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想法(6更
    丽娘看着顾欢喜抿唇一笑。

    本是清秀的脸,倒是多了几分温婉之气。

    “因为你没有像村里人一样看不起我,我觉得,我找到了朋友,朋友之间,不是应该互相帮助吗?”丽娘笑问。

    顾欢喜点头。

    “我们中午吃饭吧,煮米饭,再炒点菜,蒸个鸡蛋羹,然后再煮一点粥,我家大田醒了会吃一些!”

    “好,我帮你煮,你照顾你相公去!”

    顾欢喜去照顾田园。

    有丽娘的帮忙,确实轻松了不少。

    尤其是田园似乎有点发热。

    顾欢喜更是不能松懈,一遍一遍的给换着头上的布巾,又给擦手。

    忙的满头大汗。

    易大夫来看田园,“这样子正常的,最主要还是今天晚上,如果发热烧退不下,那就比较麻烦了,你那人参,赶紧切了去炖一碗给他灌下去!”

    “好!”

    “记得,不用太多,几片就好!”

    “嗯!”

    好大的一支人参,顾欢喜菜刀一举,直接从中间给断了,切了几片放在碗里,让丽娘帮忙炖煮。

    又切了一片拿去让田园含着。

    她也不知道这人参多久了,反正在山里的时候,田园吃了身体慢慢好起来。

    腿伤,也有可能是这些日子才复发的。

    顾欢喜后悔出来,但是不出来住在山里也不行。

    身体熬不住。

    东西总有吃光的时候。

    易大夫看了田园又去忙别的去,家里就顾欢喜、田园、丽娘。

    顾欢喜留丽娘一起吃午饭,丽娘也没拒绝,留了下来陪顾欢喜。

    田园吃了参汤,是顾欢喜用口含着喂下去的。

    不过吃下去一个时辰,渐渐的不怎么烫了,顾欢喜欣喜万分,又让丽娘帮忙炖鸡汤。

    “小喜你不要急,你相公会没事的!”

    田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傍晚,鸡汤又香又浓。

    顾欢喜舀来,为他吃了两大碗,伺候他方便后,他又睡了过去。易大夫过来看了看田园,点头离开。

    顾欢喜留丽娘吃饭,丽娘也没推拒,两个人鸡汤拌饭,炒个青菜,将就的吃了一顿晚饭。

    “丽娘……”

    “我晚上不回去了,一会就在堂屋里随便眯着,你有事就喊我,我去帮你喊易大夫!”

    “可是丽娘,半夜三更的,我……”

    “这怕什么呢,这村子里我熟悉的很,易大夫家离我们这边不愿,来去一刻钟,不过我看你相公,体格不错,不会有事的!”丽娘安抚道。

    顾欢喜这个时候,六神无主。

    有个人这般帮衬,让她心里感动的不行。

    丽娘裹了衣服在堂屋休息,顾欢喜坐在炕边陪着田园。

    油灯还是丽娘拿来的。

    他们什么都没有。

    顾欢喜没敢睡,一夜不停的探田园的额头,又探自己的额头,就怕他发热。

    她觉得,这是她此生渡过最漫长的日子,陪着这个男人。

    这个将她从狼窝、虎穴里救出来的男人,这个爱了她很多年的男人。

    她二十岁,他三十岁。

    他很小的时候,就对她动了心,那个时候,或许不是爱情,是亲情,但她知道,因为亲情演变的爱情,很珍贵。

    他对她,抛舍不了,割舍不下,这一辈子,都只能是她顾欢喜的男人。

    “你会好起来的,你答应十里红妆娶我,你答应让我做不给任何人低头的女人,你答应我给我幸福,还有我们的孩子,不不、冬瑜,我们所有人都需要你!”顾欢喜说着,轻轻的在田园的嘴角上亲了一口,有淡淡的苦涩。

    在她准备坐会凳子上时,手被田园轻轻的抓住,“我都记得,不敢忘记!”

    眼泪忍不住落下。

    一滴一滴。

    顾欢喜吸着鼻子,“我就知道,你不会食言的!”

    但黑暗过去,黎明的曙光到来。

    宁静的村子,又热闹起来,先是公鸡打鸣,山林鸟叫,家犬狂吠。

    接着便是村里人的吆喝声,喊声,那么的鲜活和生动。

    顾欢喜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这一夜熬过去了。

    真好!

