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发现(37更
    顾欢喜这一觉睡得太深沉,整个人昏昏沉沉,觉得自己被丢在水里浸泡,又放在火上烤,然后又被丢在冰窖去冷冻,一会热一会冷的,把她折磨的精疲力尽,最后才慢慢平息下来,沉沉睡去。

    睁开眼睛,周围黑漆漆的,还有点窸窸窣窣的叫声,她躺的很平,是这几天来,睡的最舒服的时候。

    睡、这几天、舒服。

    “啊!”顾欢喜叫了一声,想要坐起身,右手手臂的疼痛传来。

    “醒了!”

    田园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带着一世慌乱和浓浓的疼惜。

    “嗯,我醒了,什么时辰了,你饿不饿啊?我怎么睡这儿了,你是怎么下去的?”顾欢喜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田园失笑,“天黑了,我不饿,是我抱你上去的,你犯错误了你知道吗?”

    “我,我……”

    顾欢喜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

    她手臂被蛇咬了没和田园说。

    “我下次小心,再也不会了,下次见来了蛇,我立即走的远远的!”

    田园微微摇头,“欢喜,我们如今能活着是多么的不容易,更要爱惜生命,如果真要有一个人死在这里,希望是我,而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活着出去,你或许不知道,我有多么懊悔,为什么受伤走不动路的人是我,可是我又想着,幸亏受伤疼痛的人是我,我很矛盾,也很自责!”

    田园握紧顾欢喜的手。

    将脸埋在她手心。

    “不许胡说,我们都会活着出去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等你的腿伤养好了些,我们就出发,这里既然有人住过,就一定有路出去,哪怕翻山越岭,只要我们意志坚定,一定可以走出去的!”顾欢喜斩钉截铁说道。

    一定要活着回去,也必须活着回去。

    家里,还有人等着他们呢。

    “所以,你一定要爱惜自己,我少吃两顿无所谓,受点疼痛也没关系,你一定要让自己平安,明白吗?”

    “嗯,明白,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一定以自己安全为先!”

    这乌漆墨黑的,想弄点吃的也不行。

    顾欢喜只能去方便了一番,在河里洗手,抬头看着漫天星辰。

    顾欢喜,你一定要活下去。

    无论多么困难都要坚持下去。

    如今其实已经很好,至少找到了不少吃的,只要想办法把田园移到下面石屋去,住在石屋里,里面凉快,有利于养伤。

    她觉得,既然有人在这山里住过,那周围肯定还有别的东西,比如药草一类,虽然活物少……

    是了,这周围活物很少,凶猛的野兽更没有看到,白天、晚上连叫声都没有,这就很不对劲来了。

    “田园,田园,我有些疑惑,咱们说说话吧!”顾欢喜说道。

    “好啊!”

    顾欢喜把火烧起来,先前挖回来的番薯还有几个,便洗干净放在锅里煮。

    和田园坐在棚子里说话。

    “你觉不觉得,这地方很怪!”

    “怎么怪?”

    “没有野兽,就是那些凶悍的动物,狼、老虎、熊这些,就算这个地方没有,那远处呢?为什么连叫声都没有?”

    “还有我更不解的是,那石屋和木屋的主人呢,他们去了哪里?当初是搬进山来避祸?还是在山里打猎?如果是前者,那人呢?如果是后者,应该不会准备这么多东西,那腐朽掉的屋子里,总感觉东西满齐全,特别是那口箱子……”

    田园沉默。

    好一会才说道,“首先那木屋已经腐朽,说明至少几十年没有人住,而里面的东西,就是锄头什么的都已经生锈腐烂,余下一点桩,而那个箱子还好端端的,应该是乌木或者雪柏一类,亦经过特殊处理,才能长期保存!”

    “几十年前啊……”田园微微一顿,仿佛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太皇的父皇,当年还是梁王,不是太上皇的时候,梁州、云州、宣州,三王鼎立,三个王爷都有想做皇帝的心思,其中宣王最擅长谋略,云王最胆小,梁王有太皇这个儿子在,很多事情也不用操心,但是,云王虽胆小,却也累积了不少财物,而他的这些财物后来去了哪里?有人再说被宣王给抢走,并藏了起来!”

