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担心(1更
    顾欢喜喊了狗崽子朝家走着,小狗子一蹦一跳的追,追的那叫一个认真。

    夕阳的余晖下,那一人一狗,组成了一道最美的风景。

    顾欢喜回到家中,又把鸡内脏收拾一番,炒了,加一个青菜端进去和田园一起吃饭。

    田园一口,她一口。

    “我舀了大半给丽娘他们,他们人多,我们就两个,留这点吃就好,这东西放到明天就不好吃了!”

    田园点头,细嚼慢咽。

    两个人的时候,就是吃饭也温馨。

    小狗子也吃的是顾欢喜特意为它弄的粥,留一点饭在锅里,加水煮,什么都没放。

    它现在还小,油腻的东西还不能吃,等到大些了,就能跟人一样了,少放盐,或者不放盐给它吃。

    她以前从未养过宠物,也不知道要怎么养,只觉得给它打理干净,给它吃饱,一个温暖的家,带出去多走走,陪它多说说话,应该也算是爱吧。

    她对大黄就是如此的。

    家里从未刻意为它煮过什么,都是人吃什么,它吃什么,有时候还是剩菜剩饭,它也吃的格外欢实,聪明的说什么都懂。

    吃了饭,顾欢喜收拾好,烧了热水给田园擦洗身子,才自己去洗澡,打水洗衣服。

    狗子跟在她身边转悠,小小的一点,却让顾欢喜觉得安心。

    洗好衣裳,抱着它进了屋子,给它擦脚,放到一个窝里。

    里面是她以前的衣裳,如今便宜它了。

    “先将就着睡,等有钱了,我买点棉花,给你做个暖暖的窝!”摸摸它小小的狗头。

    狗崽子蹭蹭顾欢喜的手,乖乖的睡了过去。

    “真乖呢,你说取个什么名字好呢,我本想继续叫大黄,可是大妞姐说,这村子里叫大黄的狗好几只!”顾欢喜微微抱怨着,给田园收拾。

    本是私密之事,如今做起来,也得心应手,还能一本正经的跟他抱怨。

    田园却没顾欢喜这么自在。

    等好了之后,顾欢喜推开窗户透气,出去清洗再回来,爬到炕内侧躺下。

    这山里的夜,晚上还有点凉飕飕。

    “咱们在外面的时候,好像没这么冷,还真是由奢入俭难,由俭入奢易呢!”

    田园抬手摸摸顾欢喜的脸,“你喜欢那就叫大黄嘛,别人的狗叫大黄,那是别人的狗,不是你的,这是你一个人的大黄!”

    “汪汪!”狗崽子叫了两声,似乎的应和田园的话。

    顾欢喜笑着坐起身,看着黑暗中的它。

    有种它就是大黄,大黄就是它的错觉,“那就叫大黄吧!”

    “汪汪!”

    “既然你答应了,就叫大黄了,大黄乖,不许叫了,早点睡,明天给你吃蛋黄!”

    大黄似乎真听懂了顾欢喜的话,真的不叫了。

    顾欢喜笑了起来,躺在田园身边,拿了他的手,捏他的手指头玩。

    “你明天想吃什么?”

    “什么都好,你煮的我都喜欢!”

    “我今天做了好多个荷包,或许咱们可以天天吃鸡汤的!”

    “天天吃,吃腻味了,隔几天在吃吧!”田园说道。

    “嗯,有道理呢,哈……”

    顾欢喜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田园却有些睡不着。

    抱紧怀里的妻子。

    是了,这是他的妻子。

    有些时候,他觉得活着有什么意义?想到身边的女子,一切就都有意义了。

    他不太爱说话,也不太会说话,但他有一颗心。

    顾欢喜抬手在他额头上摸了摸,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没什么不同,沉沉睡去。

    这是本能的。

    却让田园一颗心,软的一塌糊涂。

    这种被人关心、在意,他觉得好极了。

    但黎明的曙光到来,又是新的一天。

    顾欢喜早早起来,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一遍,烧水做饭。

    田园这样子,不易消化的东西不能吃,好在家里有两个灶孔,两口锅,一口做早饭,一口给田园炖参汤,门口还煎熬着药。

    大黄院门一开,就屁颠屁颠的出去拉屎拉尿,憋了一个晚上,可憋坏它了。

    这么可爱的小狗子,顾欢喜爱的紧。

    早上还是,青菜鸡蛋肉粥,大黄的白粥,看它吃的那么香。

    “这狗子真好养!”顾欢喜说道。

    “确实好养!”