    她轻轻的走出门,太阳初升,温暖的阳光撒在她的身上,给她镀上了一层金。

    丽娘瞧着,竟有些痴了。

    易大夫来的很早,给田园把脉后说道,“很好,没有发热,算是渡过危险期了,药继续吃着,鸡汤也喝着,好好补补,气足了,好的更快!”

    “多谢易大夫!”

    顾欢喜笑着感谢。

    易大夫摆摆手,收了药箱,“我傍晚再过来看看,他醒过来会疼,你多安抚安抚!”

    “我知道的!”

    等顾欢喜、丽娘把早饭做好、药煎好,田园已经醒来。

    “小喜,我先回去收拾一番,一会拿了鞋底子过来陪你!”

    “丽娘,吃了早饭再回去吧!”

    “今日不行,我走了!”丽娘笑着离开。

    她有她自己的坚持。

    虽是一个乡村妇人,但是丽娘有自己的坚守。

    顾欢喜瞧着,“这么好的女人,得嫁一个,真心爱她疼她懂她的男人才是!”

    顾欢喜先给田园擦洗,伺候着他方便,开了窗户,等屋子里的气味散去,“我得种两盆香草才行!”

    “等过些日子,我能下地了,就去茅房!”

    “知道了,知道了!”

    “委屈你了!”

    “少来,换了是我,你伺候我不?”

    “伺候!”

    “那不就得了!”

    顾欢喜笑着出了屋子。端了早饭来,扶着田园坐起身。

    “你等我一下,我去把外面的桌子拉进来!”

    “你一个人拉不进来,不如先放板凳上吧,等一会丽娘来了,喊她大哥过来帮忙一下,你别懂,仔细伤了你!”

    顾欢喜想,自己可能真没办法把桌子拉进来,只得作罢。

    先喂田园吃了粥,再喝药,自己也坐在一边小口小口吃着,“一会给你炖一碗参汤,晚上再炖一只老母鸡,接下来就不能这样子吃了!”

    “那今天就不炖了吧!”

    “炖,我想吃,昨天晚上,你一个人吃了大半只鸡,还喝了鸡汤,我和丽娘两个人分着吃的,吃了个精光,那鸡汤真香,又浓又香,还大补,我守了你一夜,现在都还精神抖擞的,所以必须吃,吃了晚上好好的睡一觉!”

    顾欢喜说着,声音轻快。

    充满了开心和活力。

    她知道,只有她真真正正的放松,田园才会安心,才会好好养身体。

    “那就炖,明天也炖!”

    “想得美,今天炖了,明天不行,后天也不行,大后天还是不行,起码得五六天后才行,不过我可以炖鸡蛋羹给你吃,你知道的,我炖的鸡蛋羹也好吃的不得了,是不是!”

    田园笑着,用力点头,“是,你煮的东西,都特别好吃,味道好极了!”

    “知道就好!”

    顾欢喜收拾好东西,去厨房把厨房收拾了一番。

    腊肉要挂起来,免得有老鼠吃掉。

    “对了,兔子呢?”顾欢喜四处去找。

    找了一圈也没看见它。

    “难道走了?”顾欢喜还有些舍不得。

    这可是她养了好些日子的宠物,多少有点感情。

    “但愿,不要被人抓取剥皮烤了!”

    她还有几张兔子皮呢。

    顾欢喜想卖掉,又舍不得,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冬天做个围脖,或者手套一类的。

    “有人在家吗?”

    顾欢喜闻声去开了们,“大妞姐?”

    “我过来问问你,现在有空闲了吗?我找了块布料和针线过来,你什么时候有空做个荷包给我看看,行吗?”易大妞问。

    “好!”顾欢喜接过,仔细看了一番,“剪刀有吗?我没有剪刀,能不能借给我用一下!”

    “剪刀啊,有的有的,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来!”易大妞说完,转身就走。

    顾欢喜看着手里的布,是一小块直稠,白粉的直稠,应该是易大妞从她谋一块布上剪下来的。

    能不能赚到钱,就看这一次了。

    所以等易大妞把剪刀拿来,顾欢喜回屋子问了田园需求,才在院子里,当作易大妞的面做这个荷包。

    荷包大概款式,剪布、配线、花样,顾欢喜心中早已经有数。

    能用直稠布料的,家里都有点钱,但是不会特别多,一个荷包应该不朝过五十文。

    不过浩瀚王朝的女人还是很会用钱的。

    但是这个荷包的定价,还是在五十文上下,她做一个,应该能在十文到十五文之间,所以不能太繁复,但是要好看。

    有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