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寻宝(38更
    这样子,就算田园腿不行,用手也能下去,他手劲可大的很。

    顾欢喜又用剩下的竹子锯了几个,用藤条绑在一起,拿来做水瓢。

    搬下去后,锅总不能还一直移进移出。

    顾欢喜的想法和创意,让田园叹为观止。

    不得不感慨,如果顾欢喜再会点武功,在这山里,她一个人也能活的很好。

    “我先下去把那石屋收拾一下,这些东西也搬下去,再上来接你!”

    “我和你一起下去!”

    田园说着,把锅背着,抓住顾欢喜弄来的树杈,一步一步慢慢的走着。

    “疼不疼啊,要不要我帮你?”顾欢喜背着兔子笼。

    有些担心田园这样子坚持不住。

    “我行的,就是速度慢了些,你别嫌弃我就好!”

    “才不嫌弃呢!”

    田园先坐下来,伸手抓住梯子,慢慢的挪动,然后抓住竹节,一节一节的往下面放。

    顾欢喜等他下来,赶紧扶住他,见他满头大汗,连忙给他擦汗,“还好吗?”

    “可以的,咱们走吧!”

    两个人一个背着铁锅,一个背着兔子笼,慢慢的朝石屋走去。

    石屋不算大,但是也不小。

    不管从哪里来说,都比上面露天随便搭个棚子好多了。

    里面顾欢喜用草木熏过,还有一股子烟气。

    “欢喜,我们去看看那个木箱子!”

    “现在就去吗?”顾欢喜问。

    “嗯,现在就去!”

    顾欢喜见田园还能坚持住,把东西都放下,扶住着慢慢的去了那木屋。

    田园看着宽大的箱子,“确实是乌木!”

    让顾欢喜站远一些,在抚着箱子走了一圈,再箱子一角用力拍了一下。

    “咔嚓!”响动之后,箱盖慢慢的往一边移去。

    “自动的!”

    顾欢喜惊讶。

    “不是自动,是有机关!”田园道。

    往箱子里一看,顿时欣喜万分,“欢喜,你过来看,这是什么!”

    “是什么宝贝?金银珠宝?”顾欢喜连忙上前,看着里面的东西,也是惊奇不已,“真应了那句,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正想,那石屋里,什么都没有,如果有床棉被该多好,又想着我衣裳破烂成这样子,穿着你的衣服,你光溜溜的,谁曾想这箱子里,居然有棉被,还有布料,甚至剪刀、针线都有!”

    顾欢喜翻宝贝一样把东西翻出来。

    两床被子,十来匹不同颜色的布料,不过都适合男人,但也是细棉布,她做两套也没关系,还有两匹白色的布,直到把东西都翻出来,还发现了一方叠的整整齐齐的手帕。

    看着上面的花样,应当是女子用的。

    “……”

    顾欢喜倒是明白,每一个男人,心里都会有个柔软的地方,放着他喜欢的女子。

    “我觉得,我们应该编一个竹席,放在那石床上,还得割点草洗干净晒起来,垫在下面,不然硬邦邦的不说,凉气还重!”

    顾欢喜衡算着。

    不管如何,都得先行动起来。

    顾欢喜把东西一搬,看着那乌木箱子,“要是这箱子也能搬回去就好了!”

    “……”

    田园无言。

    但看顾欢喜的样子,“等出去后,我找人给你打几个!”

    “额……”

    她不是这个意思啊。

    “我是说,可以拿回去洗澡!”

    “……”

    回到石屋,顾欢喜一刻也没停,割草晒,把那被套洗了晒,看样子还没用过,一直装在密不透风的箱子里,也没坏掉,又把棉被放在石头上晒,拿着匕首去砍竹子,来来回回的跑了三趟,累的她瘫坐在地上,让田园把竹子劈开,弄成细条。

    “你先编两个筐子出来,粗糙些没事,咱们得有两个筐子拿来摘苹果和挖番薯!”

    “嗯!”

    这种活田园会做。

    他先前一直在磨顾欢喜捡回来的柴刀,因为只剩下一点点,想要磨快了用也是不容易。

    在火上烧了磨,磨了烧,这会子倒是可以用了。

    把竹子劈开,然后弄成细条,编了两个篮子,简简单单的,不算特别大的。

    才开心编席子。

    顾欢喜坐在一边,看着田园干活,手里啃着苹果。

    她累了,不想干活。

    好在这个男人也不说,由着她倒在草堆里,翘着二郎腿。

    “晚上咱们吃烤兔子吧!”

