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生存(32更
    把一切都打理的妥妥当当。

    顾欢喜摘了一些药草,她认识一些,一些不认识,需要田园陪她一起辨认。

    找到最适合止血的药草。

    田园指了其中一个。

    顾欢喜拿起其中一个,“这是?”

    “夏枯草,止血的!”

    顾欢喜顿时笑了起来,“真好!”

    一会田园肯定要去掉腐肉,而去腐肉要止血。

    “我去多采一些,我认得一些,但有很多不认识,我多弄点回来,到时候咱们一起认,有些还能吃呢,吃的我知道,像这个野菜!”

    等到一会去竹林那边,弄点竹子来,就能用竹子煮东西了。

    还能用竹子把草药敲碎,给田园敷伤口,更能拿来装水,装果子一类的。

    对,林子里,应该会有野果。

    这个时候,野果应该不少,毛桃子、李子,不管是什么,能找到就是好事。

    还有动物,希望能遇到野鸡一类,抓两只野鸡,能捡到野鸡蛋就更好。

    顾欢喜已经想好,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吃,就一定要吃了。

    把日子先过下来,等田园能走动了,再离开。

    顾欢喜采了好多夏枯草,在河里洗干净,堆放在石头上晾晒。

    坐在一边,用两块石头,在干树叶下用力敲着,好几次敲出点火花来,只是她的手也疼的厉害。

    尤其是血泡破开。

    顾欢喜真的很用力,她知道,用力敲打两块石头,她很有耐性,手很疼,都麻木了,也没有停下来过,不停的敲打着。

    就那么静静的,周而复始。

    田园看的眼眶发红,紧紧的咬住嘴唇,不敢言语,也舍不得言语。

    他怕打扰到顾欢喜。

    那么认真,那么努力的顾欢喜。

    直到火星子冒出,点燃了那干燥的树叶。

    “好了!”顾欢喜笑着,回头看向田园。

    眸子里的璀璨、建议,田园自问,他能做到吗?

    或许不能。

    但顾欢喜做到了。

    顾欢喜用两块石头,不停的敲打生了火。

    树叶烧起来,顾欢喜往上面小心翼翼的放着树叶,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上面放,直到火大了,才加干树枝,等树枝燃起来后,才往上面加大树枝。

    又在一边用树枝挖坑,很大的一个坑,直到把坑挖的很大,顾欢喜才慢慢的往边上堆砌石头,一小块一小块的,堆砌的整整齐齐,直到坑堆满了,才往上面砌,砌的高了,边上堆积出去,一层石头一层沙子,一直弄了好几层。

    “欢喜,你做什么?”

    “这个坑是要拿来烧火,积蓄火星子的,这样子热气会散的慢,还能留下火星子,我们还得准备一个地方,就算下雨,也能把火星子留下来,这敲石头生火可不容易!”顾欢喜笑着说道。

    把火小心翼翼的弄到坑里,然后往里面放上大大柴火,看着火烧起来,一时半会熄灭不了。

    才去用匕首去弄了一根细长的树枝,一点一点的削尖一头。

    田园有些昏昏沉沉,看着顾欢喜忙碌的时候,快要坚持不住。

    睡一会,就睡一会,一会就好。

    田园想到这里,闭上眼睛休息一会。

    顾欢喜脱下鞋子,慢慢的站到水中,手里拿着树枝,等到那鱼儿游过来,用力刺下去,第一下却没刺中。

    顾欢喜也不泄气,等着第二次,第三次,在第五次的时候,总算刺中一条三四两的。

    “哈,我刺中了!”顾欢喜插着鱼进了棚子,见田园闭着眼睛,连忙上前去摸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

    又发热了!

    她得立即去弄点东西给他吃,还要去把竹子拿回来,要弄开水给清洗伤口,生水肯定不行。

    顾欢喜把鱼杀了洗干净,用树枝串了烤起来。

    她认识的香草不少,有些香草也有药效。

    然后又去叉鱼。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第二次就容易多了。

    心静,手稳,速度快。

    才能叉到鱼。

    顾欢喜快速叉到了第二条鱼,洗干净去烤。

    给第一条翻身。

    等到第三条鱼叉到,第一条鱼已经好了。

    顾欢喜吞了吞口水,又看了看昏迷的田园,把鱼给吃了。

    鱼有点腥,不过味道还可以。

    因为吃了点东西,似乎有力气多。

    又去叉了两条鱼,才把烤好的鱼慢慢的剔骨,放在洗干净的石板上,端着进了棚子,“田园,田园,醒醒!”

