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出山(1更
    顾欢喜似乎在安慰田园,也是在安慰自己。

    因为下大雨,河水把她做下的记号都冲刷掉。

    如今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沿着这河慢慢的往下走,就能看见那村子。

    田园没说话,只是摸了摸顾欢喜的头。

    “我插鱼,咱们烤鱼吃吧!”

    “嗯!”

    顾欢喜点头。

    这一路走来,她对吃用,早已经没什么要求。

    有口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能在富贵窝里享福,也能在逆境之中,带着田园活下来。

    她可以是娇气的顾家小姐,也可以是坚韧的山村妇人。

    田园手准、眼准,能以几块的速度插到鱼。

    顾欢喜负责收拾。

    这鱼都不怎么大,吃好几条也不见得会饱。

    “我后悔没带铁锅了!”顾欢喜道。

    顾欢喜翻着烤鱼。

    有铁锅可以煮鱼汤。

    兔子蹲在一边,也眼巴巴的看着。

    顾欢喜真没见过这么贪嘴的兔子,连烤鱼肉都吃,还不会拉肚子。

    顾欢喜烤了鱼,先给它点,它就坐在一边吃的很欢。

    顾欢喜瞧着,笑了起来。

    真是一只可爱的兔子。

    顾欢喜和田园坐在一边吃着烤鱼。

    东西基本上都吃光了,余下的都是药材。

    这一路,还摘了点野果,从河里插鱼烤了吃。

    顾欢喜、田园出来的时候,一人带了三身衣裳,余下的布料、棉被、针线都收拾干净放回了那个箱子里。

    他们本不是贪心的人,加上在外面行走,一个妇人,一个腿脚不方便的男人,真招惹了是非,很麻烦的。

    吃了烤鱼,两人又休息了一会,才继续赶路。

    小兔子蹦蹦跳跳的,瞧着就很活泼。

    这样子走到了天黑。

    随便找地方挨着彼此将就了一晚,等天亮了继续往前走。

    饿了,都是河里插鱼烤。

    如今田园、顾欢喜最拿手的就是用石头撞击生活,那可是一敲一个准,尤其是田园,堪称高手。

    顾欢喜有时候也会忍不住问,“你说那天会不会是我看错了?”

    海市蜃楼。

    可是她回去路上吃的番薯、苞米算怎么回事?

    “没关系,咱们慢慢来,这山里能吃的也不少,河里还有鱼呢,等出去后,你想吃什么都可以!”田园说道。

    “嗯!”

    顾欢喜点头,靠在他怀里,“相公,你真好!”

    忍受着她的小抱怨,还有坏脾气。

    这会子还安慰她。

    其实她是有些浮躁了,在这样子走下去,她都怀疑那天看见的,真是幻觉。

    田园抱紧顾欢喜,“你才是真的好啊!”

    “嘿嘿嘿,我知道,我是最好的,你是第二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有沿着河岸走了三天,但顾欢喜看见那一小片番薯地和苞谷的时候,惊喜的拉着田园的手中,“到了,到了,我们到了!”

    顾欢喜喊着,抱着田园,微微泛红了眼眶。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些日子,多么的难。

    她都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是的,我们到了!”田园看着那远方,也轻轻的松了口气。

    两个人出现在村子的时候,还是挺让人惊诧的。

    两个人都穿着青衣,细棉布,就是晒的比较严重,黑黝黝的感觉。

    很快的,整个村子的人都被召集过来。

    为首的男人一身棉布衣裳,已经是这一群人里,最好的了。

    田园、顾欢喜的衣裳,明显比他的还好。

    “你们是谁?从哪里来?”男人说道。

    顾欢喜、田园面面相觑。

    心中暗自庆幸,能听得懂他们的话。

    “我们从边疆来,那边正在打战,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我才带着内人四处谋生,却不想路上遇到流匪,万幸捡回了一条性命,才到了这里,还往各位容许我们在村子里稍住些日子,待我腿伤养好,我们立即就走,绝对不会打搅到大家的生活!”田园忙道。

    “你们……”男人说着,防备的看向田园、顾欢喜。

    两人倒是大大方方的让他们看。

    “你们等一下!”男人说着,喊了几个人到一边去商议。

    “看那两个人,倒不像是坏人,如今外面到处都在打战,像他们这样子,能走到咱们村子里来,也不容易,不若便留下他们吧!”男人说道。

    “甘训啊,咱们安宁村,你是村长,你说咋样就咋样,但是人留下可以,不过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得负全责!”

    “对,老牛说的有道理,我赞同老牛的话!”

    甘训心中冷笑。

    这安宁村有五个姓氏,其中甘、牛、艾姓氏较多,都有二十多户,另外古、易两姓较少,有十来户姓古,六七户姓易。

    甘家最多,有二十八户,其次是牛家二十五户,艾家二十二户。

    甘家先祖带着大家躲到这深山,在这里开山辟地,种地过活,远离尘嚣。

    到他们这一辈子,出过山,去过外面的人寥寥无几。

    就是货郎都不愿意来山里。

    因为去一趟镇上不容易。

    要翻过两座大山,走上一天一夜,才能到,基本上要在山中小屋子里住上一晚才能赶路。

    若非必要,真没多少人出去,就算出去,也都是结队前往,把家里的东西拿去卖掉,买上要用的东西回来。

    如今看这两户当家人的意思,是想看他出丑呢。

    甘训还偏不信这个邪,“那行,既然如此,就让他们留下来吧,我家老房子刚好空着,看看他们愿意住下不!”

    甘训说完,便走到田园跟前,“要你们住下可以,只是你们得跟我们说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田园沉稳道,“我们当时被山匪追击,便往山里跑,也不知道方向,就胡乱走,翻了小山,后来才发现迷了路,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只得带着内人在山里乱走,好在我们运气不错,到了你们这个村子里!”

    “……”

    甘训看着田园。

    他却是不信田园这话的。

    但看田园的样子,却是受了伤,“我家有个老屋子,你们若是不嫌弃就先住下吧,缺的东西你们得拿钱出来买!”

    “多谢!”

    这事情便算过了明路,甘训让大家都散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眼看就要秋收,秋收后,要去山里打猎,弄点野物去外面换取些东西。

    比如盐、铁器一类。

    甘训家的老房子还真是老。

    泥土屋,矮小的很,就是窗户也小的可怜。

    屋子里一股子味。

    顾欢喜一进去,就反胃、恶心的不行。

    受不住。

    田园瞧着顾欢喜这样子,也舍不得,便问甘训道,“有稍微好点的屋子吗?”

    “……”

    甘训看着顾欢喜还在呕吐。

    这老屋确实有些年头,又好些日子没住人,有些小孩子调皮,会在里面大小便,平时也是拿来堆放柴火一类。

    “想住好点倒也可以,不过你们得给钱!”

    “好!”

    田园忙道。

    甘训带着田园、顾欢喜去了另外一边,“这是我二叔的宅院,他们一家子都去镇上了,一年到头也就过年的时候回来住几宿,你们如果要住,那收你们,收你们二百文吧,里面的东西也可以用,但不能弄坏,弄坏了,得赔偿!”

    打开小院的门。

    真是小院。

    左手边是厨房,门口一个大水缸,还有水井,正对门是两间屋子。

    收拾倒是干净,看水井的样子,似乎有人来打水。

    “这院子我妹子一个月来收拾一次,我们家吃喝的水都在这水井里拎,所以你们住这个院子,得保护好这水井,茅房在后面,后面有两丘地,我家种了菜、葱之类,你们如果要吃,也可以去摘,不过得付钱,收你们一百文吧!”甘训说道。

    他觉得不贵。

    看田园的样子,怕是要休养几个月才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几个月收一百文菜钱,不多的。

    顾欢喜倒是满意很多。

    去厨房看了一番,果然什么都有,虽然老旧,但还算干净,如甘训说的,有人打扫收拾。

    “那我们现在粮食也没有,你们村子里又人卖粮食吗?”顾欢喜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