    “要杀掉一只吗?”田园问。

    “杀,咱们没饭吃,只能吃点兔子肉了!”

    “嗯!”

    田园说杀兔子就准备杀,只是把兔子提到手中,伸手摸了摸它的肚子,胀鼓鼓的,似乎……

    “欢喜,这兔子咱们怕是吃不成了!”

    “怎么了?”

    “你摸摸!”

    田园示意顾欢喜摸兔子的肚子。

    顾欢喜疑惑的伸过去摸了摸,“硬邦邦的,莫非……”

    “是只怀了宝宝的母兔子!”

    “另外两只呢?”顾欢喜问。

    “我摸过,都是这样子!”

    “……”

    顾欢喜愣了愣,才笑的眉眼弯弯,“咱们很快就要有很多兔子了!”

    “开心吗?”

    “开心!”

    开心极了。

    既然兔子不能吃,那就吃鱼汤吧。

    鱼汤煮青菜,再来点烤番薯,放浊气就放浊气,总比饿死好。

    顾欢喜在门口挖了一个坑,弄了一个坚毅的灶台,暂时打算在外面煮东西,都在屋子里,熏的难受。

    等到天渐渐黑下来。

    锅里鱼汤冒着香气,田园坐在一边往里面添着柴。

    顾欢喜把晒焉的草拿去放在石床上,又铺上田园编的很粗糙的席子,最后才把棉被套好放上去。

    一个垫被,一个盖。

    没有的时候是没有,如今有了,她也会享受的。

    一会还得洗个澡,用洗干净的布包着身子。

    把脏衣服也洗一下,她都能闻到上面的汗臭味。

    是真的臭。

    田园也臭,得给田园擦一下身子。

    明日继续去探险寻宝,希望找到点好东西,野猪啊什么的来一头……

    想到凶悍的野猪,顾欢喜顿时泄气,她可斗不过野猪,还是别遇到了。

    屋子里收拾好,走出去把青菜放到锅里,煮好了两个人坐在火堆边吃起来。

    烤番薯也散发出香气。

    一锅鱼汤,两个人把它吃的干干净净,顾欢喜去洗了锅,又烧了一些。

    才去河里洗澡。

    田园靠在门口,宁静安详。

    他喜欢这样的夜,但不喜欢这样子生活,委屈着顾欢喜的生活。

    顾欢喜在河里喊道,“相公,给我唱首哥听听!”

    “好!”

    田园应声,轻了轻嗓子,“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顾欢喜笑。

    这个家伙好像特别喜欢这首歌呢。

    河里的水有些凉,顾欢喜洗了一会便起来了,包了身子坐到田园身边。

    “我一会给你擦一下,然后我们就睡吧!”

    “好!”

    顾欢喜把自己的衣裳洗干净,用热水给田园擦拭了一番,才扶着他方便后进屋子。

    两个人躺在石床上。

    这是这几日来,过的最安逸的夜晚。

    “明天我先给你做件衣裳吧,总是光着身子也不行!”

    “嗯!”

    顾欢喜又叽叽咕咕的说着话,田园也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因为她睡着了。

    如今,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田园能做的,就是抱紧顾欢喜,安心养身体,等身体好了,带着她离开这里。

    新的一天,崭新的开始。

    顾欢喜拎着篮子去摘了苹果,回来又煮了番薯叶。

    没油没盐的,只是两个人倒是吃的认真。

    余下的番薯藤,顾欢喜给了兔子吃。

    又用藤条让田园给编了一个大点的笼子,再给她用藤条做一个背篼,她坐在一边给做衣裳。

    田园现在不能穿裤子,就做了一只腿,另外一只露在外面。

    衣裳也很简单,套头的,省布料还方便。

    “我想到处看看,这个人既然住在这深山,很多生活必需品肯定有的!”

    “不能走远!”

    “放心,我不会走远的!”

    顾欢喜拿着匕首、柴刀,背着背篼离开。

    顾欢喜站在腐朽的木屋边,一片递上,被她翻走的番薯,还有一些没有成熟的高粱。

    顾欢喜慢慢的朝一边走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