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吩咐(2更
    “啊…?”顾欢喜错愕。

    上前抱住丽娘肩膀,“丽娘,你真好!”

    这个时候,还敢借钱给她。

    而且,那是丽娘攒了养老防身的。

    丽娘居然肯。

    丽娘笑,轻轻的捏了捏顾欢喜的脸。

    “小喜,最近你白了不少,脸上好像长肉了!”丽娘笑道。

    不过顾欢喜两夫妻吃的好,这是真的。

    日日粥、白米饭、面条、鸡蛋。还买了一次鲜肉,骨头棒子,和豆腐,那天竟包了猪肉青菜饺子,给她们家端了一大盆去。

    顾欢喜不小气,甚至很大方。

    她也不出去走动,基本上都在家里。

    “哈哈!”顾欢喜捏了捏自己的脸,“我也觉得长肉了!”

    难怪田园没事总捏她的脸。

    “其实也不用借钱,我还有一支人参呢,实在不行,我就卖给易大夫,总能换点钱,那荷包如果卖不掉,我就跟你们一起做鞋底子,让我家大田一起做!”顾欢喜认真道。

    “对了,你们有种棉花吗?”

    “有啊,我家就有,等到秋收了棉花,就有弹棉花的来弹棉花,咱们家每年都要卖掉一些,小喜如果你要买,我晚上就跟我爹娘说,今年的棉花留着给你!”

    “行!”顾欢喜点头,“那你们买布料呢?”

    “也有人织布,不过都是粗麻布,多数都是堂哥从镇上带些回来,吃用也是能够自给自足,也会把吃不掉的让堂哥带到外面去卖,等到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去卖猪呢!”

    “……”

    “怎么去?”

    “有的抬着去,有的撵着去,不过多数是抬着去的,毕竟离镇上太远了,走着去要好几天,抬着去稍微好些,猪不会受伤,也不会死掉!”

    “你家养了几头猪啊?”

    “五头,多数都是我嫂子和我娘打理,我负责做饭、烧猪草,雪儿、依依负责打猪草,最近番薯藤出来了,才不用打猪草,等过些日子,我就不能天天过来陪着你了!”丽娘说着,面露不舍。

    她喜欢这样子的生活,不喜欢整日忙忙碌碌,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你要做什么去?”

    “家里要收谷子了,还有苞谷拿回家也要弄了晒干,有些不晒的,也要扎成一捆一捆的,吊在屋檐下,以后没粮食吃的时候,可以填肚子!”

    “……”

    对于乡村生活,顾欢喜并没有过几年,小时候做活轮不上她,万事有长辈做,后来去了县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

    那些事情,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

    “那需要我帮忙吗?你们收谷子的时候需要人做饭吗?我会做饭的!”

    丽娘连忙摇头。

    因为顾欢喜做菜,实在舍得油水。

    顾欢喜做一个菜用的油,他们家得烧一顿饭。

    顾欢喜靠近丽娘,“真不要我帮忙啊?”

    “我们家是要请了人来收谷子,可是你烧菜,用油太多了,我怕……”丽娘认真道。

    “……”

    顾欢喜愣了愣。

    顿时明白过来,她和田园在山里亏空了身体,如今有吃的,肯定不会亏待自己,但是村里人不一样,哪里会像她一样用油炒菜,“原来如此,那我到时候帮忙烧烧火,切切菜什么的,炒菜我就不沾手,你看怎么样?”

    “好!”

    眼看天色稍晚,丽娘带着雪儿、依依告辞回家。

    顾欢喜收拾收拾做晚饭。

    田园休息了十来天,身子好了很多,虽然腿依旧不能动,但易大夫说恢复良好。

    一来是用药好,二来田园天天人参汤,隔几天人参鸡汤,都是滋补身体的好东西。

    田园侧着身子吃菜。

    炒青菜、切腊肉片、鸡蛋汤、米饭,两个人小口小口吃着。

    大黄吃着碗里的瘦肉开水扮米饭,吃的可香可香。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顾欢喜心里有些忐忑。

    “你说,我那荷包都卖出去了吗?”

    “你心里害怕?”

    “有点!”

    田园闻言,微微顿了顿,看着顾欢喜,给她夹了片瘦肉,“你应该自信的!”

