人。

    不,从此不是了。

    他不会原谅他们,也不会认回去。

    永远都不会。

    顾欢喜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

    茫茫然然的看着面前鼻青脸肿,还胡须叉叉的田园,轻轻的抬手。

    “欢喜!”田园喊了一声,握住了顾欢喜的手。

    眼泪顿时落在了顾欢喜手背上。

    “我……”顾欢喜轻轻开口,嗓子疼的厉害。

    “你没事了,毒也解了,我们都还好好的,末香、丁香也还活着,欢喜,我没保护好你,我以后再也不乱吃东西了,再也不了!”田园说着,哭的像个孩子。

    顾欢喜心里也难受。

    她其实知道,她小产了。

    虽然昏迷的时候,不能动,但是她能听到一些声音。

    迷迷糊糊却又格外清楚。

    只是田园不说,她不能问,甚至不能表现出伤心,她不单单为自己活,还有这一家子。

    “我没事,你怎么哭成这样子,丑死了!”顾欢喜嫌弃道。

    “我没哭,只是沙子进了眼睛,有些难受而已!”田园说道。

    顾欢喜点头,“有道理,我口渴!”

    “那我扶你起来,梳洗一番,喝点水,吃些东西,再好好休息,好吗?”

    “好!”

    秀儿带着丫鬟进来伺候顾欢喜洗漱,吃了点温补的东西,顾欢喜让田园也去收拾一番,自己闭上眼睛。

    她心里痛的要死。

    像有人拿刀子割她一般,巨疼巨疼。

    但是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

    她觉得好苦好苦。

    家里人轮番过来看她,见她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都以为她睡着了,只有田园知道,她没睡着,只是太难受,难受的不能发泄,不能说,甚至不能告诉别人,她很难受,也不能让人看出来。

    她永远把家人放在第一位。

    田园坐在一边,陪了顾欢喜几日,他的内伤、外伤也好了,毒也解了,他便开始练武。

    冷优优从未见过像田园这样子练武的。

    加上她有意讨好顾雍,少不得对这个姐夫马屁了一番,开了几贴药让田园泡澡。

    “虽然会很疼,但是强身健体效果特别好!”

    这点冷优优没说谎。

    田园用药汤泡澡后,练武真的事半功倍,进步神速。

    帝都出了这么一个大案子。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了镇国侯府。

    侯爷早些年有个儿子,为救太子殿下失踪,下落不明,好多年后,找了回来,却是个假的,这假的发现了真的世子爷,便设了个圈套,刺杀真的,还害的顾相家妹妹流产,这可是真真正正侯府的嫡孙子。

    死在了他祖母、祖父手里。

    至于假的那个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因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像是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般。

    却无人知道,在太子府隔壁的宅院地牢里,一个人被折磨的遍体鳞伤,这种折磨不单单是对身体,还有心灵。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他,曾经是谁不重要,后来的崔子恒,镇国侯府的世子爷,如今不过是个阶下囚。

    顾城让人把他抓来的。

    有些时候,直接杀掉,顾城觉得便宜他了。

    他要慢慢的折磨他,一点一点的报复他。

    割去他最重要的东西,看着他腐烂、生蛆。

    顾城解气吗?

    他不解气。

    他的妹妹,没了孩子,那是他妹妹的第一个孩子。

    “相爷,镇国侯那边又来人了!”

    “不见!”顾城淡淡说道。

    去看顾欢喜。

    七月的天,已经很热。

    顾欢喜靠在床上,秀儿在一边给她念书。

    家里人说,她伤了身子,要卧床休息,她就卧床休息,不问,也不悲,该吃吃,该喝喝,该笑的时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