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坚强(31更
    她脱下了田园的鞋子,套在自己脚上,又用匕首弄了两根布条绑住鞋子,东倒西歪的去弄了水喝下去。

    好在这水干净,也没吃出什么怪味来。

    用手捧了走到田园身边,跪下用嘴含了水一点一点的哺给田园喝下。

    他像是行走是沙漠的人,顾欢喜哺给他多少,他就喝多少。

    来来往往好几次,顾欢喜觉得差不多了,才打量起目前身处的地方。

    她和田园躺在一些细小的石头上,她把田园拉扯出来的时候,地上有一道沟,下面是沙子。

    这地方还算平整,也有一些大石头。

    两面青山,中间一条河流,河水不算特别湍急,但是下方却有一个高崖,像瀑布一样,若是掉下去,直接就摔死了。

    总之也是运气顶顶好了。

    顾欢喜暗暗呼出一口气,幸好戴思思的灵魂喊醒了她。

    她相信那是顾思思的灵魂,就像她,也是穿越过来的,所以对于能让戴思思灵魂寄居在她身体里,并不意外。

    顾欢喜没有犹豫,拿着匕首进了林中,用力拧断一些树枝,树叶茂密,又干净没刺的,拿去给田园盖上。

    又拧断一些厥草,拿去洗干净,放在一边晾晒。

    她又饿又累,满头大汗,小手上都是血泡和血。

    疼极了。

    但是她不能停下,她必须快速的搭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出来,让田园不要暴晒在太阳下。

    “呼呼!”

    顾欢喜累的直喘气。

    在树林里找到了藤条,用匕首用力划断,弄了很多,放在地上,交织着穿了一个网子。

    一头拿去系在树上,一边用树枝固定在沙子里,总算弄出一个坚毅的棚子。

    怕被风吹翻,顾欢喜又用了不少树枝固定住一边,只留下一边,有点像一个房子,也像一个帐篷。

    虽是四不像,但是目前来说,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

    又用石头堆出一个地方,够田园躺上去,另外三边用树枝插出一个床样子出来。

    只是转身,弄掉了一个石头,砸在了脚上。

    “啊……”

    顾欢喜叫了一声,瘫坐在地,捂住自己的脚趾头。

    “呜呜!”一个劲的叫着痛。

    “呼呼呼!”压住被砸的脚趾,“呜呜呜”叫着痛。

    等到疼过去,顾欢喜才脱了鞋子,看着已经肿胀淤青的大脚趾,对着它吹气。

    “呼呼呼!”

    “欢喜……”

    “欢喜……”

    田园虚弱的声音传来。

    他其实是真没感觉,只是听到了顾欢喜的呼痛声,本能的唤出声。

    “啊,我在,我在这里!”

    顾欢喜连滚带爬到了田园身边,掀开他身上的树枝,“田园,我在呢!”

    “欢喜……”

    “嗯,我砸到脚了,好疼!”顾欢喜说着,看着田园哭了出声。

    眼泪一滴一滴低落在田园脸上,“你醒过来好不好,我弄了个棚子,你得到棚子里去,我拉不动你,你得醒过来,田园,你得醒过来!”

    顾欢喜也不知道要怎么刺激田园,只能这样子可怜兮兮的喊他。

    让他知道,她需要他。

    他必须醒过来。

    “欢喜……”

    田园睁开眼睛,又快速的闭上。

    太刺眼了。

    用力的抬了一下手,放在了顾欢喜的身上。

    顾欢喜感受到后,惊喜万分,“田园,你醒了,你醒了……”

    “别哭!”田园轻轻出声。

    他心疼。

    “我不哭了,我不哭了!”顾欢喜笑着抬手抹泪。

    手上有血,抹了一脸。

    但她不在意,一点不觉得自己疼。

    “你动一下,能不能动啊,我搭了一个棚子,你得到棚子里面去!”

    田园动了一下,上面能动,腿却不能动了。

    “腿……”田园提醒顾欢喜。

    顾欢喜忙去看田园的腿,在他腿肚子处,一个大口子,已经露出里面的骨头。

    “……”顾欢喜惊的整个人都颤抖起来,“我再看看!”