    “我是想啊,可是万一……”

    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

    “不急,这条路他们走了很多年,这次肯定是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说不定明日就回来了!”田园安慰道。

    安宁村的狗顿时叫了起来。

    “……”

    “……”

    两个人面面相觑。

    就是大黄也有些躁动。

    “这是怎么了?”顾欢喜说着,放下筷子,“我去看看!”

    “欢喜别去,留在家里!”田园道。

    怕人找了来。

    顾欢喜看着田园,“如果来的人是咱们的敌人,你会如何?”

    田园看着顾欢喜沉默。

    好一会才说道,“我会屈服!”

    “你……”

    顾欢喜不知道是该喜该悲。

    “你看我如今这个样子,去了能打仗吗?不能,至少得修养一年半载,这段时间,足够他们来营救我们了,你说呢?”

    “……”

    顾欢喜看着田园,“可万一他们不来呢?”

    “不,他们会来的!”田园斩钉截铁道。

    “……”

    顾欢喜无言。

    慢慢的坐下去。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被抓住,他们用我来要挟你,田园,我请你不要屈服,不要投降,拿着你的刀砍过去,一路杀过去,我不怕死,但我怕你被人戳脊梁骨,遗臭万年,如果你真爱我,待给我报了仇,要么跟我一起死去,要么留在世上,记我一辈子!”

    顾欢喜的声音轻轻的,让人觉得她似乎什么都没说。

    但她的话,却像重锤,锤在了田园的心口上。

    “欢喜……”

    “田园,如果我真被抓走,你一定要当我死了,因为我不单单是我,我是顾家的顾欢喜,我大哥娶了公主,四哥娶了郡主,五弟娶了名门嫡女,我还有三个弟弟,我不能因为我,让他们遭遇猜忌,遭遇攻击!”顾欢喜说着,微微泛红了眼眶,“我知道,一旦我被抓住,我不可能有机会逃走,那么我便只有选择死,我死了,还能留个忠烈之名!”“可是,你死了我怎么办?”田园急切问。

    眼眶内顿时便溢满了泪水。

    顾欢喜伸手摸着田园的脸,“权当我死了,杀过去,胜利之后,要么随我长眠地下,要么活着记我一生,你答应我,你一定会做到的,对不对?”

    “欢喜……”

    “你若是不答应我,那么我们以后永远不会幸福,我们的……!”

    田园闻言,心惊肉跳,连忙出声,“我答应,我答应你,我一定按照你说的做!”顾欢喜轻轻的靠在田园怀里。

    “没事的,兴许是大妞姐家的人回来了!”

    但他们住这小山村这些日子,还从来没有,晚上的时候,狗吠成这个样子。

    “砰砰砰!”激烈的敲门声传来。

    顾欢喜、田园身子一僵。

    “我去开门!”顾欢喜说着,把匕首摸了藏在了袖子里。

    “欢喜……”田园惊呼。

    顾欢喜看了田园一眼,毅然出了屋子,站到院门口,“谁啊?”

    “大妹子,是我,是我……”易大妞连忙回应道。

    气喘吁吁。

    “……”

    顾欢喜开了门,果然是易大妞,见她身后无人,松了口气,“大妞姐,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妹子,妹子,我跟你说,你那荷包都卖出去了,价格合适的很!”

    易大妞欣喜道,还直喘气,“我当家的刚刚到家,跟我说了这事,我便立即过来跟你说一声,可累死了我!”

    “呼……”

    顾欢喜不着痕迹呼出一声,“都卖掉了吗,那可是太好了!”

    “对对对,都卖掉了,他们回来的路上,我家那小子被别人骑马撞了一下,伤了腿,又返回去在医馆看了腿,所以回来晚了些!”

    “没什么大碍吧?”

    “没大碍,就是轻伤,对方也赔了钱,我过来跟你说一声,你一共做了五十七个荷包,因为布料、针线都是我出的,我给你二十五文一个,我当家的又买了布料和线回来,你继续做,还是二十五文钱一个,你看成不?”易大妞小声问。

    二十五文,比她想的多了不少,顾欢喜点头,“这倒没什么问题,不过你剪刀、针先给我用着,行吗?”

    “行的行的,那妹子,我一会给你把钱和布、线都拿过来,你有空就做起来哈,我当家的,中旬的时候,还会去一趟镇上!”

    “好!”

    易大妞笑着,招呼都没打,急急忙忙就走了。

    顾欢喜轻轻的关了门。

    刚刚可真是吓到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