    “宣王……”顾欢喜轻轻呢喃,忽然间明白过来,“我在帝都的时候,看过我大哥写的地理异志,其中提到过,三十年前,当今圣上登基为帝时,云州、宣州交界曾发生过瘟疫,尽管朝廷派了御医前来,还是死了不少人,有些村子、小镇、县城几乎都死绝了,后来一点一点的排查,又以减免赋税以及各种政策,才有百姓搬来这里定居!”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在两地交界!”田园道。

    “嗯!”顾欢喜点头。

    田园想了想,“太子殿下一直在派人寻找,当年逆贼宣王所藏起来的那批宝藏!”

    “不会那么凑巧吧!”顾欢喜笑道。

    这一出事,就来到了宣王藏宝贝的地方。

    “暂时还不一定!”

    顾欢喜噗嗤一笑,拉着田园的手,“如果我们找到了宝藏,你要交给太子吗?”

    “你想留下吗?”

    “难道我想留下,你就留下了吗?”

    “嗯,如果你想留下,咱们就都留下,谁也不给!”

    顾欢喜笑的眉眼弯弯,“我不要,这些东西本不属于我,太子殿下是个有大志向的人,如果我们真找到了宝藏,给太子殿下吧!”

    “好,我听你的!”

    等到番薯煮好,两个人吃了番薯,田园用树枝固定在小腿上,不能走路,但是似乎不那么痛。

    “明天我用竹片给你固定!”

    “好!”

    吃了番薯,就是容易放浊气。

    顾欢喜嫌弃的捏着鼻子,“明天咱们做番薯饼子吃吧,配鱼汤!”

    “明天想办法下去!”

    “可是你的腿……”顾欢喜担忧道。

    “无碍,我手不疼,到时候再想办法下去,住到那石屋里,到时候弄个树枝床或者别的,我看这天,怕是这几日要下雨,对了,那石屋离河边远不远?”

    “远,还高呢,一般下雨或者河水上涨都淹不上去!”

    田园睡石床,顾欢喜睡在树枝上。

    这个是顾欢喜坚持的。

    “欢喜,你手臂还疼吗?”

    “手臂?”顾欢喜惊诧了一下,顿时田园怕是知晓了,“不疼呢,也不知道是夏枯草的功效,还是蛇胆确实好,你别担心,疼了我会说的!”

    纵然有千言万语,田园也说不出口。

    顾欢喜是很快睡去,田园却一夜未眠。

    天亮后,顾欢喜又活蹦乱跳的,手臂有点疼,但能忍住。

    先去看了火,还有火星子,立即放了干树叶下去,把火生起来,再用锅烧水。

    “我去弄点竹子回来,然后摘几个苹果,你乖乖的等我啊!”

    “好!”

    得了田园应声,顾欢喜走的很快,去竹林里用匕首锯了三根竹子,去掉枝桠拉着往回走,回去又摘了几个苹果,拿了一个在衣服上面擦了擦,咔嚓咔嚓咬着往回走。

    “我回来了!”

    顾欢喜充满了活力的喊一声,把苹果给田园,然后用热水洗了一下,看着那三只兔子,她想吃兔子肉。

    舔了舔唇,顾欢喜还是决定插几条鱼,吃鱼汤吧。

    吃了鱼汤,顾欢喜便去弄藤条,弄了很多过来。

    “你打算做什么?”

    “做梯子,吊在那边,那样子我上上下下就方便多了!”顾欢喜跟田园比划了一下。

    田园明白,“我来!”

    把竹子锯成一节一节的,藤条收拾干净,然后一节一节的绑上去,一个藤条竹梯子做好,顾欢喜拖着去弄,一头绑在上方树上,来来回回绑了好几次,余下的丢下去。

    顾欢喜上上下下好几次,果真方便又省力气。

    “棒极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