    顾欢喜拍着田园的脸。

    “嗯?欢喜!”

    “来,吃点东西,我在河里抓了挑鱼,把它烤起来了,鱼刺都已经去掉,你吃点!”

    田园张开嘴,让顾欢喜拿两个树枝夹了鱼肉喂他。

    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下去。

    “你抓到几条鱼啊?”

    “四条,我吃了一跳,留了三条给你,我一会去弄点竹子来,就给你清洗伤口,你得吃东西,才有力气,因为一会清洗伤口,我可能要用烧红的匕首给你烫伤口,很疼很疼!”

    必须吃东西才能有力气。

    目前来说,她也只能先弄三条鱼给田园吃,她也需要力气,所以吃了一条,因为她还要去弄竹子。

    田园小口小口的把鱼吃了。

    “你睡吧,我先去收拾一下!”顾欢喜出了棚子,背对着田园,把鱼刺上面的鱼肉都啃掉,砸吧着嘴。

    才往火坑里放了两个老树头,见它慢慢的烧着,才拿了田园的衣裳套上,拿着匕首往竹林那边去。

    “咦……”

    顾欢喜看着不远处的树。

    先是错愕,然后快速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才发现没看错。

    苹果树,这里居然有一颗苹果树。

    看树上的苹果,还有些青涩,顾欢喜吞了吞口水,却没有停留的前去往竹林走去。

    她知道,这山里其实很多能吃的东西,只是她认识的有限而已。

    到了竹林,是毛竹。

    顾欢喜连忙用匕首去锯,这匕首可是极其锋利,她见田园用过,削铁如泥。

    是太子殿下赠予他的。

    顾欢喜拿来锯树,果然极其锋利,很快就锯端竹子,然后快速的锯了一段,削去枝桠,然后扛着往回走。

    路过那颗苹果树,顾欢喜上前,摘了一个咬了一口,居然不酸。

    连忙摘了好几个,用衣服兜着快速回去。

    回到棚子,看着田园睡的昏沉,顾欢喜深深的吸气,把竹子锯成一节一节的,把夏枯草放进去,用尖锐的细石头用力敲碎。

    连着敲碎了不少,放在一边等着备用。

    用竹筒烧水,等到水烧开,顾欢喜把田园的衣裳划了一块,放到里面去煮。

    还弄了火炭把匕首放上去烧。

    又吃了几个苹果压惊,才去喊醒田园。

    “欢喜……”

    “要开始了!”

    田园看着顾欢喜。

    “好!”

    顾欢喜看着田园,“我先给你清晰小的伤口,我们没有麻药,也没有止疼药,全部都只能忍着!”

    “嗯!”

    田园应声。

    顾欢喜拿着把匕首放在开水里煮了一会,又拿了帕子擦干,又拿了衣服让田园咬着。

    “不用!”

    田园坚决摇头。

    顾欢喜见状,“那好!”

    拿着匕首找到伤口,就用匕首割去腐肉,割去烂肉,用布擦干净,直到流出鲜红的血,最后抹上了夏枯草止血。

    直到他身上的伤口都好了,最后才是腿。

    小腿肚的伤口又深又严重。

    顾欢喜重新收拾了匕首和帕子,给田园清洗、整理他腿上的伤口。

    田园疼的冷汗直流,却一句话都没坑,直到顾欢喜给他把腐肉都收拾干净,抹上夏枯草药汁,最后用衣裳布包裹住,用竹板固定,外面用布条捆绑。

    直到最后的步骤做好,田园晕厥过去,顾欢喜也累的瘫坐在地。

    看着手上的血。

    她心里格外的慌。

    她这样子,万一田园感染上细菌,到时候又要怎么办?

    她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来到这个浩瀚王朝,被家人娇养着、宠着、疼着、溺爱着,就是见血的次数都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