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治腿(5更
    新的一天,又是新的开始。

    当天亮的时候,顾欢喜就醒了,田园也醒了,夫妻两人相视一笑。

    “起床吧!”

    “好!”

    两个人一起起床,先去后屋解手,然后打水洗脸、漱口。

    田园打水把水缸装满,顾欢喜去洗锅,烧水。

    “咱们早上吃粥吧,然后去后面摘点菜,用点腊肉炒了吃,我想吃肉!”

    “好!”

    田园就没有反对的时候。

    顾欢喜又揉了点面粉,放在陶盆里,才去后院摘青菜。

    打算切碎了,和腊肉一起,烙饼子吃。

    光吃稀饭可不行。

    后院的青菜长得是真好,说明照顾的好,一边还有扇小门,不过是从里面上的门阀。

    顾欢喜掐了几株青菜,便回了厨房。

    切了点腊肉,切的细碎,和洗干净切碎的菜一起搅拌。

    等到粥好了,把粥舀起来,把锅洗干净,切块肥肉抹了一下锅,用面团包住,压扁贴在锅里,盖上锅盖,小火慢慢的烙。

    顾欢喜舀了一碗米汤,加点黄糖,用筷子搅拌了,自己喝了一口,甜的眯起眼睛,递给田园,“你也喝喝看,可甜了,好喝!”

    在山里那些日子,啥也没得吃,嘴巴都淡出鸟来。

    田园接过,喝了一口,“确实好喝,你多喝一点!”

    “嗯!”

    两个人坐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倒真是浓情蜜意的很。

    等到时间差不多,顾欢喜去翻了饼子,让它继续烙着,等到两面金黄,弄起来放在碗里,她两个,田园四个。

    个子不大,顾欢喜两个有吃,田园吃四个不够饱多吃稀饭。

    “我手里现在还有一两银子,一会问丽娘买二十个鸡蛋,再买只鸡,到时候切两片人参下去煮,不知道村里有没有人卖猪肉,我想买点肥肉炼油,咱们得吃猪油!”顾欢喜想到这里,心里都有些肉疼。

    这钱怕是又要去掉一半。

    以前手里有钱,想咱们花用都行,如今得一文一文算着花才行。

    当然,还得赚钱。

    “嗯,听你的,你再问问编筐子的事情,这村子里有没有竹子什么的,如今我走不动路,这竹子要怎么弄回来?”

    “我想想!”

    顾欢喜想了想。

    她必须给田园找活做,就算是编筐子,不赚钱也得做,因为只有做事儿,赚钱,田园才有底气。

    她也是,手里必须有点钱。

    得做到衣食无忧。

    这个村子瞧着还算大,但不知道有多大……

    等到吃好早饭。

    丽娘过来打水洗衣裳。

    “小喜!”

    “丽娘,你来了!”

    “嗯,我要在这边打水洗衣裳的,这井水必须用着,若是长时间不用,水就坏掉了!”丽娘解释道,“我本来不用过来的,不过我想过来跟你说说话!”

    “好呀,我正好也有事情要问你!”

    顾欢喜端了小凳子坐在丽娘身边,“丽娘,你们村子的姑娘,刺绣活好吗?”

    “刺绣?我们不学这个的,只要会做件衣裳,纳鞋底子就好了啊,村里很多人都在纳鞋底子,又堂哥他们送到镇上去卖,大小价格不同,都是镇上那边拿布料过来,男人的一双八文,女人的六文,小孩儿的五文,我多的时候,一天做男人的能做四五双呢!”

    几十文钱,对丽娘来说,确实是很多了。

    而且她吃住都在娘家,这些赚的都存起来,以后老了,有侄子照顾她,等她死去,就把银子留给侄子。

    “那如果刺绣能赚更多的钱呢?”

    “那不可能的,我们不会,对了,你和堂嫂说要做荷包,堂嫂可能一会给你送来,你到时候做好了,给我看看!”丽娘笑道。

    她们的荷包,都是拢在一起,算不得荷包。

    她也没见过真真正正漂亮的荷包。

    所以有些好奇。

    “丽娘,你家鸡蛋有吗?要是有的话,卖二十个给我,再卖一只鸡给我,麻烦你大哥帮我杀掉,鸡肚子里的东西不要丢,我都要,还有你们家腊肉卖吗?我要肥肉相间的那种!”