    又检查了另外一条腿。

    好在只受伤了一条腿,顾欢喜松了口气。

    “你,你帮我抬着受伤的退,我爬过去!”田园说道。

    他觉得自己又要晕了,用力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才让自己坚持着不晕过去。

    “好!”

    顾欢喜抬着田园受伤的腿,田园慢慢的爬着,太阳下,一个用力爬着,一个也是东倒西歪,走路都不稳。

    真真是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了棚子下面。

    顾欢喜把晒一会的蕨草放在石头上,又把自己的衣裳脱了,铺在上面。

    只穿一个肚兜。

    她身上的伤也更明显。

    背心好几刀口子和淤青,肩膀处也有,更别说那血糊糊的手。

    “欢喜!”田园轻轻的喊了一声。

    顾欢喜却看着他笑了。

    脸上血痕斑斑,嘴唇惨白,但是眸中都是璀璨又温暖的笑,“不许难过,虽然什么受了伤,但是我们还活着,这点苦算得了什么,你先坐起来,我帮你把衣裳、裤子脱了,你先躺到上面,我一会给你擦一下身子,还有伤口得处理,我们身上除了我脖子上这个金坠子,一把匕首,没一样值钱的东西了!”

    顾欢喜说着,一笑,“如今咱们也不用花钱,但必须想办法先活下去!”

    “欢喜,我……”田园欲言。

    顾欢喜抬手压住他的唇,“相信我,我能活下去,也能照顾好你,我是娇生惯养,但是我看过那么多书,经过过很多很多,田园,你必须相信我,也只能相信我能做到,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养好自己的身体,并相信我可以做到!”

    田园红着眼眶。

    手紧紧握拳。

    顾欢喜又道,“你看我准备的这个棚子,简单虽简单,但是也还可以的对吧,还有这个石床,堆砌的也还可以吧,下面是一块大石头呢,虽然不平整,但是我因地制宜,铺上这蕨草还有衣裳,也能将就了!”

    田园见顾欢喜没有忧伤,也没有绝望,而是坚强的面对现实,并能快速的找到出路,还来安慰他,心中格外的撼动。

    “欢喜,我……”

    “不许退缩,也不许想着死,我们在小田村拜过堂,喝了合卺酒,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夫妻一体,自然要一起面对所有的困难!”顾欢喜斩钉截铁说道。

    抬手轻轻擦拭去田园脸上的沙子、汗水,“来,我扶你上去!”

    “好!”

    田园只能靠一只腿站起来,但是他伤的不单单是腿,还有内伤。

    当时跳下水的时候,他抱着顾欢喜,是他先落入水中,甚至还伤了腰。

    但是这个时候,他不能说。

    几乎是费了久而牛虎之力,田园才在顾欢喜拼命的帮助下,躺在了石头上。

    两个人都满头大汗。

    顾欢喜坐在一边,直喘气。

    顾欢喜看着田园,眸子里都是笑意。

    虽然受伤了,但彼此都还活着。

    “你休息一下,我拿你的衣裳去洗,再晒起来,我再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吃的!”

    “好!”

    千言万语,最后只化成了一声好。

    顾欢喜看着田园,上前在他嘴角轻轻的亲了一下,“我行的,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的!”

    拿着田园的衣裳出了棚子,在河中洗干净,然后弄了一个简易的晾衣架,把衣裳晾晒起来。

    顾欢喜看着这一片片青山。

    又看着河。

    看着那几尾小鱼的时候,顾欢喜笑了起来。

    “鱼可以做烤鱼,还能做鱼汤!”

    鱼汤……

    顾欢喜四处看着,看到远处的竹林,更是笑了起来。

    竹林里,有的东西可不少。

    当然,毒蛇猛兽可能也有,尤其是这六月的天,要注意的可不少。

    她这个样子不能去竹林那边,得穿衣裳才行。

    那么先生火吧。

    顾欢喜在林子边缘找来了些干的树枝和树叶,放在棚子下面,又往棚子上方田园躺着的地方,放点蕨草遮太阳。

    她忙的满头大汗,田园看的满眼心疼,却什么都不能说,也说不得。

    就那么直直的看着顾欢喜忙进忙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