    田园已经能够勉强坐起身,自己拿调羹小小口的吃。

    吃好早饭,丽娘带着两个侄女前来,甘训手里拿着东西。

    两个袋子,一袋子是米,一袋子是面粉,还有一篮子鸡蛋。

    “小喜!”丽娘喊了一声。

    “丽娘!”

    丽娘把两个拉到顾欢喜面前,“这是我大侄女雪儿、小侄女依依!”

    “雪儿好、依依好,你们喊婶子吧!”

    “嗯,婶子!”雪儿、依依乖巧的喊了一声。

    那日她们过来帮忙干活,顾欢喜脸名字都没问一下,今儿是记住了。

    甘训把东西递上,“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好,我尽量!”

    顾欢喜接过东西,放进了厨房,忍不住问道,“村里有人卖新鲜猪肉,豆腐什么的吗?”

    “有,不过半个月来一次,下次来得好几天后,如果你想吃豆腐,我们自己也可以做的!”丽娘说道。

    “真的吗?”

    “自己做了吃,也送点给周围的人,磨盘你知道吗?”

    “我知道!”

    她是知道的,小时候家里也有。

    用卤水点豆腐。

    “可是你们家两个人,吃不了多少,做这个就太麻烦了,费事费力不说,这个天气,也放不了多久,不如等几天吧!”

    “好!”

    顾欢喜其实是想喝豆浆了。

    不过得先把荷包做好,给易大妞,让她好拿去镇上,看看能值多少钱。

    如今粮食暂时不愁了,手里还是得有钱才安心。

    她还想买点棉花。

    顾欢喜喊了两个孩子坐下,小声的问了问她们都会些什么,教她们配线,然后怎么绣这个花。

    雪儿、依依聪明的很,顾欢喜才教了一个上午,慢慢的绣出来就有模有样了。

    “真不错!”

    雪儿、依依笑着,安静的很。

    她们知道顾欢喜家,还有个病人呢。

    丽娘瞧着也想学,只是她手头还有活,只能先努力把活做好,再跟着顾欢喜学绣花。

    傍晚十分,易大夫过来给田园换药,又给田园把脉,“恢复的不错,好好休息,药记得喝,三日后我再来!”

    顾欢喜用了三天时间,做了五十多个荷包出来,这还是她偷懒的情况下。

    雪儿、依依两个孩子,学的认真,村里不少人在观望,都在看顾欢喜这荷包能不能卖出去。

    就为了这荷包,易大妞家男人把村里人要卖的东西收了一番,提前出山。

    手里没了活,顾欢喜更多的心思在教雪儿、依依,还有照顾田园。

    大黄在家里是一天一个样,这才几天时间,身上已经长了肉。

    “丽娘,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日子吗?”顾欢喜问。

    “现在七月底,再过三天就八月了呢!”

    “……”顾欢喜沉默,“七月二十七了啊!”

    他们失踪已经好几个月,哥哥、太子殿下是否还在寻找他们?

    顾欢喜就算有点什么心思,也只能等田园腿好起来。

    这次绝对不能让他再带伤行走,不然这腿是真的要废了。

    如今手里有四两多银子,粮食也够支撑几天,等到易大妞当家的去镇上卖了荷包,赚了钱,村民们见荷包能够赚钱,想来学的人应该有。

    到时候一边教,一边自己做几个,这日子也能过下去。

    好在田园吃药不用花钱。

    顾欢喜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坐等易大妞当家的回来。

    转眼到了八月初四,按道理说,易大妞当家的今天就能回来,易大妞急,来顾欢喜这边好几次了,送两株青菜过来,送几个番薯过来,没事就来找顾欢喜说话,顾欢喜也看得出她的心慌。

    易大妞都是一个人来,顾欢喜问丽娘才得知,易大妞生了四个儿子,儿子虽小,却已经跟着他们爹出山长见识。

    是安宁村数一数二的小伙子。

    到了下午,顾欢喜明显有些坐不住。

    “小喜?”丽娘轻轻的喊了一声。

    “嗯?”

    “你是不是怕荷包没卖出去?”

    顾欢喜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丽娘笑,“小喜,如果你到时候缺银子,我手里有一点,可以借给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