    “这个鸡蛋、和鸡我知道可以,但是腊肉我得回去问问!”

    “不急,慢慢来!”顾欢喜说道。

    等丽娘洗好衣裳离开,顾欢喜等来了易大夫。

    易大夫带了两个人过来,据说是他的徒弟。

    一会要给田园断骨、重新接,不拿手的人可不行。

    “你去烧一锅热水,把锅洗干净些,一会要用上!”易大夫吩咐道。

    “好!”

    顾欢喜连忙去烧了热水。

    等到她把热水烧好,易大夫那边已经全部准备好。

    生肌的药粉,还有麻沸散。

    “我知道你这边可能没有药罐子,我给你带了一个,你把这个药拿去煎熬,三碗水倒下去煎,最好去喊个人帮你看着火候,我这边还需要你来回端热水!”

    “好!”

    顾欢喜刚准备去喊丽娘,丽娘便过来说猪肉也可以卖的事情。

    “丽娘,你帮我煎一下药好吗?我家相公要治腿了,我得来回端热水!”

    丽娘连忙点头,“小喜,你去忙吧,我帮你煎药!”

    “多谢你,小喜!”

    “别客气!”

    等到全部准备好,易大夫让田园用酒服下麻沸散,等到田园昏迷下去的时候,才开始断骨。

    “咔嚓!”

    顾欢喜听得心都慌了。

    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揪疼着她的心。

    然后她看见易大夫用刀子轻轻的划开了田园的腿,一点一点的把那些外面看起来好,里面其实已经腐烂化脓的肉割掉,一直到了骨头,用小刀子一点一点的剐,哪怕田园昏迷着,也觉得万分痛苦,顾欢喜只一个劲的打着颤抖。

    连易大夫喊她端水都没听见。

    丽娘端了水进来,只看一眼,便别开了头。

    易大夫确实有些本事,给田园弄好之后,敷上了药,往腿上绑了木板,见顾欢喜吓得脸色发白,微微失笑。

    “基本上已经成功了,我三天来换一次药,让他好好休息,不要乱动,尤其是这条腿,不能动,如果动了,以后怕是再也没机会复原了!”

    “易大夫……”

    “嗯?”

    “我,我……”顾欢喜说着,身子软软的跪了下去。

    易大夫连忙扶住顾欢喜,“你不必如此,你们给我的药,都是年份极久的好药,外面买都买不来,说到底还是我占你们大便宜了!”

    顾欢喜软软的靠在炕上,“易大夫……”

    “这是我答应你们的二两银子,回去仔细想想,也觉得不妥当,又给你们加了二两,你注意着他些,不要发热了,如果发热了,你就使人来喊我,我先回去一趟,还有一个人等着我去救治,一会再过来!”

    “好!”

    顾欢喜应了一声。

    等到易大夫都走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去看田园。

    见他还昏迷着,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手脚发软的去收拾屋子。

    丽娘端了热水进来,“小喜,我给你烧了热水,你给你相公擦擦,我帮你去盯着药!”

    “丽娘,谢谢你!”

    顾欢喜给田园擦了手、脚,让他暖和些。

    坐在一边呼气,吸气。

    把屋子收拾了一番,田园才幽幽转醒。

    “欢喜?”

    “你醒了!”顾欢喜惊喜道,上前握住田园的手,“疼吗?”

    “不疼的!”田园轻轻摇头,嘴唇泛白,两眼无神。

    “你先吃了药再睡!”

    “好!”

    顾欢喜去端了药来,用调羹舀了吹温喂给田园喝下。

    一碗药喝好,田园才闭上眼睛睡去。

    丽娘见这边也没自己什么事情,“小喜,那我先回去了,我哥说,肉也可以卖一些给你,你要多少钱的?”

    “肉、鸡蛋、鸡一起,你给我五百文的吧!”顾欢喜数了五百文给丽娘。

    丽娘拿着钱回了家。

    顾欢喜要照看田园,又想着去煮点东西,手忙脚乱的很。

    主要还是心里慌乱。

    丽娘拿着东西过来,看着顾欢喜这般,“小喜,你要煮什么,我帮你吧,你去照顾你相公,他今天是危险期,等他好起来了,你也就松快了!”

    顾欢喜有些错愕的看着丽娘,忍不住问道